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被堵在石洞内全篇章免费阅读

小说: 我在修仙文里当团宠 作者: 想吃咖喱饭 字数: 1818 更新时间: 2020-10-31

					          他退回原位坐在地上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我灵力都使不出,我们估计会死在这里。”

  少年脸微红,楞楞的看了他好一会才羞涩开口道:“你果真是仙人,怪不得这么厉害还这么好看...”

  他从小活得肆意洒脱,是家里的团宠,从没接触过人事,第一次遇到被四五个女子一直往身上凑的场景,他真的手足无措。

  猜都不用猜,这无疑是人皇的计谋。

  皇城小公主对他一见钟情死活要嫁给他,但人皇一直怀疑他的父亲易王有谋权篡位之心,不愿将喜爱的女儿许配给他,而公主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是绝不可能允许自己的驸马三心二意,所以人皇就使了这种损招。

  虽然他也不想娶这个小公主,但他也不想就此失身啊啊啊啊。

  还好仙人从天而降救走了他。

  他他有点恐高,第一次被人载到那么高的空中还被吓晕了...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废话少说,现在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你说怎么办吧。” 叶游陵故作不耐的样子。

  其实他知道自己和这个少年不可能死在这里,系统都说了,只会按剧情那样死,不会“夭折”在中途。

  少年好似被吓到了,小心翼翼开口道:“对不起,我没到会这样...都是我的错,你怪我吧。”

  怎么扑面而来一大股绿箭味???

  叶游陵想起自家六师弟也跟这个少年一样大,但是人家为什么这么可爱啊。

  啊啊啊啊真的好想rua一下这个少年的脸啊!

  叶游陵叹气,“骗你的,我们不会死。”

  “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啊?”叶游陵随口问道。

  少年如同被什么惊喜大奖砸中脑袋般,呆呆的回道:“啊哦我我啊?我叫洛闻,我家住皇城,我是易王的儿子,我特别喜欢小狗小猫,家里养了一只猫叫...”

  “没让你做自我介绍。”叶游陵没好气的说。

  “我叫叶游陵。”

  叶游陵。

  洛闻将他的名字温柔轻声吐露出来。

  叶游陵叶游陵,怎么就...怎么就那么好听啊。

  两人之间一阵无言。

  过了不知道多久,久到叶游陵都快要靠在墙壁上睡着了。

  他半梦半醒之间,看见洛闻正眼神奇怪得盯着他。

  那神情让人感觉他下一秒就要冲上来将他撕碎将他剥皮抽筋。

  叶游陵迷惑,他看错了?

  在做梦吗?

  正当他努力睁开正在打架的眼皮时,一道灵力将他陷入睡眠中。

  洛闻站在昏迷的叶游陵身前,他低头打量着自己。

  他重生了?

  这确确实实是十六岁时自己的身体。

  眼前正躺在自己面前的人,周围熟悉的场景,无一不在告诉他。

  他洛闻,重生了,重生回十六岁,一切罪恶的源头...

  他低头将阴鸷的目光落在叶游陵身上。

  慢慢走近熟悉又陌生的人面前,他轻轻蹲在叶游陵身边,细长的手指往他的脖子上伸。

  就是这个人,眼前这个看起来斯文的伪君子!

  毁了自己的一切!

  想起自己前世的心上人,他内心甜滋滋的,忽而想到什么心里泛起密密麻麻如针扎般的疼痛。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人,小川是不是就不会死?

  小川那么善良温柔的一个人,他应该拥有四界最幸福美满的人生,而不是香消玉殒,像眼前这个短命鬼一样死的早。

  不对,如果今天杀了他,万一以后找不到小川了怎么办?小川毕竟也是这个伪君子带来的。

  说起来,他还得感谢叶游陵,要不是他无情无意伤害了自己,自己也不会主动去认识给予自己温暖的小川。

  小川是他的恋人,温柔体贴,说话轻声细语,总能在自己收到危难时鼓励自己。

  思及此,准备动手的洛闻放下了手,无处发泄愤怒的狂躁感,使他用力向石洞口挥出一击。

  果然,灵力还是在。

  外面正是黑夜。

  洛闻转身就看见正安静躺在自己身后的叶游陵不安的睫毛轻颤,眉头紧锁。

  还是那么好看,还是身着一袭绿衫。

  可藏在这样完美温柔的外表下,是一颗如蛇蝎般的心肠。

  洛闻强忍怒气走到离叶游陵远远的石洞另一边躺着。

  他准备明天再跟他算账,今晚想一下后面该怎么办。

  次日叶游陵起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上下都舒服得很,想来还是多亏了洛闻这小子给自己布置的这么贴心的垫子。

  石洞门居然被打开了,叶游陵好奇的走上前去看。

  出来后就是之前自己待的那片茂密树林。

  外面正是白天。

  叶游陵试探了两招,自己的灵力果然恢复了。

  那个石洞内很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影响着他的灵力。

  他赶紧给自己施了个净身术,正准备走进洞找洛闻,洛闻就顶着黑眼圈全身很疲惫的样子出来了。

  “你怎么了?没睡好?”叶游陵难得好心的问道。

  洛闻摇摇头。

  “不知道,我起来就这样了,全身都不舒服,我好像梦游了,睡的时候明明是离你近近的,刚刚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石洞最里面。”

  之前浑身阳光朝气蓬勃的洛闻此时焉哒哒的,像一颗被狂风暴雨打击过的小草,耸搭着脑袋。

  叶游陵随手给他施了个净身术,这才让洛闻看起来比刚刚精神了些。

  “就在这里分别吧,往左径直走就是皇城,我要往右走去禹州城。”叶游陵怕他路痴还好心的给他指了一下左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