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3824 更新时间: 2020-07-02

					          良曦和回到宿舍的时候柳谦然不在,他的桌上多了几册数学考卷,应该是回来过又出去了。
  
  这孩子,怎么这么刻苦啊。
  良同学感叹舍友的学习精神,也自觉自己这一身酒气的待在宿舍里不好,就决定先去洗个澡再回来洗衣服。
  
  A栋宿舍的学生已经回来得差不多了,走廊里比起前一天热闹了不少。
  从走廊里经过,就能听到各个寝室里面传出的声音,或吐槽哀叹,或嬉闹欢乐。
  
  叶白和林霁下了球场,也一起回到603舍换衣服。林霁开门的时候注意到墙上的名单,眯着眼念出了那个多出来的姓名条:“良,曦和,这名字不错。”
  
  名单被林霁挡住了,叶白并没注意到,只是听到他念出这个名字,就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句:“恩,像个良家少女的名字。”
  
  宿舍门刚好打开,两人和端着盆正准备去洗衣服的良家少女,六目相对。
  
  “咳——”林霁只微怔了半秒,就反应过来眼前人就是新室友:少女本人。
  他轻咳着掩饰尴尬,叶校草却浑然不觉,直到那端盆的人率先打破僵局。
  
  “转校生,良曦和。”良家少女主动站出来‘挨打’。
  原来在舞池精灵眼中,他是个这样的角色,所以才塞彩带,夜光手环和钞票给他?
  
  “那个…良同学好!”林霁也从尴尬气氛里回神,友好地伸出手,自我介绍道:“12班班长林霁。”
  
  “班长好。” 转校生腾出一只手与林霁轻拍了一下,而后目光自然地落在叶白身上。
  
  叶白端详着对面人英气轩昂的脸,完全看不懂他这会儿显得意味不明的眼神。
  最后少年略微颔首,语气温吞:“12班叶白。”
  
  林霁紧接着说:“都是同班同学,相互关照哈,你刚转过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
  
  良曦和扶着盆边道谢:“班长客气,我…先去洗衣服了。”
  
  “好,明天班级见。”林霁笑着让开路。
  
  直到良曦和走出去,林霁关上了门,叶白又朝着2号床位看了几眼,不大确定地开口说:“这人你见过吗?”
  
  林霁边脱下他汗湿的衬衫边随口回应:“没吧,学校里有这么帅的人,我不应该没印象。”等他穿好衣服再回头看见叶白还站在衣柜前不动,“快点换,饿死了。”
  
  “急什么,才几点啊。”叶白回神过来,打开身前的小衣柜,从里面挑了件白色的休闲外套,又蹲身从下层抽屉里拿了条蓝色牛仔裤,半开的衣柜门刚好挡住他脱衣时的动作。
  
  “这会吃了,刚好接夜宵。再晚点我还想回去看会英语词组呢。”林霁换好了衣服,就抬腿把脚架在铁床的扶梯上系鞋带,他个子高,穿着条黑色运动裤,两腿修长。
  
  “别说我没告诉你啊,明天英语突击摸底考,成绩不理想的,这一个月都别想翘晚辅导了。”
  
  “什么?”叶白动作停顿,“你没又开玩笑吧?”
  
  林霁立时接道:“卷子我都送去英语教研组了。”
  
  “神烦。”叶白略用力气地反手带上柜子门,发出了啪地一声响,“开学就考,这个破学我不想上了。”
  
  “诶,叶校草,收一点,收一点,这可不像你应该说的话。”林霁和叶白从初一开始就同班,对于叶校草这个脾性很是了解。
  
  这家伙表面上看上去永远波澜不惊,但事实上熟悉后就会发现他个性差得要死。
  更恐怖的是,有十佳称号的叶校草实际上没几个混得熟的朋友,而林霁自己就是其中一个。
  “你每个学期初都厌学得要死,也没耽误你考我前面,消停了吧你。”
  
