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全文完结阅读

小说: 两人同心必有一怂 作者: 提裙 字数: 4067 更新时间: 2020-07-02

					          北方八月末的天气已经过了最炎热的时候。
  良曦和拖着行李刚走出机场就感受到了外面晴朗的阳光,不自觉地抬头看了眼天空,像水洗过后微微褪色的蓝画布,铺染着丝缕状的云。
  
  机场服务大厅里正响起一条航班延误的播报,少年迈开长腿朝着出租站走去,把噪音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随手拦了一辆车,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示意师傅开一下后备箱。
  放好行李后坐上副驾驶,把手机上的地址找出来给司机看:“到这个研究所。”
  
  在车子发动的过程中良曦和发了一条微信。
  —— 哥,我上出租车了,正要去你那儿。
  
  很快手机就嗡的一声收到了回复。
  —— 门卫比较严,快到的时候再告诉我。
  
  良曦和读完消息后放下了手机看向窗外,透过车玻璃欣赏着外面闪动而过的景色和建筑。
  虽然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是一线城市的标配,但这里却有些与众不同的魅力。
  
  这个城市的每一寸土地似乎都蕴含着神秘和机遇,让人心生向往和敬畏。
  
  这是他第一次来A市,果然这里包容又霸道的氛围是其他城市不能比拟的。但越是处身繁华的大都市,越是让人没有安全感,这样的地方显得一个人太过微渺,既激人奋进,也使人堕落。
  这里既是无数人的天堂,也是无数人要逃离的地方。
  
  在等红绿灯的时间里,司机大叔扭头打量了一下身边这个年轻俊朗的男孩,循着他的视线也看了一下窗外,几乎每一个来到这座城市的外地人都会被它吸引着。
  
  “小伙子打哪儿来啊?”
  
  良曦和从窗外的世界中收回目光,礼貌性地与大叔对视,简洁又笼统地回答道:“江南。”
  
  “怪不得长得这么帅嘛,江南好地方啊!水土养人,也出才子佳人。”司机大叔在A市生活了半辈子还没有机会去上一览塞上江南,不免叹惋。
  
  也许是因为职业原因习惯态度热情,又或者是因为他真的是对江南水乡有什么情愫向往,反正给人的感觉就是他马上就要作诗了。
  良曦和只笑笑没有再多搭话,靠在椅背上伸了伸腿,接着又看着窗外去神游了。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后才在目的地下车,研究所的院门里已经站着一个穿白色大褂的修长身影了。
  
  良昭身高一九一,双手插在白卦口袋里倚着石柱等候,身姿挺拔昕长,一头黑发比他从前在部队时长了一些,五官轮廓深邃,带着些疏而不离的气质。
  
  “哥。” 即便已经许久没见面,良曦和面对着这个从小就全面压制自己的男人时,仍然有些中气不足。
  
  良昭却并不觉得有什么,随手从弟弟那儿接过了一件行李,顺便问声:“吃饭了吗?”
  
  “上飞机前吃了。”
  
  闻言的良昭抬腕看了一下表盘,“也好几个小时了,跟我去食堂吃点?”
  
  “带家属吃食堂?”
  这么帅一个弟弟千里来探望,就带着吃食堂?良曦和在心里吐槽了一下。
  
  良昭选择不接收弟弟的抗拒信号:直截了当道:“待会我还要忙,过来吧。”说着就把行李暂时寄放在了门卫处。
  
  少年垂头放弃:就听领导安排算了。
  
  趁着良曦和不留神时,良昭伸出手比了比他们的身高差,然后又把手插回了口袋,自然地下结论道:“一米八零。”
  
  “一米八三。”少年立刻纠正。
  
  “别谎报。”良工一脸冷漠地驳回转身朝着食堂领路。
  
  这怎么是谎报?本来就是183,净身高183,183半年了!
  穿上厚底鞋就是185,抓个头发187,谎报几厘米之后是一米九。
  
  在这件事上良曦和并不打算妥协,边跟上边倔强开口说给那人听:“良工,科研人员,数据说话,请你尊重事实。”
  
  “还能长的,太计较你就输了。”良昭语气平和:“别人说我一九零的时候我从来不纠正。”
  
  这是一样的吗?
  把一米九一的人说成一米九,和把一米八零的人说成一米七九,这能一样吗?
  
