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整篇免费阅读

小说: 豪门女配拿了爽文剧本 作者: 猫即猫耳 字数: 3496 更新时间: 2020-11-22

					          三人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客厅里只有电视里综艺的声音传出。
  傅深看了一眼林以宁,出声道:“奶奶,别开玩笑。”
  
  傅奶奶剜他眼,“奶奶没开玩笑,宁宁和嘉白是姐弟,而且宁宁这么可爱,嘉白喜欢她这样类型的不是很正常吗?”
  傅奶奶的这话,其实没什么隐藏意思。
  
  傅深:“……”
  说不上哪不对劲,但听着就是不太舒服。
  他瞥了眼不说话的人,提醒道:“奶奶,继续看。”
  
  傅奶奶没再搭理她,和林以宁边看边继续讨论。
  《一日三餐》播放到四十分钟时候,弹幕和微博骂林以宁的少了些,反倒是对黄仪文有了些意见。
  
  林以宁也看出了点猫腻,录制时黄仪文就喜欢和郁清沈嘉白说话,对她不怎么搭理。
  她倒是不觉得难过和意外,毕竟她是个黑料缠身的人,大多数人都会想着避而远之。
  只不过黄仪文做的太过了。当然也可能是她觉得后期有剪辑,剪辑老师不会把她的这些呈现在大家面前。
  
  录播综艺经常这样,有时录制没任何火花起伏,却能因为剪辑师的操控,导致艺人被骂被夸。
  所以对录播的综艺,很多粉丝也不会太真情实感。同理,有部分也会。
  
  第一期播完,《一日三餐》在微博上有了五个热搜。
  三个是沈嘉白的,一个一日三餐,另外一个便是黄仪文的。
  
  林以宁把傅奶奶送回房间睡觉后,登陆微博去看了看。
  一日三餐话题热搜,里面讨论这个综艺的人很多。除了夸沈嘉白和其他几个艺人的,林以宁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看一日三餐了吗!沈嘉白在里面又帅又奶啊!】
  【强推一日三餐。】
  【艹!一日三餐要不是有林以宁,我就去看了。】
  【现身说一句,真的不要因为有林以宁就不去看这个综艺。我感觉在这里面林以宁并不怎么惹人讨厌,反倒是另一位小公主很烦。】
  【对不起,我突然觉得……林以宁还挺可爱的。】
  ……
  
  林以宁看着,笑了笑继续往下刷。
  除了说她还不错的,自然也有骂她的。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正常讨论。
  在这种综艺里,勤奋做事话少不矫情的,总会博到好感。林以宁不争不抢,也不为了抢镜头和沈嘉白等另外两位前辈搭话,镜头虽然少了点,但让人觉得很舒服。
  
  她正看着,童姐给她打了个电话。
  “喂。”那边传来童姐松了口气的声音,“小桃说你看综艺了?”
  
  林以宁:“看了。”
  她往楼梯口那边走,低声道:“童姐,我应该没让你失望吧?”
  童玲意外,“表现不错。”
  她想着自己看的那些镜头,好奇问:“你之前会做饭?”
  
  在童玲认知里,林以宁这种大小姐,不应该做饭那么熟练,又那么善解人意。
  林以宁面不改色:“嗯,我高中就去了国外,在那边学会了。”
  童玲嗯了声,“行,继续加油。”
  
  ***
  挂了电话,林以宁站在楼梯口片刻,才深呼吸着往房间那边走。
  二楼有三个房间,书房主卧和一个客房。傅奶奶因为行动不太便利,和阿姨一起住楼下。
  
  林以宁边走边想,客房应该有被子什么的,她住那边估计能行。
  她正想着,和从书房出来的男人碰上。
  
  两人对视一眼,傅深瞳眸颜色很浅,是浅棕色的样子。但眸眼幽深,犹如深海一般。
  “奶奶睡了?”
  林以宁嗯了声:“对。”
  她略显局促望着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抿了抿唇:“你还要忙吗?”
  
  傅深睇她眼,“不用。”
  “……噢。”林以宁侧目看向别处。
  傅深看她紧张模样,淡声问:“还不困?”
  
  林以宁:“……还好。”
  傅深垂眼看她,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早点睡。”
  说着,他往主卧那边走。
  
  林以宁望着他背影,僵硬站在远处。
  她给自己做了会心理准备,昂首阔步跟了过去。
  
  一进去,恰好碰到傅深拿着睡衣往门口走。林以宁一怔,意外看他。
  傅深绅士风度渐显,淡淡说:“安心睡,我睡隔壁。”
  林以宁一怔,“谢谢。”
  
  她没和傅深客套,她现在是继承了原主的一切,好的坏的都接受下来。但在感情这件事上,她还想挣扎下。
  这样说很不要脸,但她对爱情也是有向往的。在没有感情情况下,她确实不想和傅深有更深的纠缠。
  
  傅深莞尔,临走前提醒:“奶奶七点起床。”
  “好。”
  傅深没多停留,径直走了。
  
  三个人一起住的这一晚,他们过得相安无事且愉快。
  翌日,林以宁没工作安排,陪了傅奶奶一天。而傅深因为工作缘故,和他们吃了早餐便离开了,到林以宁出发去录制《一日三餐》第二场时也没回来。
  
  “宁宁,要注意安全啊。”傅奶奶拉着她的手拍了拍,一脸慈祥,“这次还是和嘉白一起录节目吗?”
  林以宁点头:“是的。”
  
  傅奶奶看她,摸了摸她脑袋道:“别和嘉白置气了,奶奶知道你们都不容易。”
  她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可以的话,下次把嘉白叫来家里一起吃饭吧?”
  
