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4053 更新时间: 2020-07-02

					          小五再三保证了“人在鸟在”后,才把自家老大的文鸟带了回去。
  
  星期日,放荡不羁爱自由了一个星期的良少女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考神人设,跑到书店里把需要的各类参考书和试卷买了个全套。
  幸好这一堆书搬回宿舍的路上没碰到什么熟面孔,不然肯定要有人怀疑人生。
  
  话说,良曦和自己也不清楚,他的校霸title是怎么来的,难道说,他还不够低调吗?
  
  既然如此,不如放飞自我好了。
  
  新的一周开始后,四高同学们明显感觉到某位准校霸的气场更加强烈。
  
  实验12班的某节语文课,老师在台上讲解文言文。可能是老师的语调太绵平,也可能是下午阳光过于充足,这堂课实在拥有着让人头疼困倦的强大力量。
  
  良曦和趴在最后一排的单人桌上,枕着自己手臂看漫画书。本着自己不学也不能影响他人的原则,即便漫画书巨搞笑,他也强忍着没笑出声,时间一长,下巴都忍酸了。
  
  就在他想直起身活动一下的时候,一个没拿稳,巴掌大的漫画书就从桌边滑了下去,好巧不巧地掉在了前桌两脚中间。
  
  “小哥哥,帮我捡一下。”良曦和轻声请求。
  
  叶白低头看了眼自己脚下那本看起来不太起眼的小黑皮书。
  就这东西让他在后面笑了一节课?少年俯身捡起来,却并没有还给他。
  
  “喂,怎么还没收了?快给我。”某人开始在后面踢椅子。
  
  叶白没理会身后人,把漫画书压在胳膊底下,就着他折角的一页往下看。
  
  “叶白,你别不学好,赶紧给我,我看到一半呢!”
  “嘘。”
  本来不觉得好看,后面人越是想要回去,叶白越是想接着看看这本书到底有什么魅力。
  
  终于,在看完一整页之后,真香定律爆发。
  叶校草丝毫没心理准备地被击中笑点,噗嗤一声笑出来。几个附近同学皆扭头过来一看究竟,台上的老师也投来不悦的眼神。
  
  良曦和低头装作无事发生,过了好一会,视线都褪去才又探头:“这孩子怎么回事?快拿来。”回应他的只有叶白笑得微颤的肩膀。
  
  “校霸不发威你当我是文明课代表是不是?”良曦和趁着老师写板书的时间,起身抓前桌的校服衣领,“你还敢跟我抢漫画看?”
  
  “别抢,没收了谁都没得看。”叶白扯住不松手。
  
  “哎哎哎……”坐在另一排的方圆拍身边同学,“看看看,那俩打起来了。”
  “我去…真的啊,上手了都。”周边同学一时围观起来。
  
  叶白一只手按着漫画书,另一只手把自己衣领往回扯。良曦和单手支撑着身体重量,另一只手还抓着前桌人衣领不放,这场面在旁观者眼里还真是和打架没什么分别。
  
  林霁抬手把方圆的头扳转回来,“闹着玩儿呢,上你的课吧。”
  “不是,你看啊,这么激烈呢。”方圆晃了两下脖颈,又转头去看热闹。
  
  校霸校草两人都不肯松手,直到语文老师写完了板书回过身。良曦和手疾眼快坐回座位,导致叶白的手突然失去平衡力,就着原来的使力方向啪地一声打在桌沿上。
  
  这一声之响亮几乎吸引了教室内全部人的注意力。
  
  语文老师脸色一阴,“良曦和。”
  转学生一怔,我?刚才那一声可是叶白弄出来的。
  “下一个句子,你翻译一下。”
  
  良曦和脑壳一痛,下一句是哪一句啊?小声向前桌求援道:“讲到哪了?”
  
  前桌少年默默比了个五,又比了个二。
  校霸更加懵了,52页?52题?第五行第二句?
  
  你他妈该不会是告诉我漫画看到第五十二章吧?
  
