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907 更新时间: 2020-07-02

					          这位四高的女校霸此时觉得自己火气翻腾,却又无从发泄,她特别想找个人打一架来舒缓心情。
  极度烦躁道:“不是你女朋友来找你干嘛!你喜欢她,还是她喜欢你?!你告诉我她是谁,我就不烦你了。”
  
  看着即将爆炸的江子瑜,叶白才缓和了脸色,也恢复了他一惯的温和语气:“让他们放开吧,我手麻了。”
  
  江子瑜烦闷地在原地转了个圈,然后才点头允许。
  两个打手样的男同学放开了叶白的胳膊,还一脸防备地警告他老实点。
  
  看着叶白慢慢活动着他僵麻的手腕,女校霸语气才好了些:“假期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不影响你学习吧?”
  
  “手机被没收了。”
  “你骗鬼呢?” 江子瑜气笑了,两扇眼睫微颤,“你们学霸撒谎不打草稿的吗?”
  
  随手摸了下他的校服口袋,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自己拿出来,赶紧的,别等我搜。”
  “拿什么?”叶白抬眸反问。
  江子瑜抬腕又要打,但这次被叶白抬臂挡住了,“你再打我就要还手了。”
  
  江子瑜恨恨地落了手道: “手机!你大爷的!是不是又给我拉黑了?”
  
  叶白终于展了些许笑意,一双好看的眼里似乎装着星河万重。
  “我说没带吧,你不相信;我说带了吧,我又拿不出来;你想让我怎么样啊?”
  
  “我想让你告诉我那女的是谁,你别给我打岔!”江子瑜又纠结于刚才的问题。
  
  叶白忽然伸手道, “手机借我用下。”
  
  “啊?” 女校霸不知道他想干嘛,但还是掏出手机解了锁递给他。
  
  叶白拿了手机熟练地按出一串号码,然后电话就被接通了。
  
  “叶白。” 校草首先自报家门。
  “干嘛呀?” 电话另一侧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微带鼻音,似乎是还没起床。
  
  “中午来我学校一下?”
  “嗯……。”女声问也不问就应承下来。
  
  “挂啦。” 叶白简短地结束了对话,把手机锁了屏,边递还给江子瑜边道:“帮你约了,别再问我了。”
  
  “你约了那个女的?帮我约的?!” 江子瑜看着眼前这一脸淡定的男生。
  
  妈的,以后如果有一天,他也这样约自己出去,她一定会原地爆炸的。
  
  这他妈是什么操作??
  
  叶白却完全不在意道:“我可以走了吗?”
  
  “等一下。” 江子瑜单手握着自己的手机,朝身后抬手示意了一下,“按住他。”
  
  “还要干什么,要上课了。”这一次叶白不悦地拧起了眉头。
  
  “你是什么时候记住她手机号码的?恩?”女孩语气中带着些隐藏的情绪。
  
  叶白顿住。
  
  静了大概十秒钟,清亮女声再次响起:”来,叶校草,请你把我的手机号背一遍,今天你要是背不出来,这顿打,你就一点也不冤。”
  
  良曦和坐在小院的长椅上,看见一行六七人从自行车棚里走出来,为首的好像还是个漂亮女生。
  
  转学生本来对这一幕也没多大兴趣,却在一转眼间又看到叶校草从车棚后面的窄巷里出来。他蹲身下去重新系了一下鞋带,然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黑色校服裤子。
  只是他拍的位置在大腿侧,那个动作就好像是刚刚被人踢了几脚而在拍灰一样。
  
  小姑娘带这么多人,可不像是高高兴兴谈恋爱,倒有点像逼婚似的,逼婚不成就往死里打。
  
  恩,像是那么回事。转学生自己脑补出了一台大戏。
  瞧着他这左腿不敢着劲又一瘸一拐的样子,肯定是挨踹了啊。
  
  良曦和手里最后一个包子正好吃完,脑子里刚飘过“要不要扶他一把”的念头,就见那人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倒出两颗药丸一样的东西扔进了嘴里。
  
