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全文完整版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730 更新时间: 2020-07-02

					          大扫除结束后就是午休了,四高的午休比较长,留给了学生们回宿舍午睡的时间。
  
  “良曦和,要不要一道走?”坐在后门边的体委向转学生发出了午饭邀请。
  而身为班长兼室友的林霁在扫除到一半的时候就和叶白跑没了影。
  
  转学生抬了头,看见走廊边还有两个在等体委一道走的男同学,“不了,我想先回宿舍换件衣服,这脏得我没法吃饭。”
  
  “行吧。”体委赵毅也没再多说,“那我们就走了啊。”
  
  教室里的人都离开后良曦和也出门,逆着午休的人流回到603舍。
  宿舍门是开着的,良曦和疑惑着进门就看见柳谦然一个人坐在书桌前。
  大扫除的时候他是负责搬桌子的,结果身上弄得比自己还要脏。
  
  仔细看了下他腰侧的那块污渍,怎么看那都像个脚印,而且他的头发也是微湿的,文质彬彬的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你没事吧?”良曦和见他那么狼狈的样子不禁问了一嘴,一边解自己衬衫纽扣,一边朝着衣柜去。
  
  “没事。”柳谦然的神情没有变,而是机械地用毛巾擦拭自己的湿发,隔了几秒钟,才又填上一句:“扫除太脏了。”
  
  多半是被欺负了吧,良曦和暗暗想着。这种安静内敛,成绩又不差的学生,太容易成为校园欺凌对象了,只不过他不想说出来而已,不说就算了。
  
  良曦和没再追问,自己换好衣服对着衣柜叹息:怎么又该洗衣服了?
  算了,还是先吃饭吧。
  随手把换下的脏衣服扔进衣篓里,打算到校门口的小店里随便吃点。
  
  已经过了人流高峰期,但四高校门口看起来还是乱哄哄的,良曦和双手插进口袋里,走得慢慢悠悠。
  刚刚出大门,迎面就有一人热情地迎上来。
  
  “老大!”那人留着一顶锅盖头,两边稍微剃去了鬓角,高个头儿身材匀称,长得眉清目秀。
  
  只不过这人穿衣品味让人不敢恭维:九分小脚牛仔裤,配着一件骚气的蓝色短袖背心,前襟上还印着大大的rock图案。身上手腕上脖子上挂着戴着的铁链银戒也不少。
  
  “大阳?”良曦和没有料到会在这见到他。
  
  “对啊,老大!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大阳一脸心酸,“你怎么才出来啊,我这都活活等死了。”
  
  “等我?”良曦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小子可他妈是个中二病,这么大半天等在学校门口没出什么惹人眼球的傻逼事儿?
  
  “对啊,我听小五说你回临西了,我都激动坏了,昨天没赶上和你们一起吃饭,今天特地来找你的。小五说在这就能堵到你,我就带着我手底下全部兄弟过来了。”
  
  堵?
  良曦和听见这位小哥的用词又是一怔。
  
  大阳朝着身后一指,那里围站着的七八个不良少年就这么一齐鞠了个躬,震天响道:“大哥好!”
  
  卧槽!什么东西啊?
  
  良曦和拧着眉,瞥了一眼那一排穿得稀奇古怪的小青年,实在是不忍直视,“小五不是说你在上学吗?”
  这看上去怎么着也是个混社会的地痞小流氓吧?
  
  “是啊,我在职高混得还可以啊。”大阳连忙点头,生怕被质疑了“统帅”能力。
  
  良曦和能感受到身边经过的四高同学都像他投来怪异的眼光,万幸这会儿人少,不至于太尴尬。
  
  这家伙从小就中二,忍忍他算了。
  
  “你在这等我多久了?”良曦和手里刚好有包纸巾,顺手递给他擦擦汗。
  
  “都一个小时啦,我左等右等也不见你,人这么多我生怕错过去,就只能在门口逐个人问。”
  
  “问?我刚转来谁能认识我啊?”良曦和叹气,这小子真是智商堪忧。
  
  “是啊!他们都不说不知道。”大阳说这话时候还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
  
  良曦和打住了他的后话,连忙插上一句,“不是,你怎么问的?”
  
  “怎么问的,就正常问啊,你见过我老大良曦和没有啊?”大阳茫然回应。
  
  草!良曦和表情管理失败,拿纸巾的手也定在了半空。
  
  这也能叫正常问?报到第一天,他形象就毁了。
  
  大阳在一旁理解不到良曦和的心理活动,还雄赳赳,气昂昂地发号施令:“来!给老大敬茶!”
  
  七八个不良小青年站成一排,一人手里一瓶冰红茶对着良曦和举得齐眉高。
  场面一度失控,良曦和觉得自己正站在学校大门口被公开处刑。
  
  中二也他妈是一种病啊,这谁能忍得了啊?
  
