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737 更新时间: 2020-07-02

					          这一架柳谦然打得一点都不轻松,下午请了半天病假留在宿舍里休息。
  
  良曦和午睡不成,一下午也没什么精神,晚自习的时候更是困得成滩,他前桌那位倒是一直奋笔疾书,卷子做了一张又一张。
  
  实验班的自习课一向靠自律自觉,而且刚开学的几天也都是同学们学习情绪最高涨的时候。整个教室里除了写字翻书外再没有人弄出其他声响,直到最后一节的时候,商宇开完班主任会回到班级。
  
  老商年纪并不大,研究生毕业就到四高任教,眼下正带出从业以来的第二波高三生。
  他是个微胖身材,但因为身高在线,给人的感觉也就是壮而已。他今天仍是穿着件格子衬衫,吱嘎一声踩上讲台,接着低头看了一圈自己班上的学生,清了清嗓。
  
  “说几个事情,同学们手边的事都先放一放。最近天气转凉,大家都注意保暖,照顾好身体。我们班同学的身体素质都太差,一天之内病了两个,上午叶白,下午柳谦然。大家都得提高一下重视,不要开学初就让身体原因影响了学习。”
  
  “第二件事,安全问题……”
  
  商宇站在讲台上讲着,叶白在下面手不停地画图解题,趁着最后一节自习的时间他想把作业做完,这样今晚就不用背书包回去了。
  
  “最后还有一件事:咱们楼层东走廊的男厕门被人暴力破坏了,损坏公物是一件很可耻的行为。同学们如果知道什么线索的话要上报给德育处,这个咱们班有吗?”
  
  良曦和在听到男厕门的时候,就朦胧胧地睁了眼。
  
  商宇环顾教室一周,本来就是传达会议内容随口一问,意料之外地还真看见了靠窗最后一排慢慢举起了手。
  “良曦和?你知道是谁损坏公物啊?”
  
  “知道。” 某人懒懒地站起身,刚睡醒后全身酸痛,拧眉活动了两下肩关节,“我踹的。”
  
  顿时教室内向后排投去多道目光。
  
  前一天关于良曦和的传闻事件还没过去,这位是在迫不及待地增加实料啊。
  
  “那么厚的门?他给踹坏的?”
  “哇,承认了,这承认暴行的样子还莫名有点帅?”
  “我中午就和你们说了,良曦和今天在男厕里面打架了,看见好几个学生瘸着出来呢。”
  “新校霸诞生在我们班里的节奏??”
  ……
  
  班级里的同学在下面议论纷纷。
  
  这案破的得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商宇没想到自己班里还真就有人承认了,语顿半天才开口:“你踹男厕门干什么阿,那门招你惹你了?”
  
  “门没招我。” 承认踹门者用一种当庭陈诉般的口气解释,“但您要是想问原因的话,我还得检举一下。”
  
  商宇一愣:“还要检举什么啊?”
  
  “检举同责任人。” 他几乎不假思索,“男厕的门没有锁,又是从外往里踹的,肯定还得有另外一个在里面才能做到。” 破坏公物者有理有据。
  
  商宇这样听来竟然还觉得有道理: “那被检举人是谁啊。”
  
  良曦和视线微落,他前桌同学那只细白的右手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地列着算式。
  语气自然道: “叶白。”
  
  正在奋笔疾书的叶校草背后一凉。
  他没事儿吧?跟我有什么关系?
  
  班上又是一阵骚动,开学第一天就演年度大戏?他检举叶白哟喂。
  
  连商宇都有种头上一秃的感觉,叶白?
  
  叶白是个什么样的学生,全校皆知。
  临西四高叶校草,人帅谦和成绩好。
  这句话也不是白来的。
  
  但既然有人检举肯定也要问问原因: “那你和叶白为什么踹门啊?”
  
  良曦和轻叹了一声后极其自然地回答:“我说洗手液是柠檬味的,他非要跟我杠,说是青桔。你说一个大老爷们,非要跟我在厕所里犟这种事,我能忍得了吗?一时没控制住就踹了。”
  
  此话一出,叶白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正满嘴跑火车的人。
  
  良曦和,你肯定是有点毛病。
  
  商宇听得直挑眉毛,本来想让良曦和闭嘴别胡说,但是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先问了一下被检举人,“叶白,是这么回事吗?”
  
  叶校草被点,只能无奈地放下笔,本着清者自清的态度站起身,刚开了个口:“不……”
  “是这么回事。”良曦和抢答。“我踹坏门以后还觉得不解气,就又揍了他一拳,他当时就很不舒服还去了医务室。老师您要是不信的话,明天可以去找校医问一下,看看叶白去医务室是不是因为这个。”
  
  叶白刚到嘴边的话不得不咽了回去。
  这位同学,你挺会。
  
  “不用了。” 叶校草妥协的声音终于传出,“商老师,就是这么回事。”
  
  教室内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卧槽,叶白承认了?年度大戏就这么唱成了?”
  “良曦和还揍了叶白一拳?”
  “我怎么感觉是假的?不过不知道叶白为啥也承认了。”
  “他们俩在男厕所里,讨论洗手液的味道?还因为这个打起来了??”
  
  “咳咳——。” 商宇清嗓子让教室里安静下。
  他是听说过一山不容二虎,不过这才正式开学第一天,这俩就斗得这么激烈吗?
  