  很快,叶白就注意到了良曦和的存在,但他并没有在意,按照原来的路线朝着教学楼去了,只是并没有再一瘸一拐。
  
  哟呵,腿脚还好了?良曦和嗤笑一声,没再理会这人。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
  叶白在第一节上课前两分钟进了教室,而良曦和在老师喊了起立后才回来。
  
  四班的数学老师叫邢燕,是隔壁十一班的班主任,一位很严厉的女老师,人送外号“母老虎”。
  她正目光凌厉地扫过这位迟到的转学生。
  
  他轻手轻脚地从后门进来,身上还背着个单肩包,一看就知道是连早自习一起逃掉了。
  不知道这种不思进取的学生为什么要托关系进实验班自取其辱。
  懒得理会他,直接让同学们坐下就开始上课。
  
  良曦和睡得晚醒得早,精神明显不佳。下意识地看向柳谦然,那个坐在靠前位置的男生正无比专注地听着老师讲题。
  是什么支撑他的?求知的欲望,还是不甘平庸的灵魂?阿?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两节课。
  大课间的时间想着去水房洗把脸,清醒一下。刚走到走廊转角,就遇上了从男厕里出来的叶白,他才洗过手,从身边走过时还能闻到洗手液的柠檬味。
  良曦和记得男厕里是没有洗手液的,叶白还随身带着这玩意?精致地像个小姑娘。
  
  男厕的外间没有人,里间的门是关着的。原本良曦和没有在意,直到里面传来叮咣的声响,还有男生嬉骂声。
  
  转学生暗叹,现在的学生怎么都这么喜欢在厕所里干大事儿。
  
  洗好了脸,胡乱一抹水正欲离开,突然看见了洗手池上有副眼镜,镜片度数很大,一圈一圈的,镜腿有一处坏了还是用胶带粘起来的。
  
  这眼镜有点像柳谦然的吧?他那么高的近视,应该不会随手丢眼镜。
  男厕里间又传来一阵很大的声响,像是用力关隔板门的声音。
  
  良曦和走到里间门边,轻轻推了一下,门纹丝不动,里面应该有人在顶着。再稍用力去推,里面便传来不耐烦的一个声音,“有人,别他妈推门,滚!”
  
  良曦和又敲了两下门板,“开门,查个水表。”
  “查你奶奶的水表?让你滚没听见?”门内的声音明显不耐烦了几分。
  转校生深吸了一口气。
  ……
  
  过了大概十几秒,男厕里间的隔断门突然被人一脚暴力踹开,里面挡门的学生一个趔趄向侧前方扑了很远。
  
  “你他妈的有病啊。” 被连带踹出去的男生又惊又怒地骂了一声。
  
  里间视线可即范围内有四个人,除去堵门的一个,有两个正拿着水管准备朝一个独立间里喷水,里间共十扇独立挡板门,只有那唯一的一扇门是关着的。
  剩下的一个人正倚在窗口抽烟,烟雾袅袅地散在窗口吹来的风里。
  
  “人有三急啊,兄弟。” 良曦和极自然地回应他一句。
  
  “没看见有人在?赶紧出去,别找打啊。”其中一个穿着校服,脚踩板鞋,手提水管的男生用食指指着刚闯进来的人大喝。
  
  “他就是12班的良曦和。” 身侧另一提水管的人略低声开口。
  
  窗口抽烟的人闻声才抬起了头,最近校园里流传的八卦大家都多少会听到一些,“良曦和,听过是职高那群人的老大?”
  
  按照惯性,一般这种在一旁观看施暴而不亲自动手的人都是带头的角色。
  果然,他一开口其余的几人就都看向他。
  
  穿板鞋的男生鄙夷道:“肯定是瞎传的,他哪是什么大哥,扫除那天被我淋了一身拖把泥,这小子连个屁都没敢放。”
  
  原来是这小子啊。
  良曦和多瞥了他一眼,不说出来的话自己还不知道呢。
  
  无风不起浪,完全没根据的事情也不会传出来。
  
  抽烟的男生满目精光,他抽烟吐烟圈的动作很嚣张,就好像是从80年代的黑帮电影里学来的,但又学得不像,反而有些滑稽。
  良曦和忽然轻笑了一声,他想到自己被他哥打断腿之前好像也这么抽烟。
  
