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4010 更新时间: 2020-07-02

					          返校当天的晚自习结束得比较早,九点钟学生们就开始整理书本准备放学了。
  
  商宇站在讲台上简单讲了一会新学期的老要求,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叮嘱学生。
  “快要放学了,我再强调几句:明天九月一号,新学期正式开始,希望各位都赶快调整回战斗状态啊。”
  从上往下瞄了一眼学生们的着装,“看看你们现在穿得花花绿绿的,注意高中生的仪容仪表。明天开始都穿上校服,除了没有校服的转校生以外,谁不穿就别进来了,都听见没有?”
  
  讲台下面异口同声的“听见了”。
  四高的校服设计并不丑,就像是普通的运动装一样,所以同学们对穿校服其实没那么反感。
  
  商宇又接道:“都给我像校草看齐,战袍一穿,除了学习,谁也不爱。”
  
  “校草谁也不爱吗?”老班话音一落,班里也开始起哄。
  正逢叶白恋爱的八卦传得满天飞,这种话题当然能够引爆气氛。
  
  坐在靠窗排倒数第二桌的少年不回应,只安静地收拾着书本,他对于这种话题向来都没什么兴趣,哪怕是关于自己的。
  
  刚好一阵铃声救场,商宇摆手示意放学,同学们也就都不纠结爱与不爱的问题了,争先冲出教室。
  
  叶白背上自己的单肩书包,把白色外套连带的帽子带在头上,拉链也拉到最高。
  
  林霁已经坐在自己书桌上等了半天了,不耐烦道:“你快点吧,别凹造型了。”
  
  “急着赶回家看樱桃小丸子吗?” 叶白轻声细语地怼了他一句,不经意地转身看到后面良曦和还没走,语气疏而不离地道一声:“再见。”
  
  “再见。” 转学生回应。
  
  “拜拜明天见。” 林班长向剩余同学道了一圈再见后,把继续凹造型的叶校草一把扯了出去,恶狠狠地说着:“都叫你别臭美了。”
  
  两人身影已经离开教室,隐约间还听到叶白的声音:“白帽一带,老子最可爱。”
  “可爱个鬼啊你!别跑!”
  
  良曦和觉得今天自己坐的椅子有点晃,这会正在蹲身收拾,从大开的后门能清楚听到走廊上两人打闹的声音。
  
  一个一米八多的大小伙子,用可爱形容自己?
  什么毛病。
  
  叶白和林霁一路追赶着从教室到校园的甬路上,远远瞧见前方一人走路姿势一瘸一拐。
  
  天色很晚,路灯光亮微弱看不大真切,叶白蹙眉,“那是柳谦然吗?”
  林霁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才确定道:“是他。”
  
  在夜色中,柳谦然的身影有些细瘦单薄,走路的样子也很是奇怪。
  
  “我今天瞧见603宿舍门口有两个人在向里面张望,应该是找他麻烦的吧。”林霁忽然回想起今天中午的一件事,询问叶白意见道:“万一打起来柳谦然铁定要吃亏,要不然明天中午我回宿舍去略微警告他们一下?”
  
  “用不着。” 叶白语气随意,“宿舍里有职高老大哥呢。”
  
  “良曦和?他才住进去一天,就凭柳谦然那性格,他俩能说上话?”林霁虽然外形朝气,偶尔毒舌起来也挺戳人。
  
  “所以说啊,你去了他俩还有说话机会吗?” 少年抬开长腿,一路低头踩着甬路石砖的直线条纹,声音轻而好听。
  “柳谦然是孤狼型玩家,喜欢单打独斗。他俩要是想一起和平地住在603,总得有个相处契机。”
  
  叶白在甬路尽头的石头上跳下去,总结着: “简单点说,一起打一架再好不过了。”
  再说了那几个不安分的弟弟是高一新生,让林霁大佬过去警告一下?直接怀疑人生了吧。
  
  林霁侧目:“我说,到底是想让新同学了解一下柳谦然,还是你想了解一下新同学啊?”
  
  叶白淡然道:“同住一个宿舍,这有什么区别吗?”
  
