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543 更新时间: 2020-07-02

					          良曦和踹人事件在全校范围内被议论,毕竟是在下课时间且当着许多同学的面发生的,被评论最多的词汇就是:猖狂,相当猖狂。
  
  经此一事,良准校霸成功上位。
  成为了四高全年部三大风云校霸人物之一。
  
  隔日早自习,高三12班“收购临西四高讨论群”内,体委赵毅领头求庇护。
  
  赵毅:“作为一个和校霸一起吃过午饭的人,我觉得我有优先发言权。” 得意表情
  
  林霁:“晚饭也一起吃过好多次了,我骄傲了吗?” 微笑表情
  
  女学委徐琪弱弱地扣了一行字出来。
  “和校霸一桌吃饭……是什么感觉?”
  
  林霁:“不吃辣,他会死。”
  徐琪:“……”
  
  方圆:“我怀疑你们班委在聚众搞事,而且丝毫不避嫌。这还上着自习呢,聊得这么嗨。”
  
  赵毅反手扔了三张锤子表情包进群。
  赵毅:“咱班正经三好生谁看这个群阿?放心,影响不到别人的。”
  
  方圆:“咱班还有别的群?” 黑人问号脸
  
  林霁:“?”
  林霁:“圆子,三个学期过去了,我们班那个各科老师都在的官方大群……你还不知道呢??”
  
  方圆: “??你拉过我嘛?!”
  
  良某人:“咳,也拉我一下。”
  
  良曦和看着手机上一条一条刷过的消息,脑壳阵痛。原来一开始,林霁就把他拉进了正经三好生都不看的群里?
  自己看上去有那么不像个安稳学习考大学的材料吗?
  
  林霁邀请你加入了“三年12班UP”群聊。
  良曦和揉了揉眉心,心里暗感:这才是个正经群聊名吧?
  
  退回时看到屏幕下方联系人处有个小红点,点开认证消息来看:来自群聊“三年12班UP”的叶白
  他的昵称就是姓氏字母Y,良曦和通过了验证,修改备注名称为“舞池精灵”。
  
  刚修改好,聊天框内发来一条消息。
  —— 黄熙智想要你的微信,我推给他了?
  
  良曦和打字回复。
  —— 你们加靓仔的时候都这么自然吗?
  —— 你被靓仔加的时候也挺自然的。
  
  某人扬着嘴角回复两字。
  —— 推吧。
  
  接着就随手点开了叶白的头像,是一张白色的动漫背影图,朋友圈三天可见一片空白。
  
  退出叶白的个人资料页时发现自己又被拉进了一个新的群聊里,群聊名称:“黄熙智和他的三个酒肉朋友”?
  
  黄同学:“欢迎新饭票入群。”
  黄同学:“欢迎完毕。”
  黄同学:“潜水做题。”
  黄同学:“还有一句:物理就不是给人学的!”
  ……
  
  良校霸:“所以,这是个什么群?”
  林班长:“如你所见,就用来讨论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的群。”
  良校霸:“……”
  林班长:“准备出门上学了,散了吧。”
  
  良曦和正准备收起手机,群聊“三年12班 UP”里有了新消息。
  老班商宇:“这上着早自习呢,谁拉人进群了?班长警告一次,再骚扰其他同学就撤销免早自习特权。”
  
  林班长心里委屈:这明明是他们骚扰我。
  
  一整个上午,叶白都能听到后桌那人沙沙的写字声,直到第三节课间,林霁拿了道题来和叶白讨论。
  
  “对,结果就是这个数。”叶白列出小半页纸的算式,“不过这种方法麻烦点,你试试这样代一下。……”
  
  林霁看着叶白画了几笔后有点茅塞顿开的感觉:“行,明白了。”
  不经意间回头,看见良曦和桌上一整叠的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
  “我去,你抄英语课文啦?”
  
