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4298 更新时间: 2020-07-02

					          603宿舍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紧邻着602、601室,还有洗漱间,晾衣房。
  
  宿舍门是自然的橡木色,银色把手,显得十分干净。木门侧的墙壁上贴着这间宿舍内的人员名单。
  一床 林霁 高三12班
  三床 叶白高三12班
  四床 柳谦然高三12班
  
  学霸寝室啊。
  
  刚才在办公室填表格的时候有看到这个叫林霁的是12班的班长。
  一般来说,精英班的班长都是品学兼优,各科老师的心尖子,能安排到同寝室的学生基本也不会差。
  
  良曦和按照宿管老师说的,把自己的姓名条贴在了二号床的位置,然后摸出钥匙开宿舍门。
  
  出乎意料,宿舍里居然有人在。
  
  四号床的柳谦然是个戴眼镜的少年,长得干干净净,斯斯文文,身高大概一米七出头,体型也偏瘦。
  他的床位刚好在门边,良曦和进门时他正坐在桌前,扭头过来时两人都吓了一跳。
  
  “你好,我是转校生,刚分到这个寝室。不好意思,我以为没人就没敲门。”这样的照面确实略尴尬,转校生良同学不得不解释一句。
  
  “没关系。” 柳谦然只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热情反应又扭头回去了,看起来应该是个安静又腼腆的人。
  
  良曦和自己也不是个爱和陌生人讲话的人,尽管他们是室友,但目前为止还只是互不知名字的关系。
  
  四人间是校园宿舍最常见的上层床下层桌,一号和四号床位靠门,二号和三号床位靠窗。
  良曦和随手带上门,拖着行李到自己床位前,打扫卫生再收拾行李。
  
  柳谦然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良曦和的二号铺,好像想要说什么,但是没有开口。
  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良曦和也没有多问,继续动手整理。
  
  他很快擦完了床铺板和书桌,瞥到对床的时候,忽然发现那桌上架上竟然没有一本书,如果不是床上铺着被褥,就好像没有人住一样。
  
  柳谦然这时才轻声开了口:“你,需要帮忙吗?”
  
  “不用,谢谢。”良曦和干脆回应,我把活儿都干完了,你才说要帮忙,怎么看这都有点马后炮的意思。
  
  “门边的柜子,你都可以用,”柳谦然微顿了一会后指了指两侧的储物柜说:“二号三号是叶白和林霁,他们俩都不住校的。”
  
  “不住校?”良曦和这才注意到一号位的林霁桌上也没有几本书。
  而柳谦然的书架和书桌上都摆满了教材和习题,这才应该是一个高三住宿生应该有的寝室氛围吧?
  
  柳谦然点头,“他俩的床位就是午休休息用的,晚上走读,从高一就这样。”
  
  原来他一个人住了两年单间,怪不得觉着有点孤僻。
  
  四人间变两人间,可以可以。
  简直是意外惊喜。
  
  转校生对于这样的情况自然乐意接受,原本还想着四个人的寝室晚上睡觉时可能会有些吵,这样相比肯定是好多了。
  
  “知道了,谢了。” 良曦和想着拿到校服还需要一阵子,就先从旅行箱里拿了几件当季衣服,挂在衣柜里。
  差不多抬腕看了眼时间,下午一点半,收拾得还很快,再抬眼朝四周看一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就在这时,柳谦然终于说出了一直欲言又止的事情,“同学,我刚才就注意到了,你没有被褥吗?”
  
  “啊?” 转学生愣住一秒,“学校宿舍不会是不统一发内务用品的吧?”
  
  柳谦然自己也环顾了一周,才又淡定开口:“你看我们三个的被子和床垫,长得也不太一样吧?”
  
  “……”
  
  “出校门往南走有个百货商场,被褥应该会有,床垫的话,你碰运气吧。” 柳谦然的语气依旧淡定无比,但在转学生听来,简直就是无情。
  
  这运气要是碰不着,他还不睡出风湿病、肩周炎,筋骨痛来?
  
