第 13 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豪门女配拿了爽文剧本 作者: 猫即猫耳 字数: 3574 更新时间: 2020-11-22

					          私下教学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林以宁拒绝无望,只能接受。
  看她不太愿意的样子,郁清等人走开后悄悄问了句:“你不想跟傅深学习?”
  
  林以宁想了想,摇头说:“也不是。”
  她知道傅深的能力,也知道能被傅深私底下教学,是很多人想要都要不到的“殊荣”。
  如果换个人,林以宁必然不会拒绝。但因为他们俩关系比较特殊,所以她会觉得有点儿别扭。
  
  可细细一想,又好像没必要。
  他们又不是分手后的前男女朋友,也不是离婚后再见的夫妻。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罢了,没必要觉得不好意思。她把傅深当作是一个普通朋友就好,像对郁清徐子安等人一样就可以了。
  这样想通后,林以宁轻松不少。
  
  当天下午,她换了衣服拍第一场戏。
  考虑到她第一天进组,张导也没让她挑战高难度,只拍了两场不那么重要的戏份,便让她收工了。
  
  收工后,林以宁也没走。
  她让白桃买了点下午茶送剧组,慰劳辛苦的工作人员。
  “大家辛苦了。”林以宁笑着把东西地给大家:“未来一段时间就拜托大家多多照顾了。”
  
  工作人员笑吟吟地:“以宁太客气了。”
  “以宁姐这个好好吃啊。”
  “……”
  
  工作人员高兴。
  他们虽不差这口吃的,但有人懂人情世故,有人送,在这么炎热的午后送来冰冰凉凉的饮料咖啡等,没有人不喜欢的。
  
  看着不远处热闹场景,张导看了眼旁边的人,笑着说:“以后剧组的下午茶,有人给你抢着买单了。”
  傅深眉头微挑,“挺好。”
  
  张导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之前听说她不少□□,没想到真人还不错。”
  闻言,傅深笑了下,“就是没长大的小姑娘。”
  
  张导:“……”
  他沉默几秒,狐疑看向傅深:“你和林以宁很熟?”
  “怎么说?”傅深没正面评价。
  张导睇他眼,没往深处想:“你刚刚的那句话,听着不太对劲。”
  
  傅深神色淡然,面不改色说:“有吗。”
  他道:“随口评价。”
  张导皱了皱眉,总觉得以前没听傅深这样随口评价过其他艺人。傅深一直都是个很谨慎的艺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都不太会去评价一个人的好坏。
  
  看张导还想细究,傅深抬了抬下巴,指着另一边:“林以宁过来了。”
  张导一怔。
  片刻,林以宁便跑了过来。她手里拿着两杯咖啡,笑吟吟走近:“张导喝杯咖啡吧。”
  
  张导笑着接过:“谢谢。破费了。”
  “应该的。”林以宁递给他,又把另一杯递给傅深:“傅老师。”
  傅深垂眸看她眼,接了过来:“谢谢。”
  
  林以宁嗯了声,递给两人后,又往另一边跑,去给郁清和另一位演员拿。
  张导抿了口,有些意外:“这咖啡……”
  傅深掀起眼皮看他。
  张导又喝了口,笑着道:“不错。”
  
  傅深瞥到了他杯子上的备注,顿了顿说:“有心了。”
  张导颔首:“她怎么知道我喜欢喝加糖的咖啡?”
  
  这个问题,傅深没办法回答。
  他看着林以宁所在的方向,意有所指:“她应该不会让你失望。”
  他的是红茶咖啡,是傅深会比较喜欢的一款。
  
  张导吃人嘴短,也不好说刚刚林以宁那两场戏他其实没有百分百满意。
  林以宁入戏太慢了。虽最后表现可以,但是很耽误剧组进度。
  
  ***
  一整天的时间,林以宁都在剧组。
  拍完自己的戏后,她便坐在导演旁边学习。
  张导看她认真模样,也乐意给她说更多和演戏有关的东西。
  
  晚上,林以宁在大家收工前回了酒店。
  白桃看她闭目养神模样,低声问:“以宁姐,累不累?”
  “还好。”林以宁轻声说:“就是有点吃力。”
  
  她终归不是科班出身的,领悟能力比旁人要慢一点。
  白桃嗯嗯两声,“你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点点吃的?” 
  
  “不用。”
  林以宁笑了笑:“拍戏呢,吃多了上镜显胖。”
  她打了个哈欠,泪眼婆娑道:“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我们明天八点多去片场。”
  
  白桃一愣,看了看手机里的拍摄安排表,“可你明天的戏不是也在下午吗?”
  “嗯。早点过去跟前辈学习学习。”
  白桃:“……”
  
  看她这样,白桃突然有种她姐是真的在往搞事业的方向发展了。
  ……
  
  回到酒店房间,林以宁洗了个澡醒神。
  洗完澡后,她拿出今天在片场拿到的完整剧本。之前给到她这边的剧本,是初版,而现在的算是最终版。当然,在电影没杀青之前,剧本还是会发生细微变化。
  
  不过那些,大多数都是小细节的改动。
  林以宁看了看自己的那些戏份,很多都是和傅深在一起拍。在电影里,她是傅深的小太阳,也是仰慕傅深的那个女孩。
  
  而傅深对她的感情,从头到尾都是复杂的。
  他把林以宁饰演的沈心当小太阳,可有时候又很讨厌她。他讨厌沈心身上那些发光点,讨厌她时时刻刻都灿烂的笑脸,还有她那双亮晶晶的杏眸。
  他会觉得沈心是自己的对比写照,他们有着云泥之别。
  
