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4310 更新时间: 2020-07-02

					          8月31号
  临西四高开学第一天,有新同学加入了高三12班。
  
  “良曦和,从南方转学过来。” 这位新同学带来了自己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自我介绍。
  
  十二班的班主任商宇是整个四高最开明最有学生缘的英语老师。
  他这会穿着一身格子衬衫侧目看了一眼转学生,接着道:“很简洁的介绍,一位人帅话不多的同学。希望我们12班,全四高最亲和的集体,能尽快和这位同学打成一片。”
  
  “当然。”讲台下的同学一致给出了回应,接着还有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议论声。
  
  比如,转学生有点帅。
  
  而被校领导做好心理准备的商宇已经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位转学生是个超级刺头了,安排座位前,他环顾教室一周找寻谁才能压住这个场子。
  
  十二班作为理科四个快进度实验班之一,和普通班级在座位分布上也有些差异。
  全班座位共6竖排,全部是独立座,没有同桌。
  
  商宇大概打量了一下六排座位,只有靠窗一排目前是六人,其余都是七人,扭头问了一句: “你视力怎么样,坐在后面能看清吗?”
  
  “可以。” 良曦和点头,从小到大他就没坐过前排。
  
  “那就在靠窗一排最后面加张桌子,那个是谁,叶白吧?就坐在叶白后面。”商宇很快就决定好了,指着后门位置的一个同学说:“那个谁…体委!帮着从隔壁搬套桌椅。”
  
  叶白的名字一出,良曦和立时朝着角落看了一眼。
  窗边的那个人正安静坐着看书,连头也没抬。
  
  “隔壁?去十一班搬?”体委是个个子很高的男生,看上去虎头虎脑的,还有颗小虎牙,听见老班说去隔壁搬桌子,一时有点犹豫。
  
  十一班?那可是三年部母老虎带的实验班,谁敢去搬桌子啊?
  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嘛!
  
  “这么大个子你怕啥啊?他们班有空桌椅,就说我让搬的,去!”老班霸气一摆手,“又没让你去抢他们班班花。”
  
  体委一听这话顿时反驳,“那不一样啊,我们班有校草,他们班班花兴许愿意来呢。”
  
  商宇一瞪眼,“别贫,快去!”
  
  “好嘞。” 大个子应了一声就从后门出了,为了新同学有桌子用,他就去牺牲一下吧。
  
  “这么大个块头,让他去搬个桌子像是英勇就义一样。” 坐在后门位置的学生开始揶揄体委。
  
  立时也有人怼回来,“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谁敢在母老虎头上动土啊?”
  
  ……
  
  商宇回身,又朝着班里说了两句:“来,趁着这个时间,班长、学委,起个立,给新同学看个脸熟,记得课下带着熟悉下校园,互相帮助啊。”
  
  林霁抬了抬手:“见过了,这是我室友。”说着还朝着转学生打了个手势。
  
  “室友,那关系更近了,学委呢。”商宇在教室前排扫了一眼,也没看见人。
  
  班级里立时有同学提醒:“学委拿卷子去了。”
  
  啊对,拿卷子去了。
  老商这才拍了拍手让教室里安静下来,宣布道:“我们一会进行一个英语摸底考。”
  
  “啊?!刚开学就考试啊?” 同学们还没从转学生真帅的话题里出来,就又陷入了开学考试的抱怨中。
  
  “放松放松,不只我们班,全校都考。”老商看着班里同学这反应就知道假期一个个都放羊了。
  
  “我们这精英队伍都这反应,还让不让其他班学生活了。”商宇敲了敲黑板,打住学生们的呜呼哀哉声,“来,那个桌子搬进来,后面同学搭个手,新同学先入座。”
  
  “谢谢,我自己来。” 良曦和向体委道了谢,然后自己搬桌椅到靠窗的最后一排。
  
  叶白起身帮他正了一下桌子的转向,然后又把自己的椅子朝前挪了些。
  转校生说了句谢谢,叶白没有搭话只点了点头。
  
  终于可以坐下的少年暗自扬眉:前桌校草这冷性子,可不像是个能在夜店里跳热舞的。
  
  “好了,都坐好,接着说啊。”商宇一直等到后面的两人都坐好了才又接着开口,“有什么嚎的,高三了,考试这不是常态吗?不让你们知道自己的准确定位,你们总要翘尾巴。”
  
  “是校内考吗,谁出题啊老师。” 某位学生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商宇一摆手道: “我出题。”
  “那凉了。” 一时间教室内感受相同。
  
