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这次回来还走吗?”“不走了,那边已经稳定,我准备把重心移回国内,而且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回来也好,你爸妈总念叨你。”“安姨,与与呢?怎么没见到他?”顾澄看安缦还有要继续聊的意思,开口直奔目的。

一口吞掉小竹马 (顾澄霍与)精彩试读

一千零九十五个日夜,没能跟霍与好好相处。当顾澄把霍与抱在怀里,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个温热的,有触感的霍与就在他怀里安静地睡着,他这一颗心既安宁又沸腾。

跟霍与接触的地方,燎起一片火原,顾澄贪婪地汲取着霍与的气息。

昨夜一夜都没合眼,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顾澄就忍不住奔向机场,好像那样就能离霍与更近一些。

这次回来,一切都从简,刚下飞机就风尘仆仆地赶回家。回到家的时候,他的父母经不在家了,霍家宾客络绎不绝,想来是到了霍家为霍与庆生。

顾澄花了比平时要多的时间来捯饬自己。要是平常来说,他觉得每一件衣服穿在身上都没有区别。这会,偏偏在挑衣服上犯了难。这套英伦网格的不行,太轻挑。这套纯白西装的不行,不耐看。这套蓝底暗纹的也不行,太过成熟。挑了一套又一套西装,这不行那不行的,耽误了不少时间。

顾澄一看,竟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匆忙挑了一套缎面修边的鸦色西装穿上。看着镜子里矜贵的男人,他才略显满意地整理头发。

大厅里人来人往,男人衣冠楚楚,女人千娇百媚。顾澄找了一圈又一圈,没发现霍与。

“澄澄”

“霍叔安姨”

“澄澄瘦了一点,不过也结实了。”霍严预笑着拍拍顾澄的肩膀。

“澄澄今天好像比以往都要帅呢。”安缦发现了顾澄的细微不同,比如今天顾澄还喷了一点点的香水,很淡很淡。

顾澄一本正经地说道,以掩饰心里的紧张。“安姨这么漂亮,霍叔也很帅,我总不能落后。”

“你爸妈刚刚有点事出去了,你见到他们了吗?他们应该很惊喜。”

“还没见到,不过他们知道我今天回来。”

“这次回来还走吗?”

“不走了,那边已经稳定,我准备把重心移回国内,而且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回来也好,你爸妈总念叨你。”

“安姨,与与呢?怎么没见到他?”顾澄看安缦还有要继续聊的意思,开口直奔目的。

“与与在后花园。”

“那霍叔安姨,我先过去找与与,等会再跟你们聊。”

“去吧,你们兄弟也很久没见了。”

“我……好的”顾澄听到“兄弟”二字,手指不自觉地蜷起来,这路看来道阻且长。

顾澄轻车熟路地来到后花园,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儿,思绪千丝万缕汹涌而至。

他高了,应当长到了自己的眼睛这处。他也变得成熟了,就在今天,他将踏进成人的世界,自己与他再也无需有那么多顾虑。

山茶花拥簇的摇椅上,霍与懒懒地靠着数星星,眼眸水光摇晃,一时也分不清是星星更亮还是霍与的眼睛更亮。

顾澄远远地看着,不敢向前。近乡情更怯,此时他懂了。

他想见到我吗?

他会开心吗?

他会不会……讨厌我?

脚步多次试图踏出都没有成功,顾澄一直在原地踟蹰。

数星星的效果不亚于数羊,霍与挡不住汹涌而至的睡意,慢慢地眼皮就阖上了。顾澄唾弃自己像一个偷窥狂,却又享受着这样的感觉,甚至想要窥探更多。

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霍与的脸红扑扑的,睡得也比往常沉,连顾澄站到他面前都没有察觉。

顾澄温柔而缱绻道:“与与,我回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触碰霍与,仿佛虔诚跪拜神祗的信徒。这是头发,这是眉毛,这是眼睛……顾澄细细地勾勒描摹。

深秋的夜晚凉风习习,带点锋利。霍与身上穿的衣服有些薄,大概是风侵入了他的衣裳,他稍稍地动了动,下意识地用手抚着自己的手臂,换个更舒适的姿势,又继续睡去。

“果然还是只小猪。”顾澄无奈地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把霍与包裹起来,勾起他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一手抄起他的双膝,牢牢地把他抱在怀里。

哪怕顾澄的动作再轻微,还是把霍与给弄醒了。怀里的人儿突然睁开双眼,尚未褪去迷蒙的眼睛倒映着顾澄的身影。顾澄一霎那好像心脏停止跳动,耳边只能听见飒飒的秋风声。

“澄哥,你又来了。”霍与好像习以为常,嘟嚷着打声招呼。顾澄正准备回应,霍与却又闭上了眼睛。

顾澄一愣,良久才反应过来,说不上是激动多一点还是欣喜多一点,最起码自己在他的梦里还是有一席之地。

“澄澄,这套睡衣是我之前买给与与的,买大了,你试试合不合穿。”

安缦对于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毫无防备心,甚至为“两兄弟”的深厚情谊感到欣喜,自家的小羊都被她亲手送到狼的嘴里叼着了,就差没说“快吃!快吃!”

“谢谢安姨,我来照顾与与就好了。”

“晚安哟,两个乖宝宝。”

看着安缦温柔的脸,顾澄有说不上的愧疚。

霍与睡觉的时候安安静静地缩成一团,喜欢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裹起来,像个蚕宝宝。以前顾澄担心对他的身体不好,就有意地为他纠正这个不好的习惯。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又延续了从前的习惯。

顾澄的心头涌上一阵失落,在霍与的生命里,他整整缺席了三年。这三年里,自己想方设法得获取霍与的信息,哪怕只是照片都捧在手里舍不得放下。

顾澄不是没有后悔过,如果他没有出国,又是怎么样的光景,他长叹一口气。

“与与,我应该怎么办?”

“与与,晚安。”

顾澄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上人就睡在自己旁边,他隐隐感觉身上有把火在烧,他烦躁地掀开被子,翻起身来看着霍与。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