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江倾声音带着轻嘲,她单手捂着肚子,低头给莫楚发了个信息。“莫楚,我记得你家距离花满楼比较近,帮我带份饭回来。速度快一点。”正在家里吃饭的莫楚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吓得连饭都不敢吃了,抓起放在椅子的外套就往车库跑。他跑得快,莫妈妈没追上,叹了口气就回去了倒也没叫他。

大佬她每天都在捂马甲在线阅读

  处理完事情,江倾看了眼手机。

  12:14

  半个小时了,御膳斋的早点早就该到了。

  江倾的左手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

  她心里其实没多大生气,但是她现在有点饿,胃部隐隐作痛,她不会做饭。

  江倾从订单页面找到外卖小哥的电话给拨了过去。

  “你好,请问我的外卖怎么还没到?”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江倾。”

  对面的人顿了一下,有些疑惑:“江小姐,您的外卖二十分钟前就已经被一位声称是您同学的女生领走了,前台的单据上还有您同学的签名。”

  “是吗?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江倾垂眸轻轻笑了下,挂断了电话。

  御膳斋当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她的外卖让别人冒领,那个女生身份应该还可以。

  同学?

  江倾在心里轻轻的念着这两个字。

  她在首府大学呆了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她不挑刺不惹事不打架,每天就是课堂办公室宿舍三点一线,除了偶尔会请那么几天假,不怎么参加社交,她也算是老师眼中的乖乖女,同学眼中的甲乙丙丁吧。

  首府大学的宿舍建的还可以,双人间,她的室友顾阑应该算是她在首府大学唯一的朋友了。

  江倾不认为她还有什么特别要好的女同学可以亲密到帮她取餐的地步。

  顾阑对江倾的认知还停留在她是一个父母双亡,孤儿,家世凄惨,忍受着巨大压力的坚强不屈的贫穷的长得好看的超级学霸。

  贫穷的她吃御膳斋的食物,顾阑只会以为有人和她重名。

  江倾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眯起眼睛半响没有吭声。

  她大概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了。

  “啧,这么大了,手段丝毫没有长进啊~”

  “我亲爱的,堂妹”

  江倾声音带着轻嘲,她单手捂着肚子,低头给莫楚发了个信息。

  “莫楚,我记得你家距离花满楼比较近,帮我带份饭回来。速度快一点。”

  正在家里吃饭的莫楚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吓得连饭都不敢吃了,抓起放在椅子的外套就往车库跑。

  他跑得快,莫妈妈没追上,叹了口气就回去了倒也没叫他。

  莫楚能不快吗?江倾这个人有胃病,他速度慢一点江倾就会多疼一分,但是她这个人嘴巴还特别叼,只吃那几家,江倾上大学那一年中午吃的饭还是他们给偷摸送过去的。

  莫楚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回江倾因为去办事所以到了饭点没有吃饭,好不容易事情办完了然后他们就发现江倾面色惨白,呼吸急促,眼睛里都泛着红血丝。

  那一天,江倾在江父江母去世后第一次进了医院。

  八九个大男孩站在江倾的病床旁边,他们看着病床上惨白着脸的江倾头一回觉得自己这么窝囊。

  想着,莫楚加大了油门来到了花满楼,他脾气有些燥,把前台的小姑娘吓得快哭了。

  “裴哥,那谁啊?”

  风风火火的少年引起了大厅不少人的注意。

  谢裴看了一眼,随即不感兴趣的将目光移向别处:“莫楚,莫家的小少爷。”

  “军区大院的那个莫家?”

  谢裴这回寻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听到问话,他漫不经心看了眼时间:“嗯。”

  距离他们开始交易还有不到20分钟的时间,两人结束了谈话。

  取到了食物,莫楚小心翼翼的拿着饭盒回到了车上。

  时间不是很充裕,莫楚闯了不少红灯,万幸的是这个点大家都在吃饭,车辆倒也不是很多。

  莫楚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庄子。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