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他决定以后要对江清月好一点,就像富养女儿一样,最起码不能再让他对自己这样卑微。独留江清月愣在原地,任疏寒捏捏眉心,下楼了。他昨晚宿醉,今天起得晚,现在想去健身房里把晨练补回来,结果刚下楼就发现顾微词和一个摄影师居然站在楼梯拐角。“系统提示:他们只听见了刚才您说的最后一句。”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任疏寒江清月)在线阅读

顾微词在花园里进退两难、害怕被晒黑时,任疏寒正在楼上,无比惬意地收拾东西。

他很享受扔东西的感觉,仿佛自己就是原主,之前低三下四求顾微词回来,却被人冷脸相对,此时终于出了口恶气。

当然,他不浪费。

顾微词留在这里的东西,按照顾微词的说法,就是“不要了、你扔了吧”,所以任疏寒决定全都捐了。

而且他有挂,找起来还毫不费力——

任疏寒:“系统,还有别的东西了吗?”

系统:“……还有整个次卧,虽然没有他买的,但是是给他准备的,他住过,也都用过。”

任疏寒点点头,走进次卧,把三个巨大的垃圾袋堆在里面,发现不太好清理。

这里有一台三角钢琴啊!

“系统提示:可以使用自助捐赠功能,瞬间清空。”

这也行?任疏寒忍不住笑了,那就都清吧。

屋子立刻空旷起来,连带着那三个垃圾袋也没了。

“你刚才是不是就能把顾微词的东西自动挑出来,直接变没?”任疏寒问,“为什么没提醒我?”

系统:“是的,可以使用搜索功能,但鉴于原主对顾微词感情深厚,系统判定也许宿主会在收拾的过程中回忆起过去,留恋后悔,所以没有提醒。”

任疏寒确实想起了一些原主的记忆。

比如浴室里放着一盒扎头发用的皮筋,里面甚至还有女生用的头花、发卡,就是原主送给顾微词的。

原主和他一样,都喜欢长发美受,还有点恶趣味。

但是顾微词觉得他是在侮辱自己,没有用,还把长发剪短了一半,跟原主吵了一架,一杯酒泼在原主身上:“你休想把我当成女人!”

原主一见他炸毛,气笑:有趣的男人,爱了爱了。

任疏寒则表示:这么M也配叫渣攻?MD智障?

再说女人怎么了?女人的爱好就这么见不得人吗?这话又让trans(跨性别主义者)和女装癖情何以堪?更何况……老子也没把你当女人啊,是把你当江清月好不好?

这些头花,都是原主小时候想要送给江清月,却不好意思送的。

江清月是被原主家里领养的,从原主没怎么记事的时候起就和原主在一起生活了,不知为何一直都是长头发,人偶一样的小可爱每天绑着马尾辫在自己身后跟着陪玩……身为一个马尾控,任疏寒只想起了一两个画面,就被萌翻了。

如果送给江清月,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很难预料,但反正不会像顾微词这样就对了,任疏寒想,老子一年上千万的生活费往你顾微词身上砸,还能不能有点替身的自我修养了?

就这职业精神还想做职业演员?

他于是警告系统:“下次不要自作主张,有简便方法就直接告诉我。”

系统:“好的。”

明明系统没有语气,但任疏寒还是莫名觉得系统有点……垂头丧气?

“不是在怪你,慢慢回来一些记忆也很好,”任疏寒又补充道,“但是你要提前告诉我,让我自己选择。”

系统仿佛竖起了耳朵,尾巴也摇了起来:“好的。”

记忆里原主和自己有很多相似之处,除了对待顾微词时态度很奇怪,其余时候几乎就是一个人,所以任疏寒很期待找回这些失去的记忆。

最起码为了记忆里的小江清月,也要找回来。

小孩儿太可爱了。

任疏寒想到这,刚出门,江清月就上了楼:“少爷,我来问问,我不在家里的这两年你有没有什么变了的习惯,我好记下来告诉小冲。”

少爷从来不喜欢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跟着,听说这两年只有顾微词在他身边,但他觉得顾微词不像是个会照顾人的,可能问也没用,只能来问任疏寒本人。

“没有。”任疏寒果断道,又指了指身后紧闭的房门,“我已经把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全部都清理出去卖废品了,等录完节目之后,你找人把这里重新布置一下。”

江清月迟疑了一下。

“是交给温馨卖了吗?如果有对我还有用的东西,”他轻声问,“我留下可以吗?”

任疏寒:?

“系统提示:这个房间以前是江清月住的,但在他出国之后,原主给了顾微词,江清月的东西都被挪到了原主的卧室。”

所以,江清月问这个问题,是以为自己要把他的东西都扔掉吗?

那他为什么……可以这么冷静?

任疏寒停住脚步,仔细观察江清月的表情,把他盯到从面无表情到迷惑,又到眼神躲闪、脸颊发红地扭过头,不自然地开口:“少爷?”

江清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只有美貌。

“清月,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任疏寒说,“你的东西我早就放在我房间了,这个屋子在你离开期间给别人住过,我才让你重新布置。”

江清月愣了一下,才道歉:“对不起,是我误解了少爷的好意。”

任疏寒定定地看着他,把他看慌了。

向来优雅得体的姿态变得局促起来,江清月的眼神慌乱又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