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沉夏:“......黎斯州。”“快松开,节目要开始了。”化妆师带着八卦的眼神看着他们,沉夏从镜子里看到了这种眼神,连忙道:“我有喜欢的人。”化妆师怪腔“哦”了一声,沉夏:“比我大三岁。”

蜜桃情人(沉夏沈遇时)免费章节阅读

齐柠看到车内的沈遇时双手攥紧,新做的指甲扎在手掌心。

上高中时,她和沉夏同班,她每次考试总会班级前三。

而沉夏总会逃课、上课睡觉,校服也不好好穿,夏天总是穿着别的女生想穿却不敢穿的漂亮裙子,打耳钉带耳环,涂着红色复古口红,活活一个坏女孩模样。

但即便这样一下课围在沉夏身边的同学一层又一层,永远不缺朋友。

后来,齐柠在升国旗时喜欢上了一位高三的学长。他很出名,总是年级第一,眉目清冷,高高瘦瘦的,校服穿的一丝不苟、整整齐齐,一看就是好学生。

齐柠描述不来他的气质。一看到他就能想到薄薄的冷雾或是冬天里冷白的雪,琢磨不透的男生最是吸引人。

他站在太阳下,简直在发光。齐柠知道她喜欢上了这个男生一一沈遇时。

可她没想到,就是沉夏抢走了他。

她无数次看到那样一个不食烟火的少年拽着沉夏贴来隐忍的吻,和平日里眼神冰冷不同,在和沉夏在一起时他的眼睛里仿佛缀满了星辰。

她不明白,凭什么沉夏拥有所有还不满足。

就连分了手,沉夏转学,她以为她有了机会便学着沉夏堵着沈遇时告白,可他一眼都懒得落在她身上。

时隔六年,齐柠原以为沈遇时最起码会对自己有点印象,可那天杀青宴,他依旧没有将目光放在她身上。

甚至一如那年,爱沉夏爱到极致。

沉夏看着车内男人的侧脸,手肘被蹭破皮的地方带来的刺痛好像也没那么疼了。

怪不得下午问她在哪儿。

沉夏红唇弯了弯,这个人还真是块闷石头。

她余光扫了眼脸色都变了的齐柠上,还是打了招呼:“走了。”

齐柠垂眸,看不清神色。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嘴角无端勾出一抹冷笑。

-

上了车,沉夏给司机师傅发了短信让他下了班。

旁边的男人正在处理公事,车内能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沉夏支着脑袋看他。

沈遇时和六年前相比看起来更成熟更有男人味,沉夏最喜欢看他穿白色的衣服,让她想到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她不一样,只想亵.渎。

他捏了捏眉间,将笔记本合上对上沉夏的视线,声音有点哑:“看什么。”

沉夏揪着男人的领带:“沈遇时,你还挺受人欢迎。”

沈遇时表情淡淡,似乎并不在意,沉夏想到齐柠想要吃了他的眼神,不爽:“齐柠喜欢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很冷淡,但是沉夏听着露出了笑容,“那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沈遇时定定地看着她一眼,不知道过了多久发出一声冷笑而后淡淡道:“那你的喜欢,可真廉价。”

一句话牢牢堵死她的话,他的眼神里充溢着嘲弄。

沉夏想到了齐柠说的话,分手后,沈遇时连续发烧一个月,差点死掉。

她的胸口似乎压了一块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来气。她抬头,深吸一口气:“那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沈遇时就像没听见,闭上了眼。

沉夏的心收紧,又欣赏了会儿男人的俊脸,见他还不搭理自己,她倾身问:“赵特助,咱们是去哪儿?”

这并不是回别墅的路。

“吃饭。”

沉夏偏头对上沈遇时薄凉的目光,又看了眼闭口不言只管开车的赵特助,“你不是不理我吗?”

沈遇时再次没听见,闭上了眼。

沉夏:“......”

车子缓缓停在京滩18号CS&Home餐厅楼下,沉夏家里没破产时是这家的常客,不过之前名字是“西城巷”,据说换了老板再次装修,去年开始重新营业。人均七千,但即便这样也需要提前三个月预约。

想到了网上的八卦,她点点旁边男人的胳膊:“沈遇时,我在网上听到了关于这家新老板的八卦。”

沈遇时没了之前的冷淡,他垂眸静静地看着她,并没有吭声。

两个人走进餐厅,前来的侍者将他们迎在座位,刚坐下来,沉夏开始说八卦:“这位男老板没有结婚。”

“听说是因为喜欢的女生觉得男老板很穷给不起她要的物质生活,然后嫁人了。于是这个男老板成了望妇石,为了努力奋斗,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餐厅买了下来。”

沉夏喝了口茶,感叹:“你说说这么深情优秀的男人,这个女生怎么不珍惜呢。”

沈遇时看她一眼,没说话,薄唇抿得很紧,像是在克制什么。

沉夏白他一眼,真是和沈遇时说八卦一点也不开心。她“哎”了一声,然后坐到他旁边,笑眯眯地挽着男人的手臂,拖着长腔:“沈遇时呀。”

从以前就是如此。沉夏有求于他时都会带着这种撒娇的腔调。

沈遇时一阵恍惚,嗓音含着沙哑:“嗯。”

沉夏伸出手指戳了戳男人手臂微微凸起来的青筋,“这家餐厅要提前预约三个月,你是不是认识这家男老板啊。大概多大啊,要不要我介绍他个同样优秀的女性?”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