  “翻译不出来?不是刚讲了么,你在那听什么呢?”语文老师火气升腾,一时之间语调飙升。
  
  “我走神了。”
  
  语文老师看着那一表人才就是不干正事的学生,顿生“烂泥扶不上墙”的想法,压着火气说:“不听你就转过去,别影响别人。”尤其别影响你前桌。
  
  转过去就是墙,漫画书还在的话他肯定转过去。
  转校生抬了抬头:“面壁还不如赶我出去呢。”
  
  “那就赶紧走!”语文老师火气更盛。
  
  于是在众人的目送中,良曦和迈开长腿离开了教室,走出了好远才反应过来,不是,那叶白呢?他又被差别对待了?
  
  话又说回来,刚才那一下打在桌沿上挺疼的吧。
  
  准校霸被赶出教室后,沿着楼梯一路漫步,迎面就看见一个眼熟的人,校霸想都不想就转头往回漫步。
  
  熟人却是小跑着追上来,一脸谄媚道:“良哥!”
  人已追到身旁,良曦和才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这不是熊哥吗?”
  
  “良哥,别走啊,谈谈?”熊哥变了一副和当日截然不同的巴结样子。
  
  这估计又是一个听了不实八卦的。
  
  “上次是你说的,见了你要绕路啊。”
  “别阿,良哥,我那时候是无意冒犯的,别走别走,我有事和良哥说。”熊哥再次贴上前。
  
  “说啊。”良曦和顿下脚步,想看看他有什么花样。
  “良哥,我想……我想跟你混。”熊哥纠结片刻后才开了口。
  
  “别。”良曦和忍不住笑:“高三年部三楼东走廊这么大地盘,我可罩不住,这可装着12、11、10三个大班呢。”再说了谁告诉你我是混日子的了?...额,今天被赶出来只能说是一个意外。
  
  熊哥一摸头,有点不好意思道:“那是我上次吹牛逼来着,东走廊其实是王爽他们的。”
  
  良曦和没兴趣认识这些张爽王爽,光是大阳这么一个中二病就够他头疼一年了,而且也是从小就认识的,没得救了。
  
  “良哥……”
  “别吧,兄弟。”少年一摆手,“我这儿没你的前途,我真是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良哥,你看你初来乍到,消息也不通。”熊哥两步上前挡住良曦和去路,接着说:“我可是万事通,这一片的中学我都熟,只要你让我跟你混,什么消息我都能打探出来。”
  
  某校霸被缠得烦了,又不好直接上脚踹,拧着眉头看了熊哥两秒,“你想跟我混啊?”
  “啊。”
  “这样,你先去把我漫画给我抢回来。”良曦和随口给他找了件事做,
  
  “没问题,在谁那儿啊,学生手里我去抢,老师那我也能偷出来。”熊哥闻言仿佛看到了希望,顿时很有干劲。
  
  良曦和搭坐在楼梯扶手上沉声道出一个名字。
  “叶白。”这小子蔫淘,抢我漫画不说还让我被赶出来了。
  
  熊哥听到名字瞬时顿住了动作,“良哥,叶白不行……”
  
  和熊哥聊了这么久,良曦和听到这句才有了点兴趣,“叶白怎么就不行?”
  
  熊哥用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说:“良哥,我就说你消息不通吧。叶白这人,你真不能得罪得太彻底。”
  
  “怎么?”良曦和好奇感愈强烈,“你想说他也是个狠角色?”
  
  “呸,叶白他就是个小白脸。”熊哥呸这一口的时候眼里全是鄙视。
  
  良曦和想起自己好像也被这人这么叫过,这大兄弟是不是对小白脸这词有什么误解啊
  “在你那长得帅的都叫小白脸?”他说这话时还顺带自夸了一句,但熊哥没听出来。
  
  “叶白他是真小白脸,你别看他天天清高的样儿,背地里传的关于他被包的事儿多着呢。”熊哥不自觉得靠近了点,声音也低了不少。
  “你不知道吧,叶白住在整个临西最牛逼的别墅区,临江那片。还有那身上穿的戴的背的,平时用的,清一色的名牌。……”
  
  “这能说明什么?林霁家也住临江,黄熙智也一身大牌,那骚得还可以呢。”良校霸没由来得厌恶这些个谣传。
  
  流言从来都是利器,杀人不见血。就算是不带攻击性的也会给人带来困扰,比如自己这个校霸名头的由来,更何况是这种污蔑性质的。
  
  “林霁是富三代,他老子还是高官,黄熙智他们家做房地产的,叶白是他妈的孤儿,能一样吗?”
  