  林霁眼神疑惑,“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对谁这么有爱心啊?”在他印象中,叶白可是典型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主义者。
  
  “爱心?”叶白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老实讲,我是怕他俩在寝室里打起来,碰坏了我的东西。”
  
  林霁轻哼一声,这倒是像他的风格,接着又问了一句:“王爽那边呢?”
  
  “能坏一锅汤的老鼠屎,沾边都觉得恶心。”叶白嫌恶地眯了眯眼睛。
  ……
  
  下晚自习后的良曦和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去校外商店买了两罐啤酒,在操场上喝完后又坐了一会,吹散了酒气才起身往回走。
  
  进宿舍门时,柳谦然在晾衣服,他戴着的那副高度数眼镜的镜腿不知道什么时候摔断了,用窄窄的胶带粘了起来。
  他手里的那条牛仔裤也洗得有些褪色,似乎是穿过很久的。
  仔细看看他床位桌位上的东西,好像除了书本练习册以外,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良曦和知道柳谦然学习很刻苦,近似于拼命的那种刻苦,越是这样的人,越有自己想要努力得到的东西。
  对于这种室友,他能做的也就是不打扰人家学习了。
  
  距离熄灯的时间已经很近了,良曦和快速地洗了个冷水澡。然后在宿舍断电前五分钟爬到床铺上,还顺手抓了今天考试的英语卷子进被窝,对照着课代表给出的正确答案,找到了他扣掉的两分。
  是一道单项选择题,重新读了两遍题目,发现自己考试的时候把句意理解错误,而选错了时态。
  
  水平低级。
  
  随手把试卷揉成团扔了下去,两分钟后顶灯熄灭,整个宿舍里只余下柳谦然那盏不太亮的台灯,还有那熟悉的沙沙声。
  
  良曦和点开手机,开始刷学校论坛。除了一些开学的吐槽之外也没什么新鲜事,放下手机,戴上眼罩,一时半会却也睡不着。
  辗转了好一会才略微有了困意。
  
  早上五点半,柳谦然的闹钟只响了一声就被他按掉,但良曦和还是醒了过来。柳谦然收拾了十几分钟就出了门,留下的二号床却是翻身接着睡了个回笼觉。
  
  对于转学生逃早读的事情,十二班的学生们都不甚在意。
  从昨天校门口的八卦开始,再到英语58分,在不学习就等于犯罪的理科实验班里,这位从外地转入临西四高实验班的良同学已经人设尽毁,即便是超高颜值也无力回天了。
  
  七点45分,距离早上第一节课还有十五分钟。
  良曦和举着一杯豆浆极度悠闲地走在通往高三教学楼的小马路上。
  
  “早。” 随着一阵车轮碾路的响动,良曦和耳边响起道早声。
  “早啊,良同学。”
  
  叶白和林霁两人各自骑着单车从良曦和身边而过。他们身上穿的是四高的校服,全套黑色,只有袖侧和裤腿上带着两道白条纹。
  
  不知道是校服本身的设计原因,还是林霁和叶白的身材长相问题,居然让人觉得这套校服一点都不丑。
  
  转学生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俩个风尘仆仆的背影。
  这俩人,两个大男生,怎么成天形影不离的。
  
  少年依然悠闲地走到高三小院儿的休息椅边坐下,掏出兜里的包子,慢条斯理地吃。
  
  四高三个年部都有单独的活动区,高三距离一二年部区最远。
  这个时间,上早自习的学生们都在教室里坐着。教学楼外面只有零星几个负责打扫室外分担区的值日生。
  
  叶白和林霁把自行车停在车棚里,一同朝教学楼入口方向走着。叶白无意地抬头,看见一群五六个人似乎正迎面过来。看清为首的人后,校草几乎没犹豫地扯了身边人一把,调转绕路。
  
  林霁还不明所以,身后就响起了一声清亮女音:“叶白,你给我站住!”
  
