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开局抽中指挥官:第十七章:战狼永远的心结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 特种兵:开局抽中指挥官 作者: 仙人掌01 字数: 1925 更新时间: 2020-06-30

					        
“你的女朋友?……,被他们杀害了?”
“是的,她叫龙小云,是一名特战队军官,就在我坐牢三年的时候,到境外执行任务,国外的犯罪集团杀害了!”
“哦!”
“后来出狱后我听说杀害我女朋友的凶手潜逃在黑,我也一路追到黑!”,冷锋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上,悠悠地说。
“在黑附近的大海上,我遭遇到‘人生滑铁卢’,被‘开除军籍’,本想漂泊一生的我,正当我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我的计划,突然被卷入了一场黑国家叛乱,本可以安全撤离,但是却因无法忘记曾经为军人的使命和荣誉,孤身犯险冲回沦陷区,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和难民,展开生死逃亡。随着斗争的持续,体内的狼性逐渐复苏,最终孤身闯入战乱区域,为同胞而战斗!”
冷锋说话声音不高,但字字有力!
“黑马达加斯加海湾是世上著名的海盗出没区,从该区经过的船只十之八九遭到海盗袭击。当时作为天朝特战队“战狼”队员的我乘船从马达加斯加海湾经过,在回国的路上顺手解决了偷袭轮船的海盗。”
顿了顿冷锋说:“我回国之后送战友小飞的骨灰回家,小飞居住的老家正被不法奸商强拆,我以一敌百打倒了一百多个开发商雇来的打手,为首的小头目并未被我吓倒,而是扬言日后必定卷土重来,继续强拆小飞的家园。我忍无可忍一个飞踢,却不小心踢死了那个嚣张的小头目,为此触犯了法律获刑三年。”
“就是你刚才和我说的那一幕?”苏霆问。
“嗯!”,冷锋点点头。
“在我坐牢期间,“战狼”队长龙小云,也就是我的女友,前往边境执行任务,不幸遇难。夺走龙小云的是一枚少见的子弹,我出狱之后携带这枚子弹深入黑,寻找子弹的主人,发誓要为龙小云报仇。”
“那你找到那个凶手了吗?”
“当地有个华人,名叫钱必达,在黑当地开了一家超市,自认为不是华夏人,与进店购物的我闹了不愉快。当地黑政府陷入到动乱中,叛匪红巾军攻占各地,大有取代政府的意图。我带领我在黑当地认的干儿子逃进钱必达经营的超市,打退了追进来的红巾军,带领众人包括钱必达往咱们国家大使馆赶去。”
“那然后呢?”
“当地一伙红巾军在路上拦住我们一行人,幸好天朝大使馆的樊大使赶了过来,救走了我们一行人。黑当地不但陷入到了动乱中,还爆发了拉曼拉病毒危机,当地的陈博士发现黑人小女孩帕莎体内携带病毒抗体,于是为帕莎做了活体实验。”
“那个陈博士,真不简单!”
“当时南印度洋天朝海军编队接到上级指示,前往黑营救被困在华资工厂的四十七名同胞,由于黑动乱是内部政治斗争,别国军队无权进入黑领地,编队首长无奈之下批准我单枪匹马营救华资工厂同胞。”
“哦!”
“当地叛军首领,叫做奥杜的,是个将军;奥杜将军的手下‘‘老爹’’派人寻找陈博士,企图夺到病毒抗体。‘‘老爹’’的手下‘雅典娜’意外枪杀了陈博士,前往华资工厂解救同胞的我驾车赶了过来,经过一番殊死搏斗,打败了‘雅典娜’,带领女医生蕾切尔以及帕莎逃命。”
冷锋端起一大杯啤酒,喝了一大口,擦了擦嘴,悠悠地说:“我在的那个地儿,是黑大草原,一望无际,随处可见各种野生动物,蕾切尔得知我欲前往华资工厂,一脸不屑提出前往美国大使馆,美国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家,蕾切尔更相信自己强大的祖国,不肯跟随我去华资工厂。”
“那她当时的决定是错了,我想她以后也一定会后悔”,苏霆说
“我一边开车一边跟那个美国女医生蕾切尔闲聊,问清楚了蕾切尔联系美国大使馆的办法,蕾切尔仅是上网联系了美国大使馆,这种联系方式未免太随性了。事实上,美国大使馆在黑动乱的时候已经闭馆了。蕾切尔接到了一个电话,得知这个消息,陷入到了烦躁中。要求我立即停车。”
冷锋抽了一口烟,在空中吐个烟圈儿,“她其实是个美丽善良的人。”
随后冷锋说:“知道吗?我刹了车停住汽车,蕾切尔下车之后望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忽然有了一种天大地大竟无容身之处的迷茫感,不远处走来了一头雄狮,猛兽是没有人性的,只要看到活物就会扑上去,管你是美女还是小孩。蕾切尔吓得花容失色转身逃回车上,我一踩油门向前疾行,雄狮受到了刺激,神经兴奋跟在车后一路狂奔,但始终无法追上不知疲倦的汽车。”
“我的天!你在黑的经历,简直是一部个人生死传奇了!”
冷锋笑笑,继续说:“我驾车来到华资工厂外面,华资工厂不但有大量华人,也有一伙黑人,由于外面战乱,他们都被困在了这里。富二代卓亦凡从未参过军,却在我面前扮行家,向我显耀所谓的打猎战绩。结果我看在心里,没说什么。”
随后冷锋说:“可供撤退的交通工具太少了,于是工厂负责人钱必达把黑人和华人隔开,不允许黑人跟着华人一起撤退。如果带上黑人一起撤退,必然影响撤退速度。”
“也不能完全说钱必达说的不对。只是这个人有点自私了。”苏霆说。
“可是许多黑人一脸绝望,但都不敢对工厂负责人自私的行为提出质疑,毕竟华资工厂是华夏人开的,华夏人是老大,黑人只是工厂的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