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925 更新时间: 2020-07-02

					          大课间结束,在第三节上课前,良曦和回到了班级,但他没有直接进门,而是面无表情地站在后门边喊了声:“叶白,你出来。”
  
  体委赵毅看了眼这边的良曦和,又转头看一眼正在窗边看书的叶白。
  这俩人,咋了?
  这怎么有点像班门口约架的感觉?
  
  试图劝架的体委试探着开口:“曦和?你怎么了,表情不太对啊?”
  “没事,我跟他说说话。”良曦和笑了笑,“中午等我一起吃饭。”
  
  赵毅惊恐:不是,这才第三节课,离午饭还有两个小时呢,你俩要干啥去啊?!
  
  叶白从后排迤迤然地走过来,出了教室才张口问了句:“有事?”
  
  “有事,去厕所说。” 虽然良曦和不大喜欢这个地方,但奇怪的是一开口居然下意识地就选定在了这里?
  
  “为什么是厕所?”叶白抬头看了眼良曦和那张挂着雾霾一样的脸。
  
  “你哪那么多废话,你自己出去还是我拖你出去?”良曦和的耐心用尽,这人怎么就总装成这幅温文尔雅的样子,让人有火都难发。
  
  他不是个很放得开的夜店dancer吗?
  
  叶白见他情绪很差,也没有再多问,只是语气如常道:“如果你一定要立刻说的话,那去操场吧。”
  
  叶白一路走在前面,良曦和跟在后面不经意间又看到了他脚上的鞋子,又是一双主流大牌,比他擦玻璃时穿得那双要贵上几倍。
  
  今天的天气也不错,就是风有些大,吹得两人发型都乱了。叶白在一片羽毛球场地驻足,靠身在了拦网边,“什么事,你说吧。”
  
  见他爽快,良曦和也没有什么铺垫,就直接开口问:“你看见了吧?”
  “看见什么?”叶白依言问下去。
  良曦和又重复一句,“你刚才在男厕里面,看见有好几个人在欺负柳谦然了吧?”
  
  叶白语气丝毫无波澜:“看见了。”
  
  良曦和听见他这样干脆地回答,胸腔里有一团无名的火在翻涌,他说不出所以然,但是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你是怎么做到的眼看着自己室友被打,不仅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在里面用柠檬味洗手液洗了个手的?”
  
  “柠檬味?是青桔。”倚身的少年抬起眸子,显然他的关注点有点奇怪。
  
  良曦和被气得笑出声,他抬臂撑住叶白靠着的那根杆子,语气陡然阴沉。
  “我是在和你讨论洗手液的味道吗?啊?”
  
  叶校草在转学生的压迫性视线下偏了偏头,淡定反问:“你觉得是为什么?”
  
  “是啊,因为什么?”良曦和松开手重新站直,语气故作轻松。
  “我听体委偶然提起过,林霁和柳谦然都是从初中开始就和你同班同寝室的。你和林霁整天形影不离,对柳谦然却是视若无睹,我也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转学生转身迎着风,和叶白背对而立,“难道是因为他成绩没有你俩好?因为他家境和你俩差得很远?还是因为他远没有你们两个受欢迎?叶校草,叶富少?”
  
  良曦和的心情不大好,所以说话的时候确实带了比较重的嘲讽意味,但是叶白没有生气,他一贯宽容温和的气质在这一刻仍然存在。
  
  远处响起了上课铃声。
  
  叶白遥遥望了教学楼一眼,嗓子里发出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接着,他从杆子上离开,朝着良曦和的方向走了两步:“就这?”
  