  林以宁知道,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傅奶奶对她和对沈嘉白都很不错。
  她一直给林以宁灌输的理念都是,父母的错不能怪在孩子身上,沈嘉白当年也就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她不能把对父亲和继母的怨念,全转移到他身上。
  林以宁不是不懂这个道理,但她控制不住。从小的生活环境养成,让她变得固执和偏激。
  
  她看着傅奶奶的担忧,认真答应着:“好,奶奶我知道了。”
  林以宁抱了抱她,“我这次最多去四天,回来后再陪奶奶一起看电视。”
  傅奶奶笑,“好好好。”
  
  林以宁让司机把她送去机场,也没再麻烦白桃过来接。
  她前脚刚走,傅深后脚便回来了。
  
  屋子里很安静,傅深身上还穿着正装,是从一个活动赶回来的。
  他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玩ipad的人,喊了声:“奶奶。”
  
  傅奶奶看他,轻哼道:“你还知道回来。”
  傅深:“……”
  傅奶奶剜了他一眼,不满道:“宁宁刚走。”
  
  傅深嗯了声,到她一侧坐下。
  “我知道。”
  傅奶奶安静了会,侧目看他:“阿深。”
  “奶奶您说。”
  傅奶奶欲言又止,默了默问:“你和宁宁要一直这样相敬如宾下去?”
  
  “……”
  傅奶奶道:“奶奶知道你是负责任的人,既然和宁宁结婚了,那为什么不让婚姻经营的更好?”
  在傅深开口前,傅奶奶先把他话给堵了回去,“感情都是可以培养的,我这两天发现宁宁都变了不少,你怎么就不能改改?”
  
  傅深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傅奶奶解释,林以宁性格是变了不少,但对自己的抗拒并没变。
  更何况他也没那个想法。
  
  “奶奶,我们很忙。”
  傅奶奶翻了个白眼,“我也很忙。”
  她嫌弃赶人:“你别挡着我光线,我要给宁宁打榜投票。”
  她戴着老花镜看了会,没找对路径。最后只能求助傅深:“你帮我看看,怎么给宁宁打榜投票的?”
  傅深:“……”
  
  ***
  第二次录制的地点在一个海边城市。
  夏天到了,海边的海鲜正是最鲜美的时候。导演组选地方是用了心的。
  
  这一次和上次不一样,不是在机场集合了,反而是到了目的地的酒店汇合。
  林以宁到机场时,好巧不巧碰上了沈嘉白|粉丝。她和沈嘉白的航班是错开的,这会沈嘉白刚飞,粉丝还没彻底从几场离开。
  
  林以宁看着对面过来的一群小女生,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罩,确定还在后松了口气。
  她推着行李低着头,祈祷自己不要被认出来。
  
  在那群小粉丝高高兴兴从她身边走过,林以宁刚想要松口气,身后突然传来了尖叫声。
  “啊!那是不是岑星文?”
  
  林以宁一怔,还没想出这个人是谁,旁边传来了沈嘉白|粉丝义愤填膺的声音。
  “艹!岑星文穿的是不是我们哥哥同款?”
  “对,这个模人精,太讨厌了吧。”
  “他比林以宁还让人讨厌。”
  ……
  
  林以宁听着几个人附和的对话,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她想起来了,岑星文是沈嘉白的对家。但要说对家,又把岑星文捧高了。
  正确来说,岑星文从入圈以来就一直在走沈嘉白走过的路,无论是风格还是其他,都或多或少能看出模仿的痕迹。也正是因为这样,沈嘉白|粉丝和岑星文那边势不两立。
  
  林以宁加快脚步离开,对娱乐圈这你来我往表示害怕。
  圈子水深,能避就尽量避。
  不过林以宁没想到,她在贵宾室候机会和岑星文遇上。
  
  两人对视一眼,她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岑星文径直走了过来。他露齿一笑,看着阳光又帅气:“以宁姐。”
  林以宁:“你好。”
  
  岑星文看她客套模样,笑着道:“以宁姐客气了,你也是这个航班吗?”
  “嗯。”
  岑星文看她一眼,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情绪:“我刚刚过来时听说,沈老师刚飞走,你怎么不和他一个航班?”
  
  林以宁没吱声。
  岑星文看她表情,突然叹了口气说:“以宁姐,你会觉得累吗?”
  
  林以宁一脸莫名,装听不懂模样:“累什么?”
  她笑了笑:“你觉得累了?”
  “没有的事。”岑星文粲然一笑,“我就随口说说,以宁姐录节目还开心吗?”
  
  “挺开心的。”林以宁一板一眼说:“沈老师帅,郁老师他们对我也特别照顾,录的非常快乐。”
  岑星文:“……”
  他哦了声,讪讪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和嘉白哥他们录节目会有压力。”
  
  “不会。”
  林以宁微微笑,“我录的还挺轻松的。”
  岑星文看她这样,不再自讨没趣。
  
  两人坐在位置上等着,岑星文旁边带了三个助理,很是热闹。
  登机时,两人位置还是一起的。
  
  岑星文看她,笑着说:“以宁姐,我们真有缘。”
  林以宁笑了笑,“是啊。”
  她在心里嘀咕着,孽缘吧。
  
  只不过这孽缘并没结束。
  林以宁刚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网上又出现了她大面积的黑料。
  
  接收到助理暗示,岑星文勾了下唇角。他看了眼旁边坐着的女人,瞳眸里厌恶明显。
  如果不是为了膈应沈嘉白,他怎么可能降低逼格和林以宁这种蠢女人说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