  叶白以前也没有这种潜质啊。
  
  老商从惊讶和疑惑的情绪里抽身出来,宣布道:“再怎么说,破坏公物也是不对的,罚款换新由你俩一起承担。还有口头严重警告一次,写检讨800字,现在就写,放学前交上来。”
  回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距离放学只有不到20分钟了,补上一句:“写不完你俩谁也别走。”
  
  “知道了,老师。” 叶白态度谦逊,在自己位置站得笔直。
  良曦和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就显得不那么诚恳了,不过倒也立即应了声:“是。”
  
  “坐下吧你俩。” 商宇一摆手,现在他满脑子都在考虑怎么去德育处替这两只掐架的小老虎顶了这个错。
  叶白和同学打闹破坏公物,这事儿报到政教处都不一定有人信。
  
  今晚的作业是别想在放学前写完了,叶白耐着性子把卷子收进书包。这从天而降的锅就砸向自己,奈何他有把柄在别人手里,非接不可。
  
  检讨书三个大字写完以后,叶白迟迟无从下笔。
  
  这一包洗手液引发的800字小作文可太难了。最主要的问题是,他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在厕所里和良曦和讨论了青桔和柠檬的问题。
  
  正在锁眉构思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抵到了他的背上。
  叶白回身,看到良曦和挑着眉递给他几张纸。他接过来打开,发现居然是写检讨专用纸??
  
  他可真专业,开学第一天连检讨书模板都准备好了。
  
  那几张纸最前面一页用黑色笔写了几个字。
  钢笔行书,寥寥几个字,却写得相当好看,肯定是练过很久的。
  只是写的内容上让人哭笑不得。
  “良少女请你写的。”
  
  此时叶白心里只剩一个想法:良曦和,我就不该给你带那罐旺仔牛奶。
  
  哲学中讲,这世界上万事万物间都会存在偶然或必然的联系。
  比如:吕洞宾与狗,农夫与蛇,我与良曦和。
  
  一阵欢快的放学铃声响起,校园里无数学生冲笼而出。
  而高三12班教室内,叶白和良曦和谁也没能走掉。
  
  “你能不笑了吗?” 叶白对着自己身旁座位上的人忍无可忍。
  
  “哈哈哈,我是情难自禁啊。” 林霁对着那张检讨书笑得不能自已,不愧是能写出58分作文的人,就这文采,这胡编乱造的能力,不去代写检查真是浪费了。
  
  “不是。”叶白偏头面对着他,一脸严肃道:“你能不用这么露骨的词吗?”
  
  “我这不是作业写完了心情好嘛。哎,我不是笑你的,真的是本来就开心,加上你这只能说是顺便笑一笑,顺便啊。” 林霁拍了拍叶白胳膊,又是噗嗤一声。
  
  叶白伸手过去, “快给我,没写完呢,你不想回家了是吗?”
  “给给给,写写写。” 林班长把检讨书还回去,顺便参观了一下他那张明明想发火还强忍着不能发作的脸,这也太精彩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叶白自有天收?
  
  这家伙前两天晚上分析柳谦然的事分析到大彻大悟,还预测了良曦和能单挑王爽小分队,一顿操作猛如虎,只不过,应该没预测到自己还得写检讨吧?
  
  林霁没再去烦叶校草,而是回身看了眼后座的良曦和,“哎这行书写得是真好看啊。”
  
  他的检讨写在专用信纸上,连检讨书三个标题字都是印刷的。正文内容是用钢笔写的,字迹行云流水,给人十足的美感体验。字体上带着些少年独特的飞扬气,并不像完全效仿某位书法家的样子。但从通篇风格上可以看出,应该是有练过钱沛云先生的字的。
  
  “我心情也好。”
  良曦和随口回应一句,但林霁没体会出他的意思,而是仍然在欣赏他的字。
  这种字实在不像是一个未来校霸种子选手写出来的,不过好像面对这样的检讨书,哪个老师也很难生得起气吧。
  
  林霁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去到自己座位拿了手机回来。
  “曦和,加个微信?拉你进班级群。”
  “恩。” 少年右手接着写字,另一只伸进桌膛里摸手机。
  
  只听见前桌传来啪的一声,叶白把手里的笔重重拍在了桌面上。
  坐在一旁的林霁后背一颤,“我去,吓我一跳,你写完了?”
  
  叶白没有回应,而是转身过来面向了后面的某人。他的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但又莫名地让人觉得他心情并不好。
  
  “良曦和。”
  他几乎是咬着牙念出这个名字,把几乎写完的检讨书悬在那个一脸无辜的人面前。
  “你告诉我,这张纸的落款位置为什么会印着你的名字?”
  
  “啊?”良曦和先是一怔然后反应了过来,他的检讨书专用纸都是批量印的,当然落款是他的名字了,“哦对,我忘了那几张纸上有落款。”
  
  叶白的神情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眉毛拧了拧,代表着他的心情更加不好了。
  “你故意的?无不无聊啊?”
  
  “不是故意的,这个真是忘了。”良曦和解释着,“这是学期初,很久没写检讨了。”
  
  叶白轻叹了一口气,把刚写完的检讨揉了个团,随手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哎你别扔啊。”良曦和想阻止他的动作,但还是迟了,“我帮你抄一份还不行吗?”
  
  林霁在旁笑着,“你们字迹差太多了,就你这行书,老商一眼就能认出来。”
  
  “那也不用扔啊。”良曦和说话间注意到叶白从兜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又塞进了嘴里。
  
  他又吃什么了?还是早上的那个东西?
  这人好像情绪一激动就要吃东西。
  
  “没事。”林霁轻轻摆手,让良曦和不用在意,“他能把自己写过的内容记得一字不差。”
  
  “走吧。”叶白把嘴里的东西吃完才转身过来。
  林霁一惊,“走?不写啦?”
  
  “不写了,让学校开除我吧。”叶白一脸淡然地背上单肩书包就朝着后门出去了。
  
  林霁笑得灿烂,朝着身后发懵的良曦和摆了摆手,“走啦,你也早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