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810 更新时间: 2020-07-02

					          另一边良曦和从考场里面出来,一路直奔男厕。四高的男厕外侧是小便池,里面是小隔间带门的那一种。
  
  他刚进外侧门就听到里面有水流的哗哗声,再仔细听,流水声音的掩映下还有不同男生的认错声和脏话声。
  
  “对……对不起,熊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还他妈不是故意的呢?这水都溅到我鞋上了。你瞎啊?”
  只是听到这样两句,大概也可以猜到个缘由经过。良曦和并没有避讳,大摇大摆地就走了进去。
  
  里间内有两人,其中一人是个小胖子,他跪蹲着,表情畏惧又惊惶,另外一人一脸凶相地站在水池边,一只脚还踩在小胖子的肩膀上。
  
  良曦和只是无意地扫了一眼就引起了凶相男的注意,他粗着嗓子就喊:“看什么热闹,滚!”
  那种语气好像是在驱赶什么牲畜一样,而小胖子男生连头都不敢抬,仍然用衣袖噌着那人被打湿的鞋面。
  
  转学生没有说话,甚至步伐都丝毫没乱地进了一个小隔间,关上门还听到那个被叫熊哥的男生骂:“小白脸。”
  
  隔间内的人边解裤带边沉沉地呼出一口气,一遍遍心理暗示般告诫自己:一个傻逼,不值得,保持微笑。
  
  控制好情绪的转校生提上裤子又若无其事地走出来,还在洗手池边洗了个手。
  就在他要走出里间的时候,身后人喊了一声:“小白脸,站住。”
  
  良曦和不大喜欢这称呼,但他还是站住了脚,毕竟好像长得丑的也不会被这么叫。
  
  姑且算作是在夸他长得帅吧。
  
  “我怎么好像没见过你,你哪个班的?”熊哥这才把脚从小胖子肩头拿下来,转身过来站在了这个“不速之客”的面前,“你认识我不?
  
  “不认识,我是刚来的。”转学生如实回答,目光自然地扫向了熊哥的鞋子,那个样式在他看来有点丑。
  品味不怎么样。
  
  “刚来的?”熊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狐疑道:“哪来的?”
  
  “从外地。”良同学还算耐心地回答,同时晃了晃自己酸胀的脖颈。
  
  “跟我说话你很不耐烦吗?还得歪着头?”熊哥似乎觉得自己被轻视了,眼神骤然更加凶狠起来。
  一个新转来的小白脸也敢这么拽。
  
  转校生轻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刚住宿舍不习惯,落枕了。”
  
  熊哥拧着眉头用一种甚为轻蔑的语气道:“我看你小子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老老实实上你的学,别多管闲事,也别想着张扬个性。”
  
  “我没想管闲事。”良曦和语气平淡,我上厕所来的。
  
  “那最好,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学校也不例外,就比如你现在站的三楼东走廊,是我的地盘。”
  
  这学校的势力划分居然可以明确到东西走廊?
  
  作为前校霸专业户的某良姓同学一时间有点疑惑。报头衔的时候应该顶多就是几年部扛把子而已,再具体到几楼几班怎么着也有点挫了。
  听起来知名度就不大高了吧。
  
  四高是有点意思,校草在夜店跳舞,校霸还分东西走廊。
  
  “以后看见我,你绕着点走,我不乐意看见你的眼神。”熊哥仍然自我感觉良好,说出来的台词换个脸皮薄的来估计就不成了。
  
  “没问题。”转校生立落回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是西走廊过来参观的。
  
  一个学校里有傻逼很正常,可怕的是还真有人拿他当回事儿,目光扫过那个仍跪蹲着的小胖子,又看回熊哥。
  
  这人太单薄了,一脚踢上去非骨折不可。
  忍一时风平浪静,报到第一天就送同学进医院,肯定是要被哥打死的。
  
  熊哥似乎就喜欢这种不卑不亢,不反抗也不献媚的,抬手故作潇洒:“没你的事儿了,走吧。”
  
  “恩。”良曦和笑笑,爽快地转身出去。
  
  搞不明白,为什么厕所这种地方自古以来都是校混们的天堂,不管是抽烟还是搞事都喜欢来,风水有那么好吗?
  
