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那是一张自拍,正是高中时午休的教室,背景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任疏寒趴在江清月同桌的空位上,枕着手臂睡得香甜,还有一个绑着短马尾辫的江清月,拿着手机红着脸嘟着嘴唇,偷偷亲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照片正反都有,内容一样,就是套了两个不一样的日式滤镜,一个像旧电影一样泛黄,一个颜色鲜明仿佛就在昨天,旁边还有好多粉红小心桃,任疏寒是没看出来什么区别,但是江清月明显更喜欢粉红色的那款,这一面塑封上的磨砂小颗粒都被摸到光滑了……我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可爱!在我每天努力应付学业算计家里控制欲|望恪守礼节又是惭愧又是自卑的时候,他居然单纯得像个小笨蛋一样偷偷亲我?还敢自拍??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任疏寒江清月)免费章节阅读

任疏寒随手一条评论上了四个热搜,分别是#任疏寒有喜欢的人#、#任疏寒准备告白#、#顾微词倒贴#、和#江清月#。

很多人怀疑江清月就是任疏寒说的那个人,搜了一下才知道他不是娱乐圈的,非常失望。

“长这个脸不出道?过分了啊。”

“好希望他能主役陈导的戏,没有说清梦不好的意思!就是想嗑寒月cpQ Q。”

“透一下剧,江助理跟去陈导的剧组了,据说是做了顾清梦的替身,花絮肯定能嗑到的。”

“讲个笑话,清梦的角色换过,据说原本那个角色是留给顾微词的,结果寒神自带替身进组,看过《代理执事》的都知道江助理是高配版顾微词,和清梦一点都不像,到底是谁的替身大家都懂哈。”

“意思就是寒神坚决不跟某人拍亲热戏呗?就这还想炒cp?噗嗤。”

任疏寒随便看了两眼,大致确定,顾微词把自己折腾得提前扑了,而且扑得安静如鸡,连个水花都无。

如果他不搞这出探班,还有点自我洗脑的cp粉,也许死鸭子嘴硬还能吃最后一波红利,但是现在被任疏寒彻底摁死,再脑瘫的粉丝也嗑不下去了。

剩下他的唯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吹颜值?在最新综艺里被圈外人碾压的颜值气质吗?吹演技?刚出道只有一部电影,第二部就疑似宣传虚假资源,被别人给顶了。

虽说虐粉剩下的都是死忠,但没有代言就没有钱,没有钱就没有新的热度,目前的这一点点粉丝也早晚会散干净,现在没了任疏寒铺路,顾微词无路可走,只能提前转型,准备出专辑,前途惨淡。

不过这就与任疏寒无关了。

他现在和自家小美人蜜里调油,根本无暇关注顾微词那点破事。

电影里的高三很快过去,男主的最后一幕亲热镜头是在快高考时,闷热的夏季,电风扇吱呀响,某节晚自习课上,窗外忽然下起暴雨,学校毫无预兆地停了电,灯灭的瞬间,趴在桌子上的小张同学猛弹起来,大胆地“啾”了一下小王同学的唇角。

和往常不同,这一下颇有偷|情的意味,唇齿留香,让任疏寒回味了很久,懊恼自己高中时怎么就那么善良,为了不打扰江清月,一直没有和他做同桌。

“清月,”那时任疏寒总是坐在最后一桌,下课后叫上一声,坐在第三排的他就会回头看自己,眼睛亮亮的,“我去打球了。”

“嗯。”江清月乖乖点头,“我做完这套题就去找你。”

有时任疏寒也会直接走到他旁边,找一个空位坐下,或者直接蹲在他书桌旁,盯着他写题,盯到他脸颊红透放下笔,才用气声说:“我去打球了。”

那样江清月就会一句话也说不出,抿唇点头,但任疏寒知道,一会依旧能在操场边看到他。

毕竟他一直这么乖。

高中时任疏寒想告白不是没缘由的——他们之间的暧昧几乎能看见形状,哪怕学习时间拉长、日常接触变少,也毫不影响这种粉红色的气氛漫溢整个高三楼道。

他们只要并肩走一段路,看到的同学就会一起吹口哨,他把球衣扔给江清月,队友就一起怪叫,连老师上课点人回答问题时,若连着点到了他们两个,同学们“喔”“喔”的起哄声都会掀翻屋顶,要他反复维持纪律才行。

