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406 更新时间: 2020-07-02

					          开学典礼持续到一个多小时,良曦和实在是有些坐不住了。回头看了看四周,老商并不在这里,他应该是到后台去做准备了。
  不过周围还是有好几位抓纪律的德育老师在巡视,看起来不太好溜走。
  
  叶白正抱着一整摞的红皮奖状从一旁的亭子里出来,抬头时与良曦和视线交汇在一起。
  就这一个对视,他就明白了良曦和想干什么。
  
  紧接着他就走过来把一半的奖状堆到了转学生怀里,轻声说:“跟我走。”
  就这样,两个人并肩抱着奖状从德育老师的眼皮子底下走出了会场。
  
  “校草大恩,没齿难忘。” 良曦和捧着奖状一路跟着叶白进了办公室才放下。
  
  “言重,下次检讨留着自己写就行了。” 叶白单手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叠稿纸递给面前人,“我差点就在4000人面前把它念出来了。”
  
  良曦和看去一眼就认出来自己的稿纸,立时笑出来,“不至于吧,昨天睡得晚,智商不在线?”
  
  叶白闻言只抬眸看他一眼:“扯不上关系。”
  
  办公室外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林班长就进了门。
  
  叶白略微嫌弃地开口:“你怎么才出来。”
  
  “我这不是刚念完词儿么,这词儿太长了,你俩跑得可真快,我一下台你俩都没影儿了。” 林霁没有奖状掩护,怕被抓现行所以是一路跑过来的,说话的时候还略喘着粗气,“几点了。”
  
  叶白和良曦和同时抬腕看了一眼时间。
  叶白说:“十点五十,距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会。”
  
  林霁朝着良曦和手腕上多瞄了几眼,而后开口:“你俩手表是不是一样啊?”
  
  林霁一说这话,两人几乎同时下意识看了对方手腕一眼。
  还真是,IWC飞计同款。
  只不过两人手腕肤色差得有点明显,硬是把一模一样的表戴出了两个感觉。
  
  叶白笑着说:“眼光不错。”
  
  良曦和也嘴角上扬,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回应着:“撞表不可怕,我黑我尴尬。”
  
  “行了,可别商业互吹了。” 林霁从中打断。“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好吗,我说什么了?”
  接着他转向良曦和,用一种鄙视恶势力的语气道:“和叶少撞穿搭就很可怕。高二的时候,有一次我俩就撞了鞋,从此以后,那双鞋,我再也没见他穿过。”
  
  林霁边说着还抬脚作势踢叶白一下,不满道:“是不是有点心理缺陷?!那校服还谁都穿呢,我怎么就没见你裸奔啊?”
  
  “那校服本来就一样了,再撞鞋?一起穿出去像个克隆版,瞧着跟学校发的似的。”被指控人谆谆善诱般的语气,听起来有道理极了。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谁家学校发范思哲阿?” 林霁气得想笑。
  
  “行了,我让你美得独特点你还不高兴了。”叶白把自己领口的拉链拉下来,露出里面那件白色短袖衫,扇动着自己的衣领说:“热死了。”
  
  林霁抬头四周看了几眼,“这屋是中央空调,咱自己开不了。估计我们出教学楼就要被逮回去听典礼,在这待会还是直接去吃饭?”
  
  “你说呢?”叶白没发表自己的什么意见。
  
  林霁也抖了抖校服前襟,润了润唇边才开口: “去吃饭吧,早上起晚了没吃,这会有点饿了。”
  
  “那叫上黄熙智啊,也不能让他自己单飞了。”叶白又转头看向良曦和,用一种征询意见的语气,“少女?”
  
  “啊?”
  良曦和实际是在质疑这个称呼,但叶白并没在意,接着问他:“一起走吗?有饭吃。”
  
  良少女也只能默认了称呼,“那就看吃什么了。”
  叶白自然地转视线回林霁身上,“吃什么,安排他。”
  
  林霁叹了口气,似乎每天中午想吃什么都是件麻烦事,考虑了半晌后开口:“这天气骄阳似火的,我刚站台上给好几千人淋完了鸡汤,不找个空调包间吃顿火锅,合适吗?”
  
  叶白朝良曦和挑了下眉:“他说吃火锅,他请客。”
  良少女领会到其中的精妙之处,附和着说: “早说请客,我吃什么都行了。”
  
  某班长看着并排往外走的俩背影:“这俩人,绝了。”
  
  先头部队还扭头叮嘱一句:“给黄熙智发定位。”
  林霁不假思索, “发什么定位,他闻着味儿就能到。”
  
  林霁选的火锅店是他与叶白等人常去的,距离学校不近也算不上远。
  如叶白预料,三人刚入店坐下,黄熙智就赶来了。
  
  林霁不由感叹,这人对吃饭一事从来不拖沓。
  
  黄熙智长得瘦瘦高高,剑眉高鼻,面相上既有少年人的飒爽英气,又不乏阳刚锐利,尽管戴着一副伪斯文气的金丝边眼镜,仍然挡不住黑眸里的不羁。
  
  他入座就先倒了杯大麦茶,举起一口喝完后仍然哑着嗓子:“渴死我了,主席台上的水像是定数来的一样,一瓶不多,搞得我一上午一口水都没喝上。” 等他吐槽完了才发现对面位置坐着个脸生的人。
  “哟,新朋友啊?”
  
