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全文完整版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760 更新时间: 2020-07-02

					             叶校草不仅第三节课逃课买旺仔牛奶,连第四节课也一起翘掉了,还顺带拐走了班长林霁。
  
  成绩好了不起啊?
  
  曾经的考神良曦和终于切身体会到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有多心酸和愤懑。
  
  午休时间,叶泠等在临西四高的校门前。浩浩荡荡的吃饭大军从校园里涌出,唯独没有叶白那个身影。
  直到学生们走得差不多了,叶泠的电话响了起来,还是早上的那个号码。
  
  “在哪呢?耍我玩呢?”叶泠刚吐槽一句,而电话另一端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回头。”
  叶泠回身,她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四高校服的漂亮女生在举着手机看着她。
  
  江子瑜一向高傲,从不对人甘拜下风,但在见到叶泠的一刻,她深觉不敌。
  
  叶泠那种清冷的惊艳感,实在过于抢眼。而让江子瑜心惊的不仅是她的美丽,还有那种不容染指的气质简直和叶白如出一辙。
  
  这是传说中的金童玉女夫妻相吗?
  
  或许是因为双胞胎之间的神秘心电感应,叶泠歪头思考了一瞬便明白了当下情况,“所以,是你想见我?还是说是叶白想让我见见你?”
  
  江子瑜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声“跟我来”,在转身的一瞬竟有些仓皇。
  她也有一个类似的问题:所以,这是喜欢叶白的女孩,还是叶白喜欢的女孩?
  
  叶泠无所谓地笑笑,抬步跟上。这时她才发现,在墙壁边站着的一排男男女女竟然都跟着她们过来了。
  
  这是还带人了?叶白这小子真是实力坑姐从不手软。
  
  这一群人一直走到学校的后花园才停下,江子瑜摆手,让其他人站得远一些,而后她又选择了独自面对这张让她黯然失色的脸孔。
  首先自报家门道:“仓促见面,我是四高的江子瑜。”
  
  “啊,是你啊。”叶泠似乎听过这个名字。
  
  “不管你知不知道我,我都想告诉你,我喜欢叶白,喜欢了很久。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的话,我希望你别掺和进来,否则下次我不会这么客气了。”
  
  “我知道你。” 叶泠语气和缓,“你找人打过叶白来着,还是我给他包扎的。”
  
  江子瑜微皱起了眉。
  她找人打叶白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她连这个都知道的话,也该认识叶白很久了。或许也是个像自己一样死缠烂打,妄图天长地久的主,说来还真挺讽刺。
  
  “我和你好好说话的时候,你最好听劝。”江子瑜有些烦躁。
  叶白身边的追求者有很多,但都远不如眼前的这一个让她难受。
  
  “听啊。”叶泠笑意撩人,“我这人听劝,也喜欢劝别人。有个不成熟的小意见给你,想不想听?”
  江子瑜耐下心道: “你说。”
  
  “你不妨试着多打他几次。你不知道,从小到大,因为各种事威逼利诱他的人太多了,你就打了他一次,太不深刻了。” 叶泠抿唇玩笑着 :“比如我,上百次打得他跪地求饶,所以他做梦都喊我的名字。”
  
  “你……” 江子瑜几乎咬碎了一口牙,她竟然这么嚣张。
  
  在围观的一群男男女女中也有人在打量着叶泠,忽然有人轻声发问:“你们觉不觉得,她像一个人。”
  
  “像叶白?”
  “不是,像那个七高的校霸。”
  “七高哪个校霸?”
  “上学期,差点把另一个校霸打成植物人被退学的那个。”
  “我去,这么猛?我没见过啊……”
  
  就在大家窃窃私语的时候,人群中某一个男生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她不是那个谁嘛!
  
