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4054 更新时间: 2020-07-02

					          良曦和看着这条朋友圈愣了十秒以上。
  
  什么鬼。
  老妈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在老两口眼中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自己至于把良工烦成这个样?
  千里探亲没有什么热情款待就算了,他也不需要这个,但是拒之门外可太过分了吧。
  
  良曦和闷着气在动态下面评论一条:一米八三的帅弟弟会被拒之门外?
  刚评论完就收到了良母的回复:你懂的呀。(微笑表情)
  
  某良姓少年懊悔地叹声气:自取其辱。
  
  良曦和忿忿不平了几分钟,直到表哥的消息再次发过来。
  —— 往生酒吧,过来吧。
  —— 从你刚才拍照的窗口往外看,灯光最炫的那条街里有一片蓝色的。
  
  良曦和看完消息下意识朝着窗外看上一眼,真的看到远处某建筑楼顶打着幽蓝色的激光束直冲夜锦。那就是本区最有名的往生酒吧?
  怪不得良工不怎么回来住,原来这片是酒吧夜店一条街,爸在这给哥买房,到底是有多想让他融进都市夜生活?
  
  少年觉得有些疲惫,朝着沙发里又靠了靠,手上打字回复过去。
  —— 得了吧,今天累了。
  —— 喝酒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赶紧出来,你明天又不上课。我俩都快到了,在往生里面等你。
  
  “……”
  他的这个表哥啊,别的不说,吃喝玩乐这种事绝对是一流,而且是爸妈都勒令不让一起玩的那种。
  就这么一会时间,已经把他安排地明明白白了。
  
  抬腕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半,反正这会也睡不着,去喝点东西助眠也好。
  
  手上打字回复了个ok,就地起身套上衬衫黑裤,披了外套。
  在镜子前随手抓了两把还没干透的头发,刘海儿贴在前额上,并没有阻挡了少年的帅气和意气风发。
  
  抓着手机和钥匙就出了家门。
  
  从窗口看着不大远的距离,也弯弯绕绕走了三十几分钟。
  八月末的夜风还是有些凉的,黑衬衫领口灌进丝丝冷意,少年下意识把外套拉高了一些。
  
  酒吧是声色犬马之地,大抵风格都逃不去灯红酒绿,繁弦急管。
  
  而往生更不单单是酒吧,而是清吧夜店KTV的三合体,它之所以有名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驻唱乐团和调酒师。
  尤其是开在这样容易让人迷失自己的超级都市里,客人林林总总,抱着不同的想法和心情来这里纵情享乐,纸醉金迷。
  
  这个时间正是店里最热闹的时候,良曦和越过吵杂的公共舞池迈上二楼,表哥和舍友都已经点好了酒坐在高台了。
  
  “就这么几步路,你走得就不能再慢了。”表哥颦眉不满地嚷嚷。
  在他身旁有一个长相斯文的室友,良曦和对初次见面或者不熟悉的人都不会表现得很熟络,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便过。
  
  “我没迷路就不错了。”少年搭坐在高台椅上,一边对服务生道:“内格罗尼,谢谢。”
  
  吧台内的酒架上摆着各样酒瓶,在变幻的灯光下折射出神秘又诱人的颜色。
  调酒师们的手法绚烂异常,摇酒器在他们掌间温驯而跳脱,在灯光下注视久了,会让人有些眩晕又莫名兴奋。
  
  良曦和盯着吧台一角折映着的金色光芒出神,直到中央舞台上换了主唱才被吸引了注意力。
  
  “往生的驻唱歌手都很有吸引力,不过这个我好像没听过。”表哥用一种常客的口吻表达了观点,实际上这个酒吧他一个星期最少来三次,他都没见过的驻唱那就是真的很少出场了。
  
  即便舞台灯光打得昏暗,也可以看出刚刚上台的歌手十分年轻。
  大概一米八多点的身高,穿着件松垮的黑色薄衫,身材看起来很瘦,一条青色牛仔裤勾勒出腿部细长的线条。
  
  他坐下微调了下话筒的位置,一束白光刚好打在他的颌线,虽然看不清整张脸,但略清瘦的下颌,和色淡如水的唇,让整个人都显清冷。
  
  他要唱的歌是Bressanone,乐队起调就可以听出来,但他开口的第一句就让人意外着迷。
  “HereIstandinBressanone”
  少年和缓的声音与意料中的基调并不相同,仿佛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开端。
  