  “联合体第一你就别想了,明天我可以让你一题。” 叶白换好了衣服就站去一边整理汗湿的头发。
  
  “英语就算了,你让我一题,我前面也还排着夏承钧呢,最后我还是万年老二。”林霁心想,我还真用不着叶校草让这一题。抬头见叶白也换好了衣服,就催他出去吃饭,“好了吧,走吧。”
  
  叶白没回应,而是被对床位桌上的某个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他走到良曦和的桌边,伸手从一堆衣架子下抽出一个圆形物体。
  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夜光手环,几块钱一个,到处都有卖。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手里的这个印着特殊logo,是艺术体的“往生”两字。
  
  “……”
  叶校草瞬间凌乱了一瞬,脑中猛地回忆起几个画面……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新室友特别眼熟了。
  怪不得刚才他用那种眼神,原来这小子他看过自己在台上跳热舞。
  
  叶泠没把学校逛完就接到了叶白的电话,说是在校门口见。等到叶泠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两位招风男孩儿已经在门口当了十多分钟的免费景点了。
  
  “阿姐。”林霁喊姐一向比叶白还要甜。
  
  “林霁,好久不见。”叶泠仍然带着她那黑色口罩,瞥了眼另一人,“怎么了,二白。换个衣服怎么还抑郁了?”
  
  抑郁?林霁很认真地看着叶白那张平静得一如常态的脸。这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就是不一样啊,这表情能看出来抑郁?
  
  “没有的事。”叶白否认,“赶紧去吃饭吧,我饿了。”
  
  刚才不是还不饿吗?怎么这会又着急了?
  林霁看着正在走出校门的白衣身影,确认了他确实抑郁。就因为明天英语摸底考?不至于吧。
  
  考前装抑郁,考后笑嘻嘻?叶白学霸当腻了,改当学婊啦?
  
  三人一起走进一家面馆,点了三份番茄牛肉面、两盘小菜,三瓶花生露。
  
  叶泠坐下后才抬腕,细长的手指从耳边挑下,摘去口罩放在桌子一旁。
  
  她不只是眼睛好看,整张脸孔,从眉目至唇颌都甚为养眼。叶白在叶泠身侧位置,龙凤胎并肩而坐,从路人的视角看去,这两人实在珠联玉映。
  不只是相貌相像,而且神韵气质也很接近,尤其是那份清冷逸然,给人一种卓然不群而难以触及的感觉。
  
  但两人笑起来又大相径庭。
  叶白的笑像冬日暖阳,几乎抹掉了全部的孤冷感。而叶泠的笑像北极星辰,清绝之上又添了几分惊艳。
  
  叶白喝了口花生露,他举起瓶子的时候,衣袖下露出的手腕,细而荧白。注意到林霁直直地目光,伸手在他眼前晃过,“你看什么呢?”
  
  “阿姐真好看。”林霁笑着收回目光,从一旁消毒柜里拿出餐具。
  
  叶白蹙了个眉头,“这学期就转来四高,让你天天看。”
  
  “怎么突然转校?”林霁觉得奇怪。
  
  好听的是转校,实话实说就是被勒令退学。
  就这位你刚才夸赞长得好看的美人姐姐在学期末把霸凌同学的同校混子生打成了植物人。
  
  “七高混不下去了。”叶白放下玻璃瓶给自家老姐想了个像样的理由。
  
  “啊?真转啊?办理入学了吗?”林霁听着叶白不大像开玩笑的语气,这才相信叶泠是真的会转来四高。
  
  “恩,都办好了。”叶泠从脑后拍了叶白一巴掌不让他瞎说,接着道:“不过下个月再上学吧,我还想再多自由几天。”
  
  “…这也太自由了,发出羡慕的声音。”林霁叹息,“回想我从学这些年,绝大部分的耻辱都是来源于他。”
  
  面对指控,叶白完全不在意,“得了吧,你如果差个一分二分那叫惜败,但你差着两位数呢兄弟。”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林霁心力交瘁。
  
  初一的时候有段时间他和叶白同桌,他们俩那时就是校榜双霸,像极了别人家的孩子,似乎很轻松就能考出好成绩,但是林霁知道自己其实有多努力。
  后来他和叶白关系好起来,到那时才发现,这货是真的很轻松!
  
