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为男仆的我被挖心了(12)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快穿]论垃圾男友的分类方式(霍止) 作者: 零梓 字数: 2281 更新时间: 2020-05-01

					        

翌日,霍止僵硬地躺在床上,他鲜明地感受到了那个紧贴着自己的温热胸膛,而齐焱的每一下呼吸,都痒痒地扫在了他的额头上,一片温热。

齐焱还在睡,霍止一动也不敢动地侧躺着,男人的手正搂在他的腰上,双腿也缠着他的双腿,全然把他当做了抱枕,不露一丝缝隙。

暧昧又危险的姿势,可这个时候霍止已经全然顾不上这些了。

等到他衣衫不整地从齐焱房间里出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霍止揉着酸痛的腰轻轻关上了门,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

在维持了一晚上的侧躺后,他已经完全直不起腰了。

“哥哥。”

霍止猛的转过身,霍安正站在楼梯口,安静地看着他。

“霍……”

霍止踉跄地往后退了一步,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你站在这里,吓我一跳。”

“那哥哥站在这里做什么?”霍安往前走了一步,一双漂亮的眸子像是让人怎么也看不透,“从齐焱哥哥的房间了出来,哥哥昨天晚上是和他睡在一起吗?”

明明是一句很正常的话,可从霍安的嘴里说出来,又像是多了几分别的意思,让霍止下意识地垂下了眸子,扯开了话锋。

“好了,我去做早饭了,你也早点下来。”

霍安没有吭声,他转头凝视着霍止清瘦的背影,握着扶手的手仿佛感受不到疼,青筋跳动在苍白的肌肤下。

晚上有一个宴会,邀请了齐焱。

去到这样的场合对齐焱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了,而每到这个时候,霍止就变为了他的助理与他随行。他很少会带霍安出门,因为顾着对方的身体,可是这一次霍安怎么说都要跟着齐焱一起出去,齐焱看不得他难过,在被央求了许久后,才终于点头答应。

于是这一次,赴宴的变为了三人。

这样的组合有些奇怪,但是当霍安挽着齐焱的手臂,而霍止跟在他们身后时,大家似乎又明白了他们的关系。

一个情人,一个助理罢了。

宴会的地点在一家私人别墅里,霍安亲昵地靠着齐焱的肩头,齐焱也没有把他推开。他微微侧过头,对后面的霍止笑了笑。

像是宣示主权一般的。

这个有些荒唐的想法一出来就让霍止摇了摇头,怎么可能,霍安怎么会明白这些?更不可能会是这个意思。

齐焱沉声叮嘱道,“让霍止带着你,别乱走别喝酒,知道吗。”

“齐焱哥哥不陪我吗?”

齐焱缓缓把手抽了出来,“我还有应酬。”

霍安有些不开心,可还是没有任性。

“照顾好安安。”齐焱看向霍止,顿了顿,“别乱跑,等我回来。”

“等我”,这是一个很美好的词。

霍止点了点头,眼中闪着几分满足。

“齐焱哥哥已经走了,别看了。”霍安上前占据了霍止的视线,“哥哥,我饿了。”

霍止匆匆收回了视线,些许窘迫,“……啊,前面好像有自助餐。”

霍安撇嘴,“哥哥帮我拿。”

霍止犹豫了片刻,“那你在这里坐好,等我回来。”

“好。”

可是当他拿着一盘食物出来的时候,霍安却已经不在那儿了。

霍止慌张地找了半个宴会厅都没有看见霍安的身影,他想起齐焱让他照顾好霍安的话,整颗心都像是被勒在了半空,悬的空落。

就连他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了短信提示音,也被他忽略而过。

“齐焱哥哥!”

在找了一圈后,霍安一头栽进了齐焱的怀里。

而齐焱刚和一个合作商寒暄完,就被霍安的动作弄得一愣。

“安安?你来这里做什么,霍止呢?”

“最近齐焱哥哥怎么那么关心哥哥?”霍安抱着他的胳膊,像是有些委屈,“好不公平。”

他软软清清地语气总是像在撒娇,齐焱也没把他的话当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而一个淡淡的念头却还是微微扬起,他最近……很关心霍止吗?

“你去旁边坐着,等我结束应酬后再一起回家。”

“不要。”

齐焱微微向他凑近,霍安白皙的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红晕,衬的他的五官越发精致漂亮。

“你喝酒了?”鼻尖萦绕的酒味让齐焱皱起了眉,“我不是让你不要喝酒吗?”

听出齐焱话中的生气,霍安又撒起了娇。

“就喝了一点点,一点点……齐焱哥哥,我好困啊,想睡觉……”

“别睡,等回家再睡。”

“可是我真的很想睡觉……”

齐焱思索了片刻,“楼上有客房,要去里面休息一会吗?”

“嗯嗯。”

霍安像是真的有些醉了,全靠齐焱半搂着他才上了楼,进了房间。这是一间客房,齐焱把霍安放在了床上,然后替他脱下了鞋子,盖好了被子,像是一个称职的哥哥。

“等会我再上来……”

猛的,霍安拉住了齐焱的手腕,在打断了他的话的同时,一双眼睛含着丝丝水波。

“陪陪我可以吗?齐焱哥哥……已经很久没陪我了。”

这样的话语让齐焱下意识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选择顺着霍安,坐在了床边。

“看我做什么?不是困吗?”

“看到齐焱哥哥,就不困了。”

齐焱似笑非笑,“那我不是白把你带上来了。”

“齐焱哥哥……”

“嗯?”

“哥哥的心脏是要给我的,对不对?”

齐焱的心跳漏了一拍。

霍安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澄澈干净,仿佛一块黑玻璃,“我都知道的,我活不长了……”

“别乱说。”齐焱的气息微粗,打断了霍安的话,“刚刚的那句话,你从哪里知道的?”

霍安坐起身,缓缓凑向齐焱,“从一开始不就是这样的吗?哥哥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可以更好的活着啊,所以要把他的心脏给我,那本该就是我的东西——齐焱哥哥不是这么想得吗?”

“我……”

齐焱惊异地说不出一句话,因为从听到霍安说的第一字开始,他的心就乱了。

“还是说,齐焱哥哥想看我就这样死掉。”

霍安的眼中像是有泪,又像是什么也没有。

沉默。

房间里的的沉默,像是能摧毁一切。

齐焱生硬地转过了视线,“你醉了,好好休息。这样的话以后不要乱讲。”

“可是你并没有反驳我啊……”

霍安的双手缓缓攀上了齐焱的肩膀,他一直在向男人凑近,到了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过度危险且暧昧的距离。

“齐焱。”

齐焱转过头,猛的,唇上一热。

他怔住了。

门没有被完全关上,一个清瘦的身影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而里面的每一句话,都在让霍止的神经崩溃一分,直到那个温柔的吻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中,他再也承受不住地跑开了,匆匆的步伐撞到了旁人,他抬起头想要歉意地笑,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满脸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