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砰”,火星撞地球般的震撼。火热至极的场面让霍与觉得连拿着手机都像是拿着烫手的火把。平时不是没有被科普过,只是没有想到就这么突然又赤裸裸地呈现在自己面前。他匆忙关掉视频,连删除都没来得及。匆匆跑去洗把脸,让自己的情绪冷却一下。当晚,霍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梦里反反复复全那些旖旎的风光。醒了睡,睡了醒,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第二天起来,他的眼下都有了淡淡的青痕,不过戴上眼镜倒也能遮掩过去。

一口吞掉小竹马 (顾澄霍与)小说精彩试读

“老许,你说错了,咱们阿与不需要去相亲。”郴礼檐对霍与的魅力迷之自信。“再说了,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幼崽。”

许骆笑嘻嘻地用手指勾起霍与的下巴,“崽啊,让哥哥带你去探索花花世界。”

“就你?得了吧,你自己都还是个小雏鸡。”郴礼檐拍开他略显猥琐的手,顺便嘲笑一番。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好歹我都看过不少老师的教学资源,也算是经验丰富了。”

“你除了会对着屏幕咽口水还会什么,没出息。”

“为什么看教学资源要咽口水?”

“看来我给你发的教学视频你没有好好观摩学习。”

霍与听许骆提起那个所谓的“教学视频”,脸刷地红成一片。

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霍与在床上刷手机,准备冲一会浪就睡觉。网盘弹出分享信息,是许骆发过来的。上面就两个视频,分别是学习资料1和学习资料2。

霍与还迷惑了好一会,许骆倒也不是爱搜集学习资料的人,往往资料都是自己给他发的。但既然许骆都特地分享了,还是先下载吧。

下载完了后,霍与就点开其中一部来看。这部视频画质模糊,颇有年代感。一开头,是金发碧眼的性感美女在和肌肉壮硕的男人坐在沙发上聊天。

霍与隐隐感觉到不对劲,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学习资料,那这是什么?

视频画面一转,一对男女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纠缠在一起了,并且衣服一件一件地往下掉,满屏都白花花滑腻腻。

这……

突如其来的“惊喜”把霍与吓得差点都丢开手里的手机,心头突突直跳。

他被一种奇异的***笼罩起来,新世界的大门就在前方向他敞开,但他还是赶紧退出页面。一手捂住胸口,平复一下狂跳的胸腔。

过了一会,那些从未见识过的场景还是在脑袋里反复翻腾,挥之不去,有一种叫好奇心的东西戳戳欲动。

少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像做贼似的又点开了学习资料2。

一对主角真的养眼,如果他们不是在做着不可描述的运动的话。

“砰”,火星撞地球般的震撼。火热至极的场面让霍与觉得连拿着手机都像是拿着烫手的火把。平时不是没有被科普过,只是没有想到就这么突然又赤裸裸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他匆忙关掉视频,连删除都没来得及。匆匆跑去洗把脸,让自己的情绪冷却一下。

当晚,霍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梦里反反复复全那些旖旎的风光。醒了睡,睡了醒,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

第二天起来,他的眼下都有了淡淡的青痕,不过戴上眼镜倒也能遮掩过去。

“不是吧,你居然给阿与发过这种东西?遇人不淑啊遇人不淑啊。”郴礼檐看到霍与红到脖子根的脸,十分鄙夷地唾弃许骆。

“我是为他好,都这个年龄了,他总要谈恋爱的吧,谈恋爱了情到浓处干柴烈火那再正常不过了,那提前学习有备无患嘛。”

霍与夹在中间,看着两个舍友斗嘴,有种奇异的错觉。他是孩子,两个舍友是教育理念不同的父母亲,他们在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吵得脸红脖子粗。

“我觉得吧,这个问题可以以后再说,你们刚才定下了哪个宿舍联谊吗?”

“对对对,我们再来分析分析。第一次联谊,得慎重。”

顾澄刚刚结束一场视频会议,他脱下眼镜,用手按压太阳穴缓解疲劳。

虽然前期准备做得充足,但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顾澄亲自去跟进。顾澄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慢慢使公司走上正轨。

这一个多月,他忙着工作,霍与回去住校了。除了偶尔的视频联系,顾澄都很少见到霍与。可就这么几面,看到视频那头的霍与小虎牙尖尖地露出来,嘴巴絮叨着琐碎的日常,顾澄觉得既满足又贪婪地想要更多。

霍与说的每一个名字,顾澄都把它暗暗记在心里,就为了以后霍与再提起时,他能够接得上话。

时不时出现的名字让顾澄特别不放心,一个温甜甜,又多了一个动机不明确的翟暄酩,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狂蜂浪蝶。

顾澄拿起桌面上的调查资料,一字一句翻来覆去地看,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翟暄酩的资料,还有霍与和翟暄酩是怎么认识的,他们都一起去过哪里。

顾澄刚收到资料的时候,一时压不住火气,忍不住把它抓皱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顾澄看来,翟暄酩不足为惧,根本不用把他放在眼里。

顾澄在意的是,这几年,霍与的生活圈已经扩大到他无法控制。霍与有了自己的小圈子,那个小圈子,顾澄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每每想到这里,顾澄就再也冷静不了。对于霍与,顾澄再冷静都会乱了阵脚。

顾澄怕他不能接受,想温水煮青蛙,慢慢炖到他能接受自己的爱为止。又怕他吸引各种各样的人,被其他人捷足先登。毕竟,竹马敌不过天降也不在少数。而且,霍与那学校一水儿的小鲜花小鲜肉,实在是危险得很。

顾家父母打一个勾,霍家父母打一个圈,温甜甜翟暄酩打一个叉。顾澄在计划表上写着画画,像排兵列阵一样仔细推算着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越画越烦躁,全无章法。顾澄烦躁地挠挠头发,嘲笑自己的幼稚。感情本来应该顺其自然,怎么现在弄得图谋不轨一样。

事实上,顾澄就是在图谋不轨,猪叼白菜,他自个儿认知不清晰罢了。

对了,江朝楠。情场浪子,工具人不用白不用。

“阿澄,什么事?”江朝楠秒接,声音还有些惊讶和沙哑。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难得有你要问的问题,我一定给你整明白了。”平时别说问题了,连话都言简意赅。

“你以前的对象都是怎么追到的。”

“你要对你的小宝贝下手了?”还在床上的江朝楠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顾澄手中勾画的笔停下来,“你知道了。”

“你每次看他的眼神都恨不得把他一口吞掉,我真不瞎。”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