  江子瑜预期内的谈判失败,正欲发火时,身边突然窜来一人。
  “子瑜姐,她好像是……七高的那个小魔王啊。”
  
  “我管她是谁?!”
  “可她,她是叶白她姐啊。”
  “我还是叶白她姐呢。” 江子瑜正在气头上并没有想太多,而且她的确比叶白大上几个月。
  
  “哎呀,她是七高的叶泠。” 男生几乎语无伦次:“龙凤胎!她是叶白的亲姐!”
  
  江子瑜这会才恍然,他们是亲姐弟,所以她才会那么像叶白,从长相到气质都很像。
  
  叶泠轻笑着朝她伸了伸手,学着她刚才的自我介绍道:“仓促见面,我是前七高的叶泠。”
  
  “……”气氛有些尴尬,江子瑜心里更是窝火。
  今天早上她才因为这个堵了叶白,而那个人根本就没有解释半句,他就这么懒得和自己讲话吗?
  
  他妈的叶白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叶泠倒像是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并不觉得有什么,笑问,“早上叶白约我出来的时候,你应该也在场吧?”
  
  江子瑜如实点了点头。
  
  “恩,那你看他约我出来的熟练程度就应该知道,你不是我替他见的第一个女孩子了。”
  叶泠的长相真的是太美好了,漂亮得恰到好处,并不会因为看太久而审美疲劳。
  
  她看着江子瑜的烦躁样子,抿唇笑笑,“叶白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你们以为的那个样子,跟我聊聊?”
  
  午后,叶泠躺在四高花园的草丛里,双手垫在头下,看着天上的云在风里变化着形状。
  这个季节的空气真是让人舒服。
  
  由远及近的一阵脚步声,身侧的草坪沙沙的响。
  
  “渣男。”叶泠面无表情地骂出口。
  “我怎么就渣男了。” 叶白也在叶泠身边坐下,“她太执着了,想让你帮我劝劝还不行?”
  
  叶泠仍然盯着天空,“劝了,我把你从小到大的黑料全说了,还无偿给你编了点。”
  “比如?”
  
  叶泠笑得花枝乱颤, “你其实喜欢男的,还曾经强上未遂,被家里赶出来了。”
  
  “……”叶白愣了好一会才从雷劈一样的状态里恢复过来,“你真是我亲姐。
  
  女生笑了好一会才偏过头,看着身边那个眉目都俊朗的男孩子。
  
  他从来温和有礼,风度翩翩,也一向平易近人,却又对谁都有所保留,让人觉得,靠近一步都是亵渎。
  这些年,除了林霁和黄熙智之外,他好像都没再有什么朋友了。
  其实,她多希望能有一个人走进他心里,偏偏他一直这么提不起干劲。
  
  叶白从坐的姿势改为躺下,动作间从他校服上衣口袋里掉出了一个小盒子。
  
  叶泠听着哗啦的一声,下意识去看,却在看到一个小盒子的时候眼神陡然严肃,刚伸手过去,盒子就被叶白握在了手里。
  
  “给我看看。”叶泠开口。
  叶白想也不想就拒绝,“不给。”
  
  即便他不给,叶泠也知道他的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你怎么又吃药了?”
  “我没吃。”叶白偏头看叶泠不悦的神情,又重复了一遍让她安心,“真的没吃。”
  
  “没吃你拿着它干嘛?”叶泠并不相信他的话。
  叶白声音轻轻的,“安心。”
  
  沉默了一阵子,叶白忽然转换了话题,“一个人在家里呆得怎么样?”
  叶泠知道他不想提药的事情,只好装作没看见,“还好吧,过一阵子就回来上学。”
  
  叶白玩笑着,“接着来四高做你的小魔王?”
  
  “不,那个剧本我都烦了。”叶泠盯着天空某处认真思考了会,“岑宁说我适合柔弱不能自理的美人学霸。”
  
  “到底是岑宁姐对你有误解,还是你对自己有误解?柔弱不能自理暂且不提,学霸?你知道什么是物理吗?”
  