又不是同桌,他们能安静在一起的时间就只剩下午休和晚上放学后。

任疏寒在学校边买了房子,方便走读,节省时间,但江清月高三时经常不回去睡午觉,就在班里学习。

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任疏寒就可以坐在他旁边,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偶尔醒了,发现他也睡着了,就一直看着他,实在馋得受不了就戳戳他白嫩的脸颊,傻傻看到快上课、同学们来了,自己再回后排。

如果能像电影里的主角一样放肆就好了。

可是他不敢。他时刻铭记家人的话,警告自己要忍耐,一直忍耐到有能力保护喜欢的人为止,否则再多的山盟海誓也是虚话,他要负责任。

高三对于任疏寒来说很压抑,主要就是压抑在了这里。

电影里这段剧情让他更加燥热,但与自己相反的是江清月似乎很开心,这天晚上在讨要晚安吻的时候尤其主动,自己乖乖把舌头伸出来,搞得他心痒难耐,忍不住上手了。

江清月非常敏感,每次被他握着腰部就会腿软,不自觉缩着身子要逃,这次他的手掌伸进了睡衣里,江清月更是忍不住长长地哼了两声,简直不要更好听,还用手按着他的胸膛想推开,一副受不了了的表情……明明他只是亲了亲,什么都没做啊。

“今天为什么不乖了?”任疏寒有些粗鲁地把他按在门上,第一次推开了他卧室的门,几步把他推到床边,手还在他光滑细腻的背上摸来摸去,十分无耻地谴责他,“这么不专心,教你的都还回来了,万一拖累了剧组的进度怎么办?”

“嗯……”江清月软软地倒在床上,失神地看着他,主动在他唇角“啾”了一下,“对不起唔……”

把手从江清月的半袖里伸进去,抚摸他到上臂内侧的软肉时,任疏寒怀疑自己今晚出不去了。

江清月双手抬高,一副任他宰割的样子,因为马尾辫的缘故,平躺时要歪着头,拿红红的眼睛看他,有点欲求不满的意思。

任疏寒顿时决定:“我今晚不回去了,留在这里督促你。”

江清月顺从地说:“那我、去洗澡,少爷……”

任疏寒翻身不再压着他,仰躺在床上不起来,想等他洗完直接用他的浴室,听到浴室的门关上后,又翻了个身,嗅了嗅他的床单。

好香……床也好软,和他本人一样。

任疏寒在他床上滚了一圈,又去嗅他的枕头,拱来拱去,忽然感觉不太对劲,从枕套里摸到了一张塑封的照片,抽出来一看顿时傻了。

那是一张自拍,正是高中时午休的教室,背景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任疏寒趴在江清月同桌的空位上,枕着手臂睡得香甜,还有一个绑着短马尾辫的江清月,拿着手机红着脸嘟着嘴唇,偷偷亲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照片正反都有,内容一样,就是套了两个不一样的日式滤镜,一个像旧电影一样泛黄,一个颜色鲜明仿佛就在昨天,旁边还有好多粉红小心桃,任疏寒是没看出来什么区别,但是江清月明显更喜欢粉红色的那款,这一面塑封上的磨砂小颗粒都被摸到光滑了……

我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可爱!

在我每天努力应付学业算计家里控制欲|望恪守礼节又是惭愧又是自卑的时候,他居然单纯得像个小笨蛋一样偷偷亲我?还敢自拍??

任疏寒重新给他起了外号,虽然肉麻了一点,但还是决定叫他小坏蛋。

这时浴室的门突然开了,任疏寒手脚麻利地把照片藏了回去,见他有些扭捏地站在浴室门边,穿着浴袍,看着拖鞋,羞涩地问道:“那个、少爷,要一起吗?”

任疏寒安静了一秒,才说:“好的。”

小坏蛋,你欠收拾。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