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孤洗耳恭听!”梁小川依然面若寒霜,但语气中还是悄无声息的漏出一点迫不及待的意思。女子略一点头,似乎是感激梁小川给予自己生命中最后的时间,清一清嗓子,唱道:“落月秋风心悲凉,千村万落尽仓惶;

三国:我来施恩赐祸(梁小川)精彩章节

三国:我来施恩赐祸 第十八章 弹琴女子终相见!

梁小川心中一动,自己穿越而来做了刘璋多时,从未想过天下居然有人会认为自己不如以前的那个饭桶刘璋,而这人却又恰恰是自己倾慕已久的弹琴女子,顿时稍稍有些黯然。

“刘益州已然攻下这巴郡城,不知在小女子身首异处之前,可否听小女子清唱一曲?”

见梁小川沉吟不答,女子继续说道。

“孤洗耳恭听!”梁小川依然面若寒霜,但语气中还是悄无声息的漏出一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女子略一点头,似乎是感激梁小川给予自己生命中最后的时间,清一清嗓子,唱道:

“落月秋风心悲凉,

千村万落尽仓惶;

汉家山河多秀美,

农家难分一杯糠;

古来征战书君心,

哪顾百姓尸骨地;

但求史官多有心,

留书一角诉民意!”

歌词并不深奥,梁小川当下便明白了歌中之意,对着那女子点一点头,肃然道:“姑娘词中意境,孤已了然,然而姑娘所盼的世间,无非是一厢情愿而已!”

“为何?”

女子看着梁小川,有些失落道。

“姑娘期盼世间再无争斗,这本就不可能!”梁小川瞧着那女子失落的面庞,心中竟有些不忍打破这女子幻想出的美梦:“这是因为。。。因为人人解忧贪欲,你不去与别人争,别人也会与你来争!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那以刘益州之见,何时方可没有争斗,百姓何时才能安稳度日!”

听着梁小川直击要害的话语,那女子咬紧了嘴唇,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不要流下来,瞪着一双泪汪汪大眼睛,坚持问梁小川道。

“只有山河统一之时方无争斗!只有雄才伟略之主方可使百姓无忧!”

梁小川直面那女子射向自己的目光,情真意切的朗声道。

听到梁小川的回答,那女子本来心中那熄灭的希望似乎重新燃烧了起来:“当真如将军所说,天下谁人可如此?”

“正是孤!”梁小川一字一句道,字字铿锵有力。

“但愿如此,可惜小女子无法看到这一天了。。。”

那女子仰望着梁小川傲然的面庞,一双眸子里多了几分期许,拜服于地:

“愿将军信守诺言,统一天下之日,便是让百姓无忧之时!到时,乞望将军遣人在小女子坟前告知一声,小女子便死得安心了。”

说着,女子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脸上竟露出了一丝释然的微笑,眼眸中那晶莹的泪水也已不见,轻声道:“请将军动手吧。”

“孤定然会统一这壮丽山河,也会善待天下百姓,但是孤,绝不会遣人去告知你!”

梁小川左右看看,找了个没有被鲜血浸染的石阶坐下,不紧不慢的道。

“将军说的也是,小女子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的寻常人等,必然随便找个地方就把小女子尸身一扔,哪里有什么坟墓,又哪里敢劳烦将军,是小女子唐突了。”

女子身子微微一颤,话虽说的有力,声音中却掩盖不住说不尽的失落,刚刚的笑容一下就不见了,眼角的泪花又闪烁起来。

“孤不会遣人告知你此事,孤要你亲眼好好看看,孤到底能不能成为天下雄主,孤又是不是会爱民如子!”

梁小川看着那女子想哭却又强忍着的样子,不禁心下有些好笑,却又不忍再逗她,于是赶忙说道。

“小女子既已身死,又如何亲眼目睹!”女子以为梁小川故意要奚落于她,撅起小嘴有些嗔怒,但生气的样子依然是娇美无限。

“谁说要你死了。。。”

梁小川摇摇头,心中暗道女人有时候心思真的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明明自己话里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但女人的思路总是好像不跟自己在一条线上。

“自今日起,你就陪在孤的左右,时时为孤抚琴,你可愿意?”

“呀!”

女子初听此言,瞪大了眼睛瞧着梁小川,像是丝毫没有听懂梁小川所说的话。

忽的又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小脸瞬间涨的通红,低下头来再不敢瞧梁小川。

“可以还是不可以?”

当着这许多兵士的面,梁小川也不好多做儿女情长,只是简单追问一句。

“我。。。我。。。”

那女子有些手足无措,窘迫的道:

“自古嫁娶乃父母之命,小女子父母尚在人间,且。。。我父待我恩重如山,小女子就算要出嫁,将军也当先知会我父方可。”

“那令尊是何人,又在何处?”梁小川追问道。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