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4183 更新时间: 2020-07-02

					          良曦和翻弄了几下烤盘上的肉,抬头瞥了小五一眼:“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这不在店里刚染的嘛。” 小五在一家造型工作室里上班,这事良曦和是知道的,但是把自己头发鼓捣成这个样子,还会有顾客找他理发吗?
  
  “不帅吗?”小五似乎对自己发型很满意。
  
  几片肥牛在烤盘上滋啦滋啦地冒着油,良曦和动筷给翻了个身,“像只发 | 情的孔雀。”
  
  “草,太过分了啊。”小五不乐意地吹了吹自己的刘海,什么审美啊。
  
  良曦和不理会小五抗议,而是转向不大爱说话的洛子,“洛子还上学呢吧。”
  
  洛子点头语气沉缓:“上呢,也今年高考,混个大专念。”
  
  “恩,那其他人呢。”听似漫不经心地一句,其实也带着一个做哥哥的牵挂,虽然当年他离开临西的时候每一个孩子都有了归宿,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
  
  “都挺好的,大阳念职高呢,川子跟着他爸做生意,最近不在临西,等他回来肯定找你聚。还有……”只有像这样被问话时,洛子才能多说上几句,不然他就总像找不到话题一样杵在一边。
  
  “还有就是……陈夕哥,混得挺好的。但现在和咱们也不是一路人了,基本说不上什么话。”洛子突然说到这个,让良曦和夹菜的动作一顿。
  
  陈夕。
  他很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
  
  当年在临西,他们的关系是最铁的,后来因为事情闹掰了,现在再回想起来……梦境中那个红着眼睛朝他嘶吼的青年再一次浮现在他脑海里。
  算了,也懒得再想起。
  
  “吃饭吧,不说他了。”少年敛眸,神色有些复杂,手上又开始夹菜放到盘上去烤。
  
  小五看着良曦和的脸色明显阴沉,在桌子底下狠踹了洛子一脚。
  
  这傻x你说啥呢?
  提谁不好,非提陈夕?
  
  洛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过了,比刚才更加沉默地缩在了里座。小五瞧了眼对面啃鸡翅的人,开口缓解气氛道:“老大,我干妈没送你来啊?”
  
  “原来要来,但是老良前阵子风湿病犯了,就让他俩都在家里歇着了。”良曦和说着又起开一瓶啤酒,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朝着小五举了举。
  
  看见他情绪缓过来了,小五才一起举着酒杯又安心地喝起来。
  
  久别重逢。
  这一顿饭吃了很长时间,三个人喝了一箱半啤酒。走出烤肉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几人一路结伴走到四高大门,校门口的道路上停了不少车辆,都是家长来送提前一天返校的住宿生。
  
  四高是省重点级高中,虽然也招收自费但是学生质量还是普遍偏高。大部分学生都作为全家的希望,新学期返校这种事自然也是受家长重视的。
  
  进校门的甬路被堵得很严实,中间空隙只能容单人走过。
  
  良曦和站住了脚, “行了,前面挤得慌,你俩就送到这儿吧。”
  
  “老大,四高这学校看起来不错,你那一脚踹不倒的分数在这能混下去吗?” 小五边朝着校园里面张望,边感慨一句。
  虽然他老大当年只在临西读了半个学期的初中,小五也仍然能记得他那个吊车尾的成绩。
  
  “你能别提我黑历史吗?”良曦和回身看了他一眼,拧眉发问。
  
  小五不明状况,“这就黑历史啦?我还没开始说呢,你那初中……”
  
  “得。” 良曦和及时止住,“回见啊,二位。”
  
  谁都有年少轻狂、又二又傻逼的时候,干出点让几年后的自己都脸上挂不住的事情其实很正常,但是总有人帮你回忆就很尴尬了。
  
  “哎呀,不说,不说还不行吗?” 小五和洛子互相看了眼,默契地把这位哥以前校门口堵小姑娘、动不动就带人打群架、逃课看球赛,踩垃圾箱翻墙然后一不小心脚滑掉里面等一系列事情咽了回去,臭屁道:“咱老大应该是…… 诶那个词儿叫什么?”
  
  “品学兼优。” 洛子救场。
  
  “对,品学兼优,一炮当先。”小五还竖了个大拇指出来。
  
  “闭上你的臭嘴,一炮当先是什么鬼?” 良曦和烦躁地把两只手插进口袋,拧身看着这俩人。“滚吧滚吧,回头电话联系。”
  
  “好嘞!那我俩先走啦。” 小五伸手抓了抓自己的灰毛,扭头对着洛子小声道:“咱老大是不是比以前文明多了?他怎么不骂我了呢?”
  
