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陈言找了会本子又忍不住在学习资料那里逛了逛,找了几本学习资料。 “陈言?”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带着嫌弃。 他朝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脸蛋白白嫩嫩的男孩皱着眉眼神中透露着对眼前人的嫌弃。 陈言今年也才十六岁,身高发育的比别人要晚一些,只有有一米六五了,不过上辈子最高也才一米七六。

人生满级重来 (陈言王轩之)小说精彩试读

院内的气氛很是压抑,安静得除了风吹树动的声音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坐在主院用来招待客人、组织家宴的厅里,每一个人都坐得很端正不敢放松一丝一毫。

博青旗也在其中,他其实每次都受不了每年都要跟着母亲回来母亲的祖宅这边,因为这里非常的压抑,完全不适合他这个欢脱的性子。

他像贼一样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刷起了“忘尘”这个作者最新更新的文章。

这个作者写的这篇文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让他一看就忍不住陷进去了。

看得入神的博青旗已经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何处,也完全没有注意到,主院大门被推开了,一个冷俊的男人走了进来,原本围着长桌坐的人纷纷站了起来迎接他。

“别动我!”博青旗正看得入神,却有只手一直掐着他的胳膊,不禁皱着眉恼怒,眼睛却没有从手机上离开。

博母简直是要被他气死了,又掐了他好几下。

博青旗这才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像是比刚刚更加压抑了,他抬头看着无数道视线在看着自己,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在那个可怕的祖宅里。

赶紧站了起来,手机却一不小心被甩了出去,甩了不远的距离,正好落在了男人的脚边。

男人准备迈过手机的腿突然顿了一下,看着手机失了神。

“家、家主”博青旗简直要哭了,他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会因为看小说而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这下子回去他妈非打死他不可,都怪那个叫做“忘尘”的作者把小说写的那么好看!对都怪他!

他决定了,等回去之后,他一定要狠狠的惩罚那个作者,就罚罚自己十天,不,三天一天不看他的文了!

当饼干收到陈言的签约协议的时候,看到陈言的真实年龄眼睛都睁大了。

不是吧,才十六岁,这个年龄后面该不会坑了吧?饼干怀疑自己是不是签错人了。

可一想到自己看到的那篇文,只发了几章就能够看出作者的整体水平,这个水平绝对不是一个小孩能写出来的,或许她该试着相信一下他。

毕竟签都签了不相信也没用呀!

看到协议上给复印件资料户主页是陈言的名字饼干忍不住瞎想,为什么户主页会是一个孩子的名字?

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当户主?

这户口本复印件难道是假的?

或者他是个孤儿?

饼干觉得最后一个可能性要大一些,一个十多岁的小孩,能这么独立估计也就只能是因为没有父母了,凡事都要靠自己能不独立吗?

想到这饼干的心绪有些复杂,她是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女孩纸,难免会有些母爱泛滥,她决定以后尽可能的照顾一下陈言。

这周日是计划里的休息日,吃过早餐之后陈言回房间补了一会觉中午吃完饭拿了六百出门。

因为小说现在签约了,而且还有几千块钱的打赏,这些打赏可以等下个月一号申请提现,和网站六四分,足够度过这个暑假了,所以陈言拿的钱多一些,怕自己碰上想要买的。

现在微信支付还要等明年才出来,拿着现金到处走还真的是有些不方便。

陈言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哪,就先去这里最大的商场逛一下吧,青市最大的商场好像只有蓝之海,说是最大的其实里面的东西都不是特别的贵,像衣服这些都是一些一两百块就能买到的,毕竟青市的人均工资只有三四千,物价也就高不到哪去。

看到商场里的书店,陈言想到自己好像缺一些本子和笔,就走了进去。

蓝之海里面的书店很大,里面的书也是整个青市最全的书店,从小说到各种学习资料各种学习工具都有。

陈言找了会本子又忍不住在学习资料那里逛了逛,找了几本学习资料。

“陈言?”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带着嫌弃。

他朝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脸蛋白白嫩嫩的男孩皱着眉眼神中透露着对眼前人的嫌弃。

陈言今年也才十六岁,身高发育的比别人要晚一些,只有有一米六五了,不过上辈子最高也才一米七六。

因为还没怎么发育的原因,男孩要比陈言矮了三分之一个头。

“你认识?”男孩身边一个带着帽子的朋友问。

“呵。”男孩语气中透露出满满的厌恶,“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那个顶替了我身份的人。”

听到了男孩的话,男孩的朋友看陈言的眼神变得异样起来。

这个男孩就是陈言养父母的亲生儿子——陈启诺。

陈言感觉到脑阔有点疼了,这是什么狗屎运呀,逛个书店都能碰到。

其实养父母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对他还算不错,至少不缺他吃的穿的用的,这也让他恨不起了。

就因为这样前世没有少被排斥,就因为陈启诺把事情夸大散播在了他的学校里。

陈启诺本身可以去读更好的高中,没必要去读他那个又破又旧的高中的,可陈启诺就偏不,他就是看不爽陈言顶替了他过了这么多年的好日子。

为了毁掉陈言的名声,陈启诺根本不在意这个学校到底有多破,而且陈父陈母为了弥补失散多年的儿子,在学校外面给他租了一套房,让他不需要跟其他人挤那个又脏又破条件非常差的宿舍。

没有记错的话,开学陈启诺就要跟他一个学校了。

陈启诺扫了一眼陈言手里拿着的学习资料,露出讽刺的笑:“你也会买学习资料?你成绩烂成那样,买回去怕也只是浪费吧?”

“就是成绩烂才买。”陈言说的是实话,他的确是因为成绩烂才想买来练习。

陈启诺以为陈言是在怼他感觉很生气:“陈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根本没有钱买这些,你用的都是我爸妈给你的钱!”

陈言不想吵,他以前听到这些可能会在心里生气,表面上却又很怂,但是现在他不怂,心里也不会生气,因为陈启诺说的是事实,他现在用的钱确实是用陈启诺父亲的旧表换来的钱。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你户口都迁出我家了,还用我爸妈的钱你要不要脸啊!。”

“算了。”陈启诺戴帽子的那个朋友开口道,“别生气了,旁边的人都看过来了。”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