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全文目录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731 更新时间: 2020-07-02

					          熊进的班主任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他带着的理科十四班是所有班级里混子生最多的一个,熊进在其中根本就不算特别能惹事的。
  
  平常这种事遇得太多了,但是今天这件事情,他是特别不愿意处理。
  
  首先涉事另外一个学生是实验班的,他一个混子生班和实验班调解打架斗殴事件,怎么说这也不占优势吧?再者良曦和的老班还偏偏是四高所有班主任里最护犊子的商宇。
  
  熊进家长也是学校常客了,以前作为施暴方出现的时候也是这种态度,胡搅蛮缠,现在搞得学校都懒得接待了。
  
  不过这次,熊进家长再强势也没用,完全可以在学校里打听一下,有谁能在“商当家”手下动他们班学生一根汗毛吗?
  
  这事情都发生这么久了,教务处的领导如果能来早就来了,看样子肯定是已经和商老师谈好了,先由班主任和家长间自己调解,实在调解不好的时候学校才会出面。
  
  想到这会,十四班班主任只想找个小角落好好窝着。
  
  刚才熊进家长说话时候,如果不是老商在背后拍了一下,良曦和又要转回去开怼了。
  
  “你给我站好,别动。” 老商板着脸训斥了一声才又面相熊母说,“这位家长,您也别激动,男孩子之间的事儿,打打闹闹、磕磕碰碰都很正常。”
  
  “我儿子都进医院啦!他从那个楼梯上滚下去,手都骨折了呀!还小打小闹呢?”
  
  “是,您说的都是实情。”老商保持着和蔼态度,“但是无论什么事情,他都有因有果,男孩子打架也一样,不可能是毫无征兆地上来就踹下楼吧?”
  
  “那谁知道他为什么踹我儿子啊?”熊进家长狠狠地瞪了良曦和一眼。
  
  “对啊,刚才我们都没有问理由,那您直接就把全部责任推到一位同学身上,是不是也太武断了呢?”
  
  人一个江南考区的学霸,刚转过来没几天,无缘无故就踹同学下楼?除非是学疯了吧?
  
  商宇刚得到消息说良曦和把其他同学踹下楼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是踹了叶白呢。
  踹了熊进,就算不问情况,他大概也能猜出来是因为什么,无非就是一个嘴贱手欠,烦得另外一个压不住火了。
  
  收良曦和进班之前,招生办主任就打过招呼,愿意要这个好苗子以后就免不了得处理些脑壳疼的事儿,只不过他没想到这兔崽子惹事这么快。
  
  回头再收拾他吧。
  
  商宇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当然啊,良曦和同学把熊同学踢下楼一定是不对的。但是咱们也不能忘了,有句老话他叫一个巴掌拍不响。”
  “您这也是德育处的熟面孔了,您也一定知道,四高的学校纪律是很严格的,无论什么事儿,我们都要追究双方责任的,不能简单定论一方全责。”
  
  “那……那你这是说我儿子他一向纪律都差啦?我儿子他是受害方啊。”熊母从老商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端倪。
  
  “不不不。” 老商不紧不慢地摆手,重新解释,“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要仔细追究责任,肯定要双方同时在场,当面对质才会有结果,现在这样就这么一方逼问下去,肯定是解决不了的。而且您儿子目前为止,也只是受伤方,不能叫受害方。”
  
  老商虽然说得委婉,但是言下之意也很明确了,你儿子也不是什么好货,只是没打过人家而已。
  
  良曦和突然间觉得这壁面得也没那么憋屈了。
  
  “那怎么个意思啊?我儿子就活该啦?他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怎么和这个混球对质啊?” 熊母指着良曦和的背恨不能替自己打他两下。
  
  十四班班主任终于搭了话, “商老师也是这个意思,熊进同学现在身体愿意不便对质,所以现在这样争论是没有结果的。”
  “而且他们班这个良同学是个外地转来的学生,父母都不在省内,所以今天也不能到场。不过他们肯定要承担熊同学的全部医疗费用还有后续的营养费啊等等。”
  
  十四班班主任还是觉得能够赔钱了事是最好的了,一看墙边面壁的那小子的淡定劲儿,就知道也是个“大风大浪”里常赔人钱的。
  
  商宇点头,“对于他伤害同学这件事呢,我作为他的班主任,我向您保证,绝对会给予严厉批评和惩罚。”
  
  老商说到这又朝良曦和背上拍了一巴掌,“站直,歪歪扭扭的。”
  他的手机在这时响起了铃声,“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十四班班主任在商宇离开教务处后,又与熊进家长沟通了一会,然后熊母就表示:不想再干耗下去,准备要回医院照顾儿子了。
  
  两位老师刚陪同拎着包的熊母走出教务处的门,就迎面遇到了拿着电话的商宇。
  老商把手机递了过来,“熊妈妈,良曦和家长希望能和您沟通一下。”
  
  ……
  
  最终,熊母在电话调解之后,情绪缓和,接受了赔偿并同意和解。
  
  一个人留在教务处的良曦和,听到走廊里许久都没有了声音,似乎是都走了?
  正疑惑间,门口响起一个声音:“哎!”
  良校霸回头就看见叶白在门边探头。
  
  叶白发现办公室里没其他人后就走了进来,笑道:“够刚的,七八个小时就这么挺下来了?”
  