  良曦和头也不抬:“提前写大学毕业论文呢。”
  “哟,那我能问下您的大学志愿吗?” 林霁忍笑,一个英语能考出58分的人,居然还有用英文写毕业论文的想法。
  
  “志愿什么的谈不上,就是个高考小目标。” 良曦和根本不在意林霁的挖苦语气,手上仍然不停地写着字。
  叶白闻言也好奇地转身过去,“说说吧,少女,我也想听。”
  
  良某人写完最后一个单词,一边整理着所有的纸张,一边痞笑着:“裸分上A大。”
  
  靠,林霁忍不住骂了一声。
  这是个低头干大事的人。
  
  叶白从他桌上拿起张纸看了两行,不无赞赏着说:“莎士比亚的原句背得不错,这检讨书的水平,给你58分屈才了。”
  
  “可不是。” 良曦和从叶白手上抽走最后一张英文检讨书,和自己手里的叠在一起,“下节体育课,你们要打球吗?”
  
  “不了,歇歇吧。” 林霁瞄了眼叶白,“做点文静的事儿。”
  “比如呢?”
  
  “斗地主。”
  ……
  
  体育课解散自由活动之后,三个人喊上夏承钧到校园超市买了整箱矿泉水。
  
  “咱来那箱12瓶的不行吗?一定要玩18瓶这么大吗?” 夏承钧出教室前刚灌了半瓶可乐,这会看着18瓶矿泉水有点发怵。
  这么玩可能得喝死人。
  
  “喝不完再说,这不显得刺激点吗?” 良曦和半玩笑道:“打扑克不喝水,莫得灵魂。”
  
  “那你们仨先来,我先缓缓刚喝的可乐。”
  
  良曦和站在超市门口的垃圾桶旁拆扑克包装,“成啊,等我把他们俩喝倒一个,你再来也不迟。”
  
  “别先拉仇恨啊。” 林霁俯身抱起矿泉水走到不远处一个石桌前,“就这吧,操场上太显眼了,被抓包跑不了。”
  
  叶白看了他一眼,整个四高不穿校服的也没几个,其中最显眼的就是这位良校霸,只要远远看见了就会知道是他们几个,还想跑?
  
  林霁看懂了叶白的眼神,没有回话只笑着看良曦和洗扑克。
  
  “来吧。” 良校霸把牌打混了顺序,又交给观战的夏承钧再洗两遍, “怎么喝,先说好。”
  
  “四分之一瓶起呗。”林霁看了一眼地上的一箱矿泉水,“地主只叫不抢,有炸都翻倍,一局一瓶封顶,正常来算十几局之内一箱就都喝完。”
  
  “叫地主不翻倍,靠爱发电啊?” 夏承钧把牌放回到石桌桌面上,对这种玩法提出了质疑。
  
  叶白摇头,“万一遇上神队友,叫地主就是最安全的。”
  
  “可不是。”林霁赞同,“一个个数学物理得心应手的人,打牌可不一定行。”
  
  夏承钧眯了眯眼睛,不甚同意道:“但是智商高的人一般是干什么都行的。”
  
  良曦和没参与他们这个话题讨论,随手拿出三张不同花色的牌:“来,抽个色,红桃优先叫地主,之后赢家优先。”
  
  林霁抽到草花,叶白是黑桃。
  
  良曦和把自己的红桃和其他两张牌随机插回牌堆,还没摸牌就直接揭开后三张,“叫地主。”
  
  叶白瞥他一眼:“嚣张。”
  
  良曦和上挑眉毛,得意地理牌,凭本事抽到红桃,凭啥不让叫地主?
  抬手打出两张牌,“对三。”
  
  “对五。”
  “对十。”
  “过。” 良曦和俯身从自己脚下捡了块边缘尖锐的小石块。
  
  叶白继续出牌:“顺子五张。”
  
  良曦和打出四张五,然后用石子把矿泉水的塑料包装划开,“炸了。”
  