  “Withthestarsupinthesky”
  “AretheyshiningoverBrenner”
  “Andupontheotherside”
  …
  一词一句,每一个颤音,孤独又性感。
  
  或许对于深夜酒吧里的失意散客而言,应景进了骨子里,刹那间的舞台变成如同歌词一般密布着星光的苍穹,让人心潮翻涌,不能自抑。
  歌至高 | 潮时,少年音色并没有原曲的震撼感,却也很有味道,似乎能勾起回忆,让听客想起记忆中封存的某个人。
  
  “没骗你吧,这儿的驻唱和酒都不错。”表哥朝着身边的人挑了挑眉,示意他这一趟来得并不亏。
  
  “天生的嗓音确实很吸引人。”良曦和的评价,客观又主观,唱得确实不错,外形比歌声本身更瞩目也是真的。
  直到把整首歌听完,他才抬手把酒杯凑到嘴边饮了一口。
  
  只一首唱完,年轻歌手就下了台隐匿到一片灰色的阴影中去了,酒吧的背景歌调逐渐热烈,中央舞台也升高起来,午夜场就此开始了。
  
  等到他再登台时,中央场正放着一首略燥的舞曲,单手扣了一顶鸭舌帽在头顶,接着就开始随着音乐跳起舞来。
  
  酒吧的中央舞台很明显是不能随意登上的,只有主舞才能像他这样只身立正中。背景音带着强烈的节奏感,少年踩点舞动的身影瞬间成为最热焦点。
  他身上原本就是件宽松的薄衫,双手举过头顶时,衣襟上移,露出的腰身出奇细瘦,但灯光掩映下还是可以看到小腹上方四块精巧紧致的肌肉。
  
  来回摇摆舞动的身姿在投射光束下轮廓凌乱,撩人却不至媚俗,晃荡着满台青稚气的荷尔蒙吸引着成群的女客聚在台下接受着侵染。
  
  “我去,这身材。”表哥从舞池收回目光,一时找不到词汇形容。
  他第一次觉得纤瘦和阳刚,稚气和野性竟然是可以并存的,虽然觉得有吸引力,却还是碍于性别收敛了一些。
  
  良曦和的视线却是毫不避讳地落在某少年的腰上,举杯喝完了最后一口酒,喉结滚动着咽了下去。
  
  “你还盯着看?小心被掰弯。”表哥调笑。
  
  良曦和摇头,轻笑出声,“我是在想,这腰一脚踹上去,能在床上躺几天?”
  
  表哥似乎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还蛮严肃地对上良曦和不怀好意的视线:“你确定,是用脚踹的?”
  
  良曦和眼神戏谑没有回话,而是抬手朝身边人举了举酒杯。
  
  热舞跳完,中央舞台沉静了好一会。良曦和同表哥、舍友三人又各自点了杯酒喝完,只小酌了一会,时间便过了午夜,又指向凌晨。
  
  “去趟卫生间。”表哥那个安静的舍友全程都没有说话,这会只嘟囔了一句便起身欲离开。
  他看起来心情不大好的样子,一晚上只顾着往自己嘴里灌酒。
  
  这个年纪,就是一边无所畏惧,又一边多愁善感。
  
  “恩,喝得差不多了,我也去趟。”表哥随即也跟上,只剩良曦和一个在吧台边独饮。
  
  调酒师调了杯白俄送到良曦和手边,在背景音乐下隐约听到他说话,“先生,一位女士的赠饮。”
  
  良曦和顺着调酒师手指的方向看去,人影缭乱,最终也没看清是哪位,只好转回身又端坐回高台边。
  身形还未稳住,侧旁就有一人扑撞在吧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侧眸就见刚才称霸舞台的驻唱兼Dancer摊在他身旁座位上,只听刚才的声音应当撞得不轻。
  
  这架势,像是,喝多了。
  
  刚想看看他醉死没有,这位就从吧台桌面抬起了头直视着良曦和,神情并不带半分伤感或是落寞,就是单纯地酒后发懵。
  
  刚才少年人被隐在黑暗里的半张脸孔,清绝俊朗,双眉细密,在酒吧迷幻的灯光下,犹如弦月微扬,鼻峰挺拔,瞳孔也泛着偏褐色的光。
  
  他用一种陌生的,带有审视性的眼光看着良曦和,他看不大真切,只觉得眼前人额前的碎发下似乎是一双带电的桃花眼,绝对让人印象深刻。
  
  这是被灌了多少啊?
  
