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小说: 豪门女配拿了爽文剧本 作者: 猫即猫耳 字数: 2989 更新时间: 2020-11-22

					          看林以宁情绪淡淡模样,郁清想了想,低声问:“怎么,担心自己拿不下吗?”
  林以宁想了想,委婉道:“是的。” 
  
  郁清失笑:“放心,我是看这角色适合你才推荐的。”她拍了拍林以宁肩膀鼓励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好的。”
  林以宁视死如归答应:“谢谢郁老师。”
  
  郁清温和一笑:“有熟人陪着一起拍戏,乐趣多。”
  林以宁跟着笑了起来,眼眸明亮:“嗯,我努力。”
  郁清点头,“等你好消息。”
  
  ***
  拿着郁清给的剧本,林以宁了解了一下和这部电影有关的一些事项。
  这不是一部感情戏重的电影,相反的更多的是亲情和友情,爱情占比很少。
  
  郁清和傅深在电影里,演的是一对年龄相差很大的姐弟,而她给林以宁推荐的这个角色,和男主是有牵绊的。
  这是一部暗黑电影,但她在里面的角色,是小太阳,能带给男主曙光的那种角色。
  
  回家路上,林以宁一直都沉浸在这个初版剧本里。
  她上网查了消息,知道这电影傅深最开始接下来时,粉丝是不看好的。他在里面的角色不是光明正义的,而是一个阴翳青年,时时刻刻游走在法律边缘,而他的姐姐却是能大义灭亲的正义警察。
  
  两人的亲情线错综复杂,透过文字,她都能感受到角色中的纠结和羁绊。
  看到一小半时,林以宁突然就懂了傅深接下的原因。这种让人又爱又恨,情绪波动很大的反面角色,是他没有演过的,他想尝试也想突破。
  更何况,这电影只要演员演技过关,到时候逆风翻盘不是没有可能。
  
  林以宁以前学导演专业,自然懂得怎么去分析一部电影存在的价值,很多东西在剧本呈现出来时,就已经很清楚地摆出来了。
  这个剧本,有吸引人的魅力。
  
  看完剧本,林以宁打电话跟童玲说了下这件事。
  童玲惊诧:“郁清给你推荐的?”
  “嗯。”
  童玲愣怔几秒,低声问:“她给你争取到了试镜机会?”
  林以宁笑了笑,“对,三天后试镜。”
  
  童玲:“知道了,我再去问问消息,看看试镜的人都有哪些,你提前做准备。”
  林以宁笑:“走后门吗?”
  “这算什么走后门,只是让你先了解对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闻言,林以宁忍俊不禁:“好。”
  
  挂了电话,林以宁把行李收拾好,又进浴室洗了个澡。
  家里没人,傅奶奶和照顾她的刘阿姨去超市了,至于傅深,她没问。
  
  等傅奶奶回来后,林以宁非常贴心地把买的礼物送给她。
  傅奶奶捧着,一脸惊喜:“还是我们宁宁有良心,都记得给奶奶带礼物。”
  
  林以宁笑,把另一份递给刘姨:“刘姨,这是给您的。”
  刘姨受宠若惊:“我也有吗?”
  “那当然。”林以宁笑吟吟道:“刘姨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刘姨开心道:“谢谢宁宁。”
  
  傅奶奶在旁边看着,宠溺道:“看我们宁宁多乖啊。”
  说着,她提到了傅深:“哪像傅深,出门不给带礼物就算了,还总是不着家。”
  
  林以宁笑,哄着她:“奶奶,傅深忙。”
  傅奶奶冷哼着,边摸着她送的礼物,开心道:“他只知道瞎忙,正事就丢开。”
  “啊?”林以宁愣了愣,“什么正事?”
  
  傅奶奶看她漂亮精致的巴掌脸,叹息一声:“陪老婆呐。”
  “……”林以宁一凛,猛地眨了眨眼:“我没事的。”
  
  看傅奶奶有想要找她聊聊夫妻大事模样,林以宁找了个借口溜走。
  她一点都不需要傅深陪。
  
  林以宁在家休息三天,中途还陪着傅奶奶又看了一期《一日三餐》。这节目的热度越来越高,弹幕上林以宁的骂声依旧很多,但相比之前,又好了不少。
  林以宁看着,突然有种媳妇熬成婆的错觉。
  她真的太不容易了。
  
  ***
  试镜地点在郊区,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
  白桃陪她一起过来,看着周围环境无比惊讶:“以宁姐,这里好偏僻啊。”
  
  林以宁嗯了声,观察着周围:“这里应该是电影的取景地之一。”
  “确定吗?”
  林以宁看过剧本,知道这是电影里的一个重要场地:“嗯,电影后期男主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车停稳,林以宁和白桃进去。
  她看了眼,试镜的地点虽然偏僻,但过来的艺人依旧不少,路边停了不少保姆车。
  林以宁出现在大厅时,不少人都惊讶地转头看她,窃窃私语。
  