  叶泠立即反对:“我就不能学文吗?”
  “当然能。” 叶白笑着不再反驳。
  
  午后的阳光足够舒服,如果不是风过于喧闹,很可能会在这里睡着。
  
  良久,叶泠忽然开口:“二白,你又是什么剧本?”
  “看不出来吗?”少年随口:“少女的梦。”
  “浪得你。”叶泠闭眼懒得再和他对话。
  
  一个上午都没怎么听课的前考神选手趁着午休时间回到宿舍,想着补个觉挽救下午的上课状态。
  
  柳谦然端着洗衣盆出了宿舍,却没拿脏衣服和洗衣液。
  良曦和朝着他的床位看去一眼,他的那副眼镜,就端端正正地放在书桌上。
  
  那一刻良曦和意识到,他此时又化身成为了叶白口中的良少女,午睡泡汤了。
  
  603宿舍旁的水房里空无一人,午睡时间,来这里的人并不多,柳谦然进去后随手关上了门,然后走进了更里间的晾衣房。
  他一只手拎着那个水盆,步子迈得稳而慢。
  
  晾衣间内只有一个男生,听到有人进来后下意识地抬起了头,看到是柳谦然后露出了一个轻蔑至极的笑。
  “怎么了书呆子?” 他手上正拿着一条柳谦然刚刚洗好晾起的裤子,下一秒裤子就被扔到了脏地面上。在他脚下的污泥里,还有柳谦然的衬衫和外套。
  
  “没怎么。” 柳谦然依旧是那副斯斯文文的样子。
  他眼前的那个人要比他高出半个头,身材也结实很多。而这个人还只是今年的高一新生,住在608寝室,开学前一天曾与他发生小摩擦,之后变本加厉。
  
  新生一脸得意地又踢了一脚脚下的脏衣服。于他而言,他脚踏着的是一个高三学生的衣服,而衣服主人并不敢反抗,这让他志得意满。
  
  而对柳谦然来说,他只是个跳梁小丑。
  
  “新生住进新环境,想要立个威,找一下所谓的面子,这我可以理解,但你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柳谦然声音温和的几句话让新生失了笑容。
  
  “你这个书呆子是吃错药了吗,还是你忘记我前几天……”
  
  “是不是我让你产生错觉了?” 柳谦然打断了他的话,“我真不是怕你,是恶心你,也没时间理你。我原本觉得你幼稚,想等到你玩够了就拉倒了,结果你他妈的没完没了是不是?!”
  他突然加重了语气,每说一句都向前迈一步,话说完时也刚好到了新生面前,扬起手上的洗衣盆重重地就砸了下去。
  
  新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个金属盆整个从他头顶扣下去,打出了很大一块凹陷。
  他几乎被砸得眩晕,终于反应过来时看到柳谦然没戴眼镜的眼睛带着红血丝,睁得很大。
  
  下一秒两个人就完全扭打到了一起,打斗的声音完全被阻隔在了水房和晾衣房的两道门内。
  
  不知过了多久,柳谦然踉跄着推开了水房的门,他有些惊讶地看到良曦和抱着胳膊倚在门外。
  
  柳谦然的脸上有好几处紫红的伤痕,眼眶被打得充血,嘴角也肿胀着挂着血迹。良曦和虽然从刚才隐约的打斗声中就能分辨这一架打得很凶,但看见柳谦然这幅样子出来还是惊到了。
  
  两个身体素质明显不在同一水平的人,居然能在一起打得这么凶,而且最后是柳谦然站着出来的?
  这小子还挺刚的。
  
  良曦和忽然间理解了叶白说的那句,柳谦然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你只是还不了解他。
  
  两人无言对视了几秒,良曦和忽然伸手递了一包湿纸巾过去,语气无甚波澜:“擦擦。”
  
  柳谦然顿了两秒,伸手接了过来。
  良曦和俯身把柳谦然的胳膊挎到自己肩上,担着他的大部分重量往603室里走。
  然后他还回望了一眼水房:“用给里面那个叫救护车吗?”
  
  柳谦然竟笑了出来,神态温和得与从前别无二致,“这么看得起我?”
  
  “当然。”良曦和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