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主角是老陈李晓曼的小说夕阳红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分享夕阳红(老陈李晓曼)在线阅读全文,简述:美容院里,老陈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电脑上的画面,视频中的女孩叫李晓曼,是街对面大学的学生。

夕阳红在线阅读

老陈早上醒来时便觉得脚步有些虚浮,当时没有在意,但是等上午开完会处理完紧要的文件想赶回虞景院,头痛已经很明显。张毅看他脸色不对,关切道:“少爷,您脸色不对,要不要看医生?”
老陈摇头说:“不必,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他拿起外套就要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却是一阵眩晕。
张毅上前一步,着急道:“少爷,您该不会是旧伤复发了?”当时老陈受了枪伤又在海水中泡了那么久,伤势原本就很严重,偏偏他苏醒后一心只放在凌若晨身上,在她病床前不管不顾地守了一个多月,期间因为伤口恶化而高烧不退,等好点了又继续守着凌若晨……凌若晨醒来之后,他也不曾好好休息,这样下去,身体不垮才怪。
“我说了我没事。”老陈扶住门把手,声音清冷。
张毅好歹也跟了老陈十几年,知道他是在逞强,便硬着头皮继续说:“少爷,您这样回去御景苑,小姐看了会怎么想?您不怕小姐担心吗?”关键时候还是得使出杀手锏。
老陈想要迈出去的腿果然顿住了,张毅一看有效果,便继续说:“少爷您现在这里睡一会,我打电话让陆帅过来。”陆帅也就是陆青铭是老陈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是他的私人医生。
十五分钟后,陆青铭火急火燎地赶来了,一进办公室便看到顾珞珅坐在办公桌前打盹,便打趣一声:“看这样子还能凹造型,没事啊,张毅还在电话中说的那么着急好像你快不行了一样。”
顾珞珅抬头,看了眼这个损友,冷冷说:“少废话,快给我打针。”
陆青铭眉毛一挑:“你这病人倒是稀奇,一见到医生就要求打针,这是有自虐倾向啊?”一边说一边测量他的体温,然后又查看了一下他有些猩红的眼睛和发白的舌头,摇头说,“果然是有自虐倾向。”他从药箱拿出药水和注射器,继续调侃说,“你自己什么身体不清楚?纵然你以前每天坚持健身从无间断,这一年的挥霍也够你垮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再这样下去,别说保护你那个小可爱,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
老陈神色清冷地听着他唠唠叨叨,听到最后眉头不禁微微皱起。陆青铭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梁,向后退了一步,说:“动怒对身体不好,你知道我是在关心你。”
老陈瞥了他一眼:“既然看完了,就没你事了,回去吧。”
陆青铭哇靠一声,说:“过河拆桥啊老陈。再说谁说你的病看完了,我看你发烧事小,心病才是最严重的。”
老陈抄起一份文件,直接丢过去,陆青铭一闪,退到门后,说:“别人找我看病都得提前半个月预约,你倒是心狠。”调侃完了,陆青铭终于恢复了认真的神色,说,“你知道我除了外科,还懂一些心理,我是认真的,阿珅,放过你自己,不要再自我折磨了。”
老陈薄唇一抿,两个字轻轻蹦出:“啰嗦。”
陆青铭知道心理调整需要一个过程,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反正老陈发高烧需要休息,也没精力和他说话,便带上门走了出去。
张毅看到陆青铭出来,便走过去问:“少爷怎么样了?”
陆青铭收起他玩世不恭的态度,说:“发烧了,过度劳累的缘故,本来抵抗力就一直没恢复,你在他身边不管管他的吗?”
