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师傅师傅快停车,去了去了我要去了!”“卧槽不就吃了一盘果盘么,比洗肠还特么狠!”而此时,沈浪已经驾驶轩尼诗毒蛇,回到学校。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陈杰和张超进医院了。

王者归来精彩章节

陈杰的反应最为激烈:“你说什么?沈浪是你们老板?”

服务员回答:“我哪里清楚,他是背后最大股东,身份很隐秘的,是我们经理刚才来过特意嘱咐了,大老板沈浪先生正在本店用餐。”

陈杰终于松了口气,心中暗暗想道:“看来是重名啊,是场乌龙,沈浪这种穷三代,怎么可能会是这家火锅店的大股东!”

没能坑了沈浪,陈杰和张超很气。

而这两人坐上回学校的出租车后,同车的同学和出租车司机可遭殃了。

这俩货窜稀,把出租车搞得臭气熏天,乌烟瘴气。

“师傅师傅快停车,去了去了我要去了!”

“卧槽不就吃了一盘果盘么,比洗肠还特么狠!”

而此时,沈浪已经驾驶轩尼诗毒蛇,回到学校。

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陈杰和张超进医院了。

可把医院的医护人员给弄自闭了,这就是俩生化武器,把病房搞得臭气熏天。

由于张超吃的最多,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身体拉虚到极点。

看到消息,沈浪淡淡一笑。

“好久没用泻下的药方了,大戟、甘遂、芫花、商路、牵牛花、巴豆这几味药都用过量了,不过还是便宜了陈杰,下次我必让他生不如死!”

沈浪吃过早餐,便来到医学系教学楼。

今天有中医课,是平安市知名教授郝立冬的课,勉为其难去签个到。

他打小就熟读各种中医典籍,还得到华夏第一女神医赵灵枢真传,实在厌倦了中医课。

这四年来,装穷装傻装孙子,明明自己啥都懂,还要装作天真无知的样子,真的好累啊!

“唉!想起赵灵枢师父,四年不见,有点想念了,在驻颜术的保持下,灵枢师父应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胸脯还是那么的……”

“沈浪!想什么呢,起来回答一下中了蛇毒,清血的方法是什么!”见到沈浪开小差,郝立东教授脸色严肃。

但他很快便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这个问题不在教材范围内,恐怕连成绩最好的同学都不会,还是提问你一个简单点的问题吧。”

郝教授认为沈浪每堂课都心不在焉,这个问题实在太有难度,因为这是他最近研究的项目,准备拿去参加省里的中医学术研讨会,刚才随口提了出来。

然而,这时沈浪却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郝教授,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吗?”

“对于你们学生来说,真的很难!”

郝教授一脸认真的说。

“我这有个方子。”沈浪淡淡道。

“那你就说说看。”郝教授认为直接拒绝有些不妥,就给了沈浪一个机会。

平时在中医课心不在焉的沈浪,并不被这位郝教授看好。

虽然沈浪在主修的西医上专业成绩优异,可选修的中医课程每次考试都不及格。

并且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教科书范围,就连中医课成绩最好的同学都不可能回答上来,而沈浪这个中医课混子又怎么可能做到?

郝教授拿起茶杯,喝着茶,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

却突然听到沈浪娓娓道来:“针刺手厥阴经,护其心脉,为堵毒血上流,刺其曲池环跳,天星十二穴里面,曲池合谷接,环跳与阳陵,要用三虚七实,否则血流凝滞,气息不顺,那就危险了。”

听到这话,郝教授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溅到讲桌上全部都是。

万万没想到,沈浪竟然能说出清血前所用的针法。

郝教授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继续,沈浪,你继续说。”

“针法施完,便是敷药了,取白芷二两研粉,胆礬、麝香、二圭、桂心、栝楼六钱研粉,地崧五钱捣碎,涂抹在伤口位置,这便是治蛇毒的方子。”

沈浪说完,郝教授眉头猛跳,难以平复心情。

“这……这是古方!古方啊!”

郝教授本以为沈浪会说出个现代中医方子,却没想到一张口便是失传已久的古方。

沈浪见到郝教授像是中了彩票,感觉莫名其妙,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却见这时,郝教授赶紧拿出纸笔,然后趴在讲桌上一通狂写。

尽管讲桌上满是茶水,可郝教授已经全然忘记,投入其中。

“郝教授,你这是?”沈浪好奇的问。

“我要把这古方记录下来,这方子比咱们现代常用的方子多出两味药,而恰恰是这两味药,更能增强药性。”

郝教授不方便告诉同学们,他这几天准备参加省里的学术会议,而正在他踌躇不前时,沈浪一语惊醒梦中人。

郝教授头也不抬,赶紧将这副药方记录下来。

写完之后,郝教授猛然间抬头看向沈浪,伸出手指顶了顶快要滑下鼻梁的眼镜。

“哦对了,沈浪,这个方子你从哪里得来的?”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