  林以宁看着剧本,对男主有些说不出的心疼。那种揪心的感觉,让她下意识代入了沈心。
  把剧本重看了一遍,林以宁去专攻自己明天要拍的那几场戏。
  
  明天有四场戏,三场都是和傅深在一起的。
  林以宁背了会台词,旁边的手机震了下,是郁清给她发了消息。
  
  【郁清:宁宁回酒店了吗?】
  【林以宁:我在酒店,怎么了呀郁老师。】
  【郁清:我们刚收工,打算去吃点东西,你要不要一起来?】
  林以宁还没来得及回复,郁清的消息又来了。
  【郁清:就张导和傅深,我一个女人,你过来凑个麻将桌。】
  【林以宁:好,您把地址发我,我现在过去。】
  
  对郁清的要求,林以宁拒绝不了。更何况她知道郁清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样的好意她更无法拒绝。
  换了衣服后,林以宁给自己拿了个帽子和口罩。她看了看镜子里的那张脸,也没想再去化妆折腾,素颜也很美。原主的长相,在娱乐圈这种美女众多的地方,也绝对能算得上上乘。
  
  她点开看了眼郁清发来的地址,这才往电梯那边走。
  林以宁看了看,他们聚餐的地点不算太远,但也要坐车过去。
  
  她正想着,一侧传来熟悉的男声:“林以宁。”
  林以宁没听见。
  
  傅深皱了下眉,看她低着头从自己旁边走过,想也没想抬了手。
  突如其来的一个踉跄,林以宁咳了两声,她衣服帽子被人给拽住了。林以宁瞪大眼,刚想转头骂人,在对上男人的桃花眼后,话紧急的转了调。
  
  “谁——”她一愣,惊愕看他:“你怎么在这?”
  傅深嗯了声:“想什么?”
  “什么?”林以宁眨眼。
  
  傅深松开拉着她帽子的手,点了点她的手机屏幕,淡声道:“叫你几声也没听见。”
  “……”闻言,林以宁揉了揉耳朵,随口瞎扯:“可能是刚刚洗澡时候耳朵进水了。”
  
  傅深:“……”
  他睇她眼,像是在说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林以宁讪讪,低声问:“郁老师说你们聚餐,你怎么回来了?”
  “洗个澡再去。”他说:“张导磨蹭,没那么快。”
  
  林以宁看他淡定吐槽张导的样子,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傅深瞥了她眼:“等我会?”
  “啊?”林以宁瞪直了眼。
  
  傅深看她这样,敲了下她帽子边缘,淡淡说:“打车不方便,待会我让严飞送,一起走。”
  “不。”林以宁想也不想拒绝。
  
  对着傅深那双探究的眼神,她摸了摸鼻尖说:“万一被拍了,我又会被骂。”
  傅深一怔,明显没想到这点。
  他点了点头,看了眼时间说:“那让你助理送,一个人出门不安全。”
  
  “好的。”林以宁眼睛亮了亮,快速道:“那傅老师我就先走了,您慢点来。”
  看她飞快往电梯那边跑的背影,傅深站在原地反省了几秒。他是洪水猛兽吗?为什么林以宁每次见他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  
  聚餐的地点不是什么高级餐厅,就是路边的夜宵店。
  林以宁过去时,张导和郁清已经在那等着了。
  
  “抱歉抱歉,我来晚了。”
  郁清好笑看她:“紧张什么?来晚了也没事。”
  张导也跟着说:“别紧张,收工了,我们现在就是私底下聚餐,放松就行。”
  
  林以宁轻眨了眨眼,杏眸璀璨:“好的,谢谢张导郁老师。”
  郁清看了眼她身后,略感意外:“傅深还没来?”
  
  林以宁一愣,想着傅深说的话偷偷瞥了眼张导。她抿了口水,小声说:“他说他先洗个澡再过来。”
  郁清:“他是专门为了回去洗澡的?”
  张导冷嗤:“洁癖。”
  
  林以宁听导演吐槽,傻乎乎地跟着笑。
  郁清看她这样,也觉得有趣。
  
  三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
  大多时候,林以宁都是倾听者。不执导的张导私底下很有趣,比拍电影时候有趣多了,他嘴里时不时还能蹦出些金句。
  在傅深到的时候,林以宁还在听张导说圈子里八卦。
  她听得津津有味,很是兴奋。
  
  “然后呢?”
  林以宁好奇:“那女爱豆后来怎么了?”
  张导笑了声:“能怎么办,你问傅深。”
  
  傅深拉开椅子坐下,他刚洗过澡,身上满是淡淡的薄荷味。风吹过来时候,清凉薄荷味飘到了林以宁鼻息间。她怔松几秒,僵硬转头看他。
  对上她茫然目光,傅深敛下眼眸:“什么?”
  
  郁清在旁边笑,“张导在说几年前偷了房卡进你酒店房间的那个女爱豆。”
  傅深:“……”
  他蹙眉,看着张导:“什么陈年往事你也挖出来说。”
  
  张导:“怎么,不能说你八卦?”
  傅深:“不能。”
  张导:“……”
  他侧目看着林以宁:“很好奇?”
  
  林以宁点头:“是啊。”
  她确实是好奇的。毕竟在这本小说里,作者对傅深这个高光时刻很多的男配并没有那么多的描写和形容。
  
  傅深默了默,突然后悔来这个聚餐。
  他淡淡说:“没后来。”
  林以宁一愣,脱口而出说:“可张导说那人是脱光了睡你床上的,就这样没后来了?”
  说这话时她的眼神,仿佛是在问傅深——你是不是有点毛病。
  
  “……”
  傅深被她噎住半晌,冷漠道:“报警处理了。”
  他顿了下,又欲盖弥彰解释了一句:“我没看到,我刚进房间就发现了不对。”
  
  林以宁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问:“没看到什么?”
  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