  这一顿饭吃得很快,饭后林霁想早点回去,为明天英语考试复习。叶白和叶泠两人则是想要去超市,两个多月没有回临西,是应该去采办一下。
  三人便在面店门口分开,而事实上他们两家离得不远,就住在相邻园区。
  
  姐弟两人从超市出来,买了一堆零食水果,打车到临江独栋前下车,叶泠提着一袋牛奶走在前面开门,叶白两手提满购物袋慢慢跟在后面。
  
  进秋,院子里的草木开始衰败,两个多月没有人打理,显得有些杂乱。
  
  叶泠进门就随手将购物袋放在餐厅的吧台上,等着叶白去整理,她今天刚坐了很久的飞机,腰酸背痛。
  
  女生边迈上楼梯边嘱咐着:“刚才买的面包和火腿,你明天早上吃,我就不起来给你做早餐了。太累了也不想打扫,明天请家政阿姨来弄吧。我先上去休息了,牛奶和冰淇淋别忘记放进冰箱。”
  
  叶白换好鞋子,把购物袋都拎到餐厅里,开始分类整理,嘴里应了一句:“恩,知道了,晚安。”
  
  凌晨三点钟,叶泠从睡梦中醒过来,拂开遮光帘,窗外的夜空像黑色锦缎一样高悬。
  
  心下定论:倒时差失败。
  
  披衣下楼去喝水,夜盲症患者沿着二三层楼梯墙壁一路走下去,按下了所有壁灯开关。刚迈上餐厅的半级台阶,头顶上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地声响。
  
  正上方的位置,是叶白的书房。
  
  叶泠担心,上楼轻轻推开二层某扇半掩的门,入目的是一个满是乐高模型展台的房间。
  
  百平空间内,灯光点得通明。
  在那些空中花园、机甲战士、魔法学院,宇宙飞船等应有尽有的模型环绕里,叶白就倚身在一个展台边。
  那台子上原本摆放的加勒比黑珍珠号模型散落在了他脚边。
  
  “二白?”叶泠看着那个背影,轻唤了一声。
  
  “姐。” 他没有回头,就那样背对着人,语气低沉:“对不起阿,我太吵了,我刚不小心把这个碰倒了。”
  
  叶泠走近了几步。
  那组散落的乐高已经不成样子,有个别零件也损坏了,这可不像是刮落能造成的,而应该是暴力破坏。其实她几乎可以想象,刚才那阵响声,他是如何残暴对待这组模型的。
  
  “怎么还没睡?” 叶泠问出这话的时候其实根本不是想听答案,因为她知道答案。
  
  叶白这些年几乎每天都这样晚入睡,否则也不会有这间乐高博物馆一样的房间。
  
  “本来想拼完了这个就睡,但是碰坏了。”
  他这样回答,叶泠便这样听着,但她不去揭穿,从来不是因为拼乐高而晚睡,而是因为睡不着才这样打发时间。
  
  叶白有一会没有听到叶泠讲话,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有人用双臂从后环住了他。
  
  “二白。” 叶泠把头搭在少年背上,没有再说话。
  他的弟弟,是个无论做什么事都看起来得心应手的天才,可是唯独在他自己身上,他学不会释怀。
  无论在外面他有多温和洒脱,深夜回到家里还是这样无助得让人心疼。
  
  叶泠知道:七年,整整七年。
  他无时无刻不活在当年的阴影下,一分钟都没有走出来过。
  
  “二白,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你别这样,我很心疼。”叶泠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能让他好受一点,一个人患上心病,她总归是爱莫能助。
  
  “对不起,姐。” 叶白的抬臂覆住了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语气略显疲倦,“我一时没控制住,马上就收拾好…我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有在努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觉得自己的脾气越来越难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