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开局抽中指挥官:第十二章:一边是鲜花,一边是孤独完整版全文阅读

小说: 特种兵:开局抽中指挥官 作者: 仙人掌01 字数: 2470 更新时间: 2020-06-30

					        
何晨光再躲已然来不及,这一脚正蹬在前胸口,何晨光如直线般飞射出去,装在场边四周的护绳上,又反弹回来,重重地摔在场地上!
裁判开始读秒:“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快数到“一”时,何晨光猛然在擂台上站起!
苏霆心中也是一惊!心想这人抗击打能力如此强悍!
只见何晨光突然改变进攻路数,迎面一记直拳,紧接着就是一个侧身踢!
拳脚并用!
一转眼两个在台上激斗了一百多个回合,没分胜负!
苏霆一个高鞭腿,向何晨光头部扫来!
何晨光出腿的速度更快!在苏霆抬腿之际,他突然飞起一脚,向苏霆的小腿踢去!
情况突变,苏霆没有防备,被对方一脚踢在左腿小腿上,当即摔倒!
刚站起来,对方的另一只脚又到了,被一脚蹬在前心,登时再次摔倒!
这是何晨光的连环侧踢!
苏霆站起来,“我输了!”,何晨光笑笑,“其实你没输!”
裁判一脸错愕:“到底你俩谁是冠军?”
何晨光笑笑:“那就给了刚才你说的那个苏什么木吧!”
苏霆说:“我们出去走走?”
“好,出去走走!”
随后两个人穿上外套,跳下擂台,也不理会众人投来的惊奇的目光,出了格斗俱乐部,两人在军营的林荫小道上边走边谈。
“到我们宿舍来吧!”
“好啊!你引路。”
“你真的是何晨光?”
何晨光笑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军官证递到苏霆面前。
苏霆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姓名:何晨光
年龄:27
原籍:河南临县小汤沟
所属部队:东南战区C集团军特种兵大队红细胞行动组
职务:狙击手
上午去信息部查何晨光资料时,他对何晨光已经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军中武术高手何晨光,从小就极有习武天分,少年的何晨光已经成为全国青少年级别的武术冠军,也正是何晨光的一身好功夫吸引了狼牙特战狙击手教官范天雷的注意,希望他放弃武术,加入特种兵的队伍。不过何晨光的一身功夫并不是“空穴来潮”,似乎还是和遗传有些关系的,何晨光的父亲何卫东曾是狼牙特种侦察大队的狙击手,上尉军衔;何晨光的爷爷就更厉害了,是东南军区的原副司令员,中将军衔。翻出何晨光的“家底”,突然发现他应该算得上是“兵三代”了,虽然“家世显赫”,但从何晨光的身上看不到半点“大少爷”影子,周围了解何晨光的亲属长辈都表示:“晨光也是个命苦的孩子”,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在一次任务中为了保护战友牺牲了,何晨光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坚强,当范天雷提出希望他加入特种兵队伍时,何晨光身上的军人因子完全复活,他宁愿舍弃武术冠军的大好前途,毅然投身到军队中。经过艰难的选拔,最终成为狼牙特战旅红细胞特别行动组狙击手!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熟了起来,何晨光还告诉苏霆自己的身世。
20世纪90年代中期天朝陆军狼牙特战基地,突击队队长郭平安报告孤狼特别突击队集合完毕,大队长告诉他们这次任务是回收一颗坠落在两国边境的卫星,境外敌对势力也想抢夺这枚卫星,很有可能会发生战争,但前提绝对不能越过边境红线。在飞机上,他们说想自己的儿子,这时候目的地到了,全副武装跳下飞机。他们在茂密的森林里搜寻,他们的信息被屏蔽和狼穴联系不上,而且还被埋伏很可能会发生战争。境外势力也在孤狼搜寻卫星的领地,但他们被孤狼提前布的地雷炸了一下,战争开始了发生在我国领土,这时候境外势力撤退边境线以外我军因为不能越过边境停止战斗用烟雾弹掩护另辟他路。不久孤狼找到了卫星但同时境外势力也跟随发现了他们战争又拉开了。由于一直联系不上狼穴,郭平安用手枪向空中发射求救信号,伤亡很大,这时候电台通了联系上了空中支援。猎鹰射杀一名敌军阻击手,代号“蝎子”,并让天雷去确认,但对方没死先是炸断了天雷的腿,猎鹰为了救天雷被敌人射中要害,壮烈牺牲。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陆军狼牙特战基地,当时狼牙突击队队长郭平安报告孤狼特别突击队集合完毕,当时的大队长“猎鹰”告诉他们这次任务是回收一颗坠落在两国边境的卫星,境外敌对势力也想抢夺这枚卫星,很有可能会发生战争,但前提绝对不能越过边境红线。在飞机上,他们说想自己的儿子,这时候目的地到了,全副武装跳下飞机。他们在茂密的森林里搜寻,他们的信息被屏蔽和狼穴联系不上,而且还被埋伏很可能会发生战争。境外敌对势力也在搜寻卫星的领地,但他们被狼牙副大队长“孤狼”提前布的地雷炸了一下,战争开始了发生在我国领土,这时候境外势力撤退边境线以外我军因为不能越过边境停止战斗用烟雾弹掩护另辟他路。不久“孤狼”找到了卫星,但同时境外势力也跟随发现了他们。战争又拉开了!由于一直联系不上狼穴,郭平安用手枪向空中发射求救信号,伤亡很大,这时候电台通了联系上了空中支援。“猎鹰”射杀一名敌军阻击手,代号“蝎子”,并让手下范天雷去确认,但对方没死先是,正准备击杀范天雷,‘猎鹰’为了救范天雷被敌人射中要害,壮烈牺牲!
苏霆问道:“‘猎鹰’是你父亲?”
何晨光点点头。
“我在红细胞部队的代号也是‘猎鹰’,为了纪念我的父亲。”
“听说你爷爷是咱们东南战区司令?”
何晨光笑着,又点点头,随后说:“我可不是个‘官二代’啊!我是凭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上来的!”
苏霆扭头看了一下他,肩上一杠一星,少尉军衔。
“我给你讲个我入伍前的有趣儿的事儿吧!”,何晨光也是为了缓和略微悲伤的气氛。
“好啊!”,苏霆说。
“我有个好朋友,叫王艳兵。”
“知道。”,苏霆点点头。
“你知道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不知道。”
“我有一个前女友,叫林晓晓,当时我们感情很好,晓晓骑着单车带着我路过一个街头射击气球比赛,我和晓晓连中三枪,依照规矩拿三个奖品。
但被那个小贩王艳兵无理拒绝,这一切都被范天雷教官掌握,当时我并不知道。范天雷电话打到王艳兵手机让我接电话,他告诉我附近有一个包,包里有定时炸弹十分钟后会爆炸,让我自己处理,我听到包里确实有滴滴的声音抓起包就跑。
我前面跑,小贩王艳兵后面追他的手机,我们两人造成了交通拥堵而且引来很多警察。最终我来到了海边把包扔进里海里,警察围住了我,冷静之下我才知那不是炸弹。
我和王艳兵被关在同一间屋子,王艳兵一直让我还他手机并打算动手,这时候警察叫走了我。幕后主使范天雷出现了,告诉我将来的特种兵之路一边是鲜花和掌声,一边是孤独和寂寞。让我选择。被东南体育大学录取了,和晓晓是一个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