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806 更新时间: 2020-07-02

					          良曦和在校门口的小吃摊上买了两盒炒饭后才回。他住进宿舍这几天回得都晚,柳谦然也没兴趣问他都做什么去了。
  
  进门就看见垃圾桶里有泡面盒子,果然柳谦然已经吃过了。拎着两盒炒饭回到自己位置上,用手机放部美剧下饭,关掉中字和声音后就随手卡在手机支架上。
  
  手机上方消息提醒栏闪动了两下,似乎是林霁刚才拉他进的那个群。
  点开消息界面,发现该群群名叫“收购临西四高讨论群”。
  
  嗯,挺有抱负。
  
  群成员都是12班的学生,差不多都是实名出镜,并没有老师在。
  上拉十几条消息都是欢迎自己入群的,良曦和发了个系统自带的小表情冒泡感谢。
  
  接着林霁在群里又起了个新话题,关于明天的开学典礼,把要发言的同学、上台受表彰的同学一一艾特出来提醒。略微商讨一会后,群里就寂静下去了,于是良曦和点回到美剧播放页面接着吃饭。
  
  也许是不开声音看剧更需要集中注意力,柳谦然站到良曦和身后好一会他都没察觉到,直到那人开口:“这个,你还要吗?”
  
  “什么?”良曦和低头看见他手上拿着个很大的纸团,就是被揉成球的英语考卷。
  
  “我扫地看到的,还要吗?”柳谦然手上晃了晃又重复问了一遍。
  良曦和回应说:“这个啊,不要了。”
  
  “那我就扔了。”柳谦然意料之中地点了点头,但他并没有立刻转身离开,而是站在他身旁一起看了几秒钟的美剧。
  他的神色有些不解,或者是有点不可思议。
  
  良曦和知道他在不可思议什么,一个英语考58分的人看全英字幕的美剧,这事儿放在谁身上都没法理解。
  
  “我其实给你带了盒炒饭,但刚才看你好像吃过了。”良曦和指了指自己桌角的另外一个打包盒,“味道还行,要不你来点?”
  
  “恩,我吃过了。”柳谦然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暄和,“不过你买了,就给我吧。”
  
  良曦和自然乐意地把炒饭递给他,随口说了一句:“反正你睡得也晚,留着当夜宵吧。”
  
  柳谦然谢着接过,然后似乎是回味了一遍他刚才说过的话,问道::“我吵着你了?”
  
  “还好。”良曦和如实回答,“也不都怪你,是我还没适应住宿舍,睡得不踏实。”
  
  “你和那家伙还真挺有缘。”柳谦然退后两步靠在了身后的扶梯上,俯身随手把炒饭放在桌上。
  
  “那家伙?”良曦和注意到这个词汇。
  柳谦然性格非常特殊,如果没有今天中午的事情,他应该都不会和自己说这么多话。他说“那家伙”的时候,语气却分明是对朋友,或者至少很熟悉的人。
  
  “恩。”柳谦然就着他倚靠的姿势拍了拍身后的扶梯。
  
  那是叶白的床位。
  
  “他?他也是因为在宿舍睡不踏实。”良曦和心里在暗想,叶白正常,他是富少体质,娇贵认床。
  
  柳谦然点了点头:“他在宿舍几乎不睡觉。”
  “不睡觉?”良曦和被这个词惊到了。
  
  “他不是学习也不钻研什么,就像是……”柳谦然试图想出个合适的表述方法:“就像是失眠打发时间,硬熬着到天亮。我也说不好,反正他这几年也没怎么在宿舍住过。”
  
  “你,跟叶白……”良曦和不知道自己这样直接问出来好不好,“关系还可以吧。”
  
  “应该可以吧。你也感觉出来了,我……不怎么擅长交朋友。”柳谦然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接着他又似乎想再说点什么,但良曦和等了很久他都没再开口。
  再接着,他就又坐回到自己桌前去做题了。
  
  突然间,良曦和觉得柳谦然和叶白的关系并没有像叶白说得那样冷淡。但再一细想,叶白好像也没有说过他们关系不好。
  或许,他应该是省略掉了什么事情没说出来。
  
  还有一件事:叶白,一个舞池精灵他会失眠?
  
