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苏瑾辰咬了咬唇。沈离没有看出来他眼中的情绪,安抚了他一下,就自己去厨房给他盛粥了。苏瑾辰坐在床上呆呆的盯着门外看了一会儿,然后吸了吸鼻子,慢慢将自己缩成了一个小团,尽量让自己哭的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或许是因为生病,又或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苏瑾辰现在就想好好的哭一场,哭干了眼泪,就什么都好了。

协婚之后[ABO]精彩章节

  苏瑾辰一直都觉得,沈离这个人非常神奇。在日常情况下,他总是板着脸,高高在上的像那些故事里指掌天下的皇帝。可有的时候,他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一点温柔,却又像是四月春风一样,让人不自觉的就想沉溺其中。

  苏瑾辰看着沈离,他觉得自己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

  不是因为对方的温柔。而是因为他明明感受到了这种温柔,却清楚的知道这个温柔不属于他。它们只属于那个叫白枫的人。

  还真是让人嫉妒啊……

  苏瑾辰咬了咬唇。

  沈离没有看出来他眼中的情绪,安抚了他一下,就自己去厨房给他盛粥了。

  苏瑾辰坐在床上呆呆的盯着门外看了一会儿,然后吸了吸鼻子,慢慢将自己缩成了一个小团,尽量让自己哭的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或许是因为生病,又或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苏瑾辰现在就想好好的哭一场,哭干了眼泪,就什么都好了。

  不过话虽如此,他也还是拿捏着分寸。觉得沈离快要回来了,他就擦了擦眼泪,重新躺回到了床上,装作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果然没过多久,脚步声响起,沈离回来了屋里。他手中端着个碗儿,里面盛的应该就是他说的粥了。

  过来将粥碗放在一旁的桌上,沈离扶着苏瑾辰重新坐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他说:“我确实是按照网上的教程来的,比例也确实是按照他们说的,连克数都没敢变。可是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东西就是没有你之前做的那个好吃。”

  苏瑾辰听他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沈离端过来的就是最简单的白米清粥,不过看起来煮的时间太长,米都已经碎了大半了。

  微笑着摇了摇头,苏瑾辰说:“这个也不错的。”

  说完,他伸手接过碗,自己舀了一勺,吹凉喝了。和沈离说的一样,这粥里面估计只放了水和米,味道是最普通的味道,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这样的反而挺好。

  接连喝了四五口之后,苏瑾辰觉得自己稍微缓过来一点了。他刚刚其实原本连端碗拿勺的力气都几乎没有,能坚持着吃这么多,也全靠的是一口气。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沈离不会喂他,他也不想借着生病的机会让沈离做太多违背沈离心里那道规矩的事情。他习惯了听话,也习惯了乖巧。所以这样就够。

  “还行吗?如果口味不合适的话,我去给你点份外卖。之前没点是怕外面的没家里干净,等的时间也有点长。”沈离说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尴尬,轻咳一声,他又补充说:“这是我第一次做饭,吃不下去你说实话就行。毕竟不瞒你说,我自己吃的都挺艰难的。”

  苏瑾辰摇了摇头,慢慢的喝完了一整碗粥。

  等把空碗递还给沈离之后,他微笑说:“确实是不怎么好喝,不过我现在没什么胃口,这样清淡的东西吃起来,反而挺舒服的。我吃饱了,谢谢你的粥。”

  沈离盯着他看了看,确定他没有说谎,才总算是舒展了眉头。又伸手去探了一下苏瑾辰的额头,他说:“你还是有点发烧,一会儿把药吃了,然后早点休息,可能明天会好点的。”

  苏瑾辰一如既往乖巧的点头。

  随后沈离去把他吃完了粥的空碗拿去洗了,又给他接了一杯温水,带着药拿过来。具体是什么药苏瑾辰也没有问,毕对方是沈离,这点信任他还是有的。

  或许是药效中本来就有助眠的成分,吃进去没过多久,苏瑾辰就觉得眼皮沉重的睁不开了。沈离却依然坐在他床边,安静的看着他。见苏瑾辰一直盯着自己,他才恍然,顺道解释了一句说:“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的。我是怕房子里只有咱们两个人,万一我回屋,你有事我听不着,耽误了就不好了。”

  说着,他停了停,又破天荒的给苏瑾辰露出了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他说:“听话,你好好休息就是了。”

  苏瑾辰想说点什么,可是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嘴巴确实是艰难的张开了一道缝,却也只供呼吸,没办法让已经陷入沉睡的大脑组织出来任何一句完整的话了。

  在这一次睡着之后,苏瑾辰总算是做了个好梦。梦里就是他现在住的这栋别墅,只不过在梦中可以称之为家。他梦到沈离在厨房做饭,他在厨房门口的餐桌上看着对方。那人偶尔会回头看他一眼,目光交错就会露出甜甜的笑容。

  笑的灿烂,宛若朝阳。

  让人颇为沉醉。

  等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苏瑾辰缓缓的睁开双眼,结果发现沈离就坐在他昨天搬过来的那个靠椅上,闭着眼睛正打着轻轻的鼾声。

  或许是药效起了作用,苏瑾辰感觉今天脑袋并没有那么疼了。随之好转的就是感官,比如视觉听觉,还有……

  苏瑾辰猛的愣住。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房子里的这股一直弥漫的甜香味是怎么回事了!

  昨天回来以后因为不舒服,他早早地就睡了。本来是想下午做饭前去吃抑制剂,结果一觉没醒,所以根本就没吃抑制剂。现在屋子里的这个气味,可不分明就是他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吗?

  苏瑾辰脸红了一片,他觉得又羞又臊,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然而就在此时,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沈离也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恰巧和苏瑾辰四目相对。

  他愣了一下,只片刻停顿就回神问道:“感觉怎么样了,比昨天好一些了吗?”

  苏瑾辰点头。也直接说出了自己最关注的问题:“你能帮我拿一下抑制剂吗?我昨天忘了吃了,今天才发现信息素染发出来了这么多,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

  “没事。”沈离摇了摇头,平静的打断。

  然而并没有去帮他拿抑制剂,沈离反而看着苏瑾辰,认真的说:“本来就在吃感冒药,那就别吃抑制剂了。只是一点信息素,我忍得住。”

  苏瑾辰眨眨眼,目光向下对上了沈离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你忍得住,可它也忍得住吗?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