  良曦和还想再说什么,看见迎面走来几个技术人员就咽了回去。
  
  “良工。”
  
  “良工好。”
  ……
  
  良昭点头回应,技术人员们看见后面的良曦和也没有多问,只笑着示意便走过了。
  只是这样一来,身高这个话题就错过去了,如果再提起来就好像是他真的很计较一样。
  
  研究所的占地面积很大,林院景致不错,道路也弯弯绕绕,良曦和又跟着走了一会,才来到了食堂的两层建筑前。
  
  刚迈上几级台阶就看见有位容貌清丽的女性工作人员迎面出来,见到良昭很是热情地打了招呼,“良工这个时间才忙完啊。”
  
  “陈医师。”良昭点了点头回应。
  
  陈医师看了眼站在良昭侧后方的少年,“这位是?”
  “是我弟弟。”
  
  “您好。”良曦和上前半步朝着笑容灿烂的女科研人员俯了俯身。
  虽然不认得,但同一个研究所里面的人总归就是大哥的同事。
  
  “你也好,兄弟两个都是大帅哥啊。”陈医师笑着回应,她从前对良曦和只是略有耳闻,“听说明年要参加高考了?”
  
  少年应声道:“是,今年转学读高三。”
  
  女研究员又和良工说了几句研究项目上的事情,良曦和听不懂也不插话,只是静静看着他那个性薄凉的大哥如何自如应对。
  
  之前听良母说过,这家研究所里有不少优秀的女性研究员,其余也不乏有倾心他大哥的人,只是他大哥那个高精机器一样的大脑里压根儿就没装着这种事。
  
  每每提到这个的时候,良母都会有感而发:儿媳无缘,抱孙无望。
  
  良曦和此刻也点头深以为是。
  
  等到他们聊完后,兄弟俩才走进食堂。良昭在实验室忙过了午餐时间,现在餐厅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只在边角零星坐着几个白褂的科研人员,他们互相间并没有搭话,只礼节性地点个头。
  
  想让弟弟自己去打餐的良昭抬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背,不想却让他下意识地一颤,然后把背挺得笔直。
  良工见弟弟如此反应先是一怔,然后才好笑地开口:“记性还不错,餐盘在那边。”
  
  少年反应过来刚才的事,从前吊儿郎当惯了,现在良工的一个动作或者一个眼神都会让他胆战心惊,一时间有些羞愤却又不敢提,只好闷着头去拿餐盘。
  
  研究所的伙食很好,自选餐区品类多样,良曦和只就近取了几样,端盘坐在良昭身边时他已经在吃面食了。
  
  兄弟俩吃相都斯文,而且“食不言”是家里的规矩,两人都默契的遵守着直到餐盘里的食物全部吃完。
  
  “爸和阿姨身体怎么样?”良昭率先开口询问家里的情况,自他来研究所后已经有小半年没回去了。
  “挺好的,就是爸的风湿又犯了,不过贴了你的药好些了。”
  
  良昭点头,“我最近跟研究有点忙,可能都要住在所里,一会我给你地址和钥匙,你去我那住,明天…”
  
  “我明天自己去临西市就可以了,你不用考虑我。”良曦和轻声打断,自己转入的学校在邻省,原本也只是替爸妈来A市看良工一眼,并没有想让他送自己去上学。
  
  良昭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眉宇俊秀,眼里满是少年人的英气和骄傲,确实已经是个大男孩了。
  微顿了一下后便同意了,叮嘱着说:“转学手续我已经托人办得差不多了,你直接去报到就可以。”
  
  不等人回应,接下来话锋一转,“学习上的事我都不担心,在学校里的时候把你的脾气收一收,再打架斗殴弄到警局,绝对不会有人去捞你。”
  虽然这小子在自己面前是一副乖巧的样子,但良昭还是清楚他那些上房揭瓦的本事。
  