  良曦和把额头往墙上一贴,笑道:“腿都没知觉了,幸亏我今天没垫增高鞋垫。”
  
  “还能开玩笑呢?没大事啊。”叶白从校服兜里摸了块日本三角饭团递给良曦和:“金枪鱼的。”
  
  “我的天,太感人了。” 良少女接了饭团塞进口袋里,“帮我弄瓶水喝,渴死了。”
  
  叶白又从前胸校服里拿出来瓶农夫山泉,拧开了才递过去:“给。”
  
  “哆啦A梦啊你。” 少女接过水直接灌了小半瓶进去。“啊,我活过来了。”
  
  叶白看着良少女灌水的样子,叹声:“那小子就那个德性,你非踹他进医院做什么。”
  “惯他的?”良曦和手里拿着矿泉水瓶子不悦地挑眉。
  
  “行,校霸少女。”叶白也不和他争辩。
  “你手没事吧?” 良校霸忽然想起语文课的事。
  叶白轻笑,“没事,哪有那么娇气,我骨裂不了。”
  
  “那你回去吧,一会老商回来了。” 良校霸又喝了两口水后把水瓶还给叶白。
  “恩,那我回班级了。” 叶白点点头。
  
  良曦和又站了几分钟,老商才一个人回到教务处,进门后把门关严。
  “转过来。” 又高又壮的老商比183cm的良曦和高不少,“你饿不饿?”
  
  “恩。”良曦和应了一声。
  “恩什么啊?问你饿不饿?” 老商扳着脸不笑的时候还真是挺吓人的。
  
  “饿。”
  
  “饿就对了,不饿着你不清醒。” 商宇语调陡然提升,“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脚踢下去,万一把人摔出什么好歹来你就毁了。”
  
  “我轻着呢。” 良校霸语气丝毫不愧疚。
  
  “轻,我让你轻。” 老商实在生气,四下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趁手的东西,只好作罢。改口道:“检讨啊,一万字检讨,给我写中英双语的,中文交给学校,英文交给我。”
  
  “我写,我最会写检讨了。”良曦和说的是实话,他写过的检讨,比考试时候写的材料作文都多。
  
  商宇皱着眉毛,一脸阴沉。
  这原本完全不是检讨就能解决的事儿,以四高的校规校纪,如果不是今天校领导愿意给他面子,这小子就废了,不开除也得背处分。
  
  在他商宇的班里,就从来没有学生背过处分。
  
  老商自己调节情绪消了口气,拍了拍身边的沙发,“来坐这,给我说说,因为什么打人。”
  
  “不因为什么,就那种缺少社会毒打的人,还要因为什么?” 良曦和不想讲起这事。
  
  老商理了理自己格子衬衫,语气低沉。“一万二。”
  
  良校霸识相地闭嘴。
  
  老商想了想还是觉得生气,忍不住再多骂两句:“你简直要上天了,刚被语文老师赶出去就把一个同学踹进医院,高三12班简直装不下你了。”
  
  良校霸垂了下眼睫,“给您添麻烦了。”
  “我是怕麻烦吗?” 老商语重心长,“别那么冲动,很多时候冲动下是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的,我都替你后怕。”
  
  “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
  
  “行了,我去给你开个晚自习的假条,你出去吃点东西,吃完回宿舍,别乱跑。”老商说着就从教务处某位领导的抽屉里拿出假条,随手签上字。
  
  “谢谢老师。”良曦和接着假条道谢。
  
  “对了,你哥刚才已经和熊同学家长沟通过了,还让你打个电话给他。” 走到门边的商宇忽然停住脚。
  
  “为什么是我哥?” 某校霸终于开始慌了。
  
  “你的家长联系电话就是你哥的,如果不是你自己填上的话,就是和转学手续一起来的。” 老商解释完就留下手机出了教务处,还替里面人关上了门。
  
  该来的是一样都不会少,良曦和罚站一下午都没有这会难受。
  在拨号键盘上按下熟悉的电话号,等待音的每一声对于某良姓同学都是煎熬。
  
  “喂?哥…” 电话被接听后,良校霸觉得自己整个脑仁都在颤抖。
  “良曦和。” 良昭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清冷冷。
  
  “啊…”
  
  “你告诉我,今天是你转学的第几天?”
  这句话听在良曦和的耳朵里完全变成了,你想断左腿还是断右腿。
  
  良校霸陷入沉默。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做事之前最好过一下你的脑子。”良昭的耐心已经告罄,这小子真的是一到新地方就放飞自我。
  
  “我踹他之前已经过了好几轮了。”
  
  “那你给我理由吧,你把一个未成年同学,头朝下踹落楼梯的理由。” 虽然语气不鲜明,但只通过措辞就可以知道说这话的人心情并不好。
  
  良曦和停顿了几秒钟,还是实话出口。
  “他诽谤我室友,我忍不了,也没想忍他。”
  
  电话另一边的良昭也稍静了一会才又开口。“理由不充分,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那只能下次了,这一次我就想踹他。”校霸想到那人恶意诽谤时的恶心嘴脸就忽然硬气起来。
  
  “这次他只是脑震荡和骨裂,他走运,你也走运,不然你就没机会在这跟我顶嘴了。”
  
  良曦和听出电话另一端人的声音有些疲惫,语气减弱道:“对不起。”
  
  “良曦和,你记住。我可以一脚踢断你的肋骨但是我从来没踢过。你是可以随心所欲做事,但是我希望你在做事前就过脑子,而不是事后和我说对不起。”
  
  “记住了。” 少年答话。
  
  电话另一端传来其他人的声音:“良工,来看下数据。” 良昭缓了语气:“挂了吧,天凉了记得多穿衣。”
  
  “哥再见。” 良曦和挂掉电话,看了眼通话时间:一分36秒。
  
  卧槽,活下来了。
  
  倚身在门边的叶白,拉了拉自己的校服衣领。从那句“诽谤室友”,他就知道那个姓熊的是诽谤了谁。
  
  昏暗长廊里的少年,眸光灰蓝,轻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理他做什么,还真是个憨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