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大约半个时辰,那白衣人已经将全部的石壁收入囊中,似乎就要离去,但是没了这些黑镜石,这座密室隔离神识的效果也消失不见了。只见那人一皱眉,一剑斩向某个角落。金色的剑气瞬间及至,落在程观雪的隐匿阵法之上,瞬间就击碎了这个小阵法。露出了其中的人影。

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精彩试读

  好在这次倒是没有让程观雪等待太久。不过半日的光景,雪山剑宗一行人就离开了那个密室。

  程观雪在外面看的清楚,之前那些弟子中又有不少人身上多了些损伤,显然里面还是有些机关埋伏,但是他们大多神情亢奋。带队的分神修士神色也是隐隐有些焦急,一行人步履匆匆,很快疾行而去了。

  看到这个情形,他若有所思。

  他们走之后,又过了半个多时辰,这之前被清场的第三层中陆陆续续多了些其他门派的修士。

  这些人显然门派势力不如雪山剑宗,所以只能等雪山剑宗离去后才敢过来探索。

  这些人报的是捡漏的心思,某种程度上倒是和程观雪一样。

  不同的是,程观雪对于秘境之中的其他天材地宝并不感兴趣,他在意的唯有那柄如今尚且不知隐藏在何处的神兵。

  如今眼见是第三层最热闹的时候,程观雪也撤掉了隐身的结界,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了哪些中小型势力和散修们探索抢夺的人流之中。

  程观雪在第三层中穿行,再一次仔细探索,发现的确没有疏漏,便立马进入了那高台之下的通道之中了。

  通道之中一片幽暗,神识无法散开,全靠肉眼观察周遭的情况。如今只能在朦胧看到几十丈外似乎有些光亮,看起来是个大厅。

  程观雪小心探查,一步步谨慎前行,到了大厅发现果然已经有了不少人。

  这大厅之中,零散分布着七八位元婴修士,皆在凝神研读墙壁上所刻录之物。见他进来,并无人在意。

  程观雪看这情形,心中了然这里应该已经被搜刮的一干二净,无物可抢,所以才会这么和谐安静。

  瞥了一眼大厅的墙面,发现乃是各种各样的剑法,剑痕和心得,想来是那位剑神所留。

  暂时没有理会这些,他将注意力放到了大厅中央那具遗蜕之上。那是一具已经完全玉化的骨骼,此时正瞪着黑黝黝的眼骨盯着某处。

  程观雪绕了一圈,发下那骸骨上的灰尘有被触碰过的痕迹,姿势也不是很自然,应该是之前已经有人检查过了。

  程观雪正打算上手去检查一下细节,突然发现大厅的入口处出现了一点骚乱。

  程观雪回头,三个黑衣男子出现在大厅中,将出口堵住,每个人都有元婴中期以上修为,虽然他们此时没有再穿戴暗羽面具,但是程观雪直觉这三人便是秘境中还剩下的三位杀手。

  为首一人向众人拱了拱手道,“打搅诸位,我们兄弟三人乃是来寻一位仇家的,对于此地传承宝物并无兴趣。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这话声落下,程观雪沉吟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倒是其中有个元婴后期的修士,心高气傲道,“噢?你们要做什么?先说来听听。”

  顿时也有人搭腔,“还请诸位把话讲清楚,在这秘境之中,大家又是陌路人,还是把话先说清楚的好。”

  那为首的黑衣人道,“不会妨碍大家太久,只是确认下各位的身份。”他一个手势,另外两人便在大厅中穿行了起来,途中在各位元婴修士身边经过。

  程观雪眯了眯眼,并未有什么动作。

  就见有人道,“各位也是修行中人,知道这修真界的规矩,在场的都是元婴修士,出去也都是一方之主,如今只凭你们三人,就像搜查我等,真是好大的架势......”

  而此时,一位黑衣人恰巧路过他身边,程观雪面无表情,冷淡地站着。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似乎扫过了他的身体,但是又很快离开,那时间很短,程观雪却注意到了,不过他有信心瞒天过海,他们一定想不到程观雪居然连灵根和修为都能变。

  果然那人并什么发现异样,而后便迅速离开了,程观雪神色如常。

  很快两位黑衣人回到了那位首领身后,几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听那为首之人道,“言之有理,”话音一转,突然道,“那我们就不打扰大家了。”

  说罢竟然真的带人离开了,在场其他元婴修士大多一头雾水,程观雪看了眼他们离去的方向,接着检查剑神骸骨。

  骸骨坐在中间的圆台上,四周散落着不少石块瓦砾,看样子是之前的人探索密室之时破坏机关阵法时留下的,而圆台周围,凌乱地倒着一些架子,看上面的痕迹,本来都是放着东西的,想来应该是各种各样的宝剑。

  而再四周则是墙壁了,墙壁是黑镜石所做,十分坚硬,还可以隔绝神识,等闲无法破坏。

  上面分布着各种剑痕,深浅粗细各不相同,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仍然剑气逼人。

  而那些元婴修士也正是在参悟这些剑痕,很明显这也是一种传承体悟的方式。

  除此之外,这个密室之中的全部东西都被刮地干干净净,没有任何遗漏。

  程观雪也观想了一下那些剑痕,发现若是对于好剑之人,只怕能够带来巨大启发。

  现在这密室中的人已经有人想到了这一点,只见他取出工具,尝试切割那石壁。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动手,程观雪也装模作样的找了一小块石壁开始凿凿划划。

  只是这黑镜石坚硬无比,这群人竟然无法伤到它分毫,修为最高的那个元婴修士,也只不过在黑镜石上留下一点白痕而已。

  于是有人开始拓印,将那整片墙壁的剑痕都拓印了一遍。程观雪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转念想到了另一件事。

  于是继续在大厅之中寻找,围着那骨骼打转,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蹲下,从那一些散落的瓦砾石堆中捡起了一个东西。

  看了一会儿收入怀中,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做完这些,程观雪才开始慢悠悠地拓印剑痕,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是他的动作很慢,直到那些元婴修士全部拓印完离开,他也不过拓印到了一半而已,他的心思并不在此处。

  再后来,又陆续来了几波金丹期和筑基期的修士,也都干了差不多的事情,都是先检查了尸骸,然后才开始拓印那剑痕传承。

  不过这些人来来去去,却都没有注意到隐藏在角落里一直没有出去过的程观雪。

  这样五日光景转瞬即逝,已经很少有人再进入这处秘境了,因为经过层层搜刮,这里几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只剩下那位剑神前辈的骸骨空空盯着入口。

  但是这一日,已经沉寂了几日的密室又响起了脚步声,再次有人到来。

  程观雪勉强睁开了眼睛。

  来人只有一位,一袭白衣,飘逸出尘,但是浑身却散发着无尽冰冷气息,身后背着一柄古拙长剑,一步步缓缓走向大厅中央。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