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为男仆的我被挖心了(10)大结局

小说: [快穿]论垃圾男友的分类方式(霍止) 作者: 零梓 字数: 2049 更新时间: 2020-05-01

					        

“宿主,齐焱已经决定要让你给霍安换心了。”

几乎是下一刻,霍止睁开了平淡如水的双眼,他撑着虚弱的身体坐了起来,面上却早已没有了刚才的苍白与无力,只剩下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

“剧情比原来慢了。”在原主的记忆里,齐焱的心可是比现在要狠上许多呢。

那个男人已经对他产生了不忍,这是一件好事。

系统的机械音微微担忧,“宿主,这一次的换心要按原剧情吗?”

“当然......不会。”

“......呼。”

好笑地听着小系统的反应,身上的难受似乎也跟着消散了大半,霍止低头看向自己刚刚被陈兆碰到的手腕,白皙的皮肤上,却被一道淡的几乎难以察觉的伤疤生硬地隔开了美感,他试着握紧拳头,伤疤下的青筋也显现了一瞬,明明没有任何的感觉,可霍止的心却疼了一下。

那不是他的情感,而是分外陌生的,来自这个身体的本能。

“那个陈兆......是蝴蝶效应吗?”

他的声音很淡,像是在自言自语。

“原著里的确没有陈兆这个人,但他对宿主不坏。”

霍止说,“你看上去很希望我和他发展些什么。”

系统沉默了一会,“他比齐焱好。”

“是啊,所有人都比齐焱好,可是霍止就喜欢他一个。”

霍止懒洋洋地说完这句话,系统没了声,他的声音参杂着淡淡的讽刺,不知是在嘲讽原来的霍止,亦或者是他自己。

高烧过后,齐焱对霍止的态度开始慢慢软化。

和他原先恶劣的行为相比,这更像是两个极端。从前的霍止被齐焱欺负惯了,所以只要齐焱对他笑那么一下,都是天大的恩赐,而现在的齐焱,却对他好的不止一星半点儿。

不会打他了,也不会上一秒笑容下一秒阴天,逼他受那些奇奇怪怪的惩罚。

这让霍止有些受宠若惊,也越发的小心翼翼。

钢琴房外,霍止拿着一盘糕点站在门外,还没有进去,房间里悠扬的旋律就已经传入了他的耳里,霍止打开了那扇门,美妙的音乐依然继续着。

霍安的身体差,所以也很难做一些剧烈的运动,齐焱便每个星期都叫钢琴老师来指导他弹琴解闷。霍安很喜欢,也很有天赋,钢琴老师总是对他赞口不绝,而弹琴时的霍安,似乎更像一个白衣天使了。

漂亮纤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跳跃,霍止下意识地放慢了自己的脚步,轻轻地把那盘糕点放在了小桌上,他本准备放好后就走了,可齐焱一直放在霍安身上的视线竟突然望向了霍止,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地楞在了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霍止垂下来了眼睛,准备离开这里。

可是齐焱却出声了,“坐下。”

琴声也戛然而止。

霍止觉得是自己打扰了他们,心微微一紧,”少爷,我先走了......“

”叫你坐下来,听不懂人话吗?“

齐焱冷冷地重复了一遍,霍止不敢反驳,便坐在了小桌的另一边。

就像现在这样,齐焱的话明明依然带着刺,可更像是浮在表面上的伪装,只要仔细去听,就能发觉他想表达的并不是这个意思。霍止太了解齐焱了,只要一个语调,他就能明白少爷的生气与否,更能明白他究竟是在故意刁难他还是真正的想让他坐下来。

所以霍止乖乖地坐了下来。

霍安转过身,”哥哥,你来听我练琴吗?“

霍止看着齐焱的脸色,”嗯”了一声。

“这是点心吗?我刚好有些饿了。”

霍安从钢琴椅上小跑下来,亮晶晶地盯着那盘点心,“是哥哥做的吗?真好看”

霍止窘迫地摇头,“不是,是张妈做的。”

霍安半趴在齐焱的膝旁,仰头撒娇道,“齐焱哥哥——你喂我吃一个好不好?”

齐焱的神情淡淡的,“太甜了,对你身体不好。”

霍安靠在他的腿边,“那就一口。”

齐焱拿起一块糕点,他立马配合的张开了嘴,期待的模样,也许任谁也拒绝不了这样一个对自己处处依赖的美人,齐焱也一样。霍安咬了一口他手里的糕点,笑得满足又灿烂。

齐焱也淡淡地笑了一下,把那块被咬过的糕点放回了盘子里,霍安的眼神跟着他的动作,划过一瞬的失落。

不过很快,他就用微笑掩饰住了那抹失落,望向了出神的霍止,”哥哥,要来一起练琴吗?“

”我......我就不用了,我也不会。“

霍止不好意思地说道,可霍安立马又失落的咬了咬下唇,”可是哥哥弹得很好的,比我弹得还好。“

”霍安......“

霍止急急地打断道,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很少搭理他的霍安最近却总喜欢来询问他的感受,每一次都格外的让他猝不及防。

”你会弹钢琴?“这次也是一样,齐焱也听到了。

霍止吞吞吐吐,”以前在孤儿院,有一架小钢琴。“

”哥哥那个时候弹得可好了,老师教的曲子他第二天就能弹出来。“

霍安还在继续说着,像是没有感受到霍止的不安。

”是吗?“齐焱的声音听不出他相信与否,”那你去弹一首吧。“

”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不会了......“

可是在齐焱的眼神下,霍止还是坐在了钢琴前,他的背脊僵硬地挺直,手指还没碰到琴键,手心就已经渗出了冷汗。

怎么办......

他颤抖着按下一个音节,刺耳而突兀的声音,没有任何美感。

手腕上的伤疤,一阵刺疼。

齐焱忍不住笑了,”就这样,也算是会弹?“

“哥哥只是忘了。”

霍止扯出一个笑容,“是啊,毕竟那么多年了......”

齐焱盯着霍止的笑容,过了许久,才缓缓移开视线。

霍安又做回了钢琴椅上开始弹琴,霍止不动声色地离开了房间,听着那道低低的关门声,霍安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个弧度。

“齐焱哥哥,你觉得好听——”

一曲结束,霍安笑着回头,可椅子上竟早已空无一人。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