  转学生提心吊胆地到附近商场去逛了一圈总算买到了被褥,只是被子有点薄,眼下一阵子倒是可以,再过一两月盖起来就该冷了。
  又拎又抱,终于把一大堆东西送回了寝室,柳谦然还在做题,两个人依旧也没什么交流。
  
  良曦和又整理了一会,把床铺铺好,生活用品都摆好,然后随手拍了一张宿舍照片,正准备发回家里报备,突然想起昨天良母的朋友圈。最后还是删掉图片,简洁地发送几个字:住进宿舍了。
  
  折腾了好一会后,才拿着洗漱用品去淋浴房冲了个凉水澡。
  两天长途,坐飞机赶火车,带着行李奔波,现在终于一切都收拾好了,疲惫感就铺天盖地。爬上了床铺,脊背刚挨上被褥就酸疼得不行。
  
  就在一个瞬间,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在舞台中央扭动腰肢的画面,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草。
  这可不是个好信号。
  
  良曦和随手抓了手机过来,校园论坛、周边报、当地助手…等等能了解到临西和四高的资讯,胡乱地浏览起来。
  他虽然本就是临西人,但因为近几年的变化太快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竟然觉得这座城市有点陌生了。
  
  就这样一直刷着手机,床下面的柳谦然也一直都埋头做题,中间停下吃了一桶泡面,闻起来应该是老坛酸菜。
  他吃面的声音听起来细细碎碎的,仿佛是不张嘴含着食物咀嚼的声音,应该是种特斯文的吃相,倒也符合他安安静静的样子。
  
  学校还没开学就搬回来住了,应该是个外地的学生,不然不至于宁可呆在宿舍吃泡面。学习也刻苦,在书桌前一坐几个小时都不动,从侧面看他眼镜片上一圈又一圈的,度数应该挺大的,学习累的?
  
  柳谦然就那样坐着,丝毫没察觉那个连话都没说过两句的转学生,已经闲着没事地把他解析到什么程度了。
  
  大概十一点钟,在床上翻了十几遍身的良曦和还没有睡着。
  受童年提心吊胆生活的影响,他一向浅眠,有一点光亮和声音都睡不着,而一号床仍然开着台灯在算题,笔尖和纸张摩擦的沙沙声不绝于耳。
  
  蒙头睡也太闷了,不蒙头是真的睡不着啊,走读惯了,住宿舍是真的不适应,明天该去买耳塞和眼罩了。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柳谦然还在做题,但良曦和觉着他的台灯好像调暗了一些,他近视都那么严重了,这样下去会不会瞎了啊?
  
  住进宿舍的第一夜当真不美好,室友竟然做题做到下半夜,转学生遭受了灯光刺激和心理折磨的双层打击。
  
  8月30号。
  距离临西四高开学报到还有一天。
  
  睡得并不好的良曦和一直赖床到了十点多才起来洗漱,柳谦然没在宿舍里,大约六七点钟他就出门了。
  
  转学生不得不拜服。
  这室友绝对是个狠人,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收拾妥当后已经是中午了,良曦和换上一套休闲装也出门,前一天晚上他约了两个以前的朋友一起吃午饭。
  
  四高地理位置稍有些偏僻,距离市中心也有些距离。良曦和边走边观察着路两旁的景物,门前的街道不算太繁华,但绿化还不错。最后他立在了烤肉店门口的一颗杨树下。
  
  头顶的叶子偶尔被风吹过沙沙地响,那种自然的声音实在让人心情愉悦。
  
  在路人视角中,一个长相帅气,身材昕长的少年站在人行路的台阶上,似乎在等什么人。他穿着束脚休闲裤,踩着双黑白相间的帆布鞋,偶尔会抬脚轻踢石阶来打发时间。
  即便是完全陌生的人看到他,也会觉得这是个极具蓬勃朝气的男孩子。
  
  事实也是如此,虽然良曦和在原学校就是个学习成绩与打架逃课“文体并举”的模范生,但单从他的衣着外貌和神情举止来说,绝对不会给人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简单来说,就是不想群架一打五的考神不是好校霸。
  
  这时,不远处两个大概同龄的男生边走着边朝着这边望。
  他们中的一个精瘦黝黑,身高175左右。头发染着银灰色,长相不差,只是带着的痞气过盛。
  另一人个头儿稍高些,身板也结实些,寸头,或许发型原因,整个人显得有些强势凶狠。
  
  灰毛小子的视线刚落在良曦和身上那么一刻,眼里就立刻就泛起了光,大步流星,最后颠跑起来,嘴里还兴奋地喊了声:“老大!”
  
  良曦和闻声回头,看清灰毛长相后,刚应了一声:“小五。” 就被他从身后锁喉式揽进怀里。
  
  “老大!我想死你了!” 灰毛爽朗地笑声里就能听出他的激动和开心,“我好几年没见你了!”
  
