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宫寒不孕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 中医许阳 作者: 唐甲甲 字数: 2469 更新时间: 2020-10-31

					          “许医生。”李晴对着许阳打招呼。
  许阳刚出去在隔壁买了两个包子回来当午饭,还没吃呢,就见李晴回来了,他也是一愣:“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李晴忙摇头:“不是,不是,我肚子好多了,已经不怎么疼了,血块也出来了。”
  “哦,好。”许阳放下心来。
  李晴给许阳介绍:“这是我朋友阿程,她也例假疼,你帮她看看呗。”
  “好。”许阳答应下来,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来,然后把包子放在了一旁。
  李晴对许阳道:“许医生,要不你先吃午饭吧?”
  许阳摇摇头:“没事,看病要紧。来,坐吧。”
  阿程看了看许阳的长相,也不像啊。
  她在许阳身边坐下来,许阳记录好患者的信息,然后看见她捂住自己的肚子,他对阿程说道:“手给我。”
  阿程把手给他,许阳摸了一下对方的手,发现对方的手比较冰冷,现在都是夏天了,她的四肢居然还这么不温。
  张可和宋强也在一旁好奇地看着,明心堂居然来回头客了,这还不稀奇啊。
  宋强甚至在想这是不是许阳找来的托儿啊,真的假的哦?他连斗地主都不玩了,也要看许阳治病,这面子给大了。
  许阳又问:“按着压着,疼痛会不会减一点。”
  阿程回道:“会,而且最好是热乎乎的手给我按着,会舒服很多。”
  许阳点了点头,喜温喜按,痛经有虚实之分,喜压喜按多是虚证,疼痛拒按多是实证,但是具体虚实还要通过其他诊断来综合考量。
  而且少腹冷痛,得温则痛减,多半是寒证。有虚有寒,难道是虚寒之证?
  许阳又问:“月经怎么样,量多吗?颜色呢,有没有血块?经期如常吗?”
  阿程回道:“量少,颜色挺淡的,有血块。一般都是延期到来……”
  许阳问道:“腰疼吗?”
  阿程惨兮兮道:“疼啊,我腰都要断了。”
  许阳又问了一些别的情况,然后都记录在医案之中,又做了面诊,见患者面色青白,应是气血虚弱,阳虚之证。
  “看看舌头。”许阳对阿程说道。
  舌质淡,苔少。比较典型的阳虚之象,舌质淡是诊断阳虚的最重要指证,虚就是少,阳虚就是阳气少了,阳少了,就会有寒证。所以阳虚多是虚寒之意,虚则补之,寒则温之。
  许阳暗暗点头,他现在舌诊还是很准。
  宋强也凑过来看一眼,然后一脸疑惑地回去了。
  中医认为健康的人的状态乃是阴平阳秘,所谓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平衡了,人自然不容易生病。
  什么是阴平阳秘,比如说阴是50分,阳也是50分,阴阳平衡刚好一百分。但如果阴少了,少就是虚,阴虚了,只有30分了。
  那身体里面阴阳就不平衡了,阳就多了,就会产生一系列的症状,比如口干口苦,五心烦热,小便短赤等等。
  虚则补之,阴少了就补阴,让阴重回五十分,那就又是阴平阳秘了。
  但是如果阴是正常的,而阳突然发挥超常了,变成了70分,这时候就是实证了,实就是多了,阳实的症状跟阴虚是很类似的,但是阳多了,就要泻它,要用寒凉之药。
  所以中医一定要辩证论治,不能见症论治。阴虚和阳实的症状是很类似的,好家伙,你一看上火了,直接一剂寒凉药下去,那就要出问题了。
  所以中医最难的就是辩证。症是表现,而证则是原因。
  而这种阴虚阳实是无法通过现代医学设备检测出来的,现在很多中医一上来就也让你去做B超,验血,各种化验,这怎么治病?
