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一百六十来方的三室一厅,装修品味而冷淡,是他一贯的风格。刚关上门,就听见门外“砰”的一声摔门爆响,然后是一对男女彼此问候祖宗的对骂,接着一阵砸穿地板似的高跟鞋登登登的震声远去。怎么这儿的房子隔音这么烂?江湛从上楼就拧着的眉这会儿拧的更深了。“早说了让你搬到云间去,离你单位又近又安静,你非住在这儿,你睡觉那么轻,这能睡好?”

江火欲燃山(江湛季秋寒)在线阅读

季秋寒从局里出来的时候,意外地看见等在对面的江湛。

他们已经有快一个月没见面了。

不远处,隔着一条街的车水马龙,江湛正倚在车门边点烟,修身风衣下的轮廓挺拔而悍利,引得路过的女孩频频回望。

风吹过,江湛拢了拢头发,抬眼看见对面的季秋寒,皱着的眉头总算舒开一点。

季秋寒的车坏了还在修,他回家就必须要走到对面搭地铁。皮鞋转了方向又转回来,凭什么自己要避开?他脱了警服外套搭在手上,大步穿过马路。

“哎…!去哪?”

不顾身后人喊,他大步流星:“回家。”

“走,我送你。”

看人还往前走,江湛一把拉住他,胳膊处的衬衫打了皱褶。

季秋寒拧眉,说话也没好脸色。

“离我远点,我闻不了烟味儿。

江湛也不恼,嘴里念着:“好好,我掐了掐了。”说完推着季秋寒的腰上了车。

“想吃什么?”

季警官还在懊恼怎么就给人轻易推上了车,偏头看向窗外。

“什么都不想吃。”

江湛皱着眉“啧”了一声,等红绿灯的间隙,转头打量这位很久没见的情人的脸。

季秋寒的皮肤很白,而且是一种冷到极致的白。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像支常年锁在玻璃柜里,细腻冰冷,甚至泛着冷青光泽的白瓷瓶。

而现在,原本就肉不多的下颌线条又削瘦不少,眼圈泛着乌青,整个人更显得苍白如纸,神色很差。

江湛压了一路的火被这一眼点着。

“脸色差成这样,我走之前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

季秋寒面对江湛的质问毫无惧色,冷冷开口:“我怎么照顾自己是我的事,不劳江总费心。”

他心里憋着火,可江湛忍着更大的火气,强忍住把人拽过来狠抽一顿的冲动,江湛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道:“…乖,去品南斋喝粥怎么样,你喜欢的鱼片粥。”

“没胃口。”

他又补一句:“我要回家,不回家你把我放这儿,我自己回。”

江湛沉着脸,看季秋寒脸上藏不住的疲惫,握着方向盘的手攥紧又松开,终是打了方向开上三环。

….

黑色宾利驶进一个中高档的小区。

一下车,季警官一点没邀请人上楼的意思,转身就走,倒是江湛把车停好,不疾不徐的跟着他。

一百六十来方的三室一厅,装修品味而冷淡,是他一贯的风格。

刚关上门,就听见门外“砰”的一声摔门爆响,然后是一对男女彼此问候祖宗的对骂,接着一阵砸穿地板似的高跟鞋登登登的震声远去。

怎么这儿的房子隔音这么烂?江湛从上楼就拧着的眉这会儿拧的更深了。

“早说了让你搬到云间去,离你单位又近又安静,你非住在这儿,你睡觉那么轻,这能睡好?”

季秋寒没理会,把手里的警服外套搭在衣架上,“你喜欢你去,我在这儿睡的挺好的。”

睡得好眼圈能当国宝了?

江湛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挽起袖子打开冰箱道:“随你,想吃什么,给你——。”

映入眼帘是空空如也,且一尘不染。

哦,还有四罐啤酒和两瓶矿泉水。

季秋寒扔给他一盒:“只有这个,爱吃不吃,我去洗澡了,还有工作报告没写。”

江湛低头一看:鱼香肉丝自热米饭。

“季秋寒!”

江湛冲进卧室,一把抓住季秋寒的手腕,声音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天天就给我吃这个?”

季秋寒睡衣换到一半,此刻还光裸着上身,瞬间红上了脸也急了:“干什么你!放开!我吃什么碍着你什么事?!”

江湛盯着他,突然笑了,只不过像是怒极磨着后槽牙笑的。

“关我什么事?你说关我什么事!我最近太惯着你了吧?惯的你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

江湛气场一开,饶是季秋寒也不自觉地心神一凛,嘴上却顶着:“我知道我姓季,用不着你提醒!”

“行,你姓季,我今天就让你回忆回忆你老公姓什么!”

说完,江湛也不再废话,直接扯着他的手腕给他扔在了床上。

虽然说季秋寒满血状态的时候也不一定是江湛的对手,但至少能拆挡两招,这会却是跟个洋娃娃似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段时间他为了盯跨省儿童拐卖案子的收网已经身心俱疲,加上傍晚做最后抓捕的时候胳膊又受了伤,这会猛地被被擒到伤处,他忍不住闷哼一声。

身后的人下秒便懈了力道。

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