  “刚才还让你滚呢,没听见?” 洛子仍是那个高手话不多的样子,转身就往回走。
  
  “这也骂得太不明显了啊,以前三句不离我亲爹的能力去哪了?“小五自言自语地跟上洛子,“你他娘的慢点,显你腿长了啊?”
  
  转入初秋的天气微凉不燥,下午的阳光极为纯净,不染灰尘地洒在校园里。
  
  良曦和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身边偶尔会经过几个送孩子返校帮忙提行李的家长。不经意间就能听到他们对孩子的新学年嘱托或是夹杂着关切的唠叨。
  
  只有他步履悠闲。
  
  对于其他学生而言,只不过是阔别重逢的旧校园,但对于他而言,这里的一切都还很陌生,每一眼看见的都可能是新风景。
  
  其他的先不说,四高的校园环境的确是不错。
  
  途经篮球场的时候,周边环境明显喧闹嘈杂起来。有几群来得早的男同学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场上挥汗如雨了。一个暑假不见的球友们这会都好像是要通过一场比赛来做见面仪式。
  
  篮球场周围长椅上也坐着不少女同学,或看球或交谈嬉笑。
  
  年轻就是这个样子,总是有用不完的活力和精神。
  
  忽然某片传来一阵欢呼,良曦和循声看去,发现在靠近教学楼一侧的某处场地边,围观人群似乎过于拥挤了。
  
  一群十七八岁的篮球少年,在秋日澄净的天空下肆意挥洒汗水。
  而球场四周围着的大多是女孩子,她们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的某个球员,一边兴奋地探讨。
  
  “叶白,现在拿球的那个就是叶白学长,高三12班的。”
  “我知道我知道,四高的神仙校草,我在初中部的时候就听说过。”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
  “叶白…临西四高叶校草,人帅谦和成绩好。”
  ……
  
  在围观群众的讨论中,叶白这个名字被一次又一次的提起。
  
  每个高中里几乎都会有那么一两个让女同学痴迷的存在,长得帅、会打篮球的排在前面。
  
  年少时的悸动总是容易又纯粹。
  
  良曦和只是在听到高三12班的时候,略微有了点兴趣,单纯地想要看一眼所谓的四高校草长什么样子。
  
  但是叶白,这名儿怎么有点耳熟呢?
  是那个不住校还占床位,花钱给他和柳谦然升双人间的舍友?
  
  迈步朝着人群里挤了挤,惹得几个女生回头看他。
  “喂,你别挤……” 一个女生的半截话梗在了喉咙里,这人也有点帅啊。
  
  良曦和比周身围观女生高出不少,低声说了句不好意思,也不顾忌身边几个女生打探他的目光,带着一脸云淡风轻朝着场上看去。
  
  球场上两队共十人,但叶白在其中非常好认:穿着一身白色球衣,背后也印着名字的字母缩写。
  
  他持球原地起跳时几乎汇聚了全场目光,大家等待他投球时的安静氛围,感觉时间也似乎在瞬间凝固住。侧颜被投球的手臂遮挡住了大半,只露出一双澄澈的眼。
  
  叶白虽然是个男生,却肤色极白,比同场的少年们白出几个色度,在日照下从远看去,全身皮肤犹如蒙上一层淡金色的雾光,朦朦胧的,让人移不开眼。
  
  球如同抛物线投出,坠落而下,三分精准入篮。场下立刻响起欢呼,隐约间“叶白学长”的词眼亦可闻。
  
  少年放下手臂,礼貌性回身朝着围观人群望去一眼。微湿贴额的黑发下是张俊朗的年轻容貌,五官精致,清逸斐然。
  
  目光所及,皆是烂漫少女,叶白丝毫不吝啬地回以炫目笑容。
  明明是张清冷绝尘的脸,染了笑意竟刹那间如阳光猛地拨开云层,清泉泛波般温柔进心潮,一笑就阐释了什么叫“皎如玉树临风前”。
  