  商宇虽然在学生里面人缘好,但业务能力和出题水准还真是少有老师能比的。能带实验班的老师都有自己的两把刷子,毕竟“商当家”的外号也不是随便来的。
  
  “咱们老规矩先说好,就以上学期期末成绩为准,退步5分以上的,这个月都留小自习。班级前三名可以免一个月早读。” 商宇适时抛出糖衣炮弹,但学生们似乎并不买账。
  
  “那你直接说叶白,林霁,夏承钧免早读就完了,这还有什么悬念吗?”同学间又是一阵抗议。
  从高二开始就没有分过班了,大家之间也很是了解,这三人的前三成绩是雷打不动的。
  
  “看看你们自暴自弃的样子,咱们班就没有黑马了?” 商宇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不自觉地扫过了新转来的学生,他正一脸淡定地坐在最后一排擦着桌面上的灰尘。
  
  班级里平常爱接话的同学赶紧就接上了, “死马都当活马医了,还黑马?”
  
  “别说那些,没有用啊,就这么定了。” 商宇皱着眉头摆了摆手,“身为战士,还敢拒绝考试?等成绩出来了我要挨个儿查你们的卷子,我倒要看看谁敢在学期初就划水。”
  
  就在这时拿卷子的学委回来了。
  十二班的学委叫徐琪,是个小个子扎马尾的女同学,长相灵秀可爱,一笑起来有两个甜甜的酒窝。
  “商老师,给你卷子,多拿了一张一共42份。”
  
  “正好,刚转了一个新同学进来,以后各科目代表拿卷子都别忘了啊。”商宇从她手里接了卷子就抬腕看了眼时间,“刚好现在整点,那我们就现在开始考,考完了再大扫除。”
  大致把卷子和答题卡都分成六份,分发给每一竖排的排头,“来,往后传一下,桌上相关东西都收一下,拿到试卷就开始答。”
  
  叶白刚那到卷子折好准备写名字,身后就传来轻声的一句:“校草?”
  
  校草校花这种称谓被别人叫出来倒也无所谓,但是这种被喊回头的情景,未免太中二了,而且还正在考试呢,叶白便没有理会。
  后面又喊了两声,叶白仍没有回头。
  又不是不知道他名字,有必要这么执着的吗?
  
  就在他准备开始写字的时候,后桌突然加重语气又叫了一声:“舞池精灵!”
  
  草!
  叶白手上一抖答题卡从桌边掉了下去,然后飘到了斜后方那人脚下,再然后被他捡了起来。
  
  这下是不得不回头了。
  
  叶校草敛着脾气扭头过去,身后人明眸注视着他开口道:“借支涂卡笔?”
  
  叶白从桌洞里摸了一支2B铅笔递过去,“我的卡呢,良同学。”
  
  转学生接了涂卡笔,很快就守信地把答题卡递还了回去。
  考试的时候惹人嫌,他可没那么无聊。
  
  “谢谢。” 叶白沉声。
  然后两人都不再说话,专心答题。
  
  清一色的单选题,75道,每道2分。
  良曦和四十分钟之内就做完了题。
  很巧,题目中六篇阅读理解,他有一半都做过。
  
  后排的靠窗位置在上午的时候阳光很充足,他就坐在最后的位置上用叶白的笔涂着卡。
  那只2B铅笔的主人看起来是个挺规整细心的人,笔尖两侧都磨得十分平整,用起来十分顺手,以至于自己涂卡的时候都很仔细地两侧换着涂用。
  
  沙沙的摩擦声响了一会就停下,良曦和的手边不小心噌黑了一块。
  把所有选择答案都涂在答题卡上后,又从头检查了一遍,确认没问题就举手示了意。
  
  “怎么了,良曦和。”老班看见后排人举手朗声询问。
  转校生说:“交卷。”
  
  话音一出,不少同学朝着他看去,这个做题速度怎么和开玩笑一样?这应该是两个小时的题量吧。
  
  “交上来吧。” 商宇定睛看了一眼后给了准许。
  
  良曦和倒不是想展示自己做题快,而是生理需求,真的想去趟卫生间。
  起身交卷时,顺手把2B铅笔放在了叶白桌边,说了声:“谢了,校草。”
  
  此时叶白也几乎做完了题目,目光无波澜地看了一眼良曦和正离教室的背影就又低下头去,开始涂卡。
  
  他把卷子翻回到首页,无意间看了下卷头,A卷?但他的答题卡是B卡?
  