  新学期的伊始,临西四高高三年级出了两条热度八卦。
  一是:返校前日,有神秘女生到四高与叶白相会,叶校草疑似谈恋爱。
  二是:转校生良曦和,人长得很帅,但他是一群职高不良少年的老大,在校门口接受“敬茶”。
  
  两条八卦在校园里被迅速传播,但永远也没有真假定论,而两位当事人皆对此置若罔闻。
  
  因为上午的全校性英语考试试题全部是客观选择,由机器阅卷所以结果出得很快,当天晚上就打出了成绩条。
  六篇长文阅读,一篇完形填空,四十道单选:二十道中低难度,二十道语法拔高,75题共计150分。
  
  “全校各班只有一个满分140分以上36人。我们班满分没有,140分以上六个。”商宇总结了几句成绩,就把单子贴在了黑板上。
  
  “考得不怎么好,具体的下课你们自己看,一会课代表给正确答案,试卷先不讲,你们自己讨论,回头挑典型说。行了,下课吧,良曦和跟我来一下。”商宇说完就直接指了指后排地人,然后转身出了教室。
  
  被点名的转学生不知道老班找他干什么,也没顾着看成绩单直接就跟着出去。
  
  林霁正在前排发作业,正好先看到了黑板上贴着的成绩单,免晨读的三人没变:
  夏承钧146叶白144林霁144
  在成绩单最后一行,良曦和58
  
  哇哦,这兄弟有点惨。
  
  良曦和不是第一次进商宇的英语教研组,早上报到的时候就来过,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又被请喝茶。
  办公室里一共有5位老师的办公桌,这会只有商宇和另一位文科班的女老师在。
  
  “老师有什么事儿吗?”良曦和负手站在商宇桌前,一副“请君指教”的表情。
  
  “看见成绩单了吗?”商宇直接入题,还指了指桌边的一把椅子,示意他可以坐下。
  
  “还没,我站着就只行。”良曦和没坐下倒不是因为尊师重道,只是打算先站着听听他要说什么,一般到办公室坐下说话就没完了。
  
  “没事,我这儿还有。”商宇从一本书下又抽出一张成绩单递过去,“你看看吧。”
  
  其实商宇话音没落,良曦和就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行也太明显了,58分?抬头看一眼商宇的表情,好像就是在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紧接着商宇又从另一本书下抽出了一张答题卡,他的办公桌有一点乱,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藏在这堆杂乱的物品下,“你自己看看吧。”
  
  其实教研主任早给商宇打好了招呼,说这是个来自南方考区的全才型选手,能争AB大名额的料。
  只不过这58分的英语还真是出乎意料。
  
  良曦和正低着头锁眉思考。
  为什么会这样?这套卷完全不应该,丢个二分都是极限了,怎么可能答成58?
  
  头顶又响起老班声音,“148的卷硬是涂成了58分,如果不是叶白考试的时候跟我换了张题卡,我还真想不到你这AB卡能出错。”
  
  叶白?他换卡了?
  
  良曦和微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这个莫得感情的舞池精灵,拿混题卡都不吱一声的吗?
  
  看着成绩单的黑体58分,和实验班全体三位数的成绩极其不搭调,转学生虚心认错:“对不起老师,我没做过这种答题卡不一样的题。以前学校都是一样的卡,自己填涂AB卷的,我以后会注意的。”
  
  “恩,虽然高考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但还是得注意,答题前检查试卷,看清卷头和题目要求都是必须的不是吗?不然你这纸上少印一页题你都不知道。”
  
  商宇面色温和,没有什么说教的架子,“你和叶白这种都是龙头型选手,差在微末细节上就不值得了,对吧。”
  
  “知道了,谢谢商老师。”良曦和点头应承。
  这确实不是自己应该出现的失误,一个暑假都因为转校的事情而无心学习,他可能是飘了吧。
  
  “你现在和林霁叶白住同一个寝室是吧?你们寝还有谁啊?”学习上的问题说完了,商宇又转向了生活方面。
  
  “柳谦然。”转校生说出了自己刚记住的舍友名字。
  
  商宇恍然,“啊对,叶白和柳谦然住同一个寝室。”
  
  良曦和觉得商宇这时的表情和语气都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寝室内部关系可能不大和谐?
  但是柳谦然是个根本没几句话的人,林霁和叶白之间又是明显的好哥们,这个寝室会不和谐在哪?
  
  “寝室住得还习惯吧?这边的气候和你原来的城市也不大一样。”商宇的再次问话声打断了良曦和的神游。
  
  “我在适应。”转校生没有违良心地说习惯,刚过去的两个晚上他基本都没有睡着。
  
  商宇觉得这话不假,点头说:“能够逐渐适应就行,要尽快调整过来,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说。”
  
  “谢谢老师,暂时没什么需要问题。”
  这也是大实话,除了室友学习太用功让他感觉自愧不如以外,其他都挺好。
  
  “行了,那我也没别的事儿了。”商宇起身拍了下良曦和的肩膀,“你就先回去吧。”
  
  “好。”良曦和在原来的学校就经常被请到办公室,理由更是各种各样,所以他适应极了这种情况。
  和老师谈话结束之后习惯性地鞠了个躬,朝着门外走了两步后忽然停下了,转回身问:“商老师,你,刚才说我本来应该是多少分?”
  
  “148,我们班最高分。”商宇坐在桌前回答,一时没反应过来他问这话地意思。
  
  “这样啊……”转学生想起考前的一段话,顿时笑得略带痞气,“那您看我的晨读?”
  
  “这小子,你还得寸进尺了,AB拿错了我给你重新阅卷就不错了。”老班笑言,这尖子生的脑子转得就是快。
  
  “商老师,您就还当我是58分,不用算重新批卷的。”良曦和说,“我刚转来水土不服,实在起不来太早,您就默许我逃一个月的晨读,行不行?”
  
  商宇也未明确答应,只手心朝内地摆了摆,“走走走。”
  
  “谢谢商老师!”转学生只当他是默认,满意地道谢后转身出去。
  
  良曦和离开后,教研组内的年轻女老师望了望他的背影,刚才师生对话中竟然隐约听到可以比肩叶白?忍不住开口问:“商老师,好苗子?”
  
  “一周一小架,一月一大架,就皮成这样原学校都不愿意往外放的那种。”商宇笑叹:“现在的状元生啊,可都再也不是以前的书呆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