  良曦和蹙眉,下意识地想离远一些,但被那人压住了袖子,俯身用了些力气把自己的衣服抽离出来。这短暂的靠近间却觉得他身上并没有什么难闻的酒气,而是舒爽的气泡酒味道。
  
  终于,那条小蛮腰有了下一动作。
  他旁若无人地把手伸进自己的领口,胡乱地摸着,半晌抓出了一把亮色的彩带条。
  
  这是怎么撒进去的?
  良曦和眯眼间,似乎在脑中过了几个不是很健康和谐的画面。
  
  再仔细看了一眼这个舞池精灵的样貌,虽然灯光迷乱,他的眼神也迷离恍惚,却还是给人一种年纪小的单纯样子。
  
  大概也就是在成年的边缘吧。
  
  似乎是酒精的作用,舞池精灵有些神志不清地把彩带条撒在了眼前人的黑发上。
  
  良曦和静静地看着彩带从自己头上飘下,然后铺落到了地面,好脾气地开口问:“什么意思,兄弟?”
  
  少年不答,接着伸手掏领口,又掏出一个夜光的塑料手环,仍是不容分说塞进良曦和怀里,然后接着再掏。
  
  “……”
  一个醉鬼有点脑残,还有点……可爱。如果不是真醉得离谱,就是在故意引人注意了。
  
  虽然长相身材没得挑,但在夜店这种地方,良曦和肯定是没兴趣被这样撩扯的。
  
  更何况,是个男的。
  
  就在他打算不计较直接走人时,少年从衣服里掏出两张百元钞。
  
  被钞票甩到脸上的时候,良曦和的神色终于从不解转为了然,目光直直地落在少年脸上,语气顿悟般:“我知道了,你想买我。”
  
  但我就值两百?
  开什么玩笑啊,大兄弟。
  
  良曦和还没再说什么,一个路过的礼宾员就上前来架了舞池精灵一把。
  “不好意思,这位客人,我们驻唱喝多了。”
  
  “没事。”良曦和把两百块钱从地上捡起来递还给礼宾,“回头等他酒醒了,告诉这小子我不卖。”
  
  礼宾的神色在那一刻诧异极了,半晌才扶着人点头道:“实在抱歉。”
  
  良曦和摆了摆手从高台椅子上下来,留下那杯还没动的白俄到卫生间的路口去等他的表哥。
  
  表哥和舍友刚出来就看见倚身在一边的熟悉背影,一时疑惑,“你也要去卫生间?”
  
  良曦和回身对着他摇了摇头,“不去,走吗?困了。”
  今天也坐了很久的车,明天也还要早起,自己并不打算在这个地方买醉太久。
  
  “啊。”表哥狐疑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他突然间的怎么了,只当是呆腻了,“那就走吧。”
  
  三人刚走到楼梯口就被订台经理给拦了一下。
  穿着制度的经理展着招牌式的笑容道:“实在不好意思,刚才给这位先生造成困扰了,为表歉意,给先生和两位朋友做了消费免单,刚刚支付的订单费用已经原路退还了,往生Club祝几位生活愉快,欢迎下次光临。”经理说完就做了个请慢走的手势。
  
  “卧槽,你干什么了?”表哥下楼梯时还惊讶着,不就是去了一趟卫生间的时间吗?居然被往生做了免单了。
  身边这人没喝多啊,应该不会做什么酒后乱性的事情吧。
  
  “什么也没干。”良曦和随口应。
  
  表哥一脸懵逼,“什么也没干人家给你免单?疯了吧。”他抬手挡了一下,放低声音接着说:“知道往生老板是什么人吗?在这地方动手推侍应生一下都得赔到八千才能了。”
  
  良曦和笑笑,他又不会真的去踹了Dancer的小蛮腰,“那估计是他们驻唱面子大吧。”
  “驻唱?”表哥不明所以。
  
  “恩,那小子刚才要买我来着。”
  
  “草。”表哥压低声音笑骂了一声,“你特么能不能别这么招蜂引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