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过后,世界再次回到了万籁有声的那一刻。青年神色淡淡地抚了抚衣袖,继续向前走去。生产者不能杀人,但除了杀人,还有千万种方法让捕食者活不下去。丛林法则,他很会的。

凋亡[无限](简迟深季述之)免费章节阅读

偌大死寂的空间,黑暗如同噬人潮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

身量修长的青年冷着一张苍白又惑人的脸,就那么站在原地,像是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

第三次,简迟深淡淡地想到。

他很清楚地知道,他在做梦。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在梦里完全保留有自己清醒的意识,醒来后也可以清清楚楚地记得梦里发生过的所有细节。

他可以在梦里拥有所有的感觉,也可以在梦里冷静地分析这个梦境的破绽。他尝试过走出这个看上去狭小而逼仄的空间,但是路的尽头还是路,黑暗的尽头还是黑暗。

好像这个梦里总是充斥着黑暗,满满当当,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简迟深想了一会儿后放下思绪,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角,开始打算睡醒之后早饭吃什么。

雾气翻涌,一丝恶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黑暗里露出獠牙。青年似有所觉,左手抚上了剧烈跳动的心脏。

“……不对劲。”

失重感袭来,青年猛然下坠。

与此同时,他一把抓住了什么东西。

冰冷,湿滑,黏腻。

它在看着他。

鼻间是草木和露水潮湿的香气,耳边传来嘈杂又规律的虫鸣,旁边的篝火不紧不慢地烧着,照亮了这方漆黑的天空,还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与远处似有若无的声音交映。

通体墨绿的爬行动物身上隐约可见暗色的花纹,正嘶嘶地吐舌,眼里是清晰又阴冷的光。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稳稳掐住它的七寸,顺着这抹白皙视线上移,就是简迟深在黑暗里冷冷淡淡看不太真切的秾丽面孔。

他大致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随即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一样,把视线移向了还在朝他凶狠示威的小绿。

“不好意思了。”

话音未落,墨绿绸缎软软地滑向地面,溅起一地看不见的尘埃。

一张镶着金边的暗绿色卡片凭空出现在了简迟深的手边。

他轻轻翻开。

【规则4:】

规则?

左手上的黑色手环亮了一下——00:00

【尊敬的玩家:】

【欢迎来到编程性死亡V1.0内测版本——】

【当前场景为潜力玩家筛选副本“自然选择”——】

【本次主线任务:存活。】

【请开始您的游戏——】

耳边突兀地响起一个机械女声,不带感情的平板语调在黑暗里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青年神色还是淡淡的,有种万物不萦于心的冷静和散漫,只是摩挲卡片背面纷繁暗纹的手停顿了一下。

游戏?

还是个听上去就带着恐怖色彩的真人游戏。

很显然,他现在并没有在做梦,可是他也没有回到他应该回的地方。

简迟深又看了一眼火堆旁渐渐僵硬的那一截墨绿,表情淡淡地把目光凝回手里的卡片。

【规则4:身份标识已发放,聪明的人会懂得掩盖好自己的真正身份。】

【如你所知,在基础食物网中,高营养级只能捕食上一营养级,如果跨级捕食则伤害反弹。】

食物网?身份标识?

简迟深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左手上莫名其妙出现的手环。

没有反应。

似是知道了简迟深的想法,他的左肩锁骨处微微发烫,提醒着他的找寻方向。

青年面无表情地扯开自己的衣扣。

幸好这个系统还算人道,没让他穿着睡衣来这儿参加这个破游戏。

他现在身上穿着一款他平日常穿的黑色风衣,里面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衬衫,再加上一条平平无奇的黑色长裤。只是简简单单的装束,却更是衬得青年腰细腿长,清俊无双。

但简迟深显然不是很在意这个。

他站起身,稍稍缓解了一下瞬间的晕眩后,走到篝火旁,整理了一下长款风衣的褶皱。

虽然稍微有点热,但总的来说他还算是满意。

这种一看就不安全的丛林和一听就不安好心的游戏,还是安全第一。

脑中思绪万千,手上动作继续。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