  “就这。”
  
  叶白神色如常,“事出必有因,你觉得柳谦然会是无缘无故地被孤立的么?”
  “所以,我在心平气和地问你,而不是直接把你拎出去揍。”
  
  叶白听良曦和说话后发出了很轻很轻的笑声,就如同是清风拂面,让人觉得痒痒的。
  “你知道603舍的2号床为什么会空着吗?”他突然发问。
  转校生应声:“你可以说说。”
  
  “高一的时候,603宿舍是有4个人的。当时的2号床和柳谦然就不大对付,处处找他麻烦,打他,辱骂他,偷窃嫁祸他。”
  “那个时候,林霁问过他,怎么就那么能忍。他说在他们家乡,有一种蚊虫非常讨厌,越是驱赶就越是恶心难缠,但偏偏他是个招虫体质。驱虫不是办法,杀虫才是。”
  叶白语气很平淡,就如同是在讲一个久远的故事。那个声音,让良曦和想起了他那天在酒吧唱歌时的样子。
  
  叶白又接着说:“后来那个2号床见他不抵抗就越来越过分,直到有一个晚上还带刀回宿舍去威胁他。那个晚上柳谦然胸前被刺一刀,直接送了医院。”
  
  “你们住在一个寝室,能够放任一个室友欺负另一个到这种程度?”良曦和觉得十分不解,即便是寝室关系有矛盾的,也不至于这样。
  
  “不是放任,是我和林霁不在场,我们两个从高一开始就不住校。”叶白这样解释。
  
  良曦和也忽然想起来了,柳谦然和他说过的。
  叶白和林霁晚上一直不住校。
  
  “那件事情后来呢?”转校生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关注了事情的后续。
  叶白语气不变,“那天晚上2号床被吓坏了,一直哭诉是柳谦然自己撞上刀尖的。”
  
  听到他讲到这里,良曦和有些惊讶:“他是自己撞上去的?”
  
  “谁知道呢,没问过。”叶白轻声说着:“但是寝室晚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刀是他的,也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宿舍周边全部人都能证明是他长期欺凌柳谦然。最后只能被退寝、退学、连带责任一波带走。”
  
  驱虫不是办法,杀虫才是。
  良曦和的脑中再次闪过这句话,能把样的事运用到如此,柳谦然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柳谦然出院的那天,2号床早就不知道在哪个少管所了。我现在几乎不记得那个人的样子,但是记得那天,柳谦然说了一句:太好了,是单间了。”
  
  叶白说完就回过身,眼神坦荡地面对良曦和,影子里的两个人几乎一样高。
  
  “我从来没有带过任何有色眼镜看柳谦然。我有我自己要忙的事情,他也有。”叶白说有色眼镜的时候,眼里好像噙着笑,这样让良曦和有些不自在。
  因为他刚才好像就戴有色眼镜看了叶白,刚想开口说句什么,就听见叶白接着说了下去。
  
  “其实事实是柳谦然自己不愿意和我们走得太近,一是因为他性格如此,不善与人交际;二是因为他自己说的,他与我和林霁不是同一路人。”
  叶白与良曦和面对面站立着,语气一如既往地温和:“你刚才说的那些我都不否认,因为那是事实,我没必要和你争论。”
  
  叶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非常清楚的记得柳谦然曾经亲口说过一段话。
  
  他说:叶白,林霁,我有真话想说,你们别生气。
  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们三个人同时犯了罪,必须有一个去顶,你们觉得会是谁?
  你们家里有钱有势,你们永远体会不到我的感受。我们活在两个世界里,不可能硬性相融。不用找我吃饭,不用约我出去,不需要为我打抱不平,就当是我不识抬举。
  
  叶白把这段话复述出来时,良曦和都能感受到这段话里的理性和偏执。
  他突然间想到那个斯斯文文的男孩,今天说的那句:你帮我,我很感谢。但是我不需要你帮忙。
  
  “良曦和。”这是叶白第一次这样郑重地叫他的名字,良曦和有些没反应过来,接着就又听到他开口。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讲那句所谓的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我知道,柳谦然他不是能忍,他只是没时间去理会别的。他知道别人能帮他一时,但不能帮他一辈子,他有想要的东西,有想去的地方,有想改变的处境,有想要成为的人。”
  
