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被折腾完的崇君腼腆地笑笑,“你二哥呢?”崇苗突然想起她并没有告诉他崇臻也要去参加今天的比赛,难道,“你没有看见他吗?他今天跟你参加同一个比赛。都怪我对吗……”崇君突然脸上有些沉重,他们两人对望,好像明白了什么。直到傍晚崇君要离开这个城市,崇臻也没有出现。

你是我最美的等待精彩章节

  “崇臻,你要去哪里?”江莓没能叫住他,就这么看着暗恋的人跑出了会场。

  雨渐渐小了,风也没那么刺骨,但是穿着单薄外衣的崇臻,发尖依旧不停滴水。他推着单车默默地走到杨家豪华的宅邸门前,按响了门铃。

  来接待的不是工人,而是杨木森本人。

  “不进来坐坐?”他叫住停好单车正准备离开的崇臻,但是对方并没有要理会的意思,“我还想向你了解一下崇苗呢。”

  不出所料,崇臻停住了脚步。

  “她是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你确定?说不定——”

  “谢谢你的车,这个人情我会还你的,但是请你不要对我妹有半点歪念。”崇臻没有回头,话语间像夏季里飘落的霜雪。

  就在这时候,江子妮从屋里出来,挽着杨木森的胳膊娇嗔,“森木,你们在聊什么呢?咦,这是刚错过了代言决赛的崇臻吗?好可惜呐,还想着以后有机会可以跟他合作呢。森木,你们是朋友吗?”

  “现在还不是,以后很难说。”说着,转身进了屋。

  已经是中午,饭点的路上行人少了许多,偶尔几个挽着手臂的女生惨叫着好饿。

  医院里睡死过去的崇苗终于被饭香给叫醒。

  “醒了啊,听说你又拉又吐一个晚上。”贝琪拧开保温瓶,肉粥的味道顿时弥漫整个病房。她好笑的说,“话说我们不是吃一样的东西吗?”

  崇苗无奈地扶着额头,“我刚才明明闻到了鱼香茄子的味道。”

  “都拉肚子了还顾着吃鱼香茄子,不想出院了是吧?”

  两人为了能不能吃鱼香茄子而争论之时,一个会发光的身影推门进来。

  “醒了?饿吗?我给你打包了肉末汤面。”

  崇君手里提着一个打包盒,他明显是从赛场赶过来的,发型时尚且十分适合他,崇苗说的,他和那些电视剧的男主角没啥区别,看他的表情,笑容都散发着亮光。

  护士进来拔针的时候,眼神几乎就没离开过崇君,崇苗睁大眼睛看着护士几次想把针插回去,紧张地干咳。

  贝琪反应更夸张,挽着崇君的胳膊自拍起来。

  被折腾完的崇君腼腆地笑笑,“你二哥呢?”

  崇苗突然想起她并没有告诉他崇臻也要去参加今天的比赛,难道,“你没有看见他吗?他今天跟你参加同一个比赛。都怪我对吗……”

  崇君突然脸上有些沉重,他们两人对望,好像明白了什么。

  直到傍晚崇君要离开这个城市,崇臻也没有出现。

  不仅如此,半夜才回家的崇臻,从这天起,到一年后的秋季,都没在和崇君联系过。

  虽然两兄妹依旧过着原来的生活,但是崇苗心里明白,这件事成为了崇臻心里的一道刺,一条又细又长的刺,穿过柔软的胸腔,呼吸之间总有些痛楚。

  如青春洋溢的盛夏总是让人留念,秋已悄悄来临,从微凉的晨晚,到越渐发黄的落羽杉,风吹过,簌簌而下。

  “哥,你打算考哪里?”

  “你考哪里我考哪里。”他看看电影,又时不时写写试卷上的题目,这种绝技她想学但是学不来。

  “我能考上大学就好了。”她唉声叹气,摆摆手,“说不定,高中毕业老妈就把我嫁出去。哟,吓死我了。”她拿起那叠敲过自己脑袋的试卷,扔回他身上。

  “好好读你的书吧,嫁人,谁要你啊。”

  “说得也对。”她懊恼地把自己埋在抱枕里,“人家到现在都还没谈过恋爱,唉,估计大家都觉得我是同性恋吧。”哀而不伤地嚎叫声让崇臻忍不住嘲笑。

  秋又深,清晨的空气被雾水洗礼过,格外沁凉清新。

  打开窗户,落羽杉的淡香随风飘进屋里,把屋子的每个角落的空气都换了一遍。

  周末对崇苗来说并没有以往过得潇洒,甚至可以说是虐狗的日子。怎么说,上个月薛贝琪突然拿着手机羞羞涩涩地递到她面前,“这个帅吗?”

  “嗯,样子挺正常。”

  “什么挺正常!这是我昨晚追到的男神!”

  看着她用痴迷表情亲了口手机屏幕,她差点把米饭喷出来。

  自从那天之后,一向逛街、游泳、图书馆看书、吃辣条看电影的周末,变成了单身狗朋友圈两日游,重点是贝琪妈妈居然还挺认同这位未来女婿的。

  嘭,嘭。

  崇苗还没准备要起来,楼下传来了行李箱沉重的声音,心一悬。“不是吧,这次怎么一个月就回来了?”

  她正要探头看看,一个声音像要把她用力揪下来。

  “崇苗,怎么还没起床啊,下来帮忙!”

  “来啦。”哥也没睡了,爬起来下楼看。

  两人四目相交,愣了愣。

  “对不起啊宝贝儿子,把你吵醒了。来来,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来自新加坡的克里。”

  克里点点头,朝着崇苗露出一种外国人的笑容,她没从他笑容里读到什么,只知道看着就十分不自在。

  崇臻眉头一皱,斜睨一眼站在妈身边这个一身肌肉,个子不高,看起来至少也要比妈年轻十岁的男人,语气冰冷地扔下一句“就凭他?”便转身走回房间。

  妈僵硬的笑脸维持了几秒,拉着一副没听懂的克里到沙发上坐,“亲爱的你先坐坐,崇苗你给克里叔叔倒杯茶,然后把行李拿进来我房间,我有事情跟你说。”

  直觉总是准得可怕,她瞬间感觉一股凉意从脚趾到头顶,不住颤抖。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