  叶白心头暗道:真是狭路相逢,避无可避。偏头示意身旁反应慢半拍的林霁先走。
  
  哟,大早上就犯桃花。
  林霁朝后看了眼正一路逼近的一群人,又看了眼叶白,笑道:“不管你了。”
  
  林霁刚拐进了教学楼没多久,就有两个差不多和叶白一样高的男生到他身边,不由分说一左一右钳住他双臂,拖行回自行车棚内。
  
  脑后有一道不重也不轻的力把他掼向车棚的水泥墙,紧接着一侧额头被紧叩到墙壁上,粗糙的墙面蹭得额头皮肤有些疼。
  
  随着几道脚步声,方才清亮的声音再次响起:“转过来,转过来,别把他的脸噌坏了。”
  一左一右两人依言把叶白转了个方向,束缚他双臂,让他背靠着墙站着。叶白连反抗都没有,他左边的那个男生力气很大,几乎要把他小臂拧下来了。
  
  迎面过来的女生叶白认得,江子瑜,四高女校霸。
  与普通校霸还不同,她的背景有些复杂。江家门下是临西本地娱乐行业两龙头之一,而且带着些许□□势力的味道。江子瑜作为家里独生女从小被娇惯,在学校里也是没人敢惹。
  
  江子瑜实际是个美人坯,长相艳丽,身材也好。这会漫步着过来,校服外套也不好好穿着,露出里面灰色的运动背心,胸型傲人,皮肤也是胜雪地白。
  淡妆,梳着高马尾,眉目英气。她虽然与叶白有着不小的身高差距,气势上却是丝毫不弱。
  在他身前站定,抬手就是一个巴掌,但似乎是有意地避过了脸颊,拍在了他下颌位置。
  
  “跑什么?” 江子瑜的指甲上涂着磨砂红色,与雪白指尖映衬着,显得别样风情。
  “我能吃了你吗?”江子瑜再质问。
  
  叶白没恼,但神色也不如平常温和,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见他不回话,江子瑜提了两个音调重复道: “问你呢,跑什么?”
  
  偌大的车棚里没有其他人在,即便是有人,大概也不会对这场面感到过分惊讶。
  江子瑜喜欢叶白,这事不仅四高人人皆知,就连附近学校的学生也都有耳闻。
  
  这个姑娘从高一就开始追求叶白,屡追屡败,屡败屡追。最开始时每天带人去班级门口围堵,后来不知叶白用了什么办法才让她收敛了些。
  
  一直到现在,江子瑜仍然在倒追。
  
  “我跑了吗?” 叶白终于开口。
  
  “你特么当我瞎啊?” 江子瑜抬手,朝着他下颌又是一巴掌,啪地一声脆响。
  
  少年拧起了眉。
  他想抽臂出来,却被一左一右扣得死死的,最终只能放弃,垂着眸子盯着某处,抿唇沉默着。
  他不笑时,面庞的清冷气就已经显现出来,更何况是这样颦眉。
  
  江子瑜见他的脸色愈差,稍有些后悔动手,伸指去揉了揉他泛红的下颌,“你以后别见我就跑了。”
  
  叶白低声,虽然语气不悦但还是很有耐心,“我说了,我没跑,恰巧转身而已。”
  
  “这么严肃干什么,那天在球场上不是很开心吗?” 江子瑜把脸靠得很近,红唇就贴在叶白眼下。
  
  叶白没有躲避,也无处躲避。
  
  “我必须要笑着挨你的巴掌吗?” 少年语气略显硬涩,他极少有神情不悦的时候,但他的那张脸仍然好看。
  
  江子瑜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 “你谈恋爱了?那天的女生是谁?”
  
  “这是我的事,江子瑜同学。”
  
  叶白冷静又疏离的回应让江子瑜恼火,但是她知道,无论自己如何疾言厉色都不可能震得住他。
  从前她强硬时,甚至找人打过他,隔天叶校草缠着绷带上学都依然是那副平淡样子。他居然能说出“你想拿我出气,我也让你打了,还有事吗?”这样的话。
  
  沉寂半刻,江子瑜退步,脆声问:“你就告诉我是不是。”
  
  叶白清清冷冷两字: “不是。”
  
  江子瑜警告道: “最好不是!叶白,是你自己说的高中不会谈恋爱!你要是敢,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我等了你两年,你给我记好了。”
  
  “我没有让你等我。”叶白似乎是已经把这句话说烦了,说了一半就停住了,说了也完全没意义。
  
  江子瑜何尝不知道自己有多痴缠。她一向是个骄傲的人,聪明漂亮,家境优越,有许多人可以让她召之即来。
  
  可她就偏偏找虐,喜欢叶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