张毅心中叫苦,说:“少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在顾宅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就开始变了,到后来更是偏执而狠绝,连夫人的话他也听不进去了。”
陆青铭和老陈是表兄弟,是沈氏的次子,无意于商业斗争,而沉迷于医学,高中起就在美国学习,后来老陈去美国进修时,两人深交。但他对顾珞珅与凌若晨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一是因为老陈以前对凌若晨并没有表现出很上心,二是因为他作为医生,与当时作为律师的顾珞珅和凌若晨交集很少。但是那次顾宅发生的意外他却是知道的,以及老陈当时的悲痛他也是看在眼里的,毕竟他当时是被电话疾呼过去的,然后几乎是全程目睹。
陆青铭叹了口气:“他把自己逼得太死了,很多事情原本就不是他当时能左右的。”
张毅深以为然,说:“但是少爷却不这么想……陆帅,您是少爷现在信得过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别人说的话他听不进去,但是您说的,多少是有用的,希望陆少多帮忙劝劝少爷。”
“解铃还须系铃人。”陆青铭说完,又眉毛一挑说,“再说了我凭什么要管他?他脾气那么差,我能躲着就躲着,惹不起惹不起。”一边摇头一边离开了。
夕阳红免费阅读
李晓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她用手撑起身体,就看到老陈单手插着裤兜倚靠在窗前,望着窗外。阳光为他的侧影剪出好看的弧度。
意识复苏后,每次醒来,他都会在视线之内。
他真的是我的未婚夫么?一个未婚夫,会形影不离地陪伴到这种程度吗?
李晓曼心中有许多疑问。
“醒了?”他回过头,看到她在看着他,嘴角微微弯起,“喝点粥,我们今天回家。”李晓曼的身体虽然还有些虚弱,但已经不需要在医院再住下去了。
不仅仅是因为李晓曼不喜欢这里,更是因为国内公司还有重要而紧急的事务,不允许他再拖延。
他虽然用雷霆手段掌握了顾氏的控制权,但是还有反动势力潜藏其中,若不是李晓曼出事,他早已将那些势力拔除,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我有自己的家吗?”李晓曼轻声问。
老陈手中动作一顿,随后舀了一勺粥送到李晓曼嘴边,说:“有,等你恢复完全我就带你去看。”
李晓曼看着嘴边的粥,犹豫了一下,才张开嘴。
“你不吃吗?”眼看一碗粥快要见底,她问。
老陈笑笑,说:“我吃过了,来……”
李晓曼心生怀疑,抬手挡住他的手,说:“我不信。”
“听话,嗯?”他带着鼻音的命令,有种宠溺的味道。
这感觉就像……
李晓曼微微皱眉,问:“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子了?”
“……”老陈失笑,“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她反问,“又是看着我睡觉又是喂我吃饭,这不是小孩子的待遇吗?”她昨天看了一两集家庭剧场,剧中爸妈就是这么照顾小孩的。
“傻瓜,想什么呢?”他摸了下她的头,“未婚妻也是这种待遇。”
又是摸头。
她秀眉一扬,从他手中拿过碗,舀了一勺,凑到他面前:“来,尝一下未婚夫的待遇。”
老陈:“……”突然的转变他还没反应过来。
“来,乖!”她把勺子往他嘴边凑了凑。
他张开嘴,一小勺粥送入口中,香气在口腔里弥漫,渗入心肺,是一种别样的温暖。
看他把粥喝完,她摸了摸他的头,说:“这就乖了。”
看着李晓曼明显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小算盘,老陈不禁轻笑出声。李晓曼看他被这样当小孩子对待还笑的这么开心,顿时没了继续捉弄他的兴趣。
恰好这时张毅推开门进来,说:“少爷……”他还没说完,就被老陈一记冰冷的眼神止住了,只好闭了嘴原道返回关上门。他刚刚好像看见少爷被安小姐摸头还笑的很开心……他没看错吧?
“好了,不要生气了。”老陈轻声哄她,“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也跟小孩子没什么差别。”
“……”这话听着很气人,但李晓曼一时间也想不出如何反驳。
“我是怎么失忆的?”良久,李晓曼问道。
老陈表情微微一顿,想了想说:“你从楼上失足摔下来,昏迷了很久,醒来就失忆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并没有骗她。
“为什么会摔下来?”虽然失忆了,她的敏锐还是没有变,一下子抓到了重点。
老陈抬眸,看向她,说:“当时情况有些复杂,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情况有些复杂”蕴含的信息很多,李晓曼知道他这么说就是不想跟她说详情,没有再追问这个问题,而是问:“所以你是因为没有保护好我而内疚,所以现在对我这么好?”
