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二楼半开放的包厢内,孟辛瞪着坐在对面摇晃着酒杯的俊美男生,心火“腾”地蹿起。但他不能发火,这人他惹不起,强压下火气,他勉强维持着自己的体面,憋屈地试图跟人讲道理。他孟辛从小到大,几时跟人讲过什么狗屁道理?!淦!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 (肖潇冯亭)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二楼半开放的包厢内,孟辛瞪着坐在对面摇晃着酒杯的俊美男生,心火“腾”地蹿起。

但他不能发火,这人他惹不起,强压下火气,他勉强维持着自己的体面,憋屈地试图跟人讲道理。

他孟辛从小到大,几时跟人讲过什么狗屁道理?!

淦!

这尊瘟神怎么就让他碰上了?

他这样的贵公子不去高档会所,来这里干什么?!

偏偏表哥现在又不在这儿!

“何昱,昱哥,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换个要求,我能做到的,一定让你满意。”

何昱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酒杯,看着孟辛,似笑非笑地说:“怎么?让你喝瓶酒而已,怕了?我可没听说孟长青的儿子是怂包。”

说得轻巧,换你来啊!你给我干瓶白酒试试!

不就是刚刚没看清楚站在过道里的是你这瘟神,撞了你一下吗?

孟辛紧咬着后牙槽,简直被气到要爆炸,面上还要跟人有商有量的说着:

“昱哥,你看,今天这事我也不是故意的,这酒,我真喝不了。要不我请你去别的地儿好好玩玩,你说去哪都行。”

何昱不耐烦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别磨叽,要么喝,要么把你爸叫来给我赔礼,就你?还不够看。”

孟辛顿时忍不了了,他扫了包厢里的人一眼,算着人数。

他这边有十二个,何昱才带了七个人来,这里又是表哥的地盘,要是打起来,自己的胜算更大。

他最后问何昱一遍:

“何昱,我叫你一声哥,你也不要太为难我,今天我过生,给我个面子,改天我一定给你赔礼,行不行?”

何昱对身边的人微抬下巴,那人马上就把一瓶白酒放在孟辛面前。

他笑得肆意:“今天你把这酒喝了,你这声哥,我就接下,不然免谈。”

“你!”

“我什么?怎么,你还想动手?那你大可以试试。”

孟辛正想动手,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这酒,我替孟辛喝!”

肖潇提着礼盒走上二楼,找到了孟辛定的包间,发现包间的门大开着,他向里面看去,见到孟辛正和人对恃。

他有些奇怪,要知道在琛哥这里,孟辛就是半个祖宗,怎么今天还有人能跟他杠起来?

没有继续往里走,他站在门口,想弄清楚里面怎么回事。

心里还在想着那位长得人模人样的人是谁,猛一听见孟辛气愤地喊了声“何昱”。

他就是何昱?他怎么在这?

难怪能让孟辛吃瘪,何昱的家世比孟辛家更厉害些。他听孟辛提过,知道这人很不好惹,也是个政二代,何昱的父亲是孟辛父亲上级的上级。

他继续听着里面的动静,当看到何昱让人拿出瓶55度的白酒让孟辛喝下去时,顿时站不住了。

就孟辛那两瓶啤酒的量,真要喝下这瓶白酒,直接就能进医院!

他掷地有声的说:“这酒,我替孟辛喝。”

听到声音,孟辛和何昱同时看向门口,见门口处不知何时站了个人。

何昱挑起眉,看着这人走到孟辛身边,视线又转向孟辛,笑得邪气,“哦?这是找来了个帮手?”

孟辛顾不上何昱的嘲讽,他赶紧把肖潇拉到自己身后挡住,低声对他说:“你瞎嚷什么!这是能随便开口的吗?你知道这一瓶酒喝下去,会出事的!”

肖潇给孟辛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从他身后走出来,直视何昱:“是不是只要把这瓶酒喝了,你们的事就翻篇?如果你不介意,这酒,我替他喝。”

何昱眯着眼看着孟辛把人护住,见这人戴着个帽子,长得男生女相,倒还算硬气,自己站了出来。

想替人出头?也不是不行。

他意味深长地盯着孟辛,见后者脸都白了,顿时脸色微沉,对孟辛说:“孟辛,你确定要这小白脸替你喝?你可想好了,如果他喝的话,就不是喝这瓶酒了。”

肖潇抬手拦下刚要接话的孟辛,说:“只要你不和孟辛计较,喝什么随你定。”

何昱笑了,看了旁边的跟班一眼,“去,给他调杯加料的烈酒来。”

跟班会意,立刻就下楼,没一会儿,手里端着杯鸡尾酒回来。

何昱接过酒放到肖潇前面,示意他喝:“你也听见了,这酒里加了点东西,既然说要替孟辛,那就把这酒喝完,我和他的事就揭过不提。”

“肖潇!别喝!我他妈还不信了,小爷收拾不了他!”说着就举起拳头对何昱砸过去。

肖潇立刻一只手按住孟辛攥起拳头的手,另一只手端起酒杯吨吨吨的一口喝完。

烈酒入口,辛辣割喉,但他还能忍受,把酒杯倒着晃了晃,被酒气冲得泛红的双眼盯着何昱,一字一顿地说:“酒,我也喝了,今天是孟辛的生日,何少不如留下来一起?”

“谁要他留……”

“行啊!”

两人同时开口,互相对望一眼,一看到何昱那张让人不爽的脸,孟辛迅速撇过头。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