  抽烟男并不知道良曦和是因为什么笑,他只是觉得眼前这小子并不像是个好欺负的主。
  他狠吸了一口后,在窗台上把烟拧灭。然后用了一种爱好和平般的语气开口:“这里本来也不关你什么事,如果就是因为一个坑位的话,那你就随便挑吧。毕竟厕所嘛,公共场合。”
  
  “我脸皮薄,你们得出去。”
  良曦和话音刚落,刚被踹开的男生就尖着嗓子骂:“你特么别给脸不要脸!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啊?”
  
  “让你们出去,可是我最后的善良了,兄弟。” 即将忍不住脾气的转学生已经开始活动手腕了。
  
  “你在那善良你妈呢……额——” 尖嗓男的话还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
  
  良曦和向侧两步,抬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人按在他身后的隔板门上。
  动作之快,力度之大,根本不容人反应和挣扎。尖嗓男的脊背与门板相撞发出咣当一声,吓得两个拿水管的男生皆是一颤。
  
  “我从刚才就在忍你了,过来打我可以,但是我这人特别不爱听别人骂我。”良曦和手上再加重力气,刚才那个尖嗓子的男生就几乎喘不上气了,“兄弟,你的嘴怎么比粪坑还脏呢?”
  
  两个提水管男生这才回过神来,扔了胶皮水管就冲上去帮忙。
  
  良曦和手上一甩,把尖嗓男向旁侧掼出很远,回身抓住板鞋男的头发,单臂格挡,踹小腿侧、背后锁喉、绊摔,一气呵成。接着捞住小个子男生踢来的腿,对其档口就是一脚。
  放倒三个之后,转学生才嘲讽意味十足地道一声: “及时止损也不会?”
  
  三个倒了又起,恼羞成怒,完全失去判断意识,只是想着要打回来。抽烟男立时喊住还欲再上的几个人,这还看不出来吗,就是四个人一起上也不一定能从他那里讨到什么便宜。
  
  “良曦和,你想干什么?” 抽烟男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个站在三人包围圈里整理袖子的人。
  
  “不是说了吗,我想上厕所。” 转学生理由不变,顿了两秒又加上一句:“和我室友一起上。”
  
  抽烟男立刻明白了,他找茬是因为隔间里面那个人,立时接道:“你脸皮薄,我们出去是不是就行了?”
  
  良曦和让开通向门的路,做了个请的动作,开口说:“那再好不过了。”
  
  抽烟男原本就不想招惹良曦和,关于他的八卦传闻,只可能是还不够多,却不可能是有假。
  
  职高大阳的那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他们已经不是校园不良少年那么简单了,和本地地痞混社会的人也是密切相连的,良曦和这人不可能是什么省油的灯。
  既然他也不想追究什么,不如就这么算了,以后不碰他室友就是了。
  
  “走。” 抽烟男权衡利弊后一声令,其余几个人即便不服也不会再留下起事儿了,便瞪着眼离开。
  
  良曦和原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他只是转到一个新地方在努力忍着而已,就算以后真的闹出了什么事儿,毕竟也是他忍无可忍以后才发生的。
  
  这样,良工应该可以理解吧?
  
  关着的门板内发出了细琐的声音,良曦和用指关节敲了两下门板,:“出来。”
  
  柳谦然身上有点脏,但是并没有受什么伤,可见范围之内只有手上两处破了皮。他在洗手池旁边洗了洗,戴回了自己的眼镜,沉默着不说话,没有哭甚至没有沮丧,仍然是那副斯文内敛的样子。
  
  “是不是还有一波人在找你麻烦?”良曦和差不多可以确定,这波人和昨天在他身上留鞋印的不是同一伙。
  
  “谢谢。” 柳谦然终于开口,他嘴唇有些干裂出血,应该是自己狠狠咬过,“不用。”
  
  “恩?” 良曦和没太懂他的意思。
  
  “我说。”他又重复解释了一遍,“你帮我,我很感谢。但是,我不用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