她的潜意识,并不相信他对她好,是因为爱。
也或许,现在她并不懂什么是爱。
老陈心中苦笑一声,表情确实无比地珍重,说:“不是因为内疚,而是因为害怕。”
李晓曼愣住,老陈继续说:“想到差点就失去你,我就很害怕,恨不得每分每秒都陪在你身边,不要离开你。”他嗓音变得有些喑哑,像是在隐忍着什么情绪。
这番话说的就像电视剧的台词一样,却没有电视剧里的矫情造作。李晓曼嘴唇动了动,过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说:“你不要这么深情,我不知道以前我们之间感情如何,但现在听着,怪怪的。”
老陈恍然间想起几年前,李晓曼特地来美国找他,在大雪中等了他一下午的时候,他却是这么说的:“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没有意义。”
现在才体会到,那样的话有多大的伤害力。
“换好衣服,我们走吧。”老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给她。
李晓曼等老陈离开后,才认真看手中款式繁复的衣裙,研究了很久也没搞懂怎么穿,终于一个不耐烦,将衣服甩到一边。
失忆之后,就像个白痴一样。
老陈等了很久没见她好,心中猜到几分原因,抬手一个电话,叫来一个人。
“小姐,我可以进来吗?”一个很清脆的声音,却不是上次声音。
李晓曼垂头坐在床边,应了一声。一个披肩长发的姑娘走进来,她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笑容和煦,说:“小姐,我帮你换衣服。”
“……”真的像个白痴一样,他一定也是这么觉得的。
十几分钟后,李晓曼在这妹子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低声说了句:“谢谢。”礼貌是潜意识的。
“小姐不用客气。”她露出标准的笑容。
老陈打开门,说:“我们走吧。”大手很自然地抓住李晓曼的小手,门外,站着四个身材挺拔的男人,一看站姿就知道是专门训练过的。
那个妹子默默跟在李晓曼和老陈身后,和他们上了同一辆车。
李晓曼趴在车窗上,看着倒退的高楼大厦,净白的脸上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
“记得这些是什么吗?”老陈问。
他问的是“记得”而不是“知道”,小心地避开了李晓曼的逆鳞。
李晓曼点点头,楼房是知道的,只不过名字不记得了,看那些高耸入云的大厦,应该是标志性建筑,很有名的那种。
她有些失落,问:“我的失忆,能治好吗?”
“能不能治好都没有关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老陈没有正面回答。
李晓曼垂下眼眸,他这样,似乎意味着她的记忆很难再恢复。也有可能是他并不想她恢复。只是她当时并没有往更深一层去想。
上了飞机后,老陈给了她一本百科全书,说:“你不累的话,可以看看这个,有不懂的都可以问我。”
李晓曼拿过这本书,看到老陈从衣兜拿出一支钢笔,在一份文件上洋洋洒洒写下自己的名字:“顾……洛……珅……”
“嗯?”老陈抬眸,看她。
李晓曼眨了眨眼睛,问:“我的名字,怎么写?”
老陈嘴角上扬,将她往怀中一带,将钢笔放在她手中,握住她的手,一笔笔在白纸上写下“凌若晨”三个字。
“凌……若……晨……”她轻声念,问道,“我姓凌?”
老陈点头。李晓曼应该要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变名字只是其中一步。
“凌若晨……”李晓曼又念了一遍。这几天一直听他叫她“ruo chen”,并不知道自己的姓,现在知道了,又觉得有些不顺口。
怎么个不顺口法,她说不清楚,刚想说什么,飞机起飞了。“我们这是要去哪?”李晓曼问。
“回国。”
“回国?”这不是她的祖国么?但是看到老陈在忙着处理文件,李晓曼没有再问。
私人飞机飞了十几个小时,在兰城机场落地。李晓曼总觉得,踏上祖国大地的这一刻,她的记忆,她的过去,似乎都在等待她挖掘。

李晓曼老陈小说小编推荐

小编为你带来的夕阳红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精彩绝伦 作者笔下生辉 一气呵成 字字珠玉 酣畅淋漓,关注本站“夕阳红(李晓曼老陈)在线阅读全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