  西医这样做是没问题的,因为这就是他们的诊疗逻辑。但是中医不是,中医讲究辩证论治,中医的药是治证的,不是治症的。以药性之偏去纠身体之偏,证消则症消。
  …………
  诊疗到这里,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是虚寒之证,胞宫虚寒。但还是不能忘了脉诊,四诊合参最为要紧。
  许阳对阿程说道:“再做个脉诊吧。”
  李晴抢先问:“要躺着吗?”
  许阳点点头:“都行,躺着的话,脉象清晰些。”
  最后他们选择了躺着脉诊。
  许阳带人去诊疗室了,路上李晴还跟许阳说道:“许医生,你一定要帮帮阿程啊,她疼的时候可厉害了,有时候都要痛的晕过去了。”
  许阳微微颔首:“好。”
  “嗯!”李晴重重点头。
  阿程仰卧在诊床上,手自然平摊在脉枕上,许阳坐在一旁为她细心诊起脉来。
  张可和宋强也跟过来看,两人见许阳如此细致地做着脉诊,两人都有点面面相觑。
  宋强更是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假的吧,这是?”
  李晴则看见许阳在阿程的手腕上也是一会儿三根手指,一会儿一根手指一根手指轮着,一会儿轻,一会儿重,一会儿上下按寻……
  她的眼睛逐渐睁大了,最后有些生气地咬了咬牙,暗啐一声:“呸,渣男!”
  半晌后,许阳给阿程诊完了双手脉,是沉迟无力之脉,又有些细脉的脉象,沉脉主里,为里证。
  中医辩证除了要分清虚实,还要分清表里,表里可以从字面上理解,表证多是病在体表,而里证多是脏腑出现问题,治疗的时候也有不同的治疗方案。
  迟脉则是主寒证,何谓迟脉,《脉经》上说“呼吸三至,来去极迟”,一个呼吸脉搏只跳三下。
  古人没有钟表,无法准确时间,所以是用自己的呼吸来判断脉象的跳动数的,现在可以用钟表,迟脉的特点就是脉搏一分钟跳动约50到60下。
  而跟迟脉很相似的脉象是缓脉,二者的区别是缓脉是一息四至,迟脉是一息三至。迟脉主寒,缓脉主湿,辩证错了,治疗方案会大相径庭,所以必须要求四诊合参,才能减少失误。
  比如来个职业运动员,人家脉搏一分钟也就五十多下,你难道直接断定人家是寒证?不行的,一定要四诊合参。
  还有细脉,细脉主虚也可以主湿,那么到底是气血虚弱呢,还是主要是水湿困脾呢?还是一样要综合起来判断。
  刚刚许阳在给阿程分部诊脉的时候发现她的脉搏尤其以左手尺部为迟,左尺迟肾虚寒,便浊,女子月信亦无音。
  肾虚寒就是肾阳虚,肾阳虚不能温煦脾脏,也会引起脾阳虚,所以脾的气血生化不足,气血虚弱,故见经量少,所以她的脉象中也出现了细脉的特点。
  当然了经水出于肾,肾虚了,精不化血,冲任气血衰少,也会导致经量少的。
  她虚寒严重,脾气又不足,极易引起寒凝,所以经行有血块。而且脾主统血,脾气虚弱则无力统血,因此血块淤而不散。
  对方的胞宫虚寒还是比较严重的,考虑到对方已婚了,许阳则道:“你宫寒比较严重,这样受孕是不是有些困难?”
  阿程还没说什么。
  李晴则是惊愕道:“你怎么知道的,阿程都结婚三年了,还没怀上。”
  “哎呀。”阿程不好意思地打了李晴一下。
  张可和宋强更是惊呆不已,这么厉害吗?真的假的,真的不是托吗?
  张可咬了咬唇,呆愣愣地看着许阳的脸。
  许阳想了想又问:“以前有小产或者流产过吗?”
  阿程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