  她没在意旁人目光,拿过工作人员给的号码牌,便到一侧等着了。
  试镜在小房子里,每个演员都是单独试戏。
  
  林以宁和大家一样,都有些紧张。
  但很奇怪,在看到大家高高兴兴进去,哭丧着脸出来时,紧张感又消失了。
  她想了想,最坏的结果就是试不上,也不算什么大事。
  
  “你也是来试镜的?”
  她正走神想着,旁边传来了陌生女生的声音。
  林以宁侧目,点了点头:“嗯。”
  
  来人笑了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低声道:“这样。”
  林以宁:“……”
  她默了默,淡定点头:“对。”
  
  来人看她这样,刚想说话,突然被助理给叫走了。
  人一走,白桃便在林以宁后边压着声说了声:“刚刚那是段静恬,去年演了一位知名导演的电影出道的,人气很旺,演技也好。”
  
  林以宁点了点头:“知道了。”
  白桃嗯了声,小声嘀咕:“以宁姐你加油。”
  “……好。”
  
  林以宁进去时,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旁边的男人。
  看到她出现,傅深也没觉得多意外。
  他看了林以宁一眼,冷淡地敛下了眼。
  
  小房子有五六个人,林以宁不太能认全,唯一知道的就是傅深和导演。
  打过招呼,张导眼神打量了她片刻,低声道:“想试哪场戏?”
  
  林以宁一愣。
  傅深看她呆愣模样,淡声提醒:“今天的试戏由演员选片段,试哪一场都可以。”
  林以宁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我想试沈心在窗边的那场。”
  
  话音一落,张导意外地挑了挑眉。
  她试镜的角色叫沈心,平日里是个乐观的小太阳,但实际上她有严重的抑郁症。林以宁说的窗边戏,是她抑郁症发作无法自控自残崩溃的一场戏,也是这个角色情绪爆发冲击最激烈的戏。
  一般演员不会在试镜时候挑战这种没有把握的高难度戏份。
  
  张导沉默几秒,目光深深看着她:“确定?”
  “确定。”
  张导笑了笑,指着说:“随意发挥。”
  
  小房间静了下来,林以宁抬头看了看头顶亮着的灯光。
  她皱了下眉,刚想去关,傅深突然起身,在大家注视下走到了门侧,把灯关了。
  灯暗下来瞬间,他低沉有力的声音传出:“开始吧。”
  
  林以宁了解,眼睫一颤闭上了眼。
  再睁眼的时候,她变成了电影里的沈心。她从小生活顺遂,可父母却早早遭遇意外离世,也曾走过一段艰难岁月。而原主出生豪门,可却从未得到过珍视和宠爱。在父亲再婚后,为了防止她坏事,在她未成年便把她送去了国外,让她在国外生活。
  除了给她足够的钱,其他的全都没有。
  
  她挣扎过,自残过,困在一片茂盛的森林里,找不到出来的路。
  她的人生好像没有方向,她嫉妒很多人,也羡慕很多人。她被很多人忽视,被她们讨厌。她们都希望她去死,不想要看见她。
  她也这样想,自己该去死,她不配活着。可她又舍不得,她陷入了这种情绪里,在死亡边缘徘徊。
  有一天,她突然想开了,却不幸遭遇了意外。
  ……
  
  林以宁站在黑暗中,她没有过多的举动,可眼神的变化,足够打动人。
  张导看过很多人演戏,知道细腻的感情最难得。有那么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林以宁就是沈心。
  
  这一段只有一句台词,是她的低喃,她像是在追问,她是不是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
  反反复复的低喃声,让听得人揪心。
  到最后她正常时刻,她眼角的泪潸然落下,让人为之不舍。
  
  小房间灯重新亮了起来。
  林以宁有瞬间的恍惚,没能立刻走出沈心的世界。她抹开脸颊的眼泪,朝导演等人鞠躬,嗓音沙哑道:“谢谢。”
  
  张导率先鼓掌。
  他看林以宁的眼神变了变,沉声道:“不错。”
  他侧目,看向编剧:“你觉得呢?”
  
  编剧拿着笔在手里写了写,笑了笑说:“有沈心的味道。”
  他去看还站在灯光开关处的傅深,笑着问:“傅老师觉得呢?”
  
  傅深盯着林以宁看了片刻,弯腰拿过一侧纸巾递给她,淡淡道:“不错。”
  林以宁眼睛一亮,里头蕴着水盈盈的光。
  
  忽地,傅深又说了句:“不过有些用力太猛。”
  他收回落在她那双会说话眼睛上的目光,毫不留情说:“先看看后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