  “胳膊伸这么高,你累不累?”良曦和被他勒得呼吸困难。
  
  “我不累,我想你!”灰毛的声音里带着些许颤抖,几乎接近哭音,自从他们各自被领养后,就再也没有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
  虽然眼前的人已经从里到外换了一副样子,但小五知道,这人还是他的心里那个老大。
  
  “我的天,你可别给我哭啊!出息。”良曦和掰着他的手腕拯救了自己的脖颈,并且在灰毛身后看到了寸头,“洛子长高不少,我走的那年你还没有小五高,现在得有一米八了吧?”
  
  “哥!”名叫洛子的男生重重点了点头,“嗯!一米八了。”除了这一声哥是发自内心地脱口而出以外,他再也想不出来自己还能说什么来表达心情了。
  
  良曦和笑笑,洛子小时候就不怎么会表达,还记得以前在院里的时候他就这样,吵架了他总是站在最后面,动起手来就第一个冲上去。
  好几年没见了,个子长起来,嘴皮还是没变,眼圈都泛红了,也说不出来像小五那么肉麻的话。
  
  良曦和不喜欢这种悲悲戚戚的场面,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再见面应该是开心的才对,开玩笑道:“看看你俩,这么大身板,哭什么啊?见面了还哭,那看不见我的时候还不得给我上香啊。”
  
  “不是,老大,没上香,但是也差不多了” 小五声音还没有平复下来,“自从你走后,我活着都没意思了,吃饭也不香,打架也不起劲儿。”
  
  “得。”良曦和立马打住,“你那是打架不起劲吗,你是打不过人家了吧?”
  
  “我不是!我这一套降龙拳,一个打仨不费劲。”小五说着还真就很像样地比划了两下。
  
  “你起名还能再衰点吗?” 良曦和抬手朝着小五后脖颈打了一巴掌,“别在这站着了,进去吧,我早饭还没吃呢。”
  
  “那快进去吧。”小五闻言赶紧拉着他进店“老大,这家烤肉店去年开的,味道绝对不错,这边学校开学的时候。天天爆满!……”
  
  良曦和把手插进口袋,回应说:“你在吃这方面的能力,我不怀疑。”
  
  几人一边聊着一边进店,在一个靠窗的四人餐位坐下了。
  
  “老大,你这越来越帅了,十里八街的都装不下了,这气质,绝对临西一枝花了。”刚坐下的小五就开启了彩虹屁模式。
  
  “我刚才说你了吧,不会起名别瞎起。”良曦和从服务生那接了菜单又递给对面两人,示意他们点菜,自己掏出手机低头随便刷了起来。
  他不挑食,能吃饱就行。小五和洛子都知道他这点也就没有推来推去,俩人大大方方地研究起来。
  
  等到服务员生点好餐后带着菜单走后,小五又接着打开话匣子:“老大,这三年多你变化挺大的。”
  
  “变化?什么变化。”良曦和这才从手机屏幕上抬了抬眸,眼神饶有兴趣。
  这五年自己确实变得太多了,面前这些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也很想知道他们的想法。
  
  “我也说不好。”小五想了半天的词儿最后也没说出来,反而朝着身边一摆手,“洛子你说,老大哪不一样了。”
  
  洛子闷声半晌,终于憋出一句:“挺不一样的,也没有以前楞了。”
  
  小五也点头附和:“恩,反正就是越来越像个正经人了。”
  
  “哦。” 良曦和沉声:“我他妈谢谢你俩。”
  
  菜上齐后,三人各自动筷,吃到一半的时候小五点了根烟,又随手要递一根给良曦和,没想到对面人摆了下手,“不抽。”
  
  “咋啦,戒啦?” 小五惊讶。
  
  “戒倒没有,就是不常抽了。”良曦和把以前肥牛放上烤盘,又把快烤糊的鱿鱼翻了个,再抬头时还看见小五盯着他,自然地补上两个没什么信服力的字,“养生。”
  
  “你不会要和我说,你酒也不常喝了吧?”小五似乎听到了什么让人惊恐的消息,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不至于。”良曦和笑言,说着就把自己杯里的啤酒喝了下去。
  
  从前打架不要命的人,这会谈起了养生?
  不过不抽烟好,至少说明老大没有以前那么多烦心事儿。小五用筷子搅拌着自己酱料碟里的麻酱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