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584 更新时间: 2020-07-02

					          自从上一次一起吃了火锅之后,良曦和发现自己和叶白之间的交流明显变多了。
  或者说,在自己“霸凌”他的时候,他就说了很多话。
  
  良曦和基本算是加入了三人的吃饭小分队,其他方面倒没有什么改变,但至少在吃辣不吃辣的这一问题上,双方打平。
  
  对于此事,学校内也起了一些小波澜。林叶黄三人本就是四高的顶流学霸校草团,现在又加上了良曦和。
  
  三男团学霸,一雅痞校霸,这是什么神仙阵容?
  想不引起学校女生的关注都难。
  
  几天时间过去,良曦和迎来转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假期。
  他转学到这里以后最让他惊讶的事情就是,四高作为一个省重点级高中居然每周末都放假。
  
  在从前的学校,他们每28天才休息两天。
  现在这叫什么啊,这根本就是放羊。
  
  在星期六的早上,良曦和还没起床就接到了良母打来的电话。除了近况问候以外还带给他一个好消息:他心心念念的小宠物被良母的朋友捎带来了临西。
  得知消息的少年直接起床还约了小五出门。
  
  早餐店里的小五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烦躁地抓着头发嚷嚷:“老大! 我今天最早的活都约在下午呢,这正睡着觉你就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大事儿呢,结果就是请我吃早点?”
  
  “早点不就是应该早上吃吗?” 良姓少年丝毫没有扰人清梦的愧疚,把虾饺笼屉推到小五面前,“你吃点。”
  
  “我不吃,我困!” 小五把自己的脑袋连带着满头灰毛都摊在桌上。
  
  “你尝尝。” 良曦和不容分说夹了一个就往小五嘴里塞。
  “诶呀,不吃。” 小五一张嘴说话,虾饺就被塞了进去。
  
  “唔。” 小五被塞了满嘴不得不闭着眼咀嚼,然后还诚实评价:“嗯……还行。”
  
  良曦和支着头看着桌子上半梦半醒的人,故作失望语气:“小五呀,我才回来一个星期,你就对我这么没激情了吗?当初是谁眼泪汪汪地说想我的?”
  
  “老大,你如果是打架缺人手,结婚缺伴郎,那我肯定第一个上啊,但你这大周末强迫我起床吃早点,我……哎?不对。” 小五突然睁开眼睛,后知后觉道:“老大,你不是有事找我帮忙吧?”
  
  良曦和大方承认:“对啊,是有事找你帮忙。”
  “那你直说不就完了嘛,还来这个。”小五苦着脸道:“你有什么事交给我小五还拐弯抹角的?”
  
  良曦和坦言: “我就是在试验你有没有完成我任务的潜质。”
  “啥啊,你想让我去陪谁吃饭啊?还是早饭?”小五有种不好的预感。
  
  良曦和摆手, “不不不,不是陪谁吃饭,是给谁喂饭。”
  
  “不是,老大你都把我说晕了,你有儿子啦?因为上学你照顾不了,然后想交给我照顾?!”小五一下子精神了许多,惊恐地看着对面的人,瞬间开启了脑洞。
  
  良曦和居然真的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卧槽!” 小五激动万分地一声引来店里许多人侧目,“你和谁生的啊,什么时候生的?!”
  
  良曦和拉他坐回椅子上,比了个手势,“小点声,坐坐。”
  “老大,你是真牛逼啊。” 小五完全凌乱了,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是真的,“你没逗我吧?”
  
  “我逗你干嘛,四个月了,还是对龙凤胎。”良曦和夹了一只虾饺塞进嘴里,心里忍不住感叹:这孩子也不错,可惜年纪轻轻的就傻了。
  
  “你怎么越说越恐怖了,还龙凤胎?!” 小五抓狂地揉头,“老大,我不困了还不成吗?”
  
  “不困了好,那就快吃早点吧,吃好了我带你去接孩子。”
  小五二话不说就欲结账,“还吃什么啊,快走吧老大!我当叔叔了!”
  
  整个路上小五都在向良曦和哀叹自己不会带孩子,甚至还用手机搜索了四个月大孩子,龙凤胎等等关键词。
  良曦和倒是淡定,安抚他道:“没有你想得那么麻烦,一会我告诉你几个注意事项就行了。”
  
  “那是你亲儿子亲闺女啊老大!你就放心交给我?那……那我是不是没时间上班了啊?还有……哎呀不行啊,我带不了孩子!”
  
  “小五。” 良曦和忽然站住脚,正对着小五并且抓住了他的肩膀,语气无比郑重:“我只有你了,你要帮我。”
  
  “老大……” 小五眼眶一酸,几乎要掉眼泪下来,保证着说:“我……我一定尽全力!”
  “嗯。” 良曦和松开他的肩膀笑容灿烂,“我就知道你能行。走吧,带你接龙凤胎去。”
  
  “不是……老大。” 小五看了看附近环境,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大对,“你把龙凤胎放在寄存处阿?”
  
  小五愣神间良曦和已经和前台核对了信息,并且取出了一个大概几十厘米的圆桶形物体,那上面罩着深蓝色的遮光布。
  看起来那东西不沉,良曦和一只手就可以提起来。
  
  “傻啦?拿着啊,龙凤胎。” 少年又从寄存柜台接过一个书包大小的手拎包。
  小五盯着那蓝色遮光布半晌,“这东西怎么有点像……鸟笼啊?”
  
  “恩?像鸟笼吗?”良曦和走近后用一种同样疑惑的语气道:“那它可能就是鸟笼吧。”
  
  “……” 小五小心翼翼地扒开一点遮光布,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表情完全僵硬。
  “老大,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嘛!!!”
  