  叶白说完这些,又很认真地添上一句:“这是他的想法,我不能完全认同他,但是我可以尊重他。柳谦然和你想象中的远不一样,他绝不是软弱可欺,只是你还不了解他。”
  
  良曦和半晌没有说话,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喜欢逼自己到绝境,不留退路。
  
  好像真的是很难感同身受。
  
  “我刚才是看见他有麻烦了,但是我并不能帮他完全解决,只可能是越帮越乱,纠缠不清,况且他也不需要我帮忙。”叶白忽然垂眸面对良曦和,“至于你刚才说的,我为什么还能淡定地洗了个手…难道…你去厕所之后不洗手吗?”
  
  良曦和一时语塞,这帮人的脑回路真的都是千奇百怪,实验班的尖子生都是一样吗?
  
  所谓的天才与疯子只有一线之隔?
  
  “大概真的是我从小就三观不正,或许你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比如,你把厕所门踹坏了。”叶白说着就无声地笑了起来。
  
  自良曦和转来,这是第一次叶白对着他笑得这样和煦,那人的笑容真的像极了冰川期的阳光。
  
  既然他知道自己踹门了,说明他也并没有走远,这人其实还是嘴硬心软。
  而且刚才那种情况,即便他进去了大概也打不过那几个人吧,就舞池精灵那小身板…
  
  良曦和脑子里忽然又想起来了夜店里的小蛮腰。
  
  “怎么了,是突然间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这个表情不太适合你,良少女。”
  
  良曦和甚至没有立即注意到叶白的称呼,只顾着答他的话:“突然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他答后才像反应过来什么事一样,开口问:“你叫我什么?”
  
  —— 良,曦和,这名字不错。
  —— 恩,像个良家少女的名儿。
  
  叶白随口胡诌一句:“没什么,感受一下职高老大哥的铁血柔情。”
  
  良曦和感觉自己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尴尬得要死,“…能别提这个吗?”
  
  “回去吧,不然赵毅真该以为你校园霸凌我了。”叶白没再提刚才的事,抬腕看了眼时间后道,“这节课都要过去一半了。”
  
  良曦和嗤笑:“你是个会被霸凌的人吗?”
  叶白自顾自地往教学楼的方向走着,随口笑应:“怎么不会,我经常被霸凌。”
  
  良曦和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确实,叶校草也会被霸凌。
  
  良曦和在操场上绕路去了趟室外卫生间,等他回到高三12班教室的时候,叶白竟然不在。
  
  物理老师正在讲题,良同学从后门溜进去时刚好和她眼神交汇。转学生抱歉地略微欠了个身,然后灰溜溜地回到自己位置上。
  
  “逃课逃一半,下次也不用进来了。”物理老师还是没好气地道了一句便接着讲题了。
  
  赵毅与良曦和也互视了一眼,后者挑眉笑得痞气。赵毅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儿的,也便安心了。
  
  物理老师才讲完了一道习题,正门边就响起了两下敲门声。
  “报告。”
  
  看见门边的人,物理老师明显有些惊讶,“叶白?你怎么了?怎么才回来上课。”
  “抱歉老师,我刚才不太舒服去了趟校医室。”
  
  校草撒谎真的不打草稿?
  
  那一副苍白羸弱,发型微乱的样子,搞得像真的一样,其实就是后操场上的风吹的。
  
  “注意身体,不要影响学习。”物理老师叮嘱一句便让他回了座位。
  
  良曦和亲眼看着那家伙大步流星地从正门进来,顺利成章地坐回位置。
  
  这是人受的委屈??
  
  各回各位后大家又开始认真听课,良曦和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前面桌底下递过来,碰到了他的腿。
  他伸手去摸,果然摸到了一个冰凉的罐装物体,接过来一看,是一罐旺仔牛奶。
  
  校草前桌微微偏头过来,轻声道出了一个他刚才用过的称谓:“叶富少请你喝的。”
  
  舞池精灵以德报怨?
  
  良曦和这一刻真的觉得刚才的自己,像个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