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为什么不做?”任疏寒说,“宁宁做得好,大家爱吃,要我说很好。”江清月:“可是这样少爷你就吃不好了,不要给我挑了……”乔宁宁又开始了:“不会啊,我都是做的刺很少的鱼,只有一条大刺。”任疏寒对她表示感谢,夸她贴心、善解人意。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任疏寒江清月)小说精彩试读

节目录制的第一天,任疏寒在健身房待了两个小时,然后出门散步,带着曲冲逛了一圈别墅外的树林,简要介绍了一下庄园的历史。

园林太大,一天介绍不完所有景致,所以任疏寒只挑了一小段被借用拍过电影的地方。

“是19xx年版的《彭博利庄园》吗?”曲冲惊喜地问,“我特别喜欢这个电影,以前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也没查到是那里,今天一进来就感觉布局很像。”

任疏寒点头,指了几处:“这些布景时都动过,为了保密所以没有公布取景地,你能看出来说明是资深粉丝。”

曲冲看人很准,觉得这位男神并不像小道消息说得那样傲慢,鼓起勇气问道:“既然有保密需求,为什么这次公开上节目了呢?”

人不如故的cp粉都说,他是为了顾微词,但曲冲觉得不像。

而且这两个人也不般配。

顾微词的傲,是一种典型的小市民心态,而任疏寒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贵气,却平易近人,两人截然相反,很难想象他们在一起的样子。

“因为想把这个庄园改动一下,这也是我上这个节目的初衷,”平易近人的任疏寒随口胡说道,走上一座小塔楼,让曲冲眺望远方,“看到那片马场了吗?我想把这里夷平,却想不到要做些什么样的景致在上面,所以希望借这次节目让粉丝给我出个主意。”

曲冲:……收回平易近人的说法,是金钱拉远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点都不近啊。

“为什么要改?”他问,“有什么别的用途吗?”

喜欢养马的有钱人很多,据曲冲所知,马术也是上流社会的必备技能之一,这片赛马场还和别墅隔着一片不小的丘陵,不会吵闹也没有味道,设计得很好,应该有几百年历史了。

“小时候清月看了《格列佛游记》,说觉得马很可怜,我就答应他,将来我掌管这座房子之后,就把马场推了盖别的,”任疏寒摇了摇头,“但是我刚继承这座庄园,他就出国去留学了,所以这件事就被我搁置,现在才想起来。”

曲冲:?嗯?

新cp?

“原来寒哥跟江助理是一起长大的?”曲冲回想,江清月不疾不徐的贵族气质确实和任疏寒很像,“没想到你们关系这么好。”

任疏寒笑了笑:“是因为称呼吗?”

第一次见面的曲冲叫他寒哥,江清月却称他为少爷。

“其实我是故意的,”任疏寒低垂着眼,走下塔楼,坏笑道,“你不觉得他说‘少爷’两个字的样子很可爱吗?”

被自己粉丝称为斯文败类的曲冲推了推金边眼镜,看着他的背影想:噫……

这才是真的斯文败类攻,太坏了,不过……

“确实。”穿制服,叫少爷什么的,是可爱。

回到餐厅里吃中饭时,任疏寒先去换居家的衣服。

乔宁宁还在厨房里忙活,江清月上菜,曲冲主动帮忙并搭讪:“没想到江先生和寒神是竹马,明明看起来比寒神小几岁。”

主要是任疏寒比较成熟,一看就是在人群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类型,江清月则有些出尘,明明做着类似柴米油盐的工作,气质却仿佛是在象牙塔里长大的,让人看不出年龄。

“我只比少爷小两个月,但是各方面经验都不如他,”江清月笑着把一道汤放在任疏寒的座位前,“所以小时候其实是他照顾我比较多。”

乔宁宁为了秀厨艺,光是汤就做了三种,打算给任疏寒选择,但江清月直接替任疏寒选了一份最简单的小吊梨汤,乘出来晾着,里面只有梨和枇杷,是乔宁宁做来给大家解渴的。

顾微词早就来了餐厅,本来一直趴在餐桌边休息,但见曲冲回来之后帮忙,也只好进了厨房。

本来他没什么能帮上的,晃了一圈啥也没做就出来了,看到江清月在餐厅乘汤,才终于发挥了一点作用,开始挑刺儿:“江助理,汤还是让寒神自己选吧,万一他不喜欢呢?”

江清月愣了一下,有点犹豫,但也没把刚乘好的汤倒回去。

“从前……少爷最喜欢吃甜的。”江清月神色有些迷茫,平时干练泰然的样子不见踪影,拿着勺子不知所措,很有卖萌的嫌疑,“他说,他这两年习惯还和以前一样。”

但人的习惯有很多,可能少爷指的是作息而不是饮食呢?

顾微词状似漫不经心地说:“人都是会变的,他现在一点甜的都不吃了。”

来了来了,顾微词内心其实非常激动,因为他刚说的这句话,来自传说中天降系秒杀青梅竹马的名场面啊!

竹马历来是败犬,就是因为人心都是喜新厌旧的,再加上观众也讨厌一成不变,天降系才横空出世,打破宁静,后来者居上。

他江清月区区一个自带失败flag的男配,不出场也就算了,顾微词懒得给他眼神,可他今天早上突然开始加戏,搞得自己那么尴尬,顾微词怎么能忍?

他这一上午实在是太累了,灰溜溜从被清空的次卧回到花园之后,一直在耍心计想办法偷懒拖延,毕竟他就算想干活也不会,很怕在镜头前露怯,而且分心想着狗男人到底把自己的东西藏哪里了。

昨天还求自己回来,今天屋里就连床都没了,总不能是连夜雇人回来搞搬家吧?他思来想去,觉得任疏寒一定是把自己的东西藏在主卧了。

emmmmm……狗男人真是变态。

可是在他提出要去任疏寒的卧室找自己东西时,江清月却把他拦住了!

说什么主卧不能随便进,除非得到少爷通知,顾微词认为,江清月分明就是吃自己的醋,仗着助理身份故意为难自己,让自己下不来台。

呵呵呵呵呵……顾微词嘴角抽搐,内心一阵冷笑,这不是上赶着自寻打脸吗?

现在终于到了能报复江清月的时候,他立刻抓紧机会多说了一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寒神确实一吃到甜的就犯恶心,如果他以前喜欢,那可能就是吃多了伤到了吧。也许他别的口味也和你在的时候也不一样了,你还是不要替他操心过多比较好。”

江清月停下动作,还没等说什么,乔宁宁正好端了一道新菜出来,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她这个ky(不会读空气)加直肠子,刚听完就莫名其妙地对顾微词说:“不喜欢的话再倒回去,谁想喝我再加热一下不就得了?本来就做了很多,我们四个人都喝不了,怎么被你说得这么麻烦?”

顾微词:“……”

乔宁宁:“好像多大事儿似的。”

路过的曲冲(捂嘴):“咳咳。”

顾微词脸上的微笑都快挂不住了,乔宁宁还拍了拍他肩膀:“年轻人是应该敏锐一点,长些眼力见儿,但是也不能太拘泥于小节了,不然会让人觉得矫情的。”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