  英语考试结束以后,各班都开始大扫除。
  高三十二班的女生们负责扫地,擦玻璃;男生们负责拖地,搬桌子;但因为是理科班级,女生数目有限,最终分来分去,还有一扇窗玻璃没人负责。
  
  劳动委员就近点了叶白去擦。
  
  良曦和在旁听到安排,刚要感叹一句舞池精灵很适合干娘们唧唧的活,就也被点到:“转学新同学,你和叶白一起擦吧。”
  
  哦豁,其实擦玻璃也不能算是个很娘的活儿吧。
  
  叶白没一句废话,行动派作风,拿了块抹布和一卷卫生纸就爬上窗台。良曦和在下面看着那一条窄窄的地方,这要是两个人上去绝对站不下啊。
  
  就在他犹豫自己要不要也爬上去的时候,窗台上那人说话了。
  “玻璃水。”
  
  叶校草单手扶着窗檐,俯身下来,另一只手伸到良曦和眼前,像极了邀请的样子。
  
  抬手递喷壶过去,交接物品就在瞬间完成。
  叶白拿走玻璃水又直回身去干活儿了,良曦和决定不爬上去了,就环胸倚在下面等待下一次被召唤。
  
  整个教室内的同学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良曦和无聊间不自觉仰视着那个擦玻璃的少年。
  
  他穿着一件白色休闲外套,蓝色牛仔裤,脚上踩着的鞋子是很流行的潮牌,大概3000多一双。站在窗台上时,阳光从他头顶洒下来,俊秀的脸上刚好映着一道窗框的影子,忽明忽暗的。
  
  他这个样子和那天醉在往生的时候也相差太多了,如果不是因为这张脸太有辨识度,自己可能还真不会把这两个形象联想在一起。
  
  而且这样看上去完全看不出来会是个在夜店唱歌跳舞的,难不成是假期兼职赚学杂费啊?
  穿的这一身就够一个学生一学期生活费了吧?
  
  跳舞的时候像舞池精灵,换上白衬衫就摇身变校草了,怎么说这也算得上是一种能力吧?
  
  转学生挑了挑眉稍,从这个的角度看去,这家伙还是个睫毛怪。
  
  “能请你去洗一下抹布吗?”或许是他审视的目光太过嚣张,叶校草委婉地开口支他走开。
  
  “恩。”转学生收敛了一下视线,沉声应着,随手抓着两块抹布朝着水房去。
  
  所有的班级都在大扫除,水房里拥挤极了。良曦和想起刚才的男厕里也有水龙头,就调转方向朝着男厕去。
  
  男厕里的人确实比水房里要少很多,他很快就排到了水龙头面前。
  
  不巧的是,熊哥也在那。
  
  熊哥从侧拍了拍良曦和的手臂,摆手示意他让开。转学生也想起刚才说过的,下次见面自己要让远一些,不过又想到还在等抹布用的叶校草,最终还是没有退开。
  “不好意思啊,下次。”下次绕着你走。
  
  熊哥刚瞪眼想要说话,从门外又挤进一批人,不由分说举起拖布就胡乱地抖动起来。
  为了避免脏水溅到身上,大家都纷纷退让,一时间抖拖布起到了很好的清场效果。
  
  刚才还信誓旦旦说三层东走廊是自己地盘的熊哥,这会也退开了两米。
  
  这就是传说中的势力套环?
  
  良曦和并没有退开。
  他站在水龙头前若无其事地把两块抹布都洗了个干净,就在他要退身离开的时候,熊哥猛地闪开一步。
  “卧槽,你别贴上我,你后背全是泥点子。”
  
  “矫情。”转学生走前竟还讽刺了熊哥一句,大扫除本来不就是干脏活吗?
  
