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霍与、许骆和郴礼檐全程围观,连个插手的机会都没有。“阿与,你哥对你一直都这么……贴心的吗?”“嗯……对”霍与想了想,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哇,你哥也太好了吧,我哥看了我就觉得烦。”许骆当场表演一个猛男落泪。

一口吞掉小竹马 (顾澄霍与)免费在线阅读

春日的光景暖和而喧嚣,到处都是鲜活的勃勃生机。

时隔几年,再次回到曾经就读的大学,翟暄酩还是有不少感概的。图书馆翻新了,食堂还是人满为患,小道边依然有着小片的狗尾巴草。

哎,狗尾巴草?翟暄酩像是想起了什么,嘴巴扬起一个弧度,骨节分明的手折下一株揣在怀里。

路过的学生不停地回头看他,有些大胆的学生还会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

翟暄酩出色的外表让他拥有着超高的辨识度。很快,许多人都认出他来了。小女生们羞红了脸又不敢向他打招呼,只敢远远地看着。

翟暄酩能够感受到周遭炙热的目光,他悠哉悠哉地走着,手指不断地把玩着狗尾巴草,一圈又一圈。

霍与昨天课后突然收到来自宋霄的邀请,想着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也就答应了。

“阿骆,礼檐,你们先走吧,我今天跟宋老师出去吃饭。”霍与边收拾书包边对两个舍友说。

“宋老师?他干嘛突然约你吃饭啊。”许骆比郴礼檐早一步提出质疑。

郴礼檐也觉得奇怪,点头附和:“对啊,最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他怎么又约你吃饭。”

霍与看两个舍友探头探脑好像在打探敌情一样,无奈地笑了:“就普通的饭局,你们的反应也太奇怪了吧,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不怪许骆和郴礼檐反应奇怪,他们是受人指示,了解掌握霍与的动态行程。

这件事,要从顾澄来宿舍看霍与开始说起。

就在不久前,顾澄按捺不住,自己开车到霍与的学校看霍与。

在来之前,他已经打探好霍与的两个舍友都爱好些什么,投其所好。

江朝楠的追爱大计写了,朋友,特别是舍友的影响力非常大,所以一定要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他们面前刷好感度。

顾澄到霍与宿舍的时候,霍与正躺在床上看书,郴礼檐在疯狂补作业,而许骆刚刚结束一场不怎么愉快的游戏。

所以,理所应当地。听到敲门声,许骆去开门。

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许骆愣了下。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很多小女生都心心念念要找一个成熟的男朋友。

成熟帅气,浑身上下冲斥着荷尔蒙。再看看自己,简直就是毛都还没长齐的毛头小子。真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惨不忍睹,许骆匮乏的成语库里能带惨字的都被一股脑地用上了。

“你好,请问这是霍与的宿舍吗?”荷尔蒙开口说话了,还是个低音炮,加分。

许骆拉回感叹的思绪,礼貌回复:“是,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

顾澄为了留下一个好印象,嘴角轻微扯出一个弧度:“我是霍与的哥哥,我来看看他。”

“原来是霍大哥啊,请进请进。”许骆热情地把顾澄迎进宿舍,朝里面喊着:“阿与,你哥哥来了。”

霍与在床上拿着书模模糊糊地快要睡着了,猛地被这么一通叫,书掉到脸上,人也被吓醒了。

他半信半疑地探出个头去看,果然看到了顾澄。

“澄哥”

顾澄看到他被书砸得微微泛红的额头,略微心疼:“你又在床上看书了。”停了一会觉得不够,又补上一句:“你拧着身子躺着对脊椎也不好。”

许骆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大包小包过来就算了,这溺爱的语气算怎么回事?

平时在宿舍里,许骆和郴礼檐总比攀比谁对霍与更好,谁更像霍与的老父亲。这下看来,都不及顾澄的万分之一,真真是一山比一山高。

“澄哥,你怎么来了?”霍与不好意思地从床上爬起来,整理好衣服,正襟危坐。

顾澄坐到霍与的床上,伸手帮他捋直凌乱的头发,顺势揉了一把。

“我想你了,来看看你。”

想了很多天,积攒到今天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压制,所以我就来了。

嗯……嗯?听起来怎么怪怪的?霍与满脑子都是顾澄的“我想你了”,以前顾澄说话也没这么粘腻的呀。

本来许骆就觉得顾澄这个哥哥当得太称职了,结果更让他目瞪口呆的在后面。

简单的聊天过后,顾澄就开始忙前忙后。帮霍与收拾衣柜,叠衣服,拿被子去洗去晾。里里外外,把霍与的东西都整理个透。

霍与、许骆和郴礼檐全程围观,连个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阿与,你哥对你一直都这么……贴心的吗?”

“嗯……对”霍与想了想,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哇,你哥也太好了吧,我哥看了我就觉得烦。”许骆当场表演一个猛男落泪。

郴礼檐抱着手臂环视霍与,边看边点头,弄得霍与都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了?”

“崽啊,我就说你为什么都成年了看着还奶乎乎的,原来在家还是个小奶娃呀。”

许骆疯狂点头,嘴上还趁机占个便宜,“崽啊,爸爸爱你。”

“去,别占我便宜。”霍与笑着怼了回去。

这一趟顾澄没有白来,还获得了超出预期的意外收益。比如,多了两个眼线。

四个人出去吃饭,趁霍与上厕所的空当,顾澄开始启动自己的套羊计划。

顾澄看着霍与消失在转角的身影,幽幽叹了一口气。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