  一个人在外省读书确实是一件辛苦的事,同时更是自由得没收没管,青春期正是容易浮躁冲动的时候。
  更何况,阿和要去读书的临西市,对于他而言是个饱含不堪回忆的地方。
  
  良曦和微蹙眉,哥话里的两层意思他都听了出来:一个是安心读书不要意气用事,一个是……斩断过往,重新来过。
  
  这两件事对于他来说,反倒是前一种比较困难。
  
  一个随性惯了的人骨子里都带着搞事的基因,到一个新的环境里去,遇见一些同龄人会不会有矛盾和摩擦,他还真的不能保证。
  
  至于临西,那个地方对自己而言无疑是伤痛的根源。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想从那里再站起来,走出去。
  
  逃避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选择面对才是开始,这是过去几年爸妈教他的道理。
  
  良昭很了解良曦和心中所想,揪着第一件事不放,“对于滋事斗殴,我的处理方式是什么样子,你应该很清楚。”
  “……我知道。”
  
  良工觉得对面人态度不好,沉着语气反问一句:“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你打人有多疼。”
  良曦和腹诽:最近一次斗殴已经是半年前了,我一打五都没怂,后来弄到警局去反倒被眼前这尊佛一脚踹得好几天没下床。
  
  不只是那一次,每次搞事结果都是一样的。
  就算打赢了回家以后还是要被教育,打不赢…好像也没有打不赢的时候。
  
  再嚣张的扛把子也扛不住有个从特种部队复原回来的哥,何况还是个打人极其有手段的军医,动不动就得卧床这谁受得了啊。
  
  “出息,怕疼就老实点。”这个弟弟他确实没少揍,这一点良昭没什么要解释的。
  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掏了张银行卡出来放在良曦和手边,“这个你拿着用,以后就不按月打生活费了,忙起来我容易忘了。”
  
  良曦和并没有动,只告诉他,“爸给过了。”
  “拿着吧,爸给的你就自己留着。”良昭一副“我知道”的表情,然后把卡塞进了他手里。
  
  良曦和抬头看了一眼良昭俊逸的脸孔。这个人虽然经常在揍自己的时候下狠手,但是却从不在花钱的方面委屈他。
  自己的手机电脑自行车,手表相机航拍器,无一不是良工掏钱。
  
  爱之深,责之切。
  大哥对他的好,是自己挨多少打都不会被掩盖掉的。
  
  兄弟俩坐谈了没多久,良昭就把自己房子的钥匙拿出来递过去,自然地赶人道:“吃好了就走人吧,钥匙在这儿,地址我发到你手机。”
  说完这话后他又想起来这是阿和第一次来A市,紧接着添了一句:“晚点你可以出去逛逛,找不到路就打车回去,明天走前也不用给我送钥匙,放在门外花盆里就行了。”
  
  良曦和也知道良工很忙,起身收了餐盘,朝他摆了摆手,“哥,年轻诚可贵,你别窝在实验室里白了头。”
  
  良工在他身后没有说话,只把手插进口袋里静静地看着自家弟弟的背影,十八岁的少年总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声,年轻真好。
  
  照着地址找了很久,良曦和才到了良昭的住处。
  这房子是哥复原时良父全款买的,楼盘还不错,就是离他的研究所有点远,所以忙的时候,他都是住在研究所公寓里。
  
  房子不算大,一室一厅一厨一书房,不过装修得很有格调,从窗口看出去,外面的夜景也相当不错,把城市的火树银花尽收眼底。
  良曦和站在在落地窗口拍了张夜景图发给父母,当是报了个平安,然后就扔了手机去洗澡。
  
  等他冲好了凉从浴室出来时,手机上正好收到了条消息,是他那个在A市上大学的表哥发来的。
  —— 我和室友正想去你楼下喝酒,要不要出来一起?
  
  良曦和不禁蹙眉,这消息乍一看上去可有点吓人,他才进屋不到半个小时吧,行迹都已经被摸得这么清楚了吗?
  手上打字回复消息。
  —— 你是怎么知道我楼下的?
  
  表哥几乎秒回。
  —— 刷个朋友圈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
  良曦和半信半疑地点开朋友圈。
  
  原来十几分钟前,良母刚发了条动态:弟弟去投奔大哥了,没有被拒之门外。
  配图是刚才他刚发过去的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