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为男仆的我被挖心了(18)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 [快穿]论垃圾男友的分类方式(霍止) 作者: 零梓 字数: 2277 更新时间: 2020-05-01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可以保持真正的理智。

“齐先生,你有见到霍止吗?”

陈兆还堪堪维持住了他的最后一丝礼貌,可是男人眼中的焦躁却已经容不下任何一刻的犹豫。

齐焱像是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他已经在那里坐了三个小时,就连医生好几次过来确认他有没有事,也被他一概忽略。

陈兆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齐焱,像是从他的身体里硬生生抽出了什么重要的部件一般,整个人都失去的运转的能力。

让人心慌心悸。

“齐……”

“先生,手术进行中请保持安静。”

医生打断了陈兆的话,也让陈兆看向了那扇紧闭的急救室大门,闪烁的红光宛如血一般深艳,他缓缓看向齐焱,无端的沉默已经让他的血液在一点点冷下去……

“霍止呢?”

声音像是趋于了平线。

医生哦了一声,“你是说在里面做手术的那位霍先生吗?他……”

“我说的是霍止,不是霍安。”

“对啊没错,两位霍先生都在手术室里……”

最后那句话,陈兆已经听不见了。

片刻,他荒谬地笑了,先是对着医生,再是对着齐焱。

“他怎么可能会在手术室里?他的身体那么健康,我也一直在帮他调整,他做什么手术?齐焱你别开玩笑了,我今天去他的房间时发现了一封信,我担心他会……你告诉我,霍止到底在哪里?”

齐焱的意识像是终于因为某个字眼而回来了半分,他猛的揪住陈兆的衣领,嘶哑道,“什么信?上面说了什么?”

陈兆掰开他的手,紧紧地蹙着眉,“上面说了……”

“再见,勿念。”

再见,勿念。

齐焱几乎可以想象到霍止说出这四个字的语气与神情,清晰而决绝,在这一瞬,他突然发现原来他已经这么的了解霍止了。

“他……他……”齐焱的声音沙哑地可怕,“他怎么会写下那样的东西?”

“那你先告诉我,霍止到底在哪里?”

“他在手术室里……就像医生说的那样。”

再瞒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再隐藏下去的必要了。

齐焱说出了一切,而他每说一句话,都像是在自己的心窝上插了一刀。人真的很奇怪,从前他做出那样的事情却一次都没有后悔过,可是现在所有的后悔都要命地汇聚在了一起,疯涌向他。

当陈兆听完他说的一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拳打在了齐焱的脸上。

“混蛋!”

这也许是陈兆第一次用那么粗鲁又愤怒的语气。

齐焱的脑子被打地嗡嗡作响,理智在叫他回手,可是他的心却在告诉他,这是你活该的。

他从前也这样打过霍止,似乎还不止一次,可现在他却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被打会是这么的疼。

而等那两个字重重落下,陈兆像是已经无话可说般地冲向了手术室,医生连忙上来拦住他,可只够拖住他的半个身体。

“你干什么?你疯了!”

“是,我就算是疯了也不会像你这样坐在门口干等着!齐焱,你到底有没有心?霍止对你的那些好你是看不见吗?你是瞎了吗?你到底哪来的资格去糟蹋他!”

摘去了儒雅外表的陈兆,本质也不过是一个再普通的男人罢了,他会生气,会动怒,而现在他更想把齐焱拉出去打一顿,问问霍止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了!?

齐焱被骂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狼狈地捏着椅背,“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你以为,你是霍止的什么人?”

“我比你更有资格。”陈兆切齿道,“他当初,就不该救你!”

“……什么救我?”

望着齐焱茫然又失措的模样,陈兆竟然升起了一股几经舒畅的快意。

“也对,以霍止的性格可能等你死了都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你,那就让我来做这个坏人吧,他手上的伤疤是为你留下的,你不会忘了吧?你曾经在孤儿院溺水的时候……”

“你他/妈闭嘴!”齐焱重重地打断了他,布满血丝的瞳孔像是一只伤痕累累的困兽,“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你调查我?你到底是谁!”

“这他/妈都是霍止告诉我的!你记不起细节了,不如去问他啊!”

陈兆指向那扇紧闭的门,嘴角讽刺的笑容狠狠刺痛了齐焱的双眼。

“……这不可能,我从来没有告诉过霍止这件事,他是怎么知道的?是霍安告诉他的吗……”

“到了现在你都不愿意相信他,他当时就应该让你淹死在水里。”陈兆看着他,一字一句,“救了你的,一直都是霍止。”

齐焱彻底的楞住了。

什么啊?他在说些什么啊!救了他的不是霍安吗?明明一直都是霍安啊,所以他才会让家人收养了他,让他在齐家享尽荣华,照顾着他呵护着他,无限纵容着他,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一直欠霍安一条命啊!

可是这算什么?在二十多年后,在手术室的门口,有一个人告诉他,齐焱,梦改醒了,你报答错了人,你真正的恩人在你身边吃尽了苦,可是已经晚了,你早已真正失去了那个人。

这一刻的齐焱,才像是真正地被抽去了什么东西,从灵魂里,从生命中,硬生生地抽去了一片连着血肉的东西。

“不可能……”

“如果你不相信我,大可以等手术结束后问问霍安那天的细节,看看他到底是骗了你那么多年,还是我在故意扭曲事实。”

齐焱只是摇着头,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陈兆不比他好受多少,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霍止在那天对他说的话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了一切吗?

既然知道了一切,为什么不跑开不躲避?难道他是为了齐焱……而心甘情愿的吗?

此间的沉默,是痛苦的,是悲哀的,更是生不如死的。

齐焱把所有的重量都靠在了墙上,就好比他把一切的念想都压在了这扇门的背后。挂钟的滴答声在耳边放大了无数倍,每一下的声音都宛如一个砝码,将天秤的一端一点点地压为了虚无,而这一端的名字,叫做希望。

也许是在几个小时后,也许是在半天之后,久到齐焱的浑身都已经失去了感知,只剩下一双眼睛还紧盯着那扇门,闪着最后的光芒。

红灯转为了耀眼的绿,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从里面出来一脸倦容地摘下了口罩,陈兆第一个扑了上去,颤抖着询问。

“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病人的生命体征平稳,没事了。”

“那……”

“只是另一位供体在被移植病人的心脏后出现了强烈的排异反应……我们尽力了。”

像是伴随着一声什么东西轰然倒地的巨响,那最后的一抹光,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