  良曦和在十一点熄灯时爬上了床,或许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的头沾到枕头不一会就睡着了。
  而在三个多小时以后,枕边手机突然发出的一声消息提示音又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我槽!手机忘记静音了。
  
  被惊扰到的少年在心里无声地骂了百字脏话。
  
  消息来源于“收购临西四高讨论群”。
  良曦和眯着一只眼睛按了几下屏幕,在该群内开启了消息免打扰,然后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翻身接着睡去。
  
  次日七点钟良曦和在自己的闹铃声音里醒过来,趁着刷牙的时间滑了几下手机。
  凌晨两点多惊醒他的那条消息竟然是叶白发的,他在班级群聊里后知后觉地打了一个字和一个标点。
  
  叶白:迎。
  
  然后群里接下来的消息都是早上才发出来的了。
  
  林霁:大半夜的,诈尸啊你。(再见)
  
  赵毅:你们大佬都不用睡觉的嘛?(给大佬递咖啡表情)
  
  方圆:忘记调静音,被叶草一个字吓得滚落床板。(再见)
  
  赵可芜:叶草不是为了开学典礼写发言稿写到后半夜吧?
  
  夏承钧:扯。他的发言稿都是网上扒下来的。上学期他的稿子和老子的一模一样!!还是他先讲的!我当场去世。
  
  李点点:这么惨的吗??可是我好想笑啊。要不老夏你一会去找叶草对下稿子?哈哈哈哈!
  
  赵毅:赵草觉得ok。
  
  方圆:你是颗屁草。
  
  夏承钧:今天就不必了,今天上台没有我。(微笑)
  
  良曦和随意爬了十几层楼的消息,最终又回到了叶白凌晨两点二十六分发的那一句。
  他昨天不过是忘记落款印刷这件事,又害得他重新抄写了一遍检讨书,倒也不至于搞到凌晨两点多吧。
  
  还是说,这人不只在宿舍,在家里也失眠?
  
  良曦和没再想太多,穿好衣服离开宿舍,吃了早餐后去上课。
  
  开学典礼在上午举行。
  
  第一节课结束后,同学们就自行搬椅子去大操场上列队集合。四高三个年部全体师生都参加,高三学生入场时,一二年部都已经坐得差不多了。
  
  坐在本班队伍最后面的良曦和穿着一整套黑色的polo衫和休闲裤,隐在漆黑一片的校服中也完全不显眼。
  
  叶白和林霁也站在队伍最末,他们两个,一个作为高三学生代表,一个作为学生干部代表,等下都要上台发言。
  
  叶白的精神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个熬了大夜的人。
  他今天的校服拉链拉到了最高,穿成了立领,黑色的头发蓬松松的,像是刚洗过才自然风干了不久。手上拿着一个稿纸的纸卷,应该就是他一会的发言稿。
  
  除去要发言的同学外,还有几个要受表彰的同学也坐在方便进出的位置。
  
  一般开学典礼的内容还包括校长讲话,领导讲话,教师表彰和讲话,还有学生家长代表讲话等等。保守估计需要2—3个小时,一直到午休时间才可能结束。
  这么长的时间就这样坐着可太折磨人了。
  
  领导席坐台上的鲜花和话筒都早已布置好,待到学生都坐定并且安静下来时,主持人就宣布开学典礼正式开始。
  
  良曦和刚拿了手机出来,还没来得及插上耳机,就有一个人从后捏住了他的肩膀。
  
  商老师?良曦和转头见到熟悉的格子衬衫。
  
  商宇直接没收了手机,并且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良曦和,表示会紧盯着他,不许搞小动作。
  良曦和当即表示可以配合。
  