  “……” 叶白预感不大好。
  林霁敲桌过牌。
  
  良曦和正在拧瓶盖,抬眼瞧到了俩人不大好的表情,直接把牌全扔了。
  “顺子,王炸,一张二。”
  体贴地递去两瓶已经拧开的水,“一人一瓶,喝完了还有。”
  
  夏承钧先看了眼某校霸满脸的绅士笑容,又看了眼对着灌水的俩人,不免感叹:“太可怕了。”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良校霸笑着等两人把水都喝光才让夏承钧洗牌,紧接着又翻了底牌出来,“叫地主。”
  
  “我又不能抢,你看我干什么。”叶白边摸牌边开口,“偷看我的牌吗?”
  
  良某闻言直接转身拧水。
  夏承钧实在看不下去,拦了他一把道:“你好歹把牌抓完再浪吧。”
  
  校霸仍然笑:“我不管,先给他俩拧开。”
  林霁啧了一声,从他手里拿过水瓶:“我自己拧还不行吗,赶紧抓牌。”
  
  怎么这么嚣张呢。
  
  “三带二。”良曦和理了牌后随手打出五张牌。
  林霁和叶白相视一眼。“过。”
  
  “三带二。” 又打五张牌出去,良校霸已经把牌算得明明白白了,“四个六在哪呢,不出我走了。”
  
  叶白揉眉心,无力道:“炸了吧,看样子就是一瓶和半瓶的问题。”
  
  林霁也觉得赞同,富贵险中求,刚扔出四个六,校霸紧跟四个十。
  “对K,剩一张。”
  
  “……这么凶的吗?” 林霁看向叶白无奈道:“咱还挣扎吗?”
  
  “还有必要吗?”叶白轻笑,这憨批的运气好到让对家没有出牌的机会。
  
  校霸直接翻开自己最后一张牌,嘚嘚瑟瑟地提醒着:“剩一张大王,早喝早代谢。”
  
  “什么鬼?”林霁扔了牌,直接放弃,开始喝水。
  
  叶白也站起身接了瓶水,打开盖子就往嘴里喝,他现在觉得自己午饭都不用吃了。
  
  良曦和坐着仰视那个校服少年。
  他的拉链拉得很低,能清楚看见里面穿着件白色的印图衬衫,微侧着身举瓶喝水的动作像是幅图画一样。
  
  良曦和的视线有两秒落在叶白的腰上,回学校后,他再也没觉得叶白的腰有在往生跳舞时那样细瘦。
  
  也许,是因为总隔着衣服?
  
  林霁喝完第二瓶水后抿了抿嘴巴,好好感受了一下,“我好像饱了。”
  旁观的夏承钧摇头表示:“不,你还能喝。”
  
  第三局良曦和抓了一手烂牌,但在理牌前他就已经把底牌揭了,于是一边打牌一边就自觉地喝水了。幸运的是三人都没炸弹,喝了四分之一瓶水的校霸内心毫无波澜。
  
  第四局,叶白地主,人手一炸,硬是单灌了他一瓶。
  第五六七八局,夏承钧换掉了林霁,喝了一瓶半,良曦和两个四分之一瓶,叶校草又被送两瓶。
  
  叶白倚着石桌站着,表情都没了,喝水喝到眼睛酸,“我怀疑你们在针对我,但是我没有证据。”
  
  “他喝几瓶了?”良曦和低头数了一下脚边的空水瓶,大概三分之一的水都是叶白喝的。
  
  “五六个了吧?”林霁只顾着自己喝水也没大注意,“反正基本没赢过吧。”
  
  良校霸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去接他手里还没打开的一瓶水,“你歇会儿吧,别喝了,一会水中毒了,给我。” 说完就把他那瓶水拧开,仰头喝掉了。
  
  林霁坐着看良曦和含着一大口水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你说你,少炸他一下能死啊?”
  
  良曦和把最后一个瓶底喝完才应:“放水多没劲,喝水我替他就完了呗。”说完他又转向叶白,“你坐会,这箱水已经没你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