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神医弃妃:王爷又被和离了! 作者: 苏木白 字数: 2112 更新时间: 2020-10-31

					        第10章
“玥璃不知所犯何罪。”穆玥璃一边接话一边搜寻声音所传来的方向。
作为一个优秀的指挥者,她不允许敌人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外。
“果真是胆大妄为!见了朕不仅不下跪,还敢直视天子圣言,你在朕面前都如此不知礼教,可想在外面会是如何行泾!”北渊王从书架后走了出来。
他一身黄色锦袍,头顶金冠,看上去大约五六十岁,但那一身威严绝不容小觑。
“玥璃并不是有意要冒犯父王,只是未见父王正真容,不敢贸然行动,怕一不小心犯了错。”穆玥璃想起这个时代见到皇上是需要下跪的。
穆玥璃凭借原主留下来的记忆跪下行礼。
要知道这座宫殿四周布满了高手,先别说她现在精神里还没有恢复,就算是精神力全满,她也不一定能够在这么多高手之下安然无恙的冲出去。
如今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
“你这张嘴倒是会说,这是朕的皇宫,朕的圣德殿,除了朕还会有何人敢在此逗留?”北渊王昵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穆玥璃,语气里充满了不满。
“玥璃知错!”一听这北渊王的语气,穆玥璃就知道他是来找茬的。
“既然知错那就把这杯酒喝了吧。”北渊王也没有绕圈子,话音一落就有个老太监端着一个托盘走了上来。
酒?
之前上课的时候倒是有看到过,说远古时代的帝王最喜欢的就是给人赐毒酒了。
没想到她居然也体验到了。
穆玥璃轻飘飘地扫了一眼那杯酒,然后抬头看向北渊王:“想必父皇在照我进宫的时候这杯酒就已经准备好了吧,不管我刚才有没有行礼,父皇您都会把这杯酒拿出来的,对吗?”
听到穆玥璃这话,北渊王到是又多看了她一眼。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这么淡然,还真不愧是定北侯府走出来的人。
“你身为皇家儿媳,却不守妇道,私通外男,让皇室颜面无存,朕岂能留你?如今只赐你一杯毒酒,还是看在定远侯府的面子上,给你一个体面,到时候只会对外说是病逝,也算是全了我们皇家和定北侯府的面子。这杯酒,早早喝了吧。”
北渊王实在是不想跟穆玥璃在这里浪费时间。
当年要不是定北候亲自出面来找他赐婚,他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
如今这事也必须要由他来做个了解。
“安王妃,您就喝了吧。”那老太监把托盘又往穆玥璃面前递了递。
这人手法沉稳,想必方才一直都是在殿内的,可她却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足够证明他的武艺也不简单。
如今她算是掉进了一个狼窟,根本就没有半点退路。
穆玥璃的神情冷冽了几分,就她现在这个精神力,根本就不足以跟他们这些人对抗。
可是整个北渊国,也不会有人站出来救她。
难不成她今天就真的要这么死在这里了?
也不知道这一杯毒酒喝下去,她能不能回到联盟。
“安王妃......”看着迟迟不肯行动的穆玥璃,太监已经有点等不及了,正准备亲自动手,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
紧接着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给撞开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直直地朝着穆玥璃扑了过来。
他的速度太快,又来的太突然,穆玥璃根本就躲避不开,就这么被他压在了地上......
那人双手死死地掐住了穆玥璃的脖子,眼睛还带着一抹赤红,像是忽然发疯了一般!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人是谁?
穆玥璃只觉得快要呼吸不上来了,用力的掰着他的手,却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穆玥璃只好用上精神力,可令她奇怪的是,她的精神力一接触到他的肌肤就直接被吸收了进去,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穆玥璃的瞳孔猛地一紧,这个人竟然能吸收她的精神力?!她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人,眼底有一抹异光闪动。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太子拉开!”站在一旁的北渊王厉声喝了句。
鹰眼和太监当即准备上前。
“住手!”然而被摁在地上的穆玥璃却突然喊了一句,“你们不用乱动,我能够安抚住他!”
鹰眼不由得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北渊王,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穆玥璃也没等他的回应,只再次给身上的这些人输入了一些精神力。
果不其然,这人的情绪似乎是慢慢地平缓了下来,眼神里的那么疯狂也渐渐的消退了下去。
果然有用!
穆玥璃又缓缓的给他输入了一些,片刻后,那人的眼睛里已经慢慢有了焦距,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正在做什么,随后慌乱地松开了掐着穆玥璃脖子的手。
“我......父皇......我......又犯病了?”北宫南有些慌乱的退开。
“太子,你没事了?”北渊王看着已经恢复清醒的北宫南,眼神里闪过一抹不置信。
要知道,北宫南一旦发病,谁也认不出来,宫里的太医们全都束手无策,只得以将他束缚在玉床之上,这样才能缓解他的症状。
可是刚才穆玥璃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他几下,他居然就恢复神志了?
“我......应该是没事了......”北宫南低头看了看自己,喃声。
而一直躺在地上的穆玥璃也慢慢地坐了起来,有些难受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要是刚才这家伙再用力一点,她就要身首异处了。
“你对太子做了什么?”北渊王扭头看向穆玥璃,眼底的神情闪动的厉害。
外界一直都在传她身含妖术,难不成她刚才用的就是妖术?
太子?
这个人居然是太子吗?
穆玥璃的眸光动了下,或许她可以借着这个人脱身。
“玥璃知罪,刚才事发突然,玥璃也是为了太子殿下的安危,所以才不得不对太子殿下下了狠手,但玥璃可以保证,此法绝对不会对太子殿下的玉体造成任何伤害,若能多给玥璃一些时日,并能找出温和的办法治愈太子殿下。”穆玥璃随机跪下回话。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治好太子?”北渊王根本就没有把穆玥璃那一长段话听进去,他的关注点全都落在她能够治好太子的病上了。
“是!”穆玥璃定声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