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韩志远不敢再耽搁哪怕一秒,他脑袋晕乎乎的,眼神也越发涣散,耳朵甚至能听见身体里残留的电流。滋滋,滋滋,在血液里流淌。充斥他每一个细胞,令他害怕、惊恐。“我……我……都交代,卖给医院的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有问题,所以我联系了三医院的王副主任,只要了他一半的价格就让他拿走了全部的货……我们也没想到会死那么多人……真的……我们也不想的……只是后来出事的人越来越多,我害怕。”

晚来风急(楚辞景月)精彩试读

视频的画面正对着一间空荡荡的房间,房间中间的房梁上用铁链吊着一个穿西装的年轻男人,男人目光呆滞、面色苍白,露出皮肤的地方呈灰黄色烧焦的状态。

视频左上方显示在线观看人数为三万八千五百二十一。

视频里没有人声,只有一段重复的秒钟走动的滴答声,滴答滴答,好似铁锤打在心脏上。

楚辞目光一凛,一眼就认出了视频中被吊起来的男人是失踪两日的韩志远。

“他手臂和脖子处有大面积呈灰黄色烧焦状的皮肤,应该是受到了持续性的高压电击。”景月指着视频中韩志远手臂上的铁链说,“电流通过铁链传到韩志远的身体上,若要起到随时开关的作用,那么附近最少要有一个控制电源的开源,也就是说绑架韩志远的人应该就在现场。”

“秦邯,看能不能追查到IP地址。”楚辞认同景月的说法。

然后目光紧紧盯着视频最下面显示着倒计时和一个投票链接通道。

倒计时的时间显示还有三小时零七分钟。

他从挂在视频下方的链接点击去,画面跳转到一个新的页面。

页面是一道经典的法学问题:火车失控,两条铁轨,一个出逃的杀人嫌疑犯和五个普通人,撞向谁?

三个选择。

A,撞出逃的杀人嫌疑犯。

B,撞五个普通人。

C,不改变原有轨道顺应天命。

截至到目前为止选A的占35%,选B的占2%,选择的C的人最多,有63%。

楚辞心里一沉,心中暗道不好,金越青可能还绑架了其他人。

他立即吩咐其他警员:“马上查阳城市这两日有没有报人口失踪的,重点关注第三医院和长生生物相关的人,一定要找出另外五人。”

“老大,金越青完全可以直接杀了韩志远,为什么还在网上直播让网友选择韩志远的生死,要是投票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陈晨疑惑。

楚辞摇头,却没有开口解释。

他陷入了沉思。

金越青现在的行为十分反常,完全与他之前的侧写背道而驰。

而且金越青一个人绑架韩志远还说得过去,但是要同时再绑架另外五人,就十分不符合常理了。

除非他还有同伙。

一个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同伙。

“重点在选项C,这是一个模棱两可完全由出题人自我思维控制的选项。不管最后网友的投票结果如何,结果一定是按照金越青的设想进行的。”景月见楚辞没有说话,小姑娘陈晨还一脸疑惑,于是帮着解释道。

“既然结果由他自己决定,那他还让网友投票做什么?”

景月刚想开口,视频的秒钟声停止,画面瞬间黑屏,换成了十秒倒计时数字显示。

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秦邯拿着的手机屏幕上。

秦邯说:“直播的人说这是一场全民参与的审判,每隔一小时他会让凶手陈述自己的罪行,最后的结果由所有参与投票的人决定。六小时后也就是晚上七点整结束,目前直播已经进行将近三小时,因为是新注册的账号,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网友也只当这是为博出位的新手段。直到第一个小时——”

倒数的数字显示到1。

秦邯用电脑将直播的视频投影到会议室的大屏幕上,“现在刚好四点整,第三个一小时到了,你们看。”

他话刚说完,直播的视频里响起一个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少女萝莉音。

“又到被告陈述环节了,下面有请我们的被告进行陈述。提前警告,说谎或者沉默都会受到惩罚喔!”

韩志远艰难的抬起头面向摄像头,他努了努嘴,因为已经被折磨了三个小时,他的大脑已经停止工作,只剩下本能的求生,他开口,唇齿打颤,然后动作慢了些,那机械一般的萝莉音便再次响起。

“被告拖延审判,电击十次作为警告!”

警队会议室的大屏幕有一百多寸,直播视频的画面被无限放大,而恐惧也随之被放大。

“……啊……啊……”韩志远的瞳孔渐渐放大,浑身的汗毛根根竖起,惊恐尖叫在空荡荡的房间不断回荡。

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受到那经由电缆流经韩志远身体里的电流,带给了他怎样的痛苦。

然后萝莉音并不给他片刻的休息,电击刚结束便让他继续陈述。

韩志远不敢再耽搁哪怕一秒,他脑袋晕乎乎的,眼神也越发涣散,耳朵甚至能听见身体里残留的电流。

滋滋,滋滋,在血液里流淌。

充斥他每一个细胞,令他害怕、惊恐。

“我……我……都交代,卖给医院的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有问题,所以我联系了三医院的王副主任,只要了他一半的价格就让他拿走了全部的货……我们也没想到会死那么多人……真的……我们也不想的……只是后来出事的人越来越多,我害怕。”

“我真的好害怕……我好不容易才坐到现在的位置,金钱、名利,我不要舍弃……所以,为了隐瞒下去我只好找人警告那些受害者的家属。张大伟的肋骨就是我找人打断的……也是我让人坐他的出租车然后故意举报他猥袭女乘客,让他蹲警局。我认罪,这些我都认罪……你放了我吧,让我去坐牢,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跑了……”

韩志远还没说完直播的声音便被强制关掉,然后萝莉音响起。

“十分钟陈述时间到,被告停止陈述,交由观众审判。”

然后画面突然又陷入黑屏,好像摄像头被遮住了似的,但萝莉音的声音还在继续。

“警察叔叔们可千万别做出关掉直播的事喔,如果被我发现了后台的投票暂停,我可是会很生气的喔!”

说完直播恢复到对着韩志远的画面。

此刻的韩志远面如死灰,涕泪直流,下身也是湿哒哒的,好不狼狈。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