  老商又踢了踢他的椅子:“坐好。”
  转校生直直地坐在靠背椅子上。
  
  “老实点,放学前去我那拿手机,再让我看见你像个海豹似的来回摇头,那这学期就都别想要回去了。”商宇低声下达通告。
  
  你全家都是海豹。
  某良姓转校生这一会在心里把老班怼了一百遍。
  
  典礼流程继校长讲话、老师讲话之后就是学生代表讲话,高三学生代表是第一个要上台的。在主持人报幕之后,叶白就在一片掌声中上台。
  
  他一个早上都在考虑着其他的事,直到走上台时才展开手里的稿纸。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
  检讨书。
  
  WTF?早上太着急拿错了?
  
  叶白抬眸看了眼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无声地叹了口气,但仍保持神色和煦。
  放下稿纸的同时也解放了双手,朝着领导席和观众席各鞠一躬。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来自高三12班的叶白,今日很荣幸能够作为学生代表于此发言。”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全体高三学生,向各位领导、老师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向新加入四高大家庭的学弟学妹们表示最诚挚的欢迎。”
  “临西四高,百年韶华……”
  
  “我怎么感觉他没念稿子呢。”林霁在台下眯着眼看台上的人,“这不是他昨天的稿子啊。”
  
  良曦和笑:“稿子写得太草率,自己都看不明白了吧。”
  
  “不至于吧,他是不是又和谁撞稿了?哈哈哈。”林霁对台上努力现编词的叶校草发出了无情嘲笑。
  
  两人边聊着边又落目回台上。
  
  叶白的发言并不长,此时已近尾声。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前路修远,必当风雨兼程。”
  “九月新阳,愿我同窗,巾帼不让须眉,好男儿志在四方。”
  “将我等骄傲与四高荣耀,共负肩上。”
  
  ……
  
  这会林霁更加能确定,他绝对没念稿子,是现编的词,因为那最后那句什么荣耀共负肩上是今天早上学校才挂出来的标语。
  
  终于讲完的叶校草鞠躬退台。
  到底是谁给自己的勇气在开学典礼的发言台上在线编词?
  
  表面淡定如斯,其实内心慌得一批。
  
  刚走到后台出口,就迎面遇上几个早已等在那里的女孩子。
  “你好,叶学长。”其中一个短头发的女生上前略怯地开口,“我们是学校编辑社的,想要在期刊上发一篇关于开学典礼主题的。”
  
  “恩。”叶白轻轻地应了一声,好像在等着她们说下文,因为目前为止这事和他还没有关系。
  
  一旁另外一名背着相机的女孩也开口:“学长是高三年级的发言代表,我们可不可以给你拍一张照片作为期刊封面。”
  
  叶白闻言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但却觉得这个要求很奇怪,既然是发言代表刚才在台上的时候直接拍就可以了。
  
  难不成是还在意肖像权吗?
  
  说实话,他不大爱拍照。
  
  深吸了一口气,靠在树下轻声开口:“这样可以拍吗?”话一出口叶白就想抽自己一个巴掌,说好的拒绝呢?
  
  “可以!”女生立即兴奋地点点头,然后就着叶白的姿势拍了两张,“学长可以侧过来一点吗,对,可以了。”
  
  又接着拍了两张后,那名女生对着相机看了一下,都很满意,大概还是因为叶白的颜值太ok了。接着她把相机递过来了一些,“学长要看一下吗?”
  
  一起看照片的动作会有些亲密,叶白下意识地婉拒,“不用了,期刊登出来地时候我会看的。”
  
  “好的。”编辑社女生开心地点了点头,“谢谢学长,学长再见。”
  “再见。”叶白礼貌道别。
  
  转回身轻呼一口气,少女的梦也很难当啊。
  想来想去,似乎校霸还是个随性的角色。
  
  叶白的脑中一瞬间闪过一双桃花眼,快到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