  良曦和花了好长时间才让小五接受了他的儿子和闺女是一对鸟的事实。
  
  “还真是龙凤胎啊。” 小五抱着鸟笼一声哀怨。
  良曦和如实说:“不是龙凤胎,它俩是一对儿。”
  
  “啊。那它俩以后能生小鸟吗?”
  “能啊。”良曦和应声,“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帮我好好养着。”
  
  “知道啦,保证给你养得好好的,那咱现在干什么去?”得知不是养孩子而是养鸟,小五得心里踏实多了。
  “附近有宠物店吗?我想给它们换个大点的笼子。”
  
  小五略微思考了一下。“往临江那边去有一家挺大的宠物店,那边都是别墅区,好多人养着稀奇古怪的宠物,肯定有鸟笼卖。”
  “行,就去那。”良曦和决定。
  
  小五说的那家宠物店在临江独栋园区的外围,店面很大,从外面橱窗看上去就很吸引人。
  店内是半田园式的装修风格,带着些温馨简约的家居氛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一名年轻的女性店员站在柜台里,看见有位年轻帅气的客人进门,声音甜美地道了句欢迎光临。
  
  “你好。”良曦和走到柜台前,“我想买一只鸟笼。”
  “好的,是什么样的鸟,多大体型。”店员正询问间店门又被推开,一个穿浅蓝色卫衣的少年走进来。
  
  “你来啦。”女店员招呼着新进的客人。
  “恩,小优姐早,我的猫在店里吗?”
  
  良曦和背对着店门,听到声音时觉得十分熟悉才转了身。小五也扭头看去一眼,然后又瞧了眼良曦和,非常不护短地说了句:“老大,比你还帅。”
  如果不是小五正抱着个鸟笼,他一定会上去问一句:帅哥,来我店里烫头吗?
  
  卫衣少年朝着柜台看去一眼,然后微笑着开口:“巧啊,良少女。”
  “叶白,巧。”良曦和回应,
  
  “你们认识?” 小五和女店员几乎同时问出这句。
  “认识。”叶白先说:“还熟呢。”
  良曦和笑着补充: “三代都清楚的那种。”
  
  叶白只扬了扬唇角,几步走到身边问:“你不是住校么,跑这么远。”
  “周末瞎跑呗,你呢。”
  “我就住这附近。”
  
  小五见状忙往良曦和身边凑凑,“老大,认识啊?介绍下?”
  良曦和一口断定:“他不纹身,也不烫头。”
  “哦。” 小五失望地应承一声。
  
  虽然如此说,良曦和还是介绍了下, “小五,我朋友,一个理发师。”
  良曦和转向穿着卫衣的少年:“叶白,我同班,一个舞池……” 精灵俩字还没出口就被叶白给扯了下脖领。
  
  “你好,我叫叶白。”
  “我叫小五,有机会欢迎来找我烫头。”
  “没问题。” 叶白友好点头。
  
  良曦和回想起刚才他进门时候的话:“你养猫?”
  叶白点头,“对,不过不是在这儿买的,我送来洗个澡。”
  
  女店员这才回过神,“店里烘毛机坏了,其他店员带禾禾去苑南路分店洗澡了,一会就送回来”
  
  良曦和隐约间听到了一个名字,朝着身边人一挑眉:“你的猫,叫什么?”
  叶白一笑,没有说话。
  “叫禾禾,是只小仙女。”店员替叶白回答了这个问题,还一副少女心爆棚的样子。
  
  某校草略尴尬地轻咳一声,然后解释说:“禾苗的禾。” 顿了两秒钟又开口转移话题:“你,来买什么?”
  
  “买个鸟笼。”良曦和拉开笼子的遮光帘,露出笼子里两只全身雪白的鸟。
  
  叶白眼睛一亮,凑身上去近距离看,“白文鸟,是你的吗?”
  “对。”
  “是手养吗?” 叶白似乎很感兴趣。
  “是手养,你对这个还有了解?”
  
  叶白俯身观察着笼子里欢脱的鸟,一边回答:“我以前也想养来着,但是我家里有猫,不太敢养,也怕给养坏了,你这两只养得真好。”
  
  “从破壳就开始养是挺累人的。”良曦和说着打开鸟笼门放了一只出来。
  只见少年一抬手,雪白的鸟就飞落到他的手指上。
  
  “它不大怕人,还很黏我。你听它的叫声连成一片,这只是公的。” 良曦和的声音很轻,怕惊扰到了手上的鸟。
  
  叶白想摸它一下但没敢伸手,怕吓到了它。
  
  “你别动。” 良曦和轻轻地震了一下手腕,文鸟就从他手上飞起来了,然后他朝着叶白迈了两步,几乎与他前后贴在一起,并且把手搭在了对方肩膀上。
  
  叶白的卫衣布料非常软,摸上去还有毛绒感。良曦和就保持着这个动作,大概有十几秒,那只白文鸟便重新飞了下来,落在了叶白肩膀上。
  
  两个人都是183的身高,良曦和微低着头。叶白能感受到他的鼻息温热地打在自己脖颈边。文鸟就落在肩膀上,他不大敢动,也不舍得动。
  
  直到鸟儿又飞回到良曦和的另一只手上,两人才分开了些距离。
  
  叶白只温和地笑着摸了摸肩膀,没有说别的话。
  
  “老大,我也想被落肩膀。”小五羡慕地拧眉。
  “带回去帮我养着,说不定哪天它自己就落了。”
  
  “啊?” 小五锁眉思考,“那我饿它两天再喂,是不是能亲近我点?”
  
  良曦和方转过身,笑得痞气又冷冽,丝毫不见方才的温声细语:“信不信我把你埋了?”
  
  还饿两天,饿两天早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