  良曦和神色一冷。
  “你说什么?”
  
  “这可不是我瞎说,从上学起,开家长会他家就没人来过。后来有一次有个学生在办公室门口罚站,无意听到一群老师说话,就说他爸妈十来年前就都不在了。”
  熊哥压低了声音又接着说:“那不是孤儿是什么?那些老师为啥那么偏向他?除了学习好,还看他可怜呗。”
  
  叶白的父母十来年前就去世了?良曦和的脑袋里突然空了一下,熊哥还在耳边滔滔不绝,他却都没听进去。
  
  等他再回神时,熊哥已经又回到叶白被包的事件上了。
  “前两年吧,大论坛上有人扒过他,还有照片,说他经常凌晨出入临江别墅区,行迹隐晦啥的。不过那论坛很快就让人黑了,应该是扒到了他背后什么大佬吧。”
  
  事实上,良曦和不仅知道叶白住在临江区,见过他满身潮牌,甚至还亲眼见过他在最有名的夜店里跳舞,凌晨时醉得不省人事。
  但是,他不觉得叶白会是他刚才听到的那种人,一刻也不觉得。
  
  “刚才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听说的,你最好别乱说话。”良校霸的语气一点都不带强迫性,反而像是劝诫。
  
  孤儿是什么样的感受,没有人比良曦和自己更能感同身受,一个人经历过的伤痛绝对不应该变成被攻击的理由。
  
  “还用乱说?这都是事实。远的不说,就在四高学校里,叶白能安安宁宁地过到现在,全是江子瑜罩着的。”
  “那江子瑜,一个被宠着长大的大小姐,不也就是看上他了吗?叶白还对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我是觉得他这人真脏得恶心。”
  
  良曦和安安静静地听他说完这些。
  真是不知道现在有些高中生脑子都装着什么。
  
  先不提他们在夜店遇见过的事情,就单说学校里的叶白。
  他一个学霸,不混日子不招惹任何人,过得安稳难道不是正常吗?
  
  还有一个男生对女生打不还手,也会被叫作恶心?
  是不是真应了一句话,叫世行阴谋主义,天真总受猜忌。
  自己恶心惯了,就见不得别人好?
  
  下课铃声响起,各个教室都有学生正在走出来,良曦和也从扶手上站起了身,他伸手捋了捋熊哥的头发,语气听起来极为轻漫。
  “兄弟,你知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打你吗?”
  
  “为……为啥?”熊哥被他的神色吓到了。
  那人明明笑意十足,却让他莫名发颤。
  
  “因为我那个时候就觉得,你是个傻逼。”
  
  紧接着,在众多学生的注视下,熊哥被良校霸一脚踹下了楼梯。
  
  熊哥当午就被送到了医院。
  诊断结果:轻微脑震荡,左手臂骨裂。
  
  出了这样的事,自然是会被家长找到学校里来的,良曦和在教务处里罚站了一个中午加一整个下午,事情仍然没有解决。
  
  因为伤人者的态度一直明确:愿意赔偿,决不道歉。
  
  “这是什么态度,他这是什么态度!” 熊哥的母亲在教务处内暴跳如雷。
  “他都把我儿子踹进医院了,还不道歉?!这种人以后绝对是社会上的败类!……”
  
  转学生站在教务处里也并不肯吃一个字的亏,“您儿子的的德行才是堪忧,这种人以后到社会上会知道,今天的一脚是轻的。”
  
  熊哥母亲都气得跳脚, “你们看看他,这也太嚣张了!”
  
  “良曦和。” 班主任商宇沉着脸叫一声,“你站着不累是不是?还嫌不乱?你给我闭嘴,转过去面壁。”
  某转校生目光不善地看了熊哥母亲一眼,还是听从老班的话面壁反省了。
  
  “太没教养了这种学生!他父母还没来吗?我真是要看看这是什么父母教出来的恶棍。” 熊母恶狠狠地抖了一下衣摆,“这教务处的领导怎么也还没来啊?”
  
  “家长您别急,先坐着消消火,教务主任这会不在。”面对骂了几个小时不歇气的学生家长,办公室的实习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交给两个班主任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