  林霁坐在黄熙智右边点头应:“恩,我们班新转来的帅哥。”
  
  “啊!我知道,我知道。” 又抬手倒第二杯茶水的人疯狂点头,“传说中那个四高未来校霸,是不是?”
  
  未来校霸礼貌性颔首,他倚在桌对面的软沙发里,神色淡定,甚至没有反驳刚才的那个说法,只语气寻常地简单自我介绍道:“良曦和。”
  
  黄熙智似乎感受到来自对面的不一般气场,这才放下茶水杯,仪式性地整理校服衣襟,自言自语般:“这个场面不能输。”
  
  叶白林霁皆是一副“请开始你的表演”的样子。接着他们就内心毫无波澜地看着那人双手举到头顶,一前一后比了个可爱版兔耳朵的造型,还不忘wink道:“黄熙智思密达,请君关照。”
  
  良曦和被野路子搞得一怔,身边的叶白却是完全无视,“骚完了没?点菜吧。”
  “无情。” 兔子黄厌弃地一摆手。
  “你别恶心到我新室友,行吗?” 林霁把茶水壶拎过来又给他倒了一杯,“喝点水吧,老干部。”
  
  黄熙智一边接杯一边又正经地看了良曦和几眼,“603的大佬阿,那我方才失敬了。”
  
  叶白把菜单放在中间位置与良曦和一起看,趁着这会问他一句:“你看他眼熟吗?”
  良曦和目光落在菜单上,不假思索:“长得像夏承钧。”
  叶白点头,“恩,痞气版的。 ”
  
  闻言林霁补充道:“也就是长相上一点点吧,性格可不像,老夏是脾气爆,他纯粹是……”
  “骚。” 叶白薄唇启合,温声细语。
  
  “怎么说话呢,给校霸第一印象多不好阿。”黄熙智不乐意了, “赶紧的,这顿你俩谁请客,不然我要闹了啊。”
  
  叶白自然而然地指向林霁,“他请。”
  林霁炸毛,“我知道,来之前你已经说过一次了!”
  
  叶白轻笑着手上翻过两页菜单:“点个鸳鸯锅吧。”
  “不一直是骨汤锅底么,换口味了?” 黄熙智脱下校服外套随口搭一句话。
  
  “我想吃辣。”叶白边翻动着菜单边回应,“不是换口味了,是你们俩都不吃,今天有新成员,我挣扎一下。”
  
  “少女,你吃辣吗?” 叶白偏转目光,语气温雅。
  良少女不负期待,“吃,无辣不欢。”
  
  身侧少年满意地合上菜单递给其他人,大获全胜般宣布,“鸳鸯锅,海鲜拼麻辣,其他你们随意。”
  
  黄熙智和林霁对视一眼,“五年了,叶少今天终于在点餐话语权上站起来了。”
  
  因为不是正经的饭点,所以菜上的很快,各种火锅菜品摆满一桌。
  
  这家店的麻辣锅底其实是很有名气的,鲜红的辣椒铺了一层,红油汤在锅里煮得翻滚,看着升腾起来的热气都觉得喉咙火辣。
  
  叶白有些不自觉地偏头去看身边人,他动筷从麻辣锅里夹了一块鲜蘑放进自己盘里,轻轻吹了下就递进嘴里。他咀嚼了几下,似乎觉得味道不错就又夹两筷青菜和牛肉,然后忽然注意到了身旁的视线。
  
  良曦和笑时,他那双桃花眼里闪着很好看的光亮,“看什么,以为我说喜欢吃辣是为了迎合你?”
  
  “不是。”叶白摇头解释,“因为你是南方人,我怕你不爱吃麻将蘸料。”
  
  良曦和也摇摇头,又夹了一颗虾滑放进嘴里,等到完全咽下去才开口:“我是临西本地人,前几年我爸工作岗位调动才去了南方。”
  
  叶白觉得奇怪,“那你爸现在是又调去A市工作了?” 毕竟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A市的酒吧里。
  
  “哈。” 良曦和突然笑得开心,“我以为你那天喝多了不记得我呢。”
  
  叶白用手比出手环的样子又指了指自己手腕,“在你桌上,我看见了就想起来了。”
  
  “那你还记不记得。” 良曦和放低了声音,对面两人正在抢锅里的毛肚根本没注意这边说什么。
  “那天晚上,你想花两百块买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 叶白抽纸巾的动作一顿,解释着:“我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那个性取向?良曦和没再接下去,而是笑着回到了刚才的对话。
  “我爸是Z大数学系的教授,工作调动没有你想得那么频繁,是我哥在A市。”
  
  “Z大?名校啊。”叶白有些惊讶,“那你哥在A市做什么?”
  
  “他啊,军医复原,现在在一个研究所工作。” 良曦和忽然笑得有些意味不明,就好像初次在宿舍遇见叶白时的那个样子。
  “还有我妈,她是个律师,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是个教书先生。还有我奶奶……怎么样,三代清白,可还满意?”
  
  “不好意思。” 叶白这才意识到他刚才有点像查户口,但其实他只是没有想到,一个被认作未来校霸的人,家里竟是这样的。
  
  怎么说呢,书香门第,家风严谨。
  
  “这户口查得不错,搞了半天…”良曦和凑到叶白耳边轻声道:“你还是想买我啊?”
  
  坐在对面的林霁突然抬起头问了句:“你俩说什么三代清白什么的?”
  
  良曦和笑答他:“古时候君王选妃,可不都得三代清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