  两套卷虽然题目一样,但题序是不同的,一般为了防止作弊,所以邻桌和前后桌一般发不一样的答题卡。
  目光扫到刚放到自己桌边的2B铅笔,这才想到可能是刚才掉卡的时候拿混了。
  
  叶白安静地起身,走到讲台上找老班用B卡换了张A卡,顺带还看了一眼良曦和刚交上去的答题卡,那也是一张A卡。
  
  不出意料地话,他那张应该是B卷。
  
  换种说法:他凉了。
  
  如果那人现在还在教室里的话,他可能会提醒一下,但是既然人家已经交卷了,他也就懒得理会了。
  一个转到新学校考试都不看AB卷的人,怎么想也是活该。
  
  叶白拿着新卡回到座位去涂好,然后第二个交卷出了考场。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如果整天都闷在教室里做题和自习就太浪费了。
  
  在操场上戴着耳机听歌晒太阳,没过多久就看见林霁和班里的赵可芜、方圆两个同学一起朝着这边过来。
  
  林霁拍了拍台阶上的石头子,然后就坐在叶白身边,四下看了看才说话:“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呆着呢,黄熙智没出来?”
  
  “恩。”叶白随手摘了耳机应声。
  
  “你俩在那看什么呢?”林霁瞧着身后俩人凑在一起看同一个手机屏幕,觉得好奇。
  
  “Ace战队昨天国内赛的回录。”方圆头也不抬地看着屏幕上某位电竞选手的绚丽操作,“我的天,千神也太强了吧?亭一公司真的是捡到宝了。”
  
  “亭一公司?”赵可芜听到这个词忽然抬起了头,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下,“是那个亭一科技吗?开发游戏的,怎么还自己上阵搞起电竞了?”
  
  林霁正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管软糖,随手撕开递了一颗给叶白,自己也剥开一颗放进嘴里,闻声随口接一句:“亭一是个企业集团。”
  
  “对。”方圆一提起这个就来了兴致,“来,哥给你们科普一下这个奇葩公司啊,亭一最初是经纪公司发家,好像是主要做男团的,他旗下有一个团叫D-one,扑街男团。”
  
  赵可芜满脸诧异地反驳,“D-one现在很火的好不好?”
  
  “别打岔,你听我说,刚开始这个团有7个人,出道得有两三年都没什么名气。其中有两个成员沉迷打游戏也不想做男团了,正好合约到期就决定退团去打电竞。”方圆说到这时眼睛瞥到了林霁手里的糖,抬手就抢了过来,自己剥了一颗扔进嘴里才又接着说。
  “问题是亭一的老板也是个狠人,不仅没放他俩走,还收购了一整个电竞战队把他俩签下来了,你们不想打电竞吗?在我这儿打呗。”
  
  “我去。”赵可芜咋舌,“有钱人这么任性吗?想打电竞就买个战队?不会就是Ace吧?世界冠军队!”
  
  “Ace当年哪儿是冠军队啊?当时好像是主役俩队员退役,根本后继无人了。”林霁一个不怎么爱打游戏的都知道这事儿。
  
  “可不是,我女神千神是从青训队选上来的。”方圆退出直播平台,在搜索引擎上搜了一下“凌千”两个字,然后把显示出来的图片递给赵可芜看,“好看吧?”
  
  “可以,颜值和技术齐飞啊。”赵可芜刚想点开大图看看,手机就被方圆抢了回去。
  
  “我女神,你别看了。”然后他又接着回到Ace的话题上,“一个青训出来的女电竞手,加上那两个男团电竞手,还有一个重金从别的战队挖来的顾神,第二年在神陨的世界赛上拿了个冠军,这才一战成名了。”
  
  赵可芜觉得神奇,“这么牛的吗?”
  
  “更牛的是D-one这个团,少了俩人之后也火了,你敢信?”方圆自己讲的时候都一脸的不可思议,“亭一现在是电竞和男团的双龙头,你刚才说的亭一科技都没有这两个出名。”
  
  林霁在旁揶揄,“不想开发游戏的世界冠军队不是好男团?”
  
  “是这么个道理。”方圆笑了两声后又去接着去看比赛回放了。
  
  叶白枕着胳膊半晌都不说话。
  
  “你又想啥呢?”林霁扭头过来。
  
  叶校草听着方圆讲八卦后心情也好了点,玩笑道:“我在想,我是适合男团,电竞还是游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