  叶白。
  这个名字在良曦和脑中过了一遭,然后回忆起了在往生酒吧里见过的那条驻唱小蛮腰。
  
  良曦和忍不住嗤笑。
  不知道临西四高叶校草的艺名是不是叫“舞池精灵”。
  
  刚才那个女生说了什么临西四高叶校草,人帅谦和成绩好。
  难道不是舞池精灵草吗,夜店三杯倒,腰也扭得好?
  ……
  
  良曦和刚离开篮球场不久,叶白的球赛就结束了,他和几个同伴一起下场,走到休息椅边。
  
  黄色木椅上,放着几包纸巾和五六瓶运动饮料,水瓶身上还贴着便利贴,写着:“给叶学长。” “叶白” “今天也是神仙男孩。” “叶学长,开学快乐。”
  
  也有一瓶柠檬c的瓶身上写着:“林霁学长”。
  
  “诶呦喂。” 有眼尖的男生看到便条,一把拿起那瓶柠檬c拧开,起哄着说:“林班长太可以了,硬是在叶白的群众路线里开发出了一条自己的独木桥啊。”
  同行男生们也是调笑几句,便各自收拾外套去了。
  
  林霁在叶白眼前拧开一瓶写着他名字的水,举了一下后征求意见一般开口:“不介意吧,叶校草。”
  
  正把外套披到身上的少年都没正眼看上一眼:“介意,你倒是放下啊。”
  
  “我不。” 林霁赖皮,仰头把水灌下小半,用手背拭去了下颌的汗珠。
  
  林霁是典型的邻家帅气男孩,187往上的身高,性格开朗,长相阳光,在他右眼角有一颗泪痣,淡淡的颜色却成为了整张容貌的又一记忆点。
  
  清爽,犹如微风里的云。
  
  “少来,以前的不都被你喝掉了。” 叶白用毛巾随意地擦了下头上的湿汗,虽然已无发型可言,却并不影响整张脸的高颜值。四下寻觅了一圈后问林霁,“你看见我帽子了吗?”
  
  “你来的时候带戴帽子了?” 林霁没什么印象。
  
  “戴了,拯救发型的,黑色鸭舌帽,上面印着……” 少年顿了顿声。他已经在人群中某处看到他的那顶帽子,黑色帽檐上印着他名字缩写的,正戴在一个女孩子的头上。
  
  女孩子们仍然在旁谈论着他们的叶校草,还普及给新生学妹们,这是个什么神仙少年。
  
  在临西这种考学大市,各重点高中间都是存在竞争对比的,而四高的叶白、林霁、黄熙智在各种正式考试中,一直让四高力压二三附十一高,独占十二校联合体理科前三。
  
  长相好,成绩好,运动也好的学生,怎么可能不受欢迎。
  实验十二班林霁和实验九班黄熙智都是本地富二代,只有叶白的家庭情况一直都没有明确定论,但这并不影响他在临西四高三人男团中的c位。
  
  正在讨论的女生中忽然有人低声道:“哎哎,叶白过来了。”
  
  叶校草就微笑着从一群群人身边走过,最后停步在了一个戴黑帽黑口罩的女生身侧。他歪头盯了那人两秒钟,才轻笑出声,“怎么还偷我帽子戴?”
  
  黑色口罩下传来清婉反问声:“不行?”
  在黑色帽檐下露着一双光华潋滟的黑色瞳孔,只一双眼睛就是很好看的。
  
  “行啊。” 叶白笑得极自然,目光垂落到女生手里的维生素水,问也不问就伸手接过去。拧开瓶盖,凑到嘴边喝了两口,喉结滚动时细瓷样的皮肤上有汗水滑下来。
  
  围观人群中响起一阵窃窃私语,隐约可以听到几句。
  “她带了叶白的帽子?叶白有轻微洁癖吧。”
  “语气这么温柔,不会是女朋友吧?开学前一天,我失恋了。”
  “卧槽,叶白搞对象了?”
  “我酸了,他从来没喝过我的水。”
  ……
  
  叶泠听到身边小小声的讨论,又落目回叶白身上,这小子,还挺有女生缘的。
  
  “不是在国外度假吗?怎么回来了。” 叶白抬手摘下叶泠的帽子,又扣回到自己头上。
  
  女孩整理了一下被他拨乱的高马尾,漫不经心回应:“国外哪有国内好,我这是提前来考察一下,好的话我也想转过来。”
  
  “啊。” 叶白已经在岑宁姐那里听说一点她从七高退学的事情了,轻声说着:“那你慢慢考察吧,我回宿舍换身衣服,一会和林霁吃饭,你也一起吧。”
  
  “知道了,” 叶泠摆了摆手,便转身去随意逛校园了,她那长卷发束成的马尾在身后颤动着,甚是欢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