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记者找上门全本资源免费阅读

小说: 影帝他拒绝复婚 作者: 朽爷 字数: 2025 更新时间: 2020-03-17

					          季衍之垂头丧气的离开剧组。

  他坐在路边,忍不住将脸埋在了掌心里。

  冬日的寒风冷飕飕,吹的他两只耳朵通红。

  心口处酸溜溜的一片难受。

  七年前他还是年入千万的大明星,一个广告就好几百万,时过境迁,如今200块钱一天,这么便宜的价格都没有人肯用他。
1

  季衍之越想越难受,抓起路边的石头狠狠的扔了出去:“去你妈的方执!”

  骂归骂,该去求人还是要去求人。

  他自己苦点没关系,但他还有个女儿要养,他没资格和生活硬气。

  季衍之拍拍衣服上的灰,蹲在剧组门口蹲人。

  等方执的车刚停下来,季衍之就和火箭一样,“嗖——”的一声蹿了过去。

  “方老师!”

  季衍之堆着笑,把方执堵在车门口。

  方执扫了一眼季衍之,慢条斯理的把迈出去的一条腿收了回去,懒懒的往座椅上一靠,勾唇。

  “季大明星。”

  这个称呼听在季衍之耳朵里只叫他觉得刺耳。

  他的手不安的在洗的泛白的裤子上蹭了两下,艰难的堆着笑:“方老师您过誉了,我就是个蝼蚁,哪里配得上您一句大明星呢……”

  方执打断他:“有事吗?”

  季衍之脸色一白,他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豁出去一般,“方老师,我知道我过去对不起你,您要打要骂都可以,我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乖乖在你面前当孙子,但是您折腾够了,能不能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我已经不是过去的大明星了,我现在就想好好的当个替身演员,有口饭吃就行。”

  季衍之给方执鞠了一躬:“求您了,方老师。”

  方执:“站直了。”

  季衍之立马挺直了后背。

  方执对他招了招手。

  季衍之心脏瞬间拎起,咬咬牙,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

  “想混口饭吃?”

  季衍之堆着笑,“是。”

  方执忽然握住了季衍之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接捏住了季衍之的下巴,把他的上半身狠狠拽到了车里!

  阴沉的眼底黑云翻滚,咬牙一字一句:“老子偏让你没饭吃,你能把我怎么样?”

  季衍之下颚骨几乎要碎掉,额角被逼出一层的虚汗。

  他盯着方执,好半天才艰难的笑:“您现在那么大的本事,这么尊贵的身份,我当然是不能把你怎么样。”

  他握住方执的手拿开,浓而绵密的睫毛颤抖了两下,声音酸涩:“今天就算我打扰了,告辞。”

  方执眸光皱寒:“站住。”

  季衍之:“方老师还有别的吩咐吗?”

  方执皱眉:“如果你实在缺钱,之前的包养关系,我可以再……”

  季衍之双手死死地攥紧,被羞辱的脸皮滚烫。

  “不用了,方老师。”股怒意翻涌瞬间吞噬掉他的理智,季衍之牙尖嘴利:“我的客人很多,不差你一个,我可以挑更好的。”

  说完,不去看方执的脸色,季衍之挺直了背,转头就走。

  方执面色难看,一拳砸在了车门上。

  “咚——”的一声巨响,整个车体都剧烈的晃动了两下。

  “什么叫可以挑更好的?!”

  杨杰抓抓头发,想也不想:“执哥你怎么连这个都不明白,他要么嫌执哥你钱给少了要是就嫌弃执哥你床上技……”
2

  杨杰骤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死亡之语,忙的道:“执哥,您该下车了!”

  方执面色阴沉的下了车,远远的看了一眼季衍之离开的背影,冷笑。

  ……

  季衍之去餐厅找了份洗盘子的活。

  日子总要过下去,他没得挑。

  手在冰冷的水里泡了一下午,冻的他几乎没有知觉,季衍之朝手心哈了口热气,搓了搓然后坐车去谢璐家接彤彤。

  这几年,多亏了谢璐谢含姐弟的帮衬,不然他这日子只会更难。

  听到敲门声,一个长相温柔的女人打开了门。

  “阿衍来了。”

  “璐璐姐,我来接彤彤回家。彤彤呢?”

  谢璐笑:“彤彤已经睡了。你没吃晚饭吧?我煮了点元宵,你吃点再走。”

  季衍之有些不好意思:“再晚就没有车回去了,璐璐姐,谢谢你了,我带彤彤回去了。”

  季衍之走进卧室,季彤正安安静静的睡在床上,小脸颊红扑扑的。

  季衍之有些愧疚的轻叹了一口气,在女儿的额头上吻了吻,“对不起啊,爸爸又回来晚了。”

  谢璐敲敲门;“阿衍,我盛了一碗圆碗在保温盒里,你带回去吃吧。不吃晚饭可不行。”

  季衍之温和的笑了笑:“谢谢璐璐姐。”

  他用外套把彤彤包好,然后带着那碗元宵回家。

  刚到家门口,就见小院前站着不少人。

  再一看,个个手上都拿着话筒和摄像机。

  季衍之心脏“咯噔”一声。

  忙的抱着季彤躲到了树后面。

  怎么会来这么多的记者?记者为什么会知道他住在这里?

  他们要干什么?

  季衍之心跳飞快,满手心全是冷汗。

  记者的谈话声顺着风飘过来——

  “季衍之真的住这吗?”

  “小道消息,绝对错不了!听说他女儿也在这。”

  “我靠,这要是拍到了他女儿,那绝对是大新闻啊!”

  “那可不!大家都想看看季衍之的那个野种长什么样子。”

  季衍之心一凉,下意识的用衣服把季彤的脸盖住,紧紧的抱着季彤,蹲了下去。

  记者的嬉笑声持续的传来,季衍之脑袋深深埋下,肩膀剧烈颤抖。

  他被曝光了无所谓,可是彤彤不行。

  彤彤和他不一样,她不应该生活在这种污言秽语的泥淖里,他绝不能让彤彤因为他受到一点伤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群记者也许是等不到人,这才三三两两的散去。

  季衍之扶着树干,艰难的站了起来,然后像是做贼一样,东张西望的回了家。
1

  他把彤彤送到卧室,自己去浴室洗了脸,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听见外面“咚咚咚”的有人砸门——

  “季衍之!你到家了没?!把门开开,我找你有事。”

  季衍之一颗心差点没飞出去,他走到门口,隔着门板压低声音问那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