  回到十二班教室,良曦和把干净抹布递给叶校草。
  叶校草居高临下,把转学生一身的水点子全看在眼里,轻微洁癖症发作,连他的手都不想沾。
  
  这满身的脏水可不像是无意间被溅上的,让他去洗个抹布而已,至于搞成这个狼狈样子吗?低头看见他自己神色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小子看着也不像肯吃亏的吧。
  
  “你下次去教师办公室洗抹布吧。”站在窗台上的少年轻声提议。
  
  “教师办公室全是女生在。”转学生拧着眉头回应:“我又高又壮的往里挤合适吗?”
  
  听他这样讲叶白也没再开口,默默地一个人擦完了玻璃,单手扶着窗台跳了下来,退得稍远了些检视劳动成果。
  
  良曦和在旁抬了抬眼,这玻璃擦得一看就是不怎么干活儿的,基本是个需要返工的程度。只不过旁边几扇玻璃擦得也不是很亮,对比下来倒也看得过去。
  
  这位校草就不可能是个自己打工挣钱的人,不是个大少爷就是个在夜店里……
  
  算了,良曦和一顿,人也没招惹自己,干嘛非把他往歪了想。
  抬起头看了一眼不大顺眼的玻璃,对着叶白确认,“擦完了?”
  叶白点头,“恩,你要再来一遍?”
  转校生蹙眉,“我可没说啊。”
  
  林霁是搬桌子小队的,这会也干得差不多了,见叶白跳下窗台就朝他打了个手势。
  
  等到叶白洗了手独身出教学楼时,林霁正坐在国旗台上等他,手里拎着几根冰棍。
  
  林霁朝着他身后看了一会,确认没有人了才抬颌发问:“怎么就你自己出来了,转学生舍友呢?我还给他带冰棍了呢。”
  
  “我吃两根。”叶校草坐去林霁旁边,接了一支冰棍,直接撕开包装袋放到嘴边咬。
  红豆味儿的,不大甜但是很清凉。
  
  林霁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是他心里不痛快了,笑问,“转学生干什么不招你待见了?”
  
  去洗个抹布也弄一身恶心泥点子,不动手干活还在下面比比划划的,看我擦玻璃的眼神拽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叶白拧了拧眉,咬了一口冰棍才说:“脑子有泡,别提他出来。”
  
  林霁闻言笑得清爽,抬眸看见一个身影从教学楼里出来,朗声喊他:“这儿呢。”
  
  迎面走来的男生身材匀称,相貌与林霁叶白相比略显刚毅,是高三12班有“物理小王子”之称的夏承钧。
  
  “热死我了,诶有冰棍。”夏承钧一屁 | 股坐在国旗台旁的乒乓球台上,接了根冰棍撕开。
  “英语小考的时候我就想吃来着。”他对着冰棍咬了一大口,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向叶白,“你那个新来的后桌他,哎哟我的妈……冰棍冻得我脑仁疼……”
  
  他抚额缓了一会才又开口:“那个良什么的,英语阅读速度可太恐怖了,我隔着两排都看楞了。他啊,要么是个大神,一目十行的,要么他那张英语卷子是蒙着做的。”
  
  夏承钧又咬了口冰棍,接着道:“不过这转学生还能转进实验班的,估计前面可能性大。考前你听老商说的那几句,什么黑马的,有可能就是说他呢。”
  
  林霁听着老夏这一大段话,笑道:“你怎么也这么关心他?”
  
  “不是关心他,我是关心我这个月的早读好吗?”夏承钧刚解释两句才反应过来林班长的措辞,“也?还有谁关心了?”
  
  林霁只笑没有回答。
  
  夏承钧的地没拖完,着急地吃了根冰棍又溜回去了,国旗台边又只剩下林霁和叶白。
  
  林霁向后靠了靠身,仰视着纯净的天穹,把自己放空了好一会才开口:“靠谱吗?刚才老夏说的关于良兄弟的。”
  
  叶白把自己调成和林霁一样的视角,淡淡回应:“不用理他。”
  
  “怎么说?”
  
  叶校草望着晴朗的天空